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暗渠 三

小说: 少帅你媳妇又不听话了 作者: 谢安年 更新时间:2018-12-06 20:23:35 字数:3368 阅读进度:245/245

失望……

盛立宁默默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心情出奇地平静,毫无波澜。

“带他走。”

沈忱吩咐一声,手下们立刻行动起立。

盛立宁没有反抗,顺从地跟她们走了。

他和沈忱同乘一辆车,待到车开起来以后,沈忱方才开口道:“盛蔷薇为什么放你出来?”

盛立宁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肯说?”沈忱目光阴沉地瞥了他一眼,语气不悦道:“你白白浪费了组织给你的机会。”

半个小时后,盛立宁被带到了一处破旧的小旅馆门外,四周僻静无声,连点灯光都看不见。

沈忱率先下车,对着盛立宁道:“你暂时住在这里。”

就算盛蔷薇已经把他放出来了,他还是要把他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当年的王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颗弃子。

潮湿的房间里,散发着一股子刺鼻的霉味,一张木床,一把椅子,一张缺了角的桌子,简易的木柜,看起来还不如他之前住了大半年的牢房。

盛立宁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是冷笑。

沈忱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他的正对面,望着他道:“你想要和你谈谈。”

盛立宁本能地别开视线,沉声道:“你不用给我催眠了,我现在已经是个无用的人了。”

沈忱闻言什么也没说,只是掏出怀表,“啪”地一声打开,跟着又合上道:“我没想要给你催眠,现在是非常时期,过去的那一套老办法,已经不用了。”

催眠术的不稳定性,近来频频暴露出来,很多下线的手下,做事总是出错,一个错误连着一个错误,宛如一盘散沙。

“别误会,我只想跟你谈谈。”

盛立宁重新转过头,对上他阴沉晦暗的目光,只道:“谈什么?”

“你和盛蔷薇说了多少?组织的事,你自己的事。”

盛立宁微微摇头:“我什么都没有说……我还能说什么,我他妈的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说起来真是可笑,他现在对海木青盟所知道的,还不如盛蔷薇知道的多。

沈忱见他这么不配合自己,突然伸出手,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将他的衣袖撸起来,查看一番,并无异常。跟着,他又吩咐手下,将盛立宁上身的衣服全部脱掉。

很奇怪,沈忱没有从他的身上找到伤口和疤痕。虽说,他已经被关押了大半年的时间,居然一点伤痕都没有。

“很好,看来盛蔷薇还没有对你动刑,到底是父女情深,总要顾忌一些。”

盛立宁呆了一呆,弯下身子,拿起地上的衬衣,穿在身上道:“你想多了,盛蔷薇已经不是我的女儿了。”

说实话,他宁愿她关着他,关着他一辈子也好。最起码,她还会顾忌他,想起他。

“盛立宁,组织上为培养你的女儿,训练你的女儿,我们花费了多少心血啊,她本该是咱们手中的王牌,现在却被你弄丢了。”

盛立宁低了低头:“她放我出来,就是为了引出你们。”

沈忱听了这话,并不觉得有任何意外和诧异,很沉得住气道:“她很聪明。”

“她的确很聪明,她也很愤怒。”

沈忱闻言身子往后一靠,直直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该收手了。”

明知危险在前,却还有一步一步地靠近雷区,这就是送死。

沈忱幽幽道:“组织上自有安排,这不用你费心。”

“那你还要我有什么用?”

沈忱微微前倾身子,道:“你曾经是玩扑克的高手,事到如今,你也该知道你手中的筹码,已经没有了。不过,这是生死牌局,到了最后,你的命还能有用。”

就算是一根羽毛,也有它的重量。

“如果可以的话,你还能继续为组织效力,你还有用。”

盛立宁穿好衣服,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低了低头,笑出声来。

“算了吧,我有用没用,我心里最清楚。”

沈忱见他这么说话,脸色一沉,伸出手去抓住他的头发,往上一拽,让他把头抬了起来。

“盛立宁,黄金没了,你女儿也没了,你现在剩下的只有这条命了,所以,你最好还能听话下去。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事到如今,组织上还是不愿意放弃他,理由虽然牵强了些,但现在是用人的时候,没办法的办法。

“如果你们要钱的话,我还可以想想办法。”盛立宁中肯地建议道:“如果你们只想要钱的话,我还有办法。”

沈忱听了这话,并不怎么高兴:“你还能有办法弄回来半吨黄金吗?”

