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从床下出来!(第3更)

小说: 特种妖孽狂兵 作者: 笔上有江湖 更新时间:2019-01-11 12:21:11 字数:2280 阅读进度:899/1279

“嗯嗯!”

冯楚楚红着脸点了点头:“谢谢李总!”

“在外面就不要叫我李总了,叫我嫣然姐就好!”李嫣然拉着冯楚楚出门,临走前特意关上了灯,假装出她俩早已经睡着的样子。

然后,李嫣然和冯楚楚踮着脚尖,飞快从卫生间门口经过,然后悄悄地走进苏凌薇的卧室。

两人进卧室后,不由得停顿了下脚步,目光不禁落在了卧室柔软的大床上。

只见苏凌薇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抱枕,脸蛋微红,一副醉醺醺的模样。

“凌薇酒量太差了,这点酒就醉成这个样子。”李嫣然摇了摇头,在卧室里扫了一眼,接着拉着冯楚楚一起,躲进了卧室的床底下。

冯楚楚忽然醉醺醺地道:“嫣然姐……我们这样做,不经过洛哥的同意,会不会太猥琐了啊?”

李嫣然翻了翻白眼:“哪里猥琐了?我问你,凌薇平时在公司对你怎么样?”

“苏总对我很好,很照顾我……”

“那不就得了!我们不是来tōu kuī的,我们是来保护凌薇的,你想啊,凌薇现在醉成这样,万一姓洛的对她做点过分的事,我们是不是要及时制止,站出来保护她?”

李嫣然编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脸八卦地说道。

冯楚楚点了点头:“要的。”

“不过……他们本来不就是要做些什么的嘛?”

然而不等李嫣然回答,外面忽然响起洛天的歌声:

“好嗨哟!”

“人生好像已经到达了gāo cháo!”

李嫣然:“……”

冯楚楚:“……”

洛天兴奋地洗了个澡,然后裹着白色浴巾,推开卧室门。

他小心翼翼地将门反锁上,然后将白色浴巾一丢,然后纵身一跃,就扑到了床上。

“嗤啦……”

衣服被脱下。

“啪!”

卧室的灯被关掉。

卧室里顿时漆黑一片,只能听到洛天兴奋的笑声。

“好期待啊,老子去南疆憋了半个月,终于回来了!唉!命苦啊!”

床下面。

李嫣然使劲用手捂住冯楚楚的嘴巴,让她不要发出声音,虽然她和冯楚楚、苏凌薇,同样都喝了不少酒,但她酒量明显更好一些,苏凌薇到现在还在醉酒状态,冯楚楚也是半醒半醉,只有李嫣然已经清醒了大半。

她虽然久经职场,身居高位,为人八面玲珑,性格火辣,身材也是极品——但她和冯楚楚一样,也还是个处!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既然她也是第一次,她的好奇心自然不比冯楚楚差。

她竖着耳朵,自信地听着床上传来的古怪声音。

就在这时,洛天重重地压在了床上。

“啊!——”

李嫣然的脑袋被床板和地面夹了一下,疼得她眼泪都流下来了,忍不住喊了一嗓子。

李嫣然从床下猛地钻出来,捂着被夹得剧痛的脑袋,抬头一看,只见洛天正趴在床上,而床上躺着的正是醉酒状态的苏凌薇。

“坏了!被发现了!”

李嫣然心中暗叫一声糟糕。

洛天浑身忽然一阵剧烈抽搐,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地上的白色浴巾裹在身上,然后从床上爬起来,顺手把毛毯扯到了苏凌薇的身上。

咽了口唾沫,洛天一脸淡定地道:“那个……老子正给苏凌薇醒酒呢,你怎么会从床下出来?“

“醒酒?”李嫣然差点被洛天这句话噎死,她虽然还是个处,但是对于男女之事,多少也一知半解,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既然是醒酒?你干嘛要爬到床上去?”

洛天咳嗽一声,义正辞严地道:

“你不懂,这是我自创的一门医术,其实我之前在部队的时候,当过一段时间的医生,会一些中医……”

“这种醒酒的方法,叫压迫式醒酒法,就是让病人躺在床上,然后医生压上去,利用一次次的压迫,将她体内的酒气催出来,同时以……”

洛天忽然戛然而止。

特么的,说谎太累了,他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然而李嫣然却听得津津有味,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没想到,姓洛的你还能自创一门医术!”李嫣然举起大拇指,”不过你的手,为什么放在了苏凌薇的胸前?”

洛天连忙咳嗽一声,继续道:“想要给苏凌薇醒酒,最好的办法,除了压迫疗法外,还可以用手抚摸她胸前的几个穴位,进行按摩,这几个穴位正好全部在敏感的位置。”

“至于我为什么要shàng chuáng,自然是为了更好地进行压迫疗法,还有xiōng bù按摩,你这下明白了吧?”

李嫣然虽然听得云里雾里,却还是点了点头,没想到,洛天居然是在给苏凌薇醒酒。

看来她真的误会洛天了。

她之前在米国留学时,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课程,以及微表情课程,可以通过对一个人微表情,以及说话时的神态、动作,判断对方是否说谎!

这门专业,她考了满分,是全专业第一名!

经过她刚才的观察,洛天说话时义正辞严,大义凛然,这足以证明,洛天没有说谎!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误会你了,没想到啊,苏凌薇都醉成这样了你都不趁机占一波便宜,美色当前还能保持镇定,洛天,你真是个好男人!”

李嫣然感慨万千地说道。

别看洛天平时好色,但人家在关键时刻,其实还是很矜持的!

紧接着,李嫣然又俯下身子,冲着床下的冯楚楚招了招手:“出来吧!洛天刚才是在帮凌薇醒酒呢!做好事呢!”

洛天瞪大眼珠子,看着冯楚楚从床下爬出来,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床下竟然还有一个!

“哇……洛哥你竟然是在治疗啊,没想到我们都误会你了!”冯楚楚红着脸从床下爬出来,乖乖地站在一旁,望向洛天的眼神里,充满了敬佩之意,俏丽的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洛天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强行支撑着身子,使劲用手揉着太阳穴,连连摆手,一本正经地道:

“没事没事,乐于助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