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应该很快就要有主母了

小说: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9-03-15 04:14:37 字数:2786 阅读进度:280/483

结果就见金毛突然前腿离地,嗷嗷叫着使劲用前爪捶打着胸膛,还做出嘶哑咧嘴的怪模样来。

那样子,分明是在学古猿。

感情不是想起来自己这个主子了,而是想北冥夜的宠物古猿,想找玩伴一起出去浪了?

秦无歌,“……”

北冥夜看了狮子一眼,倒是轻易就满足了它,将魔冢古猿从自己的空间里放了出来。

魔冢古猿一出来,差点没热泪盈眶的哭出来。

北冥夜的空间可不比秦无歌的,还有山川灵泉,可以逛一逛,或者泡泡灵泉,涨涨修为。

北冥夜的空间自从秦无歌送给他以后,他就没有去打理过,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魔冢古猿被丢进去,简直跟面壁一样,都快被关的抓狂了。

它心知是自己之前跟丢了秦无歌,主子给它的教训,也不敢多言抗议,此刻好不容易被放出来,都不敢多看北冥夜,拽着金毛就忙跑了出去,生怕再被关回去。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秦无歌看向北冥夜,却见他也正看着她。

她突然觉得气氛怪怪的,忙道:“我给你把脉!”

北冥夜无比配合的将自己的右手伸了过去,“只把脉就可以吗?我觉得胸口疼,你要不要先帮我检查一下胸?”

他说着竟然抬手去解腰间的腰带,一副要脱衣的模样,秦无歌连忙按住了他的手。

“不用不用!我医术很好的!把脉就什么都知道了!”北冥夜看着她紧张的模样,不觉微微勾了勾唇。

外头,凌风跟着傅冢虎出了房间。

傅冢虎忙拽着凌风的鬃毛,将它带到了前头大堂。

“凌风,你怎么突然出现的?”

这时候司寒也发现了凌风,同样一脸惊讶的冲了过来。

凌风有些羞恼,它觉得自己做为天元大陆圣兽排行榜上第一的圣兽,结果变成一只弱猫被困在一个丫头的空间这么长时间简直是耻辱。

它一点都不想提自己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只是愤怒的吼了一声,冲司寒和傅冢虎怒火道。

“你们是怎么守护主子的?主子现在怎么那么虚弱?这也就算了,主人和那个凶丫头是怎么回事?”

凌风觉得傅冢虎和司寒太失职了,怎么自己就离开主子一段时间而已,主子就跟换了一个人般。

提起这个,司寒和傅冢虎对视一眼。

“你说三姐啊?三姐挺好的啊!我们应该很快就要有主母了!”

傅冢虎呵呵笑着,神情期待,想起什么,又冲司寒道。

“刚刚主子竟然装虚弱,连走路都让三姐扶着他!”

司寒惊讶道:“是吗?主子那样做了吗,哎呀,之前在安庆城时,主子不是还放不下面子,生怕三姐知道他万毒齐发嫌弃他吗?现在都会装虚弱了?太好了,主子这是开窍了,希望早点将三姐追到手!”

凌风看着讨论的满脸兴奋的傅冢虎和司寒,它只觉这个世界整个都不对了。

怎么那个妖女连傅冢虎和司寒都蛊惑了,太可怕了!

而此刻的城墙下,燕扉陌已经非常的不耐烦了。

他可是堂堂燕国的四皇子,现在在燕国的城池之下,迟迟都进不了城,太气人了!

王谢站在城墙上,目光冷淡的看着下面的四皇子。

“开城门!本皇子命令你开城门!”

燕扉陌再度冲着城墙上怒吼出声。

他觉得这些人简直胆大包天!而且,他刚才好像还看到几个副将朝着他吐唾沫了,一脸的鄙夷。

他们是在唾自己吗?

尔敢?

燕扉陌再度吼,“王谢!打开城门!你想谋反么?”

