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彻底傻眼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2-09 04:23:25 字数:2782 阅读进度:332/412

“你,竟敢如此,放肆。 ”

白桦顿时大怒,冲过去,抓住了白景天,心疼到了极点。

“爸,杀了这个混蛋,杀了这个混蛋,我的腿,我的腿。”

白景天嘶吼,开口说道。

白桦脸色阴沉,没有说话,他们这一行,喜怒不形于色,越是宁静面沉如水就越是愤怒,不可抑制。

“他绑我父母,妄图杀我,我断他一条腿,因为白崇年是我弟子,白崇年与你们有点关系,你们,服不服?”

我起身,看着两人,现在算是居高临下,占据优势,声音好像是来自于九天之外。

服不服?

白桦听到这话,眼神之中闪烁出来的全是愤怒的火焰,刚想要蛮横无比的回应,却又硬生生的吞下了这句话,没有给我丝毫的回应。

白崇年。

他的确是白家人。

和自己算是亲戚,表兄,既然知道白崇年他还敢动手?白崇年还是他的徒弟,开什么玩笑呢。

白桦看向了白景天,眼角疯狂的跳动起来,这么重要的消息,白景天竟然没有给自己透露一丝半点。

我看白桦没有回应,又是一道指风弹出,白景天惨叫声再次上升高了八度,差点直接晕过去。

这一次,白景天双腿都断了。

“你服,还是不服?”

我继续开口问道。

白桦愤怒到了极点,但是看向我的眼神之中还是充满了震撼和恐惧,终于,开始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权势现在在我的面前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服了,我服了,我服了。”

白桦看我又有了动手的趋势,赶紧点头,开口说道。

恐怕,这一辈子,白桦从来没有过这么憋屈无力的时候,只是,这些事情于我而言,根本就是毫无关系,我并不在意。

“好自为之。”

说完,我直接打开窗,飘然而出。

白桦顿时闪烁惊恐神色,赶紧冲了过来,这里可是九楼的高度,竟然直接跳下去,难道想要自杀?

要是那样,还真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等到冲到了窗户边上,白桦却顿时愣住,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竟然消失了,从窗口跳出去,竟然直接消失不见了,难道说,真的白日见鬼了不成?

巨大的恐惧和深深的无力感让白桦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狼狈到了极点,额头上满是密布的汗水。

白景天的惨叫让白桦回过神来,赶紧冲上去,抱着白景天,一边声嘶力竭的狂吼:来人,赶紧给老子来人啊。

之前这么惊恐,这么巨大的动静,竟然没有一个人进来查看询问事情,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白桦此刻,愤怒爆,已经忍耐不住,他要泄,必须要找一个受气包来泄。

白桦的怒吼顿时就就受到了回应,很快就有警卫直接冲了进来,这些都是百战之兵,十足十的精英存在,白桦也是在这短短时间之中控制住了自己快要暴走的情绪,面色淡然,开口说道:“我儿子出了事儿了,马上送到医院去。”

警卫茫然这震惊的神色没有逃过白桦的眼神,同样,这种神色在白桦的心中也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竟然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自己这边,外面甚至于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个陈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正常的人类,怎么可能会强大到了那种程度的,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爸,帮我报仇,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白景天声嘶力竭的声音响彻在白桦的脑海之中,只是白桦听到了,却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他到现在都还对于陈放之前的诡异出现感到不可理解。

许久,白桦起身,脸色阴沉,拨通了一个号码,随后,说道;“我要陈放进监狱。”

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装神弄鬼。

管你是什么东西,敢伤了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情绝对没完。

思考许久,白桦又拨通了一个号码,是白崇年的,白崇年和自己关系并不算亲密,但是毕竟是亲戚,白桦知道白崇年现在在国术界拥有强大的名声和地位,号称鹰王,是大宗师,要是知道白景天受伤,难道还不动手?

况且,陈放那个无法无天的家伙还那么猖狂的吹嘘自己是白崇年的师尊,这可是十足十的冒犯,白崇年没有道理不怒。

想到这里,白桦心中愈的淡定、

“白桦?”

电话那边传来了陌生的生意,白桦一听顿时就激动起来,带着哭腔说道:“哥,小天被人给打断了腿,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管一管啊。”

什么?

电话那边声音之中顿时就闪烁出来疯狂的杀气,就算是隔着电话,也让白桦有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白桦顿时更加有信心起来了。

“是陈放,他还号称吹嘘自己是你的师尊,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哥,我知道,你们最为忌讳这种不知道利益尊卑事情,这是直接对你的羞辱啊,小天是个好孩子,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管管。”

白桦开口说道。

他的确是可以通过白道的关系来对陈放下手,但是对于白桦来说,这一切,都没有让白崇年出手来的更好,一来可以报仇,二来,还可以拉近自己和白崇年的关系,从而和穆国华有了联系,西南船王啊,要是能够招商引资的话……

“绑架了我师尊父母的就是小天?关在你的办公室?糊涂,你怎么这么糊涂呢,唉,白桦,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有点权力就目中无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么,这次算你运气好,只是断了小天的腿,你赶紧和我一起找到陈放,登门谢罪去。”

听到这话,白桦顿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很是痴呆的开口说道;“什……什么?”

小天被人打断了腿,自己还要亲自上门谢罪?

自己的听力没有出问题吧。

‘我让你马上和我一起找陈放登门赔罪。’

白崇年开口说道。

“白崇年。”

白桦的声音顿时就凶猛起来,一下子打断了白崇年的话也不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好,很好,不是你的儿子,就开始说风凉话了么?白崇年,你真的很好,很好,老子记住你了。”

白桦阴沉沉的说道,此刻,倒是顾不得半点礼仪了,想要将电话给直接扔了,却又忍住。

白桦也没有心思工作了,就要去看看白景天的伤势如何再说,刚想要离开,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自己的私人电话,看到号码,白桦的眼角就疯狂的跳动了起来,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

随后,第一时间将电话给接了起来,就算是接电话,也是不由自主的弯着腰,显然对电话那头的人尊金到了极点。

“领导,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您有什么吩咐。”

“哎,你啊,……最近小心点,我一直给你说,做人要低调,不能猖狂,锋芒毕露,比不持久,你怎么就不听呢,我以前一直都很看好你的,你啊,好自为之吧。”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之中传来阵阵忙音,白桦彻底的愣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这他么的,什么情况啊,自己就这样完了?

仔细思考,最近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啊,怎么可能会遭受到灭顶之灾的。

白桦彻底的蒙了,随后,脑子之中闪烁光芒,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人:陈放。

自己关了他的父母,当天就有国安特别行动组的人直接上门强行带走了他们,现在,连老领导都放弃了自己,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指向了一个人——陈放。

可是,这怎么可能啊。

陈放再厉害,也不过就是江湖草莽而已,怎么可能惊动得了国安的人,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国安怎么可能偏偏会想到最自己下手?这没道理啊。

白桦全身力气都消失不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眼之中全是茫然,陈放,你到底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