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 碎空无极

小说: 万古金身 作者: 触龙神 更新时间:2019-01-11 12:21:35 字数:3609 阅读进度:1108/1128

沐剑锋这些年的确修为大有进境,已经从天变境初阶,提升到了天变境中阶,这个速度已经令他十分满意。

然而,跟林玄相比,他瞬间被秒成了渣渣。

这个便宜弟子,从他刚遇到时的真元境,只用了十多年时间,便一路跨过神罡境、天变境,达到了现在的神通境。

这般xiū liàn速度,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实在是太逆天了。

林玄笑道:“老师过谦了,以您的年纪和潜力,晋入神通境指日可待。

而且您老见识过人,眼光长远,弟子还想多多聆听您的指教呢。”

沐剑锋摇了摇头,没好气的笑骂道:“你小子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老实!老夫懒得管你,你看着折腾吧,别把我沐家折腾垮了就行!”

“老师多虑了,沐家有您老在,又怎么会垮呢?”林玄讪讪一笑。

先前的大战,几乎将沐家毁的一塌糊涂,他只希望这位老爷子出去之后,别气出个好歹来。

沐剑锋摇了摇头,没有继续探讨这个问题,转而老眼一蹬,道:“小子,你跟雪丫头年纪也不小了,你们的事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林玄道:“老师放心,等过几天安顿下来,弟子就会风风光光的迎娶雪儿过门。”

“这就好,老夫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这般情景下,两人也不便多聊,沐剑锋交代了几句,便与林玄分别,和族人一同走向禁地出口。

沐天成则留在原地,准备帮林玄寻找碎空无极铠,这件上古道甲,也将作为沐家投靠林玄的投名状。

沐天成道:“林道主,那件道甲自五百年前那一任家主去世后,便遁入秘境深处,再也不肯认主,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将其降服,甚至想要找到它都很难,只能碰运气。所以,非是在下不舍得,实在是没有办法。”

林玄目光微动,问道:“那件道甲都有何本事?”

沐天成道:“碎空无极铠,是由无极玄空金为主材炼制而成,内蕴一丝空间规则,能够通过折叠空间,卸去敌人的攻击,同时也能破空遁行,令人无法捕捉。

那道甲的器灵,已经精通人性,变幻无常,极难接近。”

林玄点了点头,若沐天成说的都是真的,那碎空无极铠通人性,防御强,又能破空遁逃,的确有些棘手。

不过,既然来了,再棘手也得试试。

其实他之所以想要将碎空无极铠搞到手,并不仅是看中其强大的防御能力,更多的是为了找一件能遮体的战甲。

因为他在变幻金身战体之时,一举变成八十多米高的巨人,没有合适的甲衣遮体,风吹裤裆凉飕飕,实在是有些不雅。

当然,若仅仅遮体,玄阶宝甲也能大小变幻,但玄阶宝甲防御力不够,不用敌人动手,仅仅金身的反震威力,都能震碎玄阶宝甲。

所以,对于如今的林玄来说,想要一件合适的衣服遮体都不容易。

听了沐天成的一番话之后,林玄明白,想要得到碎空无极铠,沐家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一切都得靠他自己。

林玄抬眼扫视了一眼远方的黑暗天际,或许这一刻,那碎空无极铠的器灵,也正在看着自己呢。

略作沉吟,林玄手一翻,取出了一根手指粗细的麻绳,这是凡人市井中最普通最常见的那种麻绳。

在沐天成疑惑的注视下,林玄盘膝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双手握住麻绳开始打着结。

他打结的手法玄奥而晦涩,仿佛蕴含着一种奇妙的韵味,令人无论怎么看,都看不清楚,反而会看的头晕目眩,昏昏欲睡。

沐天成看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的瞳孔微缩,失声惊呼:“这……这是失传于太古之末的结绳卜筮之法?”

结绳卜筮,是曾经出现在太古部落时代的一种卜筮之法,通常掌控在一些大部落的巫或祭祀手中。

但太古之后,人族从原始部落时代,逐渐进入了奴隶时代,部落巫和祭祀这两种职业,都逐渐被取代而消失。结绳卜筮这种玄妙秘法,也逐渐失传了。

沐天成也仅仅是从古籍中,看到过一点记载,他却没想到,林玄居然懂得这种已经失传的卜筮之法,而且看上去造诣极深的样子,绝不像是学习了几年十几年的入门学徒。

他哪里知道,林玄在这结绳卜筮上,早已有了三千年的造诣。

这门秘法,也是他在问心殿太古幻境中,生存了三千年的最大底牌。

当最后一个绳结打完后,整条麻绳无声无息的化作了碎屑,簌簌落地。

林玄睁开了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沉默不语,倏地拔身飞起,如疾电般射向东北方的黑暗之中。

沐天成看着林玄消失的背影,暗暗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此子不愧为天命眷顾之人,居然连失传于太古的结绳秘术,都xiū liàn到了无比精深的境地!这种人能随时窥测天机,事事占尽先机,焉有不胜之理?”