王谢冷淡回复,“自然是不敢忤逆谋反的,所以末将在没有得到姐命令之前,不敢开城门。”

燕扉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玩意?姐?他这是把那个秦无歌当成主子了?

“王谢,叫那个秦无歌过来跟本皇子说话!”

燕扉陌一脸傲的看着王谢,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的口气。

“四皇子,我们三姐刚刚抗击琨魔,耗费灵力,现在需要休息。不像四皇子,如此生龙活虎,怕是没办法来和四皇子说话了!”

笑话,他们三姐是说见就能见的吗?还这副召见的模样,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燕扉陌自然听懂了王谢的嘲讽,竟然讽刺他抗击琨魔没有出力。

他皱眉,“王谢,难道你就不怕忤逆皇族被诛三族吗?”

城墙上的守军忽的哈哈大笑起来。

燕扉陌觉得他们笑的莫名其妙时,燕武城悄悄的凑上来。

“四皇子,军塞城是边城,以前是南宫瑜管辖,所以这里的军人都是本地人,他们的家人都在这边。”

这就是军塞城跟其他城池的不同之处,军塞城军人的亲属都在本地,不像是其他军队的驻防外地,还有家人在皇城留为质。

所以,军塞城的这些军人是完全不受要挟的!

燕扉陌有些尴尬,他也想到了,只不过刚才没注意。

“王谢将军,你镇守军塞城有功,我皇族会给你封赏的。”

燕扉陌转而用了激赏的手段,可王谢却没回应,反而是侧身听亲兵低声说了两句。

然后,王谢便道:“请四皇子进城吧!”

燕扉陌大为开心,看来这些人还是臣服在自己的皇威之下啊,可他却看到城墙上放下来一个篮子。

“什么意思?”

燕扉陌大为生气,王谢却淡淡回应,“我拉四皇子上来啊,请进篮子吧!”

羞辱!

这是对皇族、对自己的羞辱!

燕武城主动表现,上前一步,怒吼,“敢对皇子无礼,我看你是找死!”

燕武城大吼之余,身影拔高便朝着城墙上飞来。

他要手擒王谢,威慑对方!

可王谢却站在城墙上没动,就笑看着冲向气晶壁的燕武城。

“哼~你以为有气晶壁防护可以挡住老夫?笑话!军塞城的气晶壁被琨魔毁掉了,就算是勉强修复启动,也不可能拦得住本元婴……”

砰~!

狂傲的燕武城动响极大的撞在了气晶壁上,整张脸都撞的扭曲变形了,十分的狼狈。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气晶壁!”

燕武城简直要抓狂。

“退下吧,本皇子能屈能伸,便坐着篮子上去吧!”

燕扉陌心中计较了半晌,才做了决定,却说的十分大度。

对方不开门,自己的部下还闯不进去。

还不如自己显示大度的先进去,然后伺机打开城门,另外,他已经命令皇族铁骑偷偷的转到东门那边了,到时候可以让铁骑突进东门诛杀一切反叛者。

当然,燕扉陌还是不喜欢发生流血事件的。

他觉得自己怀着诚意上来,对方就应该识抬举,好好配合自己才是。

结果,事与愿违,或者说是军塞城的这些军汉子们太糙了,他们看着自己坐着篮子上来,竟然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一点礼貌都没有。

都把四皇子嘲笑的不好意思了。

“割断绳子。”

不等篮子停稳,一个调笑的声音传来,王谢拔出佩剑,砍向了拴住篮子的绳。

吓得四皇子急切的从篮子跳出来,却不知被谁什么东西给弹了下腿,结果摔滚在城墙下,趴在地上十分狼狈。

“是谁?哪个混蛋敢取笑本宫!”

还没爬起来,燕扉陌就怒吼开了。

“哪个蠢货在叫你姑奶奶?”

四皇子声音刚落下,一道稚气的声音响起,四皇子抬头,就见一个的身影跳上了城墙,正低头俯视过来。

竟然是个奶娃子?

而那奶娃子脸上是什么表情,鄙夷不屑?她怎么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