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 被囚禁的父子

小说: 水浒求生记 作者: 他来自江湖 更新时间:2015-02-03 18:21:21 字数:3518 阅读进度:280/1106

阵阵清凉的海风,时不时从窗口透入,虽清空了房间内燥热的暑气,却清不空此时王伦心中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情绪。

宗泽啊宗泽!

实在没想到会在此间遇上这位名传千古的抗金名臣。

对于宗泽的人生轨迹,在王伦的印象中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从北宋时期的平平淡淡,到南宋时期的轰轰烈烈。故而后世很多历史传记上,都将此人记作南宋抗金名臣。

王伦所不清楚的细节是,眼下这登州城,其实是这位老者致仕前的最后一站。几年后他上书反对联金灭辽的国策,被贬提举鸿庆宫,于是上表引退,与家人隐居山野,直到后来再次复出。

但那时的北宋朝廷已如处于暴风骤雨的前夜,离徽钦二帝被掠去北地坐井观天也没几年了。而宗泽一生中最为辉煌的诗篇,便是在大厦将倾之际,用自己的一腔热血书写而成。这位三呼过河而死的民族英雄,在力挽狂澜中耗尽了自己生命最后的余光,却点亮了两宋之际那段颇为黯淡屈辱的历史。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此人的遭遇,直叫王伦想起杜甫的这句诗歌来。他盯着手上那杯残酒,不禁有些黯然神伤。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自觉有把握改变林冲、阮氏三雄等好汉的命运轨迹,也能将在野遗闲闻焕章、萧嘉穗请上梁山共谋大业。单单却在这位对大宋朝廷忠贞不渝的老者面前,着了难。

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王伦此时可谓是深有体会了。

“咚咚咚……”

这时一阵极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王伦稳了稳神,将手上酒杯放下。叫道:“请进!”

只见房门应声而开,一个穿红的俊俏后生踏进屋来,小心翼翼把门关上,对王伦开口道:“哥哥,弟兄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时辰一到。便可动手夺城了!”

“坐吧!”王伦点点头,起身招呼吕方坐下。吕方见王伦有些心绪不宁,不禁暗暗诧异,毕竟这种情况实难一见,忙上前关切道:“哥哥有心事?莫非觉得有甚么不妥之处?”

王伦给吕方到了杯酒,叹道:“有你们这班兄弟在身边。还有甚么不妥的!我是想起了下午在城门外遇上的那位宗通判,故而有些感思!”

吕方见说,坐到王伦身边,略略想了一想,开口道:“我登云山小寨就在登州城池的眼皮底下,由原来二百来人发展到了现在一千五六百人。『推荐百度/有口才小说网*小/说/网阅读』依小弟看,只怕这通判也没甚么了不起的!”

王伦摇头一笑,出言道:“本朝通判专为掣肘知州而来,实际事权并没多大。若是这宗泽为本处知州,登云山怕是没那么安稳了,如此解氏兄弟也不会受屈了!”

吕方听王伦替那官儿开解,心道哥哥怕是起了爱才的心思。忙道:“哥哥既然爱他贤名,何不将他请上山去?

王伦闻言,苦笑一声,望着吕方道:“我昔日在东京赶考之时,也闻过他的大名!若是此人肯落草时,大宋朝廷也没有忠臣了!我们水泊边上,那济州太守张叔夜可谓当世良臣了,但是在此人面前,也得让他一筹!”

吕方见王伦对此人评价如此之高,失惊道:“郓州那个黄蜂刺失职几年。也是通判位置上下来的,可此人也不到四十啊,想宗泽如此人物,已经到了风烛残年,怎地还只是个通判?”只见他说完一叹。忍不住望着王伦道:“哥哥一定有法子,叫他也上我梁山!”

他自打上山以后,就没见过叫王伦为难的事情。眼见王伦对宗泽评价很高,也是起了爱才之意。毕竟现在的梁山泊早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山贼草寇了,急需各种人才的加入。特别是王伦在海外寻了一块后方基业后,叫大家的惊叹之余,心中都是多出了一丝期待。

王伦落寞一叹,一口喝尽了杯中残酒,道:“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只待将来石烂松枯,斗转星移之时,或许有一线希望!走罢,咱们先把眼前的事情办好!”

