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姐弟密谋

小说: 速效救星 作者: 沐还刃 更新时间:2019-02-11 16:11:15 字数:2121 阅读进度:449/461

私底下见面谈事情,最好的场所无疑是咖啡厅,梁葆光到地方的时候发现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整个咖啡厅显然都被包场了,“努纳,这么着急地把我叫出来,事情应该有进展了吧?”

“已经明朗了,都是葆光你的功劳。”李富真最近几天气色非常好,一点儿也不像个曾经差点生病死掉的病秧子,而带来这种变化的无疑就是面前的干弟弟,“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之后,做姐姐的肯定要好好感谢你一下。”

“努纳说笑了,我可不在乎那些。”说起来可能有点天真可笑,但对于一个在物质方面从来没有过“不满足”这种概念的人眼中,公平正义确实是仅有的追求了,说到底就是梁葆光没缺过阿堵物(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

咖啡很快就端上来了,是梁葆光比较喜欢的双份意式浓缩,李富真对他的口味是有了解的。这东西很是提神醒脑,咖啡爱好者喝这个感觉就跟烟鬼抽雪茄差不多。在首尔待了这么久,梁葆光已经习惯了将咖啡厅当作社交的重要场所,所谓入乡随俗正是如此。

李富真吸了一口玻璃杯中的康宝兰,露出了满足的表情,节制的人偶尔放纵一次吃点奶油会特别爽。这次的事情只要操作好,李家在检察系统里的势力版图必将极大地扩张,而她作为主持者自然也会得到家中老人们更多的青睐。老头子觉得有所亏欠现在已经偏向她,再获得过半实权高层的支持,将哥哥李在镕搞下去一定不成问题,她很快就是三星帝国的武则天、卑弥呼了。

“那不行,要是什么都不给,你让努纳以后怎么安排人做事?”梁葆光可以不要,但李富真不能不给,现在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她,但凡出现一点儿失误都会被无限放大,她还得考虑今后的发展,光靠感情是圈不住人的。

梁葆光病不喜欢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但他扩建医院的资金还没完全到位,为了抓紧进度只能顺水推舟地答应下来,“那就先谢谢努纳了,不过事情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方便的话还是跟我透露一下吧。”

“那些蠢货害怕申崇锡胡乱攀咬,还真的出手想要捞他,中央地检的某些人已经给北部地检暗示,要他们以证据不足为由放弃发起公诉。”李富真一提到这事儿就想笑,哪怕她就是站在背后擘画一切之人,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可惜啊,那些证据我们早就帮他们找好了。”

“其实没必要捞人吧,干脆把申崇锡放生掉不就好了,给金泳三投毒的事情又没有直接证据指向他们,死不承认就行。”梁葆光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南半岛此刻正当权的那几个,完全没必要来趟这浑水的,却直接跳了下来。

李富真笑着摇了摇头,梁葆光固然智力超群,却不太了解南半岛的政治生态,“你以前上学时不是喜欢玩桌游狼人杀吗,我们的民众就是典型的暴民,随便煽动一下就会精神错乱推‘警徽’的持有者下台,而且不讲逻辑不要证据。”

“所以只要有像模像样的消息传出去,就很可能动摇他们的位置是吗?”梁葆光多少明白那些人为何忙中出乱了,他们非常了解自己的民众,只想着在风浪涌起之前抚平波涛,“我们天朝有个词叫寸铁杀人,莫过于此。”

只要出手够狠够准,一把匕首会比十把大刀更致命,李富真的手中就握着这把匕首,并且等待着捅出去一击致命的机会,“今天把你请过来,除了告知你事情的进度,还有一场戏要跟你演。”

“演戏?”梁葆光不明白了,如果李富真的目标只是单纯地打击对手,获得检察系统里更多的资源,那么凭借现有的证据她已经可以达成目的,没有必要让他在这件事情里继续搀和下去。

李富真的身边智囊不少,但真正信得过的却一个都没有,这些人虽然在三星工作了十年甚至几十年,却说不好心里到底是想着她还是向着她哥李在镕的,唯独梁葆光可以信赖,因为他跟李家的其他人没有瓜葛,“葆光你已经是有‘圣’字的称号了,索性坐实圣人的形象如何,一个不畏强权的斗士,永远都受人们的拥戴。”

梁葆光因为纽约长老会医院的疑似埃博拉病毒爆发事件中的伟大表现,被许多人在名字前加了一个“圣”字称他为“圣保罗”,可他本人对此并不感冒,“努纳,我又不去选大统领,受人爱戴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意义,你可是我的弟弟。”如果可以互换,李富真当然想和梁葆光换一换,可她三星李氏长公主的身份决定了很多事情安在她身上可信度不高,说她不畏强权坚持维护社会的正义与公平,那也得有人信才行。

像往常一样,D社的人还是全天跟在梁葆光的屁股后面,就想弄点新闻博眼球,可惜李富真身边安保措施做得太好让他们无从接近,连张清晰的照片都拍不到,更别说探听到有用的消息了。徐有吉刚从汉阳大学的新闻传播学院毕业不久,性子还没定下来,“前辈,要不要潜入进去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你想找死可别拉上我,那可是李富真会长,身边的保镖能是吃素的?”丁正阳做记者十多年了,为人机警又经验丰富才能拿到跟着梁葆光的任务,要知道全报社就他们这条线上经费最充足,“有些事曝光出来是新闻,有些事曝光出来就是悲剧,你跟我的悲剧!鬼晓得这姐弟俩在商量什么大事。”

“您说得也是。”徐有吉摸摸后脑勺,他也知道自己有点急过头了,但年轻人就是他这个样子,急于做出一番成绩来证明自己,“可单纯这么跟着也不是事儿啊,咱们跟了他快十天了还是一无所获。”

“别担心,那男人身上从来不缺话题。”身为前辈的丁正阳倒是对梁葆光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