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方远带回的秘密消息

小说: 山炮香艳乡村 作者: 竹箫待吹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6-01-27 00:11:18 字数:3171 阅读进度:185/339

一时间方远和冯春红偷情的各种版本很快便在土堆儿村流传了起来,街头巷尾的村民全都聚在一起议论着这件事,有的说看到她俩亲嘴儿了,有的说他们两个抱在了一起,更有甚者说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在床上搞,甚至连他们两个在床上怎么干事的细节,都被传的活灵活现,好像有人亲眼见到了一样,这让张存粮跟冯春红都大为恼火,但又不敢出去跟人家辩驳,只能躲在自己家里生闷气,不敢出门。爱睍莼璩

“冯春红,你个死胖子,你个肥娘们儿,你他妈的还有脸在这里看电视,你说你丢不丢人,你他妈给老子解释解释你跟张存粮到底怎么回事,外面的人风传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方远家的客厅里,从镇上回来刚走到村边便听到村民议论着自己的老婆跟张存粮的风流韵事的方远,回到家之后外套都没顾得脱,便火冒三丈的指着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看着电视的冯春红破口大骂道。

“方远,你别他妈的信口开河,别人诬陷老娘也就算了,自己家的爷们儿也跟着别人一起瞎说,老娘真的跟张存粮有事,对你有好处啊?”见方远回到家之后,果然被村里的传言大大的激怒,冲着自己大发雷霆,冯春红的心里非常的担心和害怕,但表面上她却依旧假装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反而朝着方远发起了脾气。

“冯春红你这头肥猪,这些年老子哪里对不住你了,这老子才去镇上两天,你就在家给我戴绿帽子,老子今天不揍你,我就不姓方。”见冯春红听完自己的话,不但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反过来指责自己,方远的火气更加的旺盛,抓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就朝冯春红肥胖的身体砸了过去。

“他妈的方远你敢打我,从小到大老娘的爹妈都没动过我一手指头。今天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方远手里的抱枕刚一碰到冯春红肥胖的身体,冯春红便如同触电一边,腾地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朝着方远便冲了过去,她满身的肥肉和胸前的两个西瓜般大小的肉球,也随着她的身体不停的颤动轹。

“唉呀妈呀,你个死肥婆真他妈的打啊。”冯春红冲到方远跟前,一伸肥胖的胳膊朝方远的脸部砸了过去,方远没想到冯春红会真的砸自己的脸,一个躲闪不及,正好被她的拳头砸中刚刚好了一些但依然有些发黑的右眼,疼的他大喊一声,急忙朝后一退,一只手捂着被打肿的眼眶,一边冲着冯春红骂道。

“你…你咋不躲啊。”看着捂着一只眼,用另一眼恶毒的瞪着自己的方远,冯春红心里涌上一阵歉意,虽然她嘴上说的很硬,但她自己心里清楚她跟张存粮的关系,所以她本来就很心虚,现在一拳将方远的眼睛再次打肿,这让冯春红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于是她冲着方远轻声的说道。

“你个死肥婆,你他妈的就不能换一只眼打啊,老子这只有眼刚好一点儿,又被你打肿了,尼玛疼死我了。”听到冯春红突然变得轻柔的声音,方远先是一愣,然后揉着再次被打肿的眼睛大声的骂道酩。

“我也不是故意的嘛,这样也好啊,不然两只眼都肿了,更难看啊。”听完方远的话,看着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冯春红依旧轻声的说道。

“不对,不对,尼玛老子刚反应过来,冯春红你是不是真的跟张存粮有事心虚了,你他妈的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今天我饶不了你。”方远刚骂完,突然反应过来冯春红的态度非常值得可疑,因为平日里她对自己的态度从来没有这么温顺过,而今天反常的举动,肯定是因为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所以方远便更加愤怒的说道。

“尼玛给你点好脸你就不是你了对吧?你怀疑老娘跟张存粮,你有证据吗?”见方远依旧不依不饶,害怕他继续刨根问底会最终暴露自己,所以她便装着一副暴怒的样子,冲着方远大声吼道。

“尼玛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你会趁老子不在家,大半夜的跟张存粮在一起?而且还被村民在路边捉奸?”听完冯春红的话,方远简直有些被气得发狂,他放开捂着眼睛的那只手,拿起一个抱枕又想甩向冯春红,但抱枕刚扬起来,又被他硬生生的收了回来,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那只没有被打过的眼睛,然后又将抱枕放在了沙发上。

