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飞机上呢,别乱摸!

小说: 他是妖王 作者: 修澜 更新时间:2019-04-03 05:21:31 字数:2466 阅读进度:95/246

“秋航H233航班开始检票……”随着广播里面的播报,白尘带着寒江检票上了飞机。

说起来寒江这是第一次坐飞机,靠窗的座位是白尘特地为寒江挑的。

扒在窗边看着窗外。

随着“轰!”的一声,飞机离开了地面,冲向了高蓝的天空。

寒江的小脸上面尽是兴奋,不断地看着窗外。

飞机冲出云层的那一刻,寒江此刻的表情迎着阳光,就像个小天使。

白尘瞧着寒江的小脸,内心就是一阵满足。

甚是欣慰的白尘此刻十分贪恋这样的生活,但是有些事情没有解决,白尘始终放不下心中的那块石头。

好奇宝宝寒江虽然很享受坐飞机,但是时间实在太长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飞机还在半途,这个时候,寒江已经没有耐心了。

寒江本体就是喵咪,现在窝在座椅上面更是像个小懒猫。

轻轻靠在白尘肩上,微微蜷缩着身子。

寒江紧紧地抱着白尘的手臂,用她那可爱的小贫.乳蹭着白尘的手臂。

虽然白尘现在只想着炽焰那边的事情,还头疼着李玲玲给自己的信息的事情,还想着姬城和自己脑海中那神秘意识的事情。

但是在飞机上面干着急也不起作用,也就享受起来了。

不时用手肘碰一碰寒江的小贫.乳。

寒江立马就被挑动得脸红了,一直红到了自己的耳根。

于是寒江坐在座椅上面蜷缩得更加紧了。

这个时候,飞机上面大多数人都在睡觉,同一排的乘客都睡熟了,完全没有人看见寒江和白尘的小动作。

随着两个人越来越过分的动作,寒江渐渐地开始喘息了。

抱着白尘的手臂开始主动蹭着自己的胸口,头埋在白尘的臂弯里。

身体不断在座位上面摩擦着。

这只小野猫发情了呢。

面色羞红,尖尖的虎牙开始变长了一点,轻轻地舔着白尘的手。

寒江的小虎牙摩擦着白尘露出来的手臂,似乎是下一刻就要咬破白尘的手臂。

而不仅限于这样的挑拨,寒江的两只手也忍不住开始有些躁动了起来。

一只手攀上了白尘的胸膛开始抚摸着白尘健壮的肌肉。

另一只手仍旧抱着白尘的手臂。

白尘也不甘示弱,一只手熟练地解开了寒江的衣领口,探了进去。

一只大手在寒江胸前游走,不断地拨弄着那两粒小红豆,挑动着寒江的气息。

总算,寒江没有忍住,哼出了声。

娇声喘息着的声音传了出去,已经有些人隐约听到了。

白尘赶忙捂住寒江的嘴巴,可是寒江已经动情了。

这只小野猫依旧是虎牙外露,娇声喘着气,忘情地在白尘身上摩擦着。

寒江在白尘胸口游走的那只手没有停过,另一只手也加入了战斗。

缓缓地,缓缓地往下移动着,按在了白尘早已石更起来了的庞然大物上面。

温柔地揉捏着。

这一来,白尘也有些忍受不了了。

“喂!飞机上面,别乱来啊。”白尘低声在寒江的耳边说道。

可是寒江却是已经不想顾及周边的一切了。

白尘不得不采取别的措施了,将寒江扶起来,揉揉寒江的小脸。

“乖,我们回去再闹,现在在飞机上,别乱摸,也快要到目的地了,我们整理一下准备下飞机了。”

寒江这才慢慢收敛。

随着心情平复,寒江的小虎牙开始收了回去,面色也趋于平淡。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而现在,广播里面也传来了空乘的声音。

“本次航班正在下降,在下降过程中可能会有些许颠簸……”

“好啦,马上就到南岛了,我们要抓紧我们的形成了。”

“恩,好的。”寒江乖巧地答应了一声。

“也许玲玲和肖燕已经到了,我们要赶在她们之前找到炽焰,最好是提前解决了炽焰。”

白尘面色冰冷地说着话。

二人下了飞机之后,顺着人流快步走出了机场。

很快的,二人来到了海边,但是看码头,李玲玲给的那张地图上面炽焰岛是完全没有经过开发的,没有船只到达那边。

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因而需要一只出海的船,自己出海。

来到码头,白尘想要租借一只游艇,但是看到价目表却是让白尘有些蛋疼。

白尘只是个人民教师啊,积攒了一年多的积蓄,在莉娜几人来到自己家里面之后,钱已经渐渐耗尽了。

本来想说租借游艇的白尘,只好放弃了游艇,租赁了一只小船,准备出海。

白尘这才想着,看来回去要好好考虑弄点钱来花花了。不然连莉娜、晓娜和寒江都养不活了,那就可笑了。

签好了游船租赁合同,办好了一切手续。

白尘和寒江被一个船夫带到了码头。

南岛是一个旅游胜地,码头的游客自然不在少数。

船夫一直叮嘱说到:“你们租的小船只能在规定区域游荡,不能离开岸边太远,否则回不来到时候你打那个求救电话,我们去救援你还是要另外收费的。”

正当白尘想要上船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阵嘲讽的声音。

“哈哈,你看那个二愣子,租一只小船就想带女孩子出海,美女,要不要过来和哥哥坐游艇啊。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声音主人是一个黄毛小子,穿着花衬衫和沙滩裤,大有几分二世祖的模样。

要不是迫于经费,白尘也不会租小船。

其实无论是什么船,对于白尘影响不大。

他也不会乖乖地呆在近海,毕竟李玲玲给的那个假地图上面,炽焰岛距离南岛还是很远的。

不过白尘也不担心船的油不够,对于白尘来说,动力来源从来不是问题。

“寒江,别理会别人,我们的正事儿要紧。”

白尘轻声说了一声,带着寒江准备上船。

但是黄毛小子却不会就此作罢。

也许是看重寒江的姿色,黄毛上前来,吊着烟,吊儿郎当地看着白尘。

“小子,我跟你说话呢!”

白尘只是抬起头来,对着黄毛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一个字:“滚!”

这样的气势,把黄毛唬得一愣一愣的。

“好!你给我等着,小破儿船还敢跟我牛逼?你完蛋了。”说着,黄毛就走向了旁边的一艘游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