见王伦自有考量,吕方当下也不多言,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便在前面引路,请王伦下楼,杨林自带着人在楼下等候。

吕方跟在王伦身边快半年了,办事很有章法,下面的事情早叫他安排妥当,当即出去联络了焦挺和韩世忠,不多时,韩世忠、焦挺带人赶来,和王伦见礼后,便见这浩浩荡荡四五百人气势汹汹的往城门杀去。

这城中总共也只驻扎着禁军步司下辖的一营步军,防卫能有多么严密?此时守门的官军在还没有搞清楚出了甚么状况时,便被梁山好汉们缴了械。只见门洞大开,吕方在城门口点起火堆,朝城外发着信号,没过多久,便见郭盛引着在城外埋伏的四百骑兵狂奔而至。

照着原定计划,王伦和焦挺、杨林带着数百登云山喽啰去劫牢救人,而亲卫营的三个头领韩世忠、吕方、郭盛则带着五百骑兵前去对付城中守军,留了百余人守门后,大家便在此间分了手,便见杨林在前面引路,大队人马往登州大牢杀去。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监狱大门紧锁,王伦早叫乐和寻事避开了去,此时也不必担心误伤了他。此时众人赶到了大牢门口,王伦也不叫门,直叫喽啰们破门而入。

忽见一伙凶神恶煞的强人闯入,那牢中当值的小牢子都是慌乱不堪,抱头鼠窜,有几个愣头青还欲反抗,早被登云山的喽啰们戳翻了三五个,其余的见了,哪里敢逞强,能躲的都寻地方躲了,没处躲的只好跪地求饶。

三百多人打一个州狱,自然是手到擒来之事,此时也不用王伦操心,喽啰们各自站定了。王伦带着焦挺,随着杨林往关押解珍、解宝的监牢赶去。

解氏兄弟见牢房外面闹了起来,大喜过望,只是想起乐和事先的嘱咐,两个都是忍住心中喜悦。都是默不作声。只等王伦等人闯入大牢,只听众喽啰都叫道:“哪个有冤情的,吱个声!我等江湖好汉路见不平,特来救人!”

牢中犯人一听,只觉喜从天降,都是大声聒噪起来。纷纷喊冤,杨林按照事先从乐和那里得来的消息,把真有冤情的囚犯都救了出来,王伦路过解珍解宝监房时,朝两人使了个眼色,这两人随即也是大叫。“好汉,我等也是被贪官坏了!留下我等,就是个死,还望好汉相救则个!”焦挺见状,将牢锁打坏,亲自进去将二人救出。

王伦见得了手,当下也不多做停留。回身往门外便走,忽然听到牢房最里间有个年轻男子叫道:“好汉,还望施以援手,救我父子出去!”

王伦见状略作停顿,借着火光望内望去,只见里间一座囚牢中,一个后生抓着牢柱,朝外伸着手。而他身后坐着一个中年汉子,未曾穿戴囚服,却是一身武将打扮。王伦见状暗暗诧异,叫过杨林来,问道:“这两个是甚么人?”

“好像是登州的武将,文武不合,恶了知州。被暂押在此!哥哥,这些人没个好东西,狗咬狗一嘴毛,理他作甚?”杨林回道。

王伦看了那两人一回,略想了想,开口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先把这两人带出去再说!”

见王伦发了话,杨林也不多言,上前便要去砸开牢笼,救这两人出来,那后生见状大喜,对着杨林满嘴感激,只是那中年军官却是一脸惊诧,忽然厉声叫道:“勿砸!你等自走,我不要你救!”

只见这武将说完也不理会正莫名其妙的杨林,直对那后生大发雷霆道:“逆子!我乃朝廷大臣,王师中等闲也不敢坏我,你叫他们把我劫了去,如此不是死罪也是死罪了!”

“爹爹,我岂不知此事后果?只是咱们关在此处不通消息,连个分辨的机会都没有,还不如趁乱出去,去朝廷那里申辩一番,把该说的话都明明白白说了出来,将来无论结局如何,咱们起码问心无愧!”那后生不为所动,苦苦劝道。

杨林见他们一个要走,一个不走,顿时焦躁起来,喝道:“我说你们到底走不走,不走老爷也懒得管了!”

“走,走!好汉且行个方便,来日必当厚报!”那后生忙对杨林拱手道。

杨林见说又望向那军官,见他兀自一脸怒气,只是不再言语,杨林心头不忿,只觉自己好心救人,被救之人还一脸的不甘愿,这种鸟气哪里好受?下意识便去看王伦的反应。王伦听这父子两人的对话似有些隐情,暗暗留了心,又见杨林望来,直吩咐道:“且救了这两人出去,却再说话!”

杨林见说一斧头砸开牢门,往外便走,实在懒得理会牢中这对军官父子,不想王伦拉过他道:“这两人身上有些古怪!你叫人跟着他们,莫叫走脱了,我还要寻他们说话!”

杨林一愣,见王伦语气很是慎重,当下也不使气了,道:“既如此,哥哥放心,小弟亲自跟着他们!”

王伦点了点头,又朝着那牢房处看了一眼,正好那后生这时也朝自己望来,两人目光一撞,那后生不躲不避,不亢不卑,只是朝王伦微微稽首,以谢相救之情。见他这般姿态,王伦越发肯定此人怕不是寻常之辈,朝他微一点头,转身招呼众人出去了。

起点在长沙有个会议,江湖有幸也被邀请参加了,明天一大早的火车,这几天更新会不稳定,尽量不断更吧,江湖是新人,冲冲电很有必要,还请大家理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水浒求生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