“尼玛你不知道村里人就爱嚼舌头,就爱捕风捉影传播谣言啊。老娘大半夜的跟张存粮一起,还不是为了你?”见方远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冯春红的心里简直有些抓狂,突然间她灵机一动,想好了一套说辞,然后对方远说道。

“为了我?”方远满脸疑惑的问道。

“可不是为了你嘛。我知道你最近因为山炮跟张寡妇受了不少的窝囊气,而且脸也被张寡妇那个小贱人挠花了,所以

趁你去镇上的机会,便去找同样因为山炮和张寡妇遭了不少罪的张存粮商量,晚上一起去张寡妇家捉奸,可是尼玛人算不如天算,捉奸没有捉成,反而被人当成小偷撵了半天,最后还挨了一顿踹,你看看这身上被他们踹的。你说老娘为了你遭了这么大的罪,你不但不体恤老娘,反而一回来就跟老娘一顿乱吼,你说你吼个什么劲儿啊。”冯春红打定主意之后,便假装一脸委屈的将自己那晚的的经历半真半假的跟方远讲述了一遍,而且还将自己的衣服掀开,将昨晚被村民踹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肥胖的皮肤露出来给方远查看。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怎么听着有些悬乎啊?”听完冯春红的话,方远有些迷茫了,她的话听着好像很真实,但又无法让人完全相信,但当他看到冯春红是、满身的伤时,又由不得他不相信,所以方远一脸茫然的说道。

“尼玛老娘有必要骗你吗?如果不信,你亲自去问张存粮吧。如果你还怀疑我,那老娘哪天就真的去跟张存粮搞到一起,达成你的心愿,行了吧。”冯春红说完之后,故意假装十分生气,一扭头将自己肥胖的后背留给了方远。

“信,我信,自己的老婆我能不信吗?呵呵呵。亲爱的,为了我,你受苦了。”见冯春红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方远的心里虽然仍然存有疑虑,但也没办法再说不相信的话,于是他突然态度一变,满脸柔和的走到冯春红肥胖的身体跟前,一拉她肥胖的胳膊,轻声的说道。

“呼---。尼玛终于过关了。”听完方远的话,冯春红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在心里暗自庆幸的说道,但她表面上仍旧保持着对方远怪罪的态度,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尼玛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啊,尼玛情愿相信外人的传言,也不相信我说的话,干脆以后你去找别人做老婆得了。”见方远终于有些相信自己的话,冯春红故意继续拿话噎住方远的嘴,让他更加的相信自己说的话。

“呵呵呵,我老婆是世界上最好最漂亮的老婆,以后我都相信你的话就是了。”见冯春红脸上的怒气依旧没有消散,方远急忙陪着笑脸的讨好道。

“这还差不多,对了,这次到镇上,你跟我爹聊什么了啊,有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啊?”见方远终于相信了自己的话,冯春红急忙开始转移话题,不再在那个问题上进行纠缠,以免哪一句话露出破绽,让先前的努力全都前功尽弃。

“呵呵呵,老婆,这次老丈人还真的跟我透露了一个秘密,说以后乡岩乡要把医药产业当成乡镇的重点支柱产业,会在政策上扶持全乡以及所辖山村的医药生意,争取在每个村都出现一个比较大的医药产业带头人,然后以点带面,带动整个镇的经济一起发展。呵呵呵。由于当时已经喝得迷糊的,所以老丈人后面还跟我说了很多,可是我都记不清了。”由于镇长是自己老婆的爸爸,所以听完冯春红的问话,方远急忙回答道。

“产业带头人,这跟咱们也没关系啊?算了算了,我还是看我的电视吧,你赶紧去给眼睛抹点药水,面的感染了。”听完方远的话,冯春红一点都不感兴趣,因为这些话前两天冯春红回娘家时,他父亲已经跟她说过,但由于她自己家又不做药材生意,所以冯春红也没有关心,就把她爸爸的话跑到了脑后,今天听方远再一次提起,她依旧不感兴趣的说道。

“说你是老娘们儿,说你见识短你还不相信,我问你,现在咱们村有几家药材收购站?而镇上支持的,每个村又是几个啊?”听完冯春红的话,方远嘴角一扬,满脸得意的说道,似乎因为自己比冯春红在这个问题上想的深而感到沾沾自喜。

“两个啊,不就是山炮和张寡妇的药材收购站跟李花英家的药材收购站吗?难道这件事情跟山炮有关系?”经过方远的提示,冯春红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眼睛一亮,冲着方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