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妖王使命

小说: 他是妖王 作者: 修澜 更新时间:2019-04-03 05:20:32 字数:2234 阅读进度:25/246

变成喵咪的寒江对白尘说道:“妖王大人,以后每一天的这个时间,我都会准时去到妖王大人的家里,辅助妖王大人掌控妖王力。”

白尘却是说到:“不用了,今天你就跟我去家里吧。”

“啊?”寒江疑惑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说以后你就去我的家里,常住那里吧,以后也方便。”

“啊!好的。”喵咪欣喜地回答了白尘的话,寒江的后腿一用力,跳上了白尘的肩膀。

虽然在泥土地上,但是寒江身上没有任何一处污秽,脚上也不沾染一丝一毫的砂砾。

白尘伸手在喵咪的脖颈处挠挠,寒江顿时眯着眼仰起头享受起了白尘的抚摸,神情惬意至极。

“你知道我为何来找你吗?”白尘突然问道。

“寒江不知道。不过寒江应该知道的,妖王大人会主动告诉寒江;寒江不应该知道的,我也不会主动去问。”

“嗯,以后不要叫我妖王大人了,你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叫我白尘就好了,总之妖王咒也差不多失效了。你就不用那么拘束了。”

白尘说完扭过头去,用鼻尖宠溺地碰了碰喵咪的粉嫩鼻子,猫鼻子潮湿的触感,还有脸上毛绒的感觉都让白尘感到一阵莫名的心安。

夕阳西下,天色总算是黑了,白尘估摸着到了森林公园关闭的时间,带着寒江就出去了,来到外面的街上。

星光之下,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表情本该阳光热情,此时此刻却阴郁无比,冷峻的外表,冰寒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少年的肩上还有一只黑白相间的长毛猫,猫瞳充满野性,攻击性极强地盯着前方。这样的组合走在街上,引人瞩目,但是却没有人敢轻易上来搭讪。

寒江乖巧地坐在白尘的肩膀上,毛绒绒的尾巴轻轻缠在白尘的后颈上,随着白尘的步伐律动,喵咪却是稳坐在白尘的肩膀上。

命运的齿轮从不停转,也不改道,只有纵横转换,存有时间先后,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背负的东西,当明白之后,就要为之不断前进。

哪怕是一条充满鲜血的不归路,哪怕路上荆棘遍地,哪怕赤脚前行,也要坚定眼神,看向前方,走到——路的尽头。

白尘总归是该走上妖王这条路的,妖王使命,是他应该背负的。当然了,命运齿轮也按照以前的速度,以前的方向,正常旋转着。

而寒冬时节还没有过完,春天还在遥远,寒冷的街上又开始飘起了雪……

……

“咔嚓!”白尘将门打开后,如同往常一样,晓娜冲到门口,抬起头看看认清了是白尘之后,一下跳入白尘的怀抱之中,两只手抓住白尘的衬衫,用额头蹭着白尘的胸膛。

白尘冰冷的神情此刻也犹如冰山消融,开始柔和的微笑,喵咪寒江在小萝莉扑过来的时候也跳到地上,乖乖地蜷缩起来。

伸手揉揉晓娜的头,白尘嘴上轻轻说了一声:“乖!”然后就抱着晓娜来到了客厅里面。

李玲玲的表情依旧是那般充满担忧,莉娜却是掩盖不住自己眼中的兴奋。

白尘柔和的眼神看了莉娜一眼,然后走向了坐在一旁的李玲玲。

而随着白尘的步步逼近,李玲玲顿时感觉内心开始紧张。

“咚咚!咚咚!”李玲玲紧张地都可以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了。

当白尘走到李玲玲面前的时候,他却是开口说道:“玲玲,过去的事情就此作罢了,以后还要麻烦你了。”与此同时,他身子还微微一欠。

“啊!不会的,我——我是愿意的。”李玲玲赶忙摆摆手,含羞地说道。

“其实,你害羞的样子挺可爱的,以前干嘛要摆出一副很诱惑人的样子啊。”白尘又补充了一句话。

“哦……”这句话更是让李玲玲羞红了脸,幸福感也慢慢地在李玲玲的心中蔓延。

挽起袖子,白尘依旧还是去到了厨房,准备开始做晚餐了。

寒冷的冬日里怎么可以少得了火锅呢!

白尘在厨房里鼓捣了不一会儿,就端出了一口锅,滚滚的红油,辣椒和花椒还有葱头飘在红油上面,用香油爆了一遍的蒜泥放在每个人的面前,肥牛卷、牛丸、墨鱼仔……一些食材放在桌上。

腾腾的水蒸气也为这个寒冷的冬天添加了一丝暖色。

房屋内的气氛依旧如同莉娜和晓娜刚来白尘家里的样子,大家吃着热乎乎的饭菜,屋内电视的声音被大家的欢笑声盖过去……还是以前的样子,但是白尘的内心,已经不如表面上的笑容那般阳光灿烂。

就着夜色,冬天就应该吃火锅啊,喵咪寒江也变成了人型,在白尘的再三要求下,寒江总算是穿上了那套女高中生的服装,喵咪状的发夹将头发撩在耳后。

本来冰寒的脸,吃到了白尘做的没事之后也开始变得柔和,但是喵咪就是喵咪,辣椒的味道看来还是超出了寒江接受的范围。

白尘看到寒江被辣椒折磨得小脸通红的样子,又到厨房单独为寒江做了几个不辣的小菜。虽然不是火锅,但是味道同样是那样美。

举起手中的杯子,白尘对着众女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虽然现在我还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我会死而后已,干杯!”

“干杯!干杯!”大家纷纷举起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只有晓娜一个人抱着一瓶芒果汁在一旁享受着。

没出意外,李玲玲又醉倒了,而剩下的三人,也就微醺,躺在沙发上,就这样睡着了。

寒江蜷缩在白尘腿边,小萝莉却是两手紧紧抓着白尘的袖子,枕着白尘的左手臂,李玲玲因为醉了,躺在一个沙发上,而莉娜则是隔着寒江,靠着白尘的有手臂,大家就这样准备睡到天明。

冬天的雪,总是下的让人感到阴郁,天空压得很低,压抑的气氛仿佛在这个空间内开始酝酿,一场好戏即将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