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纯失误

小说: 王妃不做聚宝盆 作者: 紫翼展颜 更新时间:2019-02-11 16:11:30 字数:2528 阅读进度:404/525

“姐姐?”

乍闻这一声呼唤,柳紫印还真以为是失散已久的小染,不过小染的性子是不会对除了阿炼以外的人忍耐这么久还抹眼泪的,她片刻失神,一抹白影已经来至她的身前。

在这小姑娘双手握住她的手臂之前,某印敏捷地躲开,并且蹙了蹙眉。

这个姑娘,她不认识。

“你是这个丫头的姐姐?你来得正好,这个丫头偷吃了我一段天南枝,还反咬一口说我的天南枝是假的。我虎爷可是‘安有失’有名讲信誉的……”

“我不是她姐姐。”

“什…什么?”

“我不认识她。”

说着,柳紫印往虎爷的摊子上瞄了一眼。

那株天南枝干看着十分眼熟,不由得扬了杨嘴角:巧了,又抓住长房一个把柄。

说完,柳紫印拂袖欲去,却被小姑娘扯住衣袖。

“放手!”

“姐姐,姐姐救我。我只是…只是伤得太重,要是不赶紧补充些灵力,会现出原形再也不能修身成人了。”

闻听小姑娘低语,她扭头看过去,小姑娘的身前,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尾尖儿。

看着应该是有点眼熟的动物。

【狐狸。】

“……”她默然:小七你说啥?

【狐狸精。】

这孩子咋骂人呢?

柳紫印正纳闷,另一边肩头就被人抚住,扭头看去,正是云冥。

“你这人好无礼,快把手拿开!”

她故意挤兑云冥,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了。

她的衣袖立时一松,继而云冥的衣摆就是一紧。

“这位公子,公子你救救我吧!我真的没偷吃那个虎爷的东西,他…他讹我!”

“……”

柳紫印立时无语,方才分明亲口跟她承认自己偷吃了人家的东西,只一转脸就变了。

她原来并不觉得狐狸是多么善变的动物,就像人也分好坏一样,现在她算是开眼界了,好巧不巧,让她碰到的人生中第一只狐狸就是介个样子的。

“你……”

“姑娘,你没有怜悯心,不愿意帮我就算了,难道我想旁人求助,你还要踩我一脚么?”

“……”

柳紫印再次无言以对了,她自问辩驳的能力不弱,可是遇上这只狐狸精,她还真是要甘拜下风了。

当下她气的不是这只小狐妖,而是冥冥平日里最是洁身自好的,现在面对一个陌生女子扯自己的衣摆,他居然听之任之,难道这就是狐妖|媚术的厉害所在?

这时候,那边的虎爷已经完全动怒了,他抄了家伙就要过来收拾小狐妖。

柳紫印也纳闷了,虎爷除了人如其名虎背熊腰之外,长得都算不上狰狞,堂堂一个狐妖就算再不济,还用这样怕人?

云冥蓦然缓缓抬起手,看似就要抚住小姑娘发顶瞬间,迅速抬起对虎爷做出制止上前的收拾。

“你们这是故弄什么玄虚?咱们安有失可是有规矩的,就算非我族类,也别指望随便占了便宜便能跑!”

“丫头,你还真是沉得出气。”

谁知虎爷的一番话,某渣完全没又听到耳朵里,他面色沉沉地看向柳紫印,没来由说了一句。

“啊?”

“一个…都扯住你夫君的衣服了,你还能忍这么久,你真不认识她?”

“……”

柳紫印努力地眨眨眼,这才明白云冥之所以没一下子甩开小狐妖,是因为他以为是自己联合旁人在恶作剧。

她轻摇摇头。

“确实不认识。”

“不早说。”

说着,云冥无比嫌弃地轻轻一抬脚,“咻——噹”小狐妖应声落在虎爷的面前。

“你们这是……”

“都说了,不认识。”

“那就好办了!咱们天武可是跟诸界有过协议的,就算你是旁族,也不能随便在我们天武捣乱。”

“虎爷!虎爷饶命!我其实…其实是有苦衷的。”

柳紫印闻言嗤笑,这小狐妖一转眼就撒好几个谎,谁还能相信她。

可是……

“是嘛?你说说看,若是可信,我就放了你。”

“我去,这也行……”

“丫头。”

柳紫印真是气不过,扭头就要去警醒那个虎爷。

只是她还没起步,就被云冥反扣住手腕。

“冥冥,这可是你家的管辖范围内,你就不怕……”

“丫头,不论是彼时的麒麟冢,还是此地的安有失,都不算是天武真正意义上的管辖,各凭本事罢了。”

“什么?可是我不明白。”

虽然嘴上说着不明白,但她已经吸取教训,跟着云冥往别处走了。

“不明白什么?”

“她方才还唬不住那个人的,为何这一转眼,就成了?”

“这其中关窍,你真不明白?”

“你的意思是,天南枝起效了?”

“正解。”

如此,柳紫印了悟的点点头。

“东西可都买好了?”

“只看了两个丹炉,哎?冥冥我问你,安爷…安爷他们私自出来,麒麟冢那边都不管的么?”

在提到安爷那瞬,她忽然低声许多,毕竟安爷对他也算照顾,至于那个肖像某人的摊主,她以后也还要往来。

“这个…我可不好说。”

“对了,今日爹娘找你回家,什么要紧的事?”

“陈词滥调罢了,我很苦恼,你懂得。”

“啧啧,爹的这些儿子里,怕也只有你这么另类,全不接收他的好意。”

“怎么?你改变注意了?”

“咦?那个架子不错,还有上面的瓶瓶罐罐,要是带老爷子进来就好了,什么有用没用的,我也说不清楚。”

柳紫印突然放开他走开的举动,让他蓦然失笑。

老话说得果然不尽无用,什么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就是。

————

安有失,雾气外面。

“老爷子,我回来了。”

“哎呦,王妃,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还担心呢!”

“又不是龙潭虎穴,担心啥?”

“得亏王爷来得快。”

“是是是,多亏我家冥冥。”

说着,柳紫印已经对云冥和老爷子做出了“请”的手势,没有车夫,只能她来赶车,难道指望一个傲娇或是一个老人家来赶车么?

“你和丹师到里面去。”

“不要吧!你好歹也是个王爷。”

“与其担心我会不会被人认出来,你是不是要筹谋一下丹庐的安全?”

“安保为题?嗯,还是冥冥想的周到。”

云冥不说,她倒是忽略这个重要环节了。

宅子她是从长房手里生分出来的,虽说也给了一些银子,但鼎盛楼她也坑回去不少,不算能堵的上他们的嘴。

再加上他在老宅猛药下得狠了点,难保不会连祖父都开始提防他们。

失误,纯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