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最后一战(上)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7-02-05 00:24:40 字数:8484 阅读进度:411/412

白起。

无敌之杀神。

为名镇压荒古,闪耀星汉。

只是,这个名字,也早就已经被历史长河所淹没,陈放说出这样的名字之后,并未引起轰动,众人都冷漠,没有放在心上。

反倒是觉得陈放是不是被连续的折磨,已经精神错乱。

就算陈放肉身强大,可以称圣,成为王者,但是现在依然是被镇压在金光之中,出来不得,恢复能力再强,也不过是被当成小白鼠一样被一次次的击碎,镇压而已,后果狼狈。

白起?

云翳皱眉,这个名字似乎给了他不好的感觉,起身,吞吃了一颗丹药,让自己的身体恢复。

之前竟然硬生生的靠着强大的复原能力让自己三人吐血,这个陈放,不凡。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只要金牌还在,他能如何?

看着金牌神威闪烁,绽放光芒,云翳心中就安定了下来,只要陈放还被困住,自己就依然是处于不败之地。

“这光,很刺眼。让人厌恶。”

陈放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而后,开口说道。

“哦?刺眼,那你打破这道光不就好了?”

云翳充满冷笑,嘲讽无比的开口说道。

虽然吐血,但是云翳心中清楚,自己只是因为消耗过度,硬生生类到吐血,陈放必定有秘法,恢复能力无敌,但是也仅此而已,掀不起浪涛。

再厉害,一把拍碎了就是。

“这提议不错。”

陈放好像是如梦初醒一样,点头,带着笑,开口说道。

云翳只是冷笑,已经重新找回了在陈放面前的得意和骄傲。

不过很快云翳脸上的笑容就彻底的凝固了,陈放挥动了手中的锈剑,很随意,轻描淡写,有种说不出来的写意感觉。

白痴。

云翳心中还闪烁了这样的念头,觉得陈放只是装腔作势。

但是很快,云翳的双眼已经彻底的瞪圆了,因为这一剑下去之后,金光直接撕裂了,就算是那一枚金牌也被轻松的一分为二。

这不可能。

云翳尖叫,他知道这枚金牌的来历是多么的不凡,他不能发挥出来金牌的所有威力,并不代表这枚金牌就很弱,不堪一击。

相反,这枚金牌的神异,比起紫青双剑更加的非凡。

但是现在,竟然被陈放手中的锈剑轻松的一分为二,开什么玩笑呢。

云翳心中震撼,所有世界观都轰然崩塌。

他的反应很快,第一时间选择了逃逸。

不可力敌。

陈放有古怪。

云翳也不多说,转身飞速逃遁。

身边,两名师弟都未曾回过神来,云翳眼神之中闪烁凶狠光芒,直接抓住了两人,将两人朝着陈放扔了过去,口中说道:“两位师弟,杀了他。”

云翳的算计不错,对自己够好,对别人够狠。

只要陈放修为不是逆天,云翳就能够顺利逃脱,但是很可惜,陈放现在已经超越了云翳的判断,杀神剑挥舞出来,很轻松随意,好像是小孩子随意挥动一样,只是,这其中却充满了一种让人心神震颤的味道。

一剑而下,近似于道。

好可怕的能力。

云景两人根本没有反应,直接被撕裂了,就算是云翳也是完全无法逃脱得了,被一道诡异的波动直接灭杀。

一瞬间,蜀山三人被陈放轻松杀死,这种战绩,足够震撼天下。

只是,陈放却一脸的平静,并没有露出多少惊讶的神色来,只是淡然说道:“杀你们还要出第二剑,那我就不用继续混了。”

陈放此刻已经从之前所看到的幻象之中清醒过来,心中掀起了大波浪。

竟然是白起。

这是陈放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自己的师傅,竟然是白起。

威震千古,杀神凌然。

之前所看到的,是长平,一战坑杀四十万强大的巫,生涯斩杀敌人的数量超过百万,一把啥神剑饱饮无数强者的鲜血,已经硬生生的额进化,是至宝,比紫青双剑厉害无数。

“小子,该交给你的都给你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老子累了,该休息了,就这样把,有什么要说的,都给老子别说了。”

一直以来,藏匿在自己的身体之中,算是自己可以想象的一个靠山,但是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任何的牛逼帮助,现在刚刚得意一下,就要直接当甩手掌柜了,要不要这么不靠谱啊?

