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摸了三次

小说: 他是妖王 作者: 修澜 更新时间:2019-04-03 05:22:04 字数:2395 阅读进度:135/246

“怎么样?你没事吧。”

小萝莉起身之后,满脸委屈,瘪着嘴,眼中氤氲着水汽,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你是大坏蛋!!色狼!变态!流氓!呜呜呜……”

羽若又开始哭了起来。

“我……我曹!”

白尘再次懵逼。

“明明是你扑倒在我身上,压痛了我的伤口,都怪你的胸压得我都喘不过气了,差点就憋死了,我好心帮你扶起来,你倒好!还来怪我?”

小萝莉羽若一听,诶!好他i妈有道理啊!!

然后小萝莉停止了哭泣,抹抹自己的眼泪,竟然又心地善良地看着白尘说道:

“那你的伤口还痛不痛。”

白尘瞧着小萝莉羽若那关切的眼神,顿时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忍。

觉得自己不该那么欺骗羽若,不过转念一想,手感可真他i娘的好,骗骗小萝莉倒也值了。

一股带着罪恶的快感在白尘心头慢慢升起,这奇异的感觉让白尘都吓了一跳。

也许是妖王力渐渐影响了白尘的心性吧,一些妖族的邪恶、阴暗慢慢地显露出来了。

甩开了这些念头,白尘没有再去想这些事情。

小萝莉又把脸凑了过来,声音软糯至极,温柔地问道: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虽然我为你上了草药,但是你实在是伤的太重了。”

小萝莉羽若说这话,吐出来的气息都喷在了白尘的脸上,白尘顿时嗅到了一丝清甜,那是小萝莉的味道。

嗅着这股清甜,白尘感到了一阵迷醉。

嘴上还是回答道:

“放心吧,我现在没事啦,我可是很强的哦!”白尘说着,还伸出双手做了一个猛男的姿势,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

但是这一动却是牵动了身上的伤势,包好的纱布顿时又被渗出来的鲜血染红了。

“笨蛋,你可真是个笨蛋,快躺下,我给你重新换一块纱布,不然结痂了之后伤口粘在纱布上面就不好了。”

小羽若温柔地说着白尘,走过来推着白尘的肩膀就将他按在了床上。

一对橙黄色的狐狸耳朵毛茸茸的翘动着,胸前一对软肉随着身子的摇摆而晃动着。

白尘顺着羽若的意思躺在了床上。

然后羽若就又打了温水过来,温柔地将白尘身上的旧纱布拆了下来,轻轻地放在一边。

卷起袖子,露出了她那莲藕一般洁白的细嫩手臂。

用一块毛巾撩起热水,拧干之后,帮白尘擦着身上流出的血渍。

摸着白尘身上一块块精壮的肌肉,羽若小脸也有些通红。

将上身擦拭完毕之后,小萝莉羽若已经累的额头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了。

汗水留下将刘海沾湿了,贴在羽若的脑门上面,劳累的羽若更加动人、可爱。

之后羽若慢慢掀开了白尘的被子。

现在白尘才惊奇地发现,自己下半身竟然也缠满了绷带。

而自己的裤子早已经不翼而飞了,中间的那个昂然之物更是得到了特殊的对待,被用绷带一圈一圈地缠了起来。

随着被窝的掀开,小萝莉羽若的脸色更加羞红了,然后又用粉嫩的小手一圈圈地解开白尘腿上的绷带。

清洗毛巾之后擦拭着白尘的伤口。

擦到敏感部位的时候,任白尘脸皮怎么厚,他也忍不住了,说道:

“要不我还是自己来吧。这个脏。”

谁知道小萝莉却是说道:

“你不可以讳疾忌医啊,这种脏算什么,你还是病人,需要照顾,快好好躺下啦。”

嘴上说着,手上却没有闲着,羽若轻轻地,慢慢地擦拭着白尘的身体。

生怕把白尘弄疼了一样。

最后竟到了最私密的地方!

这样的刺激白尘怎么受得了,下面立马起了反应。

“啊!唔……你个色狼!你果真是个坏蛋!变态!”

看着那恶心的东西,羽若又是脸红了,这次不一样,尾巴上面的毛都有些炸了。

白尘则是又开启了“大叔骗小萝莉”模式,说道:

“我刚才说我自己来,你却偏要告诉我说什么不要讳疾忌医,我是病人,结果现在反倒来怪我。”

这语气之中还充满着抱怨。

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而小萝莉竟然还果真被骗住了,羞红着脸,乖巧地回答了一声“哦……”

然后又挽起袖子,帮白尘仔细地擦拭着身体。

看着小萝莉这个样字,白尘又伸出了咸猪手,按在小萝莉的头上揉了揉。

这一次,白尘更加不避讳的捏了捏那毛茸茸的耳朵,大手在上面搓揉了两下。

小萝莉这次根本还来不及说话,直接就软到在了白尘的怀中。

媚眼如丝地喘着粗气,尾巴僵硬地绷直了去。

胸前的两团软肉压在白尘的身上,显得极其淫i乱。

看到这一幕,白尘反而是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看来狐妖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裸露在外面的狐耳朵啊。

羽若感觉到白尘将手拿开了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好像又被欺负了……

于是小萝莉这次直接哭出了声:

“呜!……你果真是坏蛋!!……你欺负我,我好心救你,你却欺负我……哇啊!……你都摸我三次了。。。”

哭得梨花带雨,那叫一个伤心啊,哭声直穿白尘的心扉,顿时有些于心不忍。

将小萝莉抱过来放在床上,柔声地说道:

“羽若你会原谅哥哥的吧,因为小羽若是在是太可爱了,哥哥没有忍住。”

可是小萝莉还是一直哭一直哭的不停歇,这可让白尘有些着急了,连忙说道:

“羽若乖,不哭了,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不通过你的允许就碰你的耳朵,好不好?”

“唔……”小萝莉还在抽咽着,但是听到白尘这样说还是问道: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我发誓!”白尘说着还做了一个发誓的动作。

小萝莉这就停止哭泣了!?!

“你快躺下,你现在还受着伤啊。”

白尘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舒服地躺下了。心想:

我好像从来没有那么贱过吧,不过小萝莉真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