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人作孽 下

小说: 他是妖王 作者: 修澜 更新时间:2019-04-03 05:21:21 字数:2320 阅读进度:84/246

“呜!呜……”刘峰已经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了。

“你想说什么?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白尘戏谑地看着刘峰。

仔细想了想,白尘又补充说道:“噢,不是,我不会让你死那么快的!”

白尘说着,就按住刘峰的头,开始向刘峰身体里输送生命元素,绿光开始在刘峰的口腔里面萦绕。

刘峰嘴里的血止住了,白尘就松手了。

这样的目的不是为了治好刘峰,只是将他的血止住,以防万一刘峰失血过多死了的话,待会儿的节目就没人看了。

要知道,牙痛不是病,疼起来要命,平时一点点牙痛就可以让人痛不欲生,因为牙神经是极其敏感的。

而此时刘峰满嘴的牙都被白尘削了,还有那更为敏感的舌头,完全被白尘用冰刀搅烂了。

随着生命元素的倾注,刘峰嘴上的血止住了,他现在已经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了,只是恐惧地看着白尘。

“你瞅啥啊?”

白尘撩起一手的水就朝着刘峰泼去,刘峰被泼到一脸的水瞬间清醒了,可是他舌头已经被割了,已经无法说出那句“瞅你咋地。”了

看着刘峰清醒了,白尘戏谑地笑了笑。

“好戏才刚刚开始,我要让你知道,你惹了我是什么下场!”

刘峰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像看魔鬼一般看着白尘。

杨高在一旁看着白尘也沉默不语,虽然白尘的行为有些过分,但是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

白尘将双手探进刘峰泡着的温泉,开始闭上眼睛进入冥想状态。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

温泉的形成,是因为周围的水能够渗入到地缝里面接触到岩浆,高温的岩浆带出来的矿物盐和高温水形成了温泉。

白尘是想勾动地火,带出岩浆中大量的火元素。

果然,过了一会儿,白尘感受到地底深处那跳动活跃的火元素,神念一动,岩浆开始上涌,渐渐地从地缝挤了出来。

刘峰泡着的温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沸腾。

一百度的沸水烫着刘峰,刘峰已经不能说话了,只是发出了比杀猪还惨的惨叫。

这个声音当然是被白尘隔绝了,因为斩草还要除根,待会儿还要杀了刘青天呢,不能就这样打草惊蛇吓跑了刘青天。

在这个温泉池子里面正在上演开水煮刘峰的戏码。

时间没有持续多长,白尘就将刘峰拉了上来,要是煮死了,那就没意思了。

白尘将刘峰拉了上来之后,刘峰已经奄奄一息,眼神上翻,眼看着就要不存于世了。白尘又是一股生命元素注入到了刘峰的体内。

刘峰恢复了直觉之后,一直在地上蠕动着,痛苦无比的神情,让刘枫看起来像进入地狱了一般。

白尘双手拍地,大量的土元素朝着刘峰聚集,土壤将刘峰覆盖住了,紧紧地压实在地上。

“你猜我接下来要干什么?”白尘朝着刘峰笑了笑。

刘峰只是颤抖,嘴上念着:“让我死……好不好,求你了让我死,死啊……”

现在刘峰已经叫不动了,发出的声音都变成了奇怪的声音。

“让你死?没那么容易。对了,刘峰,你知道古代有一种酷刑,叫做剥皮吗?”

白尘嘲弄地一笑,接着说道。

“古时候,罪大恶极之人,会被竖着埋在土里,然后再头上开一个十字口,往里面倾注水银,因为汞是很重的,液态的水银既有金属的锐性,也有液体的流动性,在重力作用下,人的皮就会被水银像刀子一样切分割开来,然后将人头一拔,整个人就从土里面出来了,只不过这个时候一整张皮却是留在了土里。”

刘枫听了之后浑身颤抖,眼睛恐惧地往外突出,仿佛眼珠子就快要滚出来了一样。

“因为现在没有水银,我把你烫熟了,然后用土埋住,拔出来是一样的效果。”

白尘说着,上前揪住刘峰的头发就要往外拔。谁料到刘峰被土压得太紧了,白尘生生从刘峰头上扯下了一块头皮。

血淋淋的头皮被白尘扔到了一边,然后双手按住刘峰的头往外一拔。

一声哀嚎传出,刘峰被拔了出来,浑身冒着热气,鲜血缓缓渗出。

此时的刘峰已经是个血人了,皮肤刚才被温泉的开水一烫,现在在土里一拔,刘峰除了脖子以上的皮肤完好,身子上面,腿上面的皮肤已经完全被剥离开来留在土里了。

更血腥的是刘峰两腿之间的那两个宝贝竟然也被开水烫熟了连带着被留在了土里,啥都没有了。

“哼哧……哼哧……”刘峰只是不住地喘着粗气,眼睛已经不敢看白尘了,而是缓缓地闭了起来。

白尘看着血淋淋的刘峰,面露狰狞之色。

“你知道吗?你还很幸运,因为你伤到的是清辉!要是你伤到的是晓娜或者寒江!!那么我会让你享受这个过程享受一百遍,我会治好你,然后再蜕皮,治好你然后再蜕皮,循环一百遍!一千遍!”

现在白尘情绪已经有些癫狂了,冲着刘峰叫吼着。

就连杨高也看不下去了,上前拍拍白尘说道:“好了,现在去找刘青天吧。”

白尘被杨高这一拍,瞬间清醒过来,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血人,白尘总算是出了这口恶气。

白尘闭上双眼感受了一下,看准了一个方向,那是刘青云所在的方向。

拎起躺在地上喘息的刘峰,白尘和杨高奔着刘青天的那个方向去了。

而刘青天此时此刻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白尘正在来找他的路上。

白尘和杨高来到刘青天所在的房间,正准备破门而入,却是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异样的声音。

有女子的喘息声,是那样悦耳,还有刘青天喘着粗气的声音。

只听见一个悦耳的女子嘴上哼着:“哎呀快一点,你可真厉害,快!快!快!嗯嗯!啊……”

房间内此刻一片旖旎,但是白尘却是神色狰狞。

“老狗!你*妈*的好兴致啊!你马上就会和你儿子去作伴的!!”白尘说着就踹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