陈放顿时有了一种吐血的冲动,要论不靠谱的话,自己这便宜师父肯定是首当其冲了。

可惜,白起不负责任的交代了这样一句之后就说到做到,陈放只是感觉到一股波动传递出来,身体震颤了一下,知道白起应该是潇洒去了。

因为陈放隐约听到了一句:这么多年了,妹子啊,好多妹子啊。

这老不休。

陈放心中腹诽。很快,就有一股汹涌到可怕的信息流蛮不讲理的冲刷进入了陈放的身体之中。

这股数据流是白起一身的战斗经验,修行法决,宏大,神圣,让人想要膜拜。

这么恐怖庞大的一股数据流直接充斥进入了陈放的身体之中,陈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被撑碎了一样,实在是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

“小子,只能是让你吃点苦头了。”

白起的声音隐隐约约在闪烁。

“时间不多了啊,老子这样的确是有点不负责任,但是老子也没有办法啊,只能是赶鸭子上架了,老子的眼光不会出错的,你小子,能行的。”

陈放原本就被这么恐怖的数据流给弄得快要崩溃了,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是幻觉一样的声音,顿时就有了一种骂娘的冲动。

只是现在,陈放实在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白起传承过来的数据流太过的庞大,快要将陈放给碾压成为粉末了一样。

这种压力之下,陈放哪里还有半点的力气说出什么话来。

陈放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裂开了一样,实在是太过恐怖。

心想着,自己要是被硬生生的被传承撑碎了,那才是实打实的莫大笑话了。

幸好,陈放现在身体的坚韧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最开始最恐怖的经历之后,陈放的身体开始适应这一股庞大的数据流,虽然现在陈放能够真正运用的还是冰山一角,少之又少,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吃撑了的家伙,只能是等着慢慢的消化吸收。

不过,白起的经验能量还有无数大巫的传承实在是太过恐怖,天知道陈放要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吸收消化掉这一笔宝藏。

不过就算是如此,陈放现在所具有的能力也已经是凌驾于众人之上,称得上恐怖,现在的地球,传承断绝,仙的传说几乎灭绝,无神论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地位,陈放这样的传承来源已经算得上是汽运逆天了。

这个过程时间很短,但是陈放已经得到了改天换地一样的变化。

巫在这方面的传承的确是惊人。

睁开眼,陈放看到的,都是畏惧。

众人看着陈放,都惶恐了,一剑,杀死了蜀山剑仙,还是三人,比起杀鸡都要简单。

这个陈放,的确是非凡。

现在不管是谁,就算是不看好,觉得陈放捅了马蜂窝,以后肯定会狼狈,下场很惨,但是现在他们却不得不承认,在陈放面前,他们没有半点的心里优势,有种想要臣服的感觉,在畏惧。

“我们走。”

陈放看了一眼古力,开口说道。

这边的事情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多少需要在意的,他现在一心想要的就是找地方,安心修行。

白起语焉不详,但是陈放心中知道自己肯定是肩负着什么责任,需要负担起来,要不然,不会这样赶鸭子上架。

这种感觉很不好,陈放没有大志向,只是希望安静,平淡幸福的过完一辈子,这种被人当成棋子,随意操控的感觉真的是让人心中不爽,这不是陈放想要享受经历的事情。

“站住,你不能走。”

陈放击杀三名蜀山长老,威震当场,竟然还有人敢阻拦他离开?

陈放回头,看到是南宫姝,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怎么,南宫小姐想要留我做客。还是说看到我威猛,想要找个夫婿?”

这话说得随意,南宫姝被气得咬牙切齿,只是现在陈放牛逼,威武得很,南宫姝也只能是忍气吞声,看着陈放,说道:“要走,我自然是不敢强留,您现在威武霸气,镇压当世,小女子只能是膜拜的。”

陈放听不得这种虚伪的讽刺,直接强横开口说道:“有屁快放。”

很粗俗,没有给南宫姝面子的意思。

但是现在,陈放有这个资本。

南宫姝只能是强忍,说道;“剑留下。”

陈放一愣,没有说话。

南宫姝硬着头皮说道:“我之前只是答应这把剑留给你使用并没有答应送给你,陈放,希望你能够把剑留下。”

陈放笑了,对于南宫姝的无耻倒是叹为观止,只是陈放并未生气,反倒是笑了起来,点点头说道;“这样也好。”

