第1866章:青梅竹马篇,宝贝,不然什么呢?

小说: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作者: 旧时绵绵 更新时间:2019-01-11 12:34:01 字数:2188 阅读进度:1872/1875

并且这堵墙又结实又硬,赵自谦这么大一个人竟然还被撞弹回来了,他还没有看清楚这堵肉墙是谁,便道:“哎哟,谁啊?”

对方没应,赵自谦头一抬,看清楚了对面的人,一瞬间他只觉得脊背发凉,感觉自己的职业生涯就要结束于此了:“杭、杭队,你什么时候来的?”

赵自谦记得清楚,刚刚他明明回头看过门口,那时候杭靳没在,也没有别人在,怎么就一句话的功夫杭靳就出现在了门口,而且看他的表情像是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呢。

阿弥陀佛!

佛祖保佑!

只希望杭靳没有听到他跟池央央说的话。

然而,赵自谦的祈祷还没有想完,便听到杭靳绝对冷酷冷漠又冰冷的声音响起:“姓赵的,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赵自谦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才会觉得自己完蛋了:“杭队,我”

他话未说完,杭靳厉声打断:“你给我听好了,你也记得转告你手下的那群人,他们任何人有事,亲自来找我杭靳,谁他妈再想着打池法医的主意,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是是是,我记住了。杭队,你先忙,我这就去转告他们。”赵自谦抹了一把冷汗,灰溜溜地走了,心想还好杭靳没有大发雷霆,不然他这脸可是丢到家了。

杭靳和池央央这一边。

杭靳看着傻不拉几的池央央,没好气地问道:“小四眼儿,明明不愿意做的事情,直接拒绝别人对于你来说有这么困难么?”

“你又知道我为难了?”以前杭靳也能看穿池央央心中所想,但是那时候池央央并未注意,或者说只注意到自己在内心悄悄骂他时总会被他看穿,从未想过杭靳是真的了解她。

杭靳恨不得捏她两下:“你打你娘胎里生下来,老子就认识你了,你肚子里装的什么坏水,难道老子还不了解。”

池央央说:“那我先谢谢杭大爷替我解围了,但是你要不要去庆功宴呢?”

“庆功宴?”提到这三个字,杭靳的眉头皱得都快竖起来了,“这么小的一个案子花了两天时间才破,中途还差点被人带进沟里,他们还有脸搞庆功宴?他们不害臊,本少爷都替他们臊得慌。”

“杭大队长,我知道你不想去参加这样的活动,但是也用不着这样损大家啊。也不是我吹,在证据如此匮乏的情况下,两天时间内能找到真凶,还是不错的了。”

“这种成绩”

“好好好,打住,咱们不再争论这件事情了。”池央央拿起桌上的座机电话,“你确定不去他们的庆功宴,我就给老赵回个消息。”

杭靳按住她的手让她把电话放回去:“你希望我去还是不去?”

池央央认真道:“这得看你自愿,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去,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杭靳:“你怎么跟老赵解释?”

池央央:“虽然我刚来仓山刑侦支队就认识老赵了,他这个人待人挺好的,平时对我也照顾,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他,但是你自己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说你是个小白痴!”杭靳伸出手不满地戳戳池央央的额头,“你啊,就是太照顾别人的心情来委屈自己。”

“也不算什么委屈,并且我也没有让自己为难。”池央央是真不觉得自己为难,就担心杭靳因为她而为难,“其实他夹在你和同事们之间更为难吧。他毕竟有些年纪了,以后你多给他一些面子。”

“小四眼儿,你这小白痴,该你操心的人你不管,不该你操心的人,你倒是管得挺多。”杭靳戳着她的额头,一字一顿警告道,“你也给我听好了,以后工作以外不愿意做的事情,心理怎么想就怎么做,不必在乎别人的感受。”

“谁不想这样呢,但是又有几个人真能做到随心所欲?杭大队长啊,你这个人拽成这样还能活得好好的,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个奇迹:”池央央无奈地笑了笑,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得已了,不是人人都能像杭靳活得这般自在。

杭靳:“别人怎么样老子不想管,老子只想让你活得随性。”

池央央:“我?这辈子我还有太多顾虑的事情,就看看下辈子还行不行吧。”

杭靳拽住她的手腕,用力握着:“小白痴,你好好给我听着,就算天塌下来,有我替你顶着,你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池央央嘻笑道:“我害怕的就是你啊。”

杭靳:“”

池央央又道:“我的手腕被你捏疼了,能不能先放开我。”

“小白痴!”杭靳放轻了握着她的力道,却没有放开她,“以后该任性的时候就任性一点,有谁让你不满意告诉我,我去收拾他们。”

“有人欺负了我,我跑到你身边哭两句,告诉你有人欺负我,你就能跑去跟人打一架。你以为我们还都是三赚钱小孩子啊。”想到小时候,池央央心里暖暖的,唇角的弧度也不知不觉地扬了起来,看得杭靳心里又是一阵荡漾,不由自主地就凑过去,吻住了她。

池央央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立即推开他,又往后退了几步:“这是上班时间,你干什么呀?还有没有一点刑侦队长该有的样子?”

杭靳痞痞地笑:“我亲我老婆怎么了?”

“在家里我是你老婆,但是在队里我只是一个法医,咱们是工作上的伙伴,你千万别乱来,不然”不然什么呢,池央央还没有说完,便再一次被杭靳堵住了嘴,再无法说出一个字。

他的吻还是一样霸道又强势,吻得池央央根本没有机会挣脱,更没有心思想别的,等他吻完了,又听得他说:“嗯,不然什么呢?还没有想出来么?”

池央央被他吻得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就忘记自己刚刚在说什么了,哪里还晓得不然后面是什么呢。

就在池央央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杭靳再次逼近她,将她逼到了办公室的墙角,再一次低下头霸道地吻她的唇:“宝贝,不然什么呢?想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