这一刻,沐天成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打算,今后沐家将会在他的带领下,彻底投向圣莲道,将沐家的命运,与林玄和圣莲道紧紧绑在一起,借助林玄的无上气运,延续沐家的千年族运。

林玄很快飞跃大半个秘境,来到了一处满地碎石的山谷中,这里似乎是沐家某位强者,练习战技的地方,一片片碎石平铺在谷中,绵延三十多里。

林玄屹立长空,目光如鹰鹫般扫视着下方的碎石,依靠心中那一点冥冥中的感应,寻找着目标。

突然,他心中闪过一丝灵光,眼神骤然锁定了一块占地七八米的扁平大石。

“找到你了!”

林玄沉声一喝,凌空俯冲而来,对着那块大石猛地挥出一拳!

轰!

大崩灭拳爆发,无尽神力与混乱元力结合而成的拳影,威力无与伦比,将那块大石瞬间轰成了碎片,连同方圆十里的地面都猛地塌陷下去,一切土石草木统统震成了糜粉。

而就在那块大石粉碎的一刹那,一个呈亮银色、拳头大小的金属球,显化在碎石之中,一闪即逝,眨眼间便要遁空消失。

毫无疑问,这个银球一定就是碎空无极铠了。

碎空无极铠可遁空逃走,林玄既然出手了,自然考虑到了这一点。

眼看那银球要逃走,他立刻取出一个白玉匣子,打开盖子,一片蒙蒙灰光破洒而出,将前方数百米笼罩在内。

那银色金属球本来已经有一半隐入了虚空,但此刻在岁月神光的照射下,它遁空的速度大大减慢,比龟速快点有限。

林玄却毫不减速,他在瞬息之间,飞掠到银球近前,将其一把捞在手中。

“嗡嗡!”

银球震颤不已,想要脱手而逃,同时,里面传出来一个尖细愤怒的声音:“快放开我!”

“嘿嘿!今后本座就是你的主人了,乖乖听话,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林玄紧握着银球,嘿嘿冷笑着。

“哼!就凭你这点修为,也妄想做我的主人,简直痴心妄想,你以为你能困的住我吗?”银球不屑冷哼道。

它声音刚落下,银球突然嗡的一震,居然硬生生的震开了林玄的大手,再次遁空逃走。

林玄快速探手抓去,却只抓了个空,那只银球眼睁睁的消失不见了。

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掌心,林玄并不气恼,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呵呵,有点意思,小爷今天就陪你玩个痛快!”

银球消失了,无影无踪。

林玄也懒得费力气去找,他再次取出一根麻绳,又占卜了一次,然后腾空而起,向着那冥冥中感应到的地方搜索而去。

片刻之后,林玄锁定了一株树木,将树木一巴掌拍碎,再次将银球将树洞中揪了出来。

而这一次,银球又挣脱了林玄的手,破空逃掉了。

林玄却毫不着急,继续占卜,寻找,抓捕……

就这样,林玄一次次抓到银球,却又一次次被银球逃掉,如此循环往复了三十多次。

终于,在第三十三次被林玄抓到的时候,银球没有再逃,彻底老实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它先前三十多次破空遁逃,已经消耗完了所有的贮备能量,这最后一次,它已经没力气逃了,只得认命了。

不过,虽然不逃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会认林玄为主。

它似乎打定了主意装聋作哑,不与林玄多说一句话,来一招非暴力不合作。

只可惜,它低估了林玄的手段。

林玄拿出了类似于对付七杀韶风剑的办法,亮出了一枚洗灵符。

洗灵符是一种专门用于宝器的灵符,能够强行洗去器灵的意志,高达五阶中品。

碎空无极铠的器灵,灵智已经极高,但正因为灵智高,为了活命,才会更没有节操。

几乎在林玄亮出洗灵符的一瞬间,器灵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立刻便怂了,同意无条件认林玄为主。

林玄以血炼之法,将战铠认主,心意一动,银球立刻没入他的体内。

下一刻,他身上长出了一件样式粗犷、做工精致、大气威武的男式战铠。

这件战铠分为肩铠、胸腹铠,手铠,腿铠,足铠五部分,另有着高高的立领和兽头护肩,龟纹护心镜,鸟纹腰带,鱼纹战裙,龙纹战靴……

这些部件气机相连,令整件铠甲浑然一体,呈现亮银色,显得大气,庄重,威严,霸气。

林玄全身大部分都遮掩在战铠之下,他做了几个动作,飞跃旋踢,左右冲拳,只感到毫无阻滞,仿佛战铠是长在身上一般,没有任何不适之感,反而实力还有所加成。

“好,好极了!今后不用担心裸奔了。”

林玄点了点头,大感满意。

当然,作为一件极品道兵,碎空无极铠也有着独到的神通,那就是无极卸力,和破空遁行。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