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也推演,都不简单啊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1-07 21:50:33 字数:2889 阅读进度:126/412

不是兰易他们。

这座营地乱糟糟。

到处都是被破坏的样子,东西杂乱散落一地。

地上还有不少杂乱无章的脚印。

野猪。

看着这些脚印,我有些搞笑的感觉,这片林子之中,野猪倒是不少。

上次被老虎干死了一头野猪王,这里,竟然又来一头。

此刻,营地之中格外安静,野猪应该已经离开,我迅速靠近,仔细检查。

重点,还是在千岛纱的帐篷之中。

东西散乱。

重要的可能都被带走了。

但是……

我眯了眼。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来。

竟然还有一台颇为沉重的老式发报机。

这玩意儿……

千岛纱肯定会回来拿的。

我有点好奇,为什么千岛纱不使用手机之类的通讯手段,而是选择发报机这么原始的东西,而且,看样子还是好几十年前的货色了,想到原始。

不过,不管千岛纱目的如何,至少,现在我能够肯定,她肯定会返回此地,发报机绝对不会扔下不管的。

我走过去,仔细研究。

这玩意儿我只是在谍战剧上看到过,似是而非,拨弄了几下,却又觉得和发报机有所区别,并不相似。

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可还不好说。

我眯着眼,响起之前时常看到的一丝丝闪光而过,这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的,恐怕和我所想,有所不同。

不过,不管如何,只要肯定千岛纱不会放弃这玩意儿,就已经足够。

走出帐篷,看着四处的营地,我眯着眼,冷笑着说道:“是时候做点准备,到时候,给那群混蛋一点教训。”

千岛纱,必杀。

我的目的很简单,想尽一切办法,杀了千岛纱。

那个该死的女人。

想到之前,钱宁和韩千雪在我面前受伤我根本无力应对的狼狈场面,我就有种彻底发狂的冲动。

看着兰易的帐篷,我不由得吐了一口唾沫,兰易这家伙也不可能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留下。

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我皱着眉头,还是缓缓朝着兰易的帐篷之中走去。

钱宁现在也已经暴露出来,那么,那天一起出现的几个人,除了已经死亡的李立波,剩下的几个都不简单。

兰易,真的只是一个草包么?

想着一直以来兰易的表现,我有些不能确定。

有点怀疑。

要说他没有什么背景,就是一个单纯的二笔的话,似乎,也有点说不过去。

虽然兰易是个废物的念头已经深入人心,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着兰易的帐篷之中走去,反正时间还多,看一看,我也不会损失什么。

兰易的帐篷很是简陋,里面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四处看了半天,没有任何的发现,不由得松了口气,有些自嘲的说道:“自己还真他妈的被弄得疑神疑鬼了,兰易那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隐藏很深的家伙啊。”

摇摇头,直接就走了出去,心想,自己这多心的毛病还真是没道理。

走了两步,我皱眉,再次折返回来,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地面上一处颇为凌乱的泥土缓缓清理了出来。

上面有字迹。

被胡乱的划破了,几乎看不出来当时写了一些什么东西,不过因为徐源他们骤然来袭,兰易走得比较匆忙,有一部分并没有完全划乱。

我站在原地,仔仔细细的看着看着地面上的这些字迹,随后闭上眼,在脑海中缓缓构思了一下当时兰易写这些自己时候的场面。

我想要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在做什么。

许久,我睁开眼,缓缓吐出来一口气。

他,是在推演,分析么?

将所有的可能用上的信息都写出来,集中在一起,分析,去除,有用的留下,没用的抹去,重新构建。

他,是在构建一个庞大的信息网络?

这他么的,要不要这么牛叉啊?

虽然我心中千万个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不过,我坐在这些字迹的前面,努力的思考还原当时的情景,不管如何想,最后的解释可能就只有一个。

兰易,真的是在筹谋分析。

这家伙,又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这样看来,兰易他们一行,还真的没有废物,可以算得上是传说中的精英小队了,我能够在和兰易他们的对抗中占据优势,一直存活到了现在,算起来,真的是命大到了极点。

一时间,我有点被这种操蛋的真相弄得要崩溃了,原本我觉得都是难兄难弟,没想到,最后得到的,会是这样的结局。

难道说,能够上到这座岛上来的,还都算是宿命中的注定。

没有达到一定条件,还没有资格出现在这座岛屿上?

那我又算是什么?就这样模型奇妙的被搅和到了这种事情中来,真是……

我苦笑摇头,随后,趴过去仔细的检查兰易并没有彻底损坏的那两个字迹,用手指,沿着那些残存的笔画,闭上眼,一点点勾勒出来,等到睁开眼。

我看到地面上写出来了两个字。

铁锥。

这后面还有圈圈点点,可惜,看不清楚兰易到底在这背后写了一点什么东西。

铁锥。

我沉默。

随后,看着放在自己身边的两只铁锥,徐源他们应该知道这铁锥的秘密,可惜,徐源语焉不详,并没有给我足够的提醒,但是特地将这两只铁锥留给我,自然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

我将后面的泥土完全抹平,然后在后面写了两个字:重要。

看了,却又摇头。

随后,抹平再书写。

这一次,写的是关键。

看着,似乎有点顺眼了。

闭上眼,我幻想着兰易写出来这一行字时候,阴沉着脸色,不断的勾勒推演的样子,许久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应该对了。

铁锥的事情,就算是拥有的我本身都没有发现半点异常,兰易这家伙不声不响,就已经推断出来了。

我努力的回想和兰易接触以来,这家伙所表现出来的诡异之处。

要是对兰易的判断基于一个二比富二代的基础上,兰易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显得合情合理,不过,要是基于兰易是一个城府很深的阴谋家的话,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就显得太过不合情理了一点,之前所说的那些话,现在回想起来,竟然像是兰易在不断的给我透露出来一些信息。

真是见了鬼了。

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越想,越觉得心中发冷。

这座岛上,恐怕隐藏着让我难以想象的巨大诱惑,出现在这座岛屿上的,竟然没有一个**丝人物,似乎,不合时宜,显得格格不入的,就是我一个人而已。

兰易。

我冷笑了起来。

伸手,将这些字迹完全抹除,这件事情,真的是有点意思啊。一个个都把我当傻子,那我这个傻子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兰易是个阴谋家,靠着一个草包的外表混生活,跟着千岛纱,必定是有所图谋,具体的目的,我不知道,也不重要。

我只要,千岛纱死。

兰易的身份,留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派上用场。

巨大的压迫感让我紧张无比,但是,也让我开始产生了兴奋的味道,这个游戏,越来越精彩了,既然一个个都当我是棋子……入了棋局,就让我们看看,我这过河卒子,会不会让他们有个大大的吃惊。

放松下来之后,我迅速动手,将周围的帐篷都给仔细检查了一遍。

除了千岛纱和兰易的发现,其他没有任何的收获,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天大的奖励了。

“走,我们去找点吃的、”

带着百无聊赖的大伟,我开口说道,随后,迅速出发。

没有了弩箭在手,甚至没有趁手的匕首,想要捕猎大型的野兽显然是做不到的,我只能在大伟的帮助下,寻找到了不少的野果,然后,收集了一些野菜,准备着将就着凑合一顿就是了,还要抓紧时间布置陷阱,给兰易他们一个惊喜呢。

因为之前已经确定了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也没有过多的警惕,可惜,等我直接飞奔回到营地之中,一下子就楞在了那里,只觉得自己嘴里苦涩无比,说道:“麻痹的,这次,麻烦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