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你跑不了了!

小说: 我成了武侠乐园的NPC 作者: 凌若风飞 更新时间:2018-12-06 18:55:21 字数:2732 阅读进度:258/278

刷!

若是单轮武功高低,带头黑衣人不如雷冥子,

但要说反应速度,那雷冥子又远不如他。 .

这些年经常游走刀尖之,早练了对于危险的感知。

眼见剑光闪来,带头黑衣人脑子尚未反应,

身体已经是先一步做出应对,腰身一扭之间,堪堪避过了对方刺来的一剑。

可对方的剑很快,他这一下虽避过了要害,

蒙在脸的面巾却被被划开了大半,『露』出了下面的面容!

好在现在是夜晚,

他所处的位置又是月『色』的照耀不到的阴影下,

面巾虽失,但还没人看到他的容颜如何。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

他很清楚,既然这些人能假冒他的人来,

显然正如对方刚才跟他所说,人都死了。

只不过死的不是昆仑,而是他的手下!

一个仙音子他们都应对不了,更何况又来了这些昆仑的人。

手下死了可以再培养,

事情失败了,也可以重新再布置。

但他要是被抓了,

又或是被看到了容貌,

那都是毁灭『性』的结果!

走!

必须要赶紧走!

心念电转之间,

他急忙扯下衣服的一块布,随便地绑在了脸,转身走!

这次来他来并没有易容。

别看只要主做好了人皮面具,之后每次佩戴也都很是方便。

但戴在脸的感觉,像是被厚实的布匹捂住了面容一样,

短时间还好,时间稍微一长,他在一出汗,

本身的皮肤会很难受,有种脸要被泡发的感觉。。

想着这次有雷冥子作内应,

仙音子是手到擒来的,所以想着不易容,休息休息。

也不知道哪里走漏了风声,

必胜的局面,变成了被人算计的结果。

若非仙音子是一来毫不犹豫地杀了雷冥子,

他几番接触,又觉得已经掌握了雷冥子的『性』情,

他都要怀疑会不会雷冥子假装投靠他们,

实际是昆仑派来的『奸』细,想要刺探他们的情况。

他这边想走,可有人却不愿意。

刚才假冒手下,与他说话的那人,

一剑落空后,已然又是一剑从身后追击而来。

此人剑法凌厉迅捷,丝毫不弱于全力出手的他。

但他要是毫无保留地出手,

那跟直接被人看到自己的容貌也没多少区别了。

而且纵然出手,现在也是无用。

他带来的人,正在被仙音子和那群昆仑弟子联手攻击着,

眼看要支撑不住了。

这时候,他不能还手,更不能被面前之人给拖住。

否则一旦等手下全都死了,

他再也没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可能!

一咬牙,他没有回身应对从背后刺来的那一剑,

仅仅是施展身法,左躲右闪,想着先离开这里在说。

可背后那人犹如跗骨之蛆,

任凭他怎么闪躲,那锋利的剑尖距离他是越来越近!

他仿佛都已经能感受到那长剑说散发的冰寒之气。

“快!快!”

他心下焦急催促。

这条落凤崖的窄到并不算长,

施展轻功的话,最多一炷香的功夫可以到达尽头。

那里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今夜月『色』虽然明亮,但在枝繁叶茂的遮掩下,那里是一片黑暗。

只要他能跑到那里,能有很大把握甩掉身后的人!

沧啷啷!

一阵琴音在他身后骤然响起!

听的他浑身一颤,脚步不稳之下,

导致疾奔的他差点没摔倒在地。

虽然他立刻稳住了身形,

但是那片刻的耽误,一道白『色』身影已然飘落在了他的前方。

除了仙音子,又还能是谁?

再看身后,是追了他大半天的那个持剑之人。

这两人一前一后的拦截,已经是彻底断了他的生路!

“你跑不了了。不要在白费力气了。”

仙音子目光灼灼,语气冷冷道:“把你的蒙面拿下来,让我看看你是谁。”

“再告诉我,你们为何易容成韦云潇。”

“为何污蔑我昆仑,有问鼎武林至尊,对其他门派下杀手。”

“你们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说了,也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不说,那别怪不客气了。”

那人左右看了看,知道今天是没有生路了。

当下冷哼一声,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朝前疾奔两步,

纵身,跃下的万丈深渊!

这一幕看的仙音子,和追了对方半天的王伟都是齐齐大惊。

两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竟会做出如此事情来。

看着悬崖下,已经没有了踪迹的人,

仙音子脸『色』凝重道:“为了不让我们知道是谁,竟然会选择『自杀』。”

“我倒是小看这人。”

“要是这帮人都是如此烈『性』,那这些人,很难缠啊。”

“是啊,咱们这段日子要小心一些了。”

王伟回应着,但他眼眸却闪着异样的光芒。

他在回想刚才那人跳崖之前,转身看过来的那个眼神。

那是一种带着深深仇恨,还有嘲讽的眼神。

仇恨王伟可以理解,毕竟是被他和仙音子『逼』死的。

但嘲讽又是什么?

是对仙音子那番话的不屑?

乍一看是这样。

但有一点让王伟无法理解。

对方决定跳崖时,没有丝毫的征兆,

也正是这样,才让他和仙音子都没能反应过来,及时制止。

可一般人跳崖,怎么都是有一些犹豫,或者下定决心的感觉才对。

跳了,那可是死,谁会没些犹豫呢?

还有跳下去之后,那人的眼也没有丝毫的留恋与不甘。

是和他师娘说的一样,这人脾气够烈。

还是说……那人是一个玩家?

王伟自从来了乐园之后,接触到了不少玩家和npc。

要说两人之间最大的不同,

除了一个是**,拥有自我思想,

一个是金属身体,被程序驱动之外,

还有一点,是对于死亡的态度。

玩家,只有在复活机会全部用完时,才会认真起来。

而npc,则是一直都很认真。

这么想,那人选择跳崖的突然,还有最后的仇恨与嘲讽的眼神,

更像是在宣告,他还回来会报仇的。

正思索间,一身黑衣人的苏彤雨带着十几名同样装束的昆仑弟子跑了过来。

“师娘,师哥。”

苏彤雨到了近前,先微微施礼,才道:

“和师哥说的一样,那些人的脸都被灼烧过,无法识别。”

“不过,我从一个人的身找了这个。”

说着,拿出了一个白底,绣着朵红艳牡丹的丝质方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