当下直接将长剑递出,说道:“拿好了。”

南宫姝显然没有想到陈放竟然这么轻松就将剑给递了过来,一时间有些愣神,没有反应。

“不要?那我可就拿走了。”

陈放似笑非笑开口说道。

这一下,南宫姝直接咬牙,伸手将长剑抓在了手中,说道;“本来就是我族器物,如何不要。”

南宫姝本来只是和陈放斗气,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会拿到长剑,但是偏偏,陈放就这样轻松的将长剑递了过去。

南宫姝真真切切的抓住了长剑,心中一阵阵的波澜起伏,觉得不可思议,陈放这家伙,该不会是有病吧?

南宫姝这样想到。

但是这种奇珍,不要白不要,南宫姝很快就紧紧握住。

但是很快,南宫姝的脸色就变了,因为这把剑竟然是非常的沉重,犹如泰山,大惊之下想要放手,但是根本做不到,直接就被这把剑给压住了,狼狈无比的趴在了地上,整个人好像是被压死的蛤蟆一样,动弹不得。

陈放就在南宫姝的面前,南宫姝这样的架势之下,只能是看到陈放的鞋面,很狼狈,也很屈辱。

“混蛋,你干什么,放开我。”

南宫姝尖叫。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她是南宫家族的千金,地位很高,是名媛,丢不起这种脸面。

“你要的,我都给了你了,现在你问我干什么,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了。”

陈放语气很平淡,开口说道。

对于南宫姝,陈放已经是受够了,之前各种讽刺,各种奚落,一堆垃圾送给自己,现在还有脸面让让自己将长剑还回去,真是搞笑。

自己不要的垃圾,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粗口都能够反悔,真以为这天下都是他南宫家族说了算么?

南宫姝只是被镇压,并不难受,但是脸面上实在是过不去,火辣辣,太过狼狈。

‘赶紧放开我,陈放,要不然,你休想离开这里,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南宫姝尖叫。

这样的处境实在是太丢脸,一时间,她就激动了,已经完全忘记了现在自己和陈放两人根本不是出于同一层面上的了、

“好啊,那我就等着你让我付出代价。”

陈放冷笑,点头之后,转身就走,完全没有将南宫姝的威胁放在心上。

陈放。

你这个混蛋。

南宫姝怒了,尖叫起来。

啪。

耳光声响起。

不是陈放和古力动手,而是南宫家族的人,须发都白了,年纪不小,很有威严。

南宫姝被打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尖叫,怒吼:爷爷,你干什么,还不赶快找人帮我出气。

又是一巴掌,毫不留情。

随后,连续不断。

陈放倒是一时间来了兴趣,不由得说道;“有点意思。”

以为陈放心动了,觉得满意,老者顿时就来了干劲,全力以赴,让南宫姝尖叫,脸上都在喋血。

很狼狈。

一开始南宫姝还嘶吼,恼怒,到了后面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嗓子已经彻底的沙哑了。

“陈先生,您看,这样可以了么?”

喘息着,南宫无敌看着陈放开口问道。

南宫姝只是看到了陈放手中的长剑,觉得是宝物应该要回来,但是这个白痴女人难道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陈放不给,你能如何?真是天真。

陈放注定要璀璨的,趁着现在,拉拢,才是我王道。

况且,得罪了陈放,也是一种取死之道,肯定是使不得的。

“可以?什么可以?我只是看着有趣罢了,你教训孙女,这是家事,我一个外人,能够说点什么呢。”

陈放笑眯眯,开口回应着说道。

没有想到陈放竟然是这样回应的,南宫无敌愣住。

陈放并不多说,挥挥手,直接要离开。

“陈放,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耍我们。”

南宫姝的声音都沙哑了,充满了怨毒,嘶吼着开口。

“对啊,我就是耍你,怎么样?”

陈放突然回头,笑眯眯,看着南宫姝开口说道。

对啊,就是欺负你,你能如何?

陈放这一句话直接让全场安静,脸色诡异,的确,按照陈放的强势程度,真的是摆明了欺负你,又能如何?

