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喵咪 上

小说: 他是妖王 作者: 修澜 更新时间:2019-04-03 05:20:27 字数:2680 阅读进度:19/246

很快的,天黑了,白尘洗完了碗与小萝莉晓娜以及莉娜宠溺地打闹了一会儿就该休息了。

来到自己的房间里,白尘准备拿另外一床床垫、床单、枕头和被子,然后就去到了卧室里面,白尘却是看到了十分香艳的一幕。

只见李玲玲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把浑身的衣服脱了,只剩一条**在身上,然后抱着被子翻身睡着,将胸前的风景压在了下面,白尘看着这光洁的后背还是又无限遐想。

白嫩的肌肤露在空气中,暖气的温度刚刚好,不会让李玲玲着凉,粉色的**衬托下,肌肤更显红润,腰间一丝赘肉都没有,弓起的身子呈现诱人的姿势。

而脖颈在散开的头发遮掩下若隐若现,真想上去嗅一嗅那脖颈的香味。

白尘强忍住心中的冲动,慢慢走到床边,将李玲玲随手脱下乱扔的衣服还有胸围捡起,整理齐了之后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

然后白尘将被子从李玲玲身子底下拉了出来,将李玲玲完美的娇躯盖在被窝下。

看到李玲玲睡的正香,白尘拿着东西就出去到了客厅,然后将床铺在了莉娜和晓娜两姐妹旁边。

莉娜看到白尘从房间里面抱出床垫顿时开心地跑去白尘身边,开心地问道:“白尘哥哥,你今天是要和莉娜和晓娜一起睡吗?”

而莉娜眼睛中的小星星却是显得莉娜兴奋不已。

白尘随意回答了一声:“嗯!”然后他就自顾自地开始铺床了。

莉娜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调皮地吐着舌头,用害羞而变奇怪的音调傲娇地说道:“哥哥讨厌,莉娜才没有很开心很兴奋呢?哥哥乱说。”

白尘:“嗯?我有说什么吗?”

“啊!没有没有,莉娜自言自语呢。”莉娜连忙摆摆手,为自己辩解道,说完之后还吐吐舌头,做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

当床铺好之后,两个地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然后可爱的一幕出现了,莉娜和晓娜不约而同地走到白尘床的另一边,假装不小心,假装白尘看不见地用脚踢啊踢的,想要把两个床凑得近一点,边踢边哼着歌边看天花板,真是可爱极了。

白尘当然是看到了,无奈地说道:“喂,你们两个变态兄控。够了啊。”

莉娜和晓娜发现自己挪床的动作被白尘看见了,顿时惊慌地跑开了。

白尘摇摇头,就招呼两姐妹开始睡觉了。

然后灯一关就听到莉娜在旁边说:“晓娜,你热吗?”

“啊?啊!热,晓娜热死了。”晓娜发出了一声疑问,接下来立马改口说道。

“那我们脱衣服吧!”说完,两姐妹窸窸窣窣地就开始脱衣服了,然后莉娜又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还是好热,全脱了吧……”

白尘在旁边怎么可能听不到,想着自己的家里面有三个不穿衣服的女人顿时就心中一阵燥热。

赶紧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白尘假装听不到两姐妹脱衣服的声音。

莉娜看到了娇笑一声对晓娜说道:“笨蛋晓娜,白尘哥哥真可爱,对吧。”

晓娜萌萌地点点头,回应道:“嗯嗯!白尘哥哥可爱。”

……这个夜晚就在一个人、两个妖、一个妖王的均匀呼吸声中度过了。

李玲玲醒了之后,看着没有在床上的白尘,心里微微一揪,痛感瞬间传到李玲玲的大脑。

李玲玲想说:白尘,你还是不肯接受我,就算我烂醉如泥瘫在你的床上,就算我浑身赤果地呈现在你的面前。

接下来李玲玲也转念一想,轻声说道:“不过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的。”

七点钟的时候,白尘闹铃响了,然后白尘醒来的时候发现李玲玲恰好也穿好衣服推开房门出来了。

双方互相点点头打个招呼,然后就去洗漱了,为了不吵醒两个还在睡觉的小可爱,白尘和李玲玲基本都没有讲话。

今天白尘和李玲玲当然是一起去学校啊,今天星期一,升旗仪式还需要校长发言呢。

收拾的差不多了,白尘就和李玲玲出门了,今天阳光也正好,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街边的雪人已经开始有些扭曲变形了,道路还在潮湿,但是已经没有了雪的影子,只有房顶和树杈上还残留些许积雪。

白尘和李玲玲走着要去地铁站的路上,这个时候,天色还在有些昏暗。太阳还没有升起。

一股沿着墙角蔓延的气息突然触碰到了白尘的后背,一股寒意顺着白尘的身躯网上窜着,当这股气息进入到白尘脑海之中的时候,白尘仿佛看到了一双猫眼!

这只猫眼冰冷无比,一对竖瞳盯着白尘,似乎还能看到这只猫怒叫时皱起眉毛的表情,宝蓝色的虹膜更加凸显出那股冰冷的气息。

正当白尘感觉到冰冷的时候,突如其来白尘感觉从灵魂深处冒出来了一股来自远古的气息,瞬间冲向那对猫眼。气势上的压倒,让白尘清醒了过来。

站在白尘旁边的李玲玲感受到了白尘身上散发出的妖王气息顿时瞳孔一缩,震惊不已,李玲玲算是明白了白尘为什么对自己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了。难怪自己会那么的喜欢白尘。原来白尘是妖王啊……

当李玲玲想明白之后,顿时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就落下了。

接下来,李玲玲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向白尘说道:“白老师,你怎么了吗?”

白尘摇摇头,笑着说倒:“没有,没事儿,李老师,我们走吧。”

然后二人当然就是到了学校。

白尘和李玲玲分别后,白尘来到教学楼工作了一天。

……傍晚的时候。

白尘准备回家,当从学校走到地铁站,站在旁边等地铁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京上中学的这个地铁站是在地下的,完全封闭的空间,地铁还没有到来,这个点正值放学时间段,地铁站理应当人是很多的,而且以学生为主。

但是此时此刻白尘来到地铁站,一个人都没有,空无一人的站台闲的寂静无比。

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白尘连最细微的风声都听不见,这种种诡异的情况让白尘顿时有些紧张,虚汗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外冒。

白尘的瞳孔开始慢慢收缩,拎着公文包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腿上的肌肉不断紧绷。

正当白尘准备离开地铁站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时候,地铁站的封闭门打开了,明明没有地铁进站,那扇门却提前打开了。

就在地铁站台的封闭门打开后,轰鸣声才传来,站在门口的白尘就这样看着地铁站的门打开。

在白尘正要回头的时候,在白尘没有防备的时候,在白尘正要后退的时候,一只突如其来的手从黑暗之中伸了出来,来到了白尘的后背。

轻轻地一推,白尘往前倒了去。这一刻!时间静了一样的,白尘感觉自己在慢慢的跌向地铁的铁轨,而右边出现了那个巨大轰鸣声的制造者,一个硕大的地铁头出现在白尘的视线之中。

这绝对是白尘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地铁头了。

“轰!轰隆隆!!”地铁驶过,白尘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