“只要给我时间……”

沈忱没好气地打断他:“你已经没有时间了。”

不管是他,整个组织布防的时间都已经不多了。

“你暂时住在这里,不要出门。”沈忱说完这话,站起身来,临要出门的时候,他又转过身来,对他叮嘱了一句:“对了,你还要帮组织暂时照顾一个人。”

盛立宁伸出手指,指了指里面的房间:“你和她,都不能踏出这个屋子一步。过两天,我们会安排你们离开这里。”

盛立宁没想到,这里还会有别人在。

沈忱和他的手下迅速地离开了,盛立宁知道外面会有人盯防,他也不想要逃走。

对他来说,被关在那里都一样。在这里的话,最起码盛蔷薇还有可能找到他。

几分钟后,盛立宁慢慢地走到里间,推开那扇门。里屋的光线更暗,更加潮湿,同样透着一股子霉味,脏兮兮的。

床上躺着一个人,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的。

盛立宁摸索着找到开关,拉开了房间的灯,看清楚了床上的人。

是个女人,昏迷不醒的女人。年纪不大,还怀着身孕……

盛立宁心头一紧,嘴里下意识地说出两个字:“疯子!”

等到消息的时候,盛蔷薇对电话铃声格外地敏感。

“盛立宁有消息了?”

当韩东戈挂上电话的那一刻,盛蔷薇缓缓站起身来,站到他的对面。

“是,半个小时前,他们把他带走了。”

“他人在哪里?”

“城南郊外,具体位置暂时还不清楚,一个很隐蔽的位置。”

盛蔷薇想了想才道:“他们也太心急了吧。”

“怎么能不急,你父亲吐出来的那半吨黄金,原本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没了黄金,他们整个组织都要受到影响。”

“他们很需要钱吗?”

韩东戈点点头:“当然了,你以为靠着催眠术这种东西,就可以让一个人轻易为他们卖命吗?他们的招数,未必能够百试百灵的。现在世道这么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们现在需要人手,所以必然要大动干戈。”

“那现在是收网的时候吗?”

韩东戈拉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坐下:“还不是时候,真正的大人物还没出现,不是吗?”

盛蔷薇沉吟片刻,才问:“你有想过吗?那背后的人会是谁?”

“洋人。”韩东戈直截了当:“教会学校,这一招很厉害,不是吗?”

“可惜,我什么都记不得了。”盛蔷薇有些遗憾道:“如果我还能记起以前的事,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

“算了,你忘了更好,我反而庆幸。”韩东戈伸出手指,替她梳理鬓角的碎发,“你这两天都没睡好,先去好好休息吧,以后要做的事情更多。”

盛蔷薇摇一摇头,顺势靠上他的肩膀:“还会有消息过来的,我和你一起等。”

“听话。”

“你早就知道的,我从来不是听话的人。”

韩东戈闻言先是一叹,跟着又笑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电话又响了起来。

盛立宁落脚的准确位置,他们已经成功地弄清楚了。

“不过就是一处普通的民宅,外面有十几个看门的,地方很简陋,四处没什么居民,似乎很早就清理过了。”

韩东戈“嗯”了一声:“派人盯好了,不要打草惊蛇,不要被他们发现。”

“少帅,带盛立宁过来的人,是个生面孔。”

韩东戈道:“没有什么生面孔,派人去查,他总有落脚的地方。”

“是……”

一晃已经到了凌晨时分,韩东戈对盛蔷薇道:“好歹去眯一会儿吧。安安看你红着眼睛,她会担心的。”

小小的年纪,已经很会心疼人了,大人们觉得可以轻易掩饰的事情,总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次日的早报,沈玲珑消失的消息,还霸占着头条的位置。

人还没有找到,很多人揣测是绑架,为了要巨额的赎金。毕竟,沈玲珑的身份已经变了。她和她腹中的孩子,牵扯到了上百万的遗产。

不过,作为父亲的沈孝武,显然还有别的想法。他认为,沈玲珑的失踪和韩家有关。

看似无稽之谈的怀疑,却因为洋人的介入,而引起了不少的风波。

韩东戈不得不亲自出面解决,不过他的态度很明确,也很强硬。

“令千金的失踪,与我本人无关,与韩家更没有关系。沈先生,今日把领事先生请来,不会是为了吓唬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