只是,自认倒霉吧。

一伸手,杀神剑回到了陈放的手中,南宫姝脱离了苦海,对于陈放依然是不依不饶,嘶吼着,要冲上来教训陈放。

不知死活。

陈放冷笑了。

反手,一巴掌直接抽飞了南宫姝,随后,杀神剑震荡,一股神秘波动传递出来,那一瞬间有了动手冲动的南宫家族的人直接被秒杀,尸首分离。

南宫姝掉落下来,正好是摔倒在了血泊之中,顿时尖叫,被吓蒙了。

“你有意见?”

陈放看向了南宫无敌,开口说道。

南宫家族,很牛逼么?或许是吧,或许,在以前,对于陈放来说,他们是庞然大物,但是现在,他们不堪一击,拿什么在陈放的面前嚣张,他们必须要抬头仰视,在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

这就是强势。

南宫无敌心中掀起了波浪,但是很悲哀,他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不是不怒,而是不敢,他在陈放的眼神逼迫之下感觉到了害怕,他在畏惧。

这么多年了,这种心思原本已经在南宫无敌的身体之中彻底的灭绝了,没想到,再一次的产生出来。

陈放笑了笑,不去理会已经傻逼的南宫家族的人,直接走了出去。

巫。

白起。

陈放现在心中还是波澜起伏,有难以相信,自己这也算是一步登天了吧。

捏紧了拳头,身体之中是波澜起伏的强大巫力。

任华。

你等着,钱宁的婚礼,新郎是我。

陈放冷笑着开口说道。

随后眯了眯眼,带着古力直接朝着一处僻静的地方走去,进入之后,随后挥动,巫力流转,已经是一道结界悄无声息的布置了下来。

“珍珠,等着我来复活你们。”

陈放捏着周中的血魂珠。低声说道,原本一直想要主动寻找阴煞宗的家伙,没想到他们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这倒是让陈放没有想到,有点意外之喜的意思。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陈放冷漠开口。

没有回应。

“不出来么?还是说要让我出手帮你们一把。”

陈放冷笑起来开口说道。

依然是没有丝毫的回应。

陈放顿时皱眉。

就要带着古力继续前行,这时候一阵阴冷的风吹动起来,巷子之中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伸手看不见五指的程度,伴随着鬼哭狼嚎。

一道阴风凶狠无比的袭击过来,带着狰狞的杀气。

陈放站着不动。

好像是完全没有察觉。

“真是白痴,不过如此。”

一个冷酷无比,难听无比,好像是两根骨头互相摩擦产生出来的诡异声音响起来了,对于陈放显得很是不屑,根本没有放在眼中。

这一道鬼爪直接抓在了陈放的身上,但是陈放纹丝不动,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怎么会。

惊悚的声音响了起来,显得不可思议,完全不敢相信的意思。

陈放却没有多少废话的意思了,直接一把抓住了袭击自己的鬼种,手中巫力流转,幻化出来一道黑色的莲花火焰。

这一只鬼相当的强大,好像是拥有了实体一样,无比的诡异,但是面对陈放强大的黑色火焰,却感到了害怕,爆发出来了惊恐无比的惨叫声。

“凝练到了如此的程度,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魂,留你不得。”

陈放冷漠开口说道,火焰猛然扩大,灼烧了出去,这一只强大无比的鬼魂瞬间好像是变成了一道可以燃烧的火种一样,火焰迅速的朝着他的身体上蔓延开去,短短时间将一只几乎能够拥有实体的鬼王给灼烧成为了粉末,彻底的消失不见。

“想跑,真是天真。”

陈放冷笑,开口说道。

而后就听到了一声带着惊恐的惨叫。

陈放早就布置好了一处巫阵,禁止了空间,这家伙要是还能逃走才是怪事。

黑暗散去,困顿无比蜷缩在地上的是一个老者,矮小,瘦削,好像是一只大马猴一样,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都是黑色的头骨,不大,应该是婴儿的。

这是一门极为高深的邪法,很恐怖,只是可惜,他碰到的是得到了白起传承的陈放,就算现在陈放还没有得到太多白起的能力也不是他可以对抗得了的。

“选择不错,一开始就用了最强的手段,可惜了。”

陈放看着地上的家伙,开口说道。

卡南,阴煞宗宗主,龙魔的师尊,一个强大的存在,只是此刻,却显得狼狈。

他在害怕。

知道自己远远低估了陈放的强大,要付出代价。

“血魂珠你认识?知道功效、”

陈放不废话,单刀直入,开口说道。

卡南一听刚想要讨价还价,陈放却已经是带着笑容,伸手一抓,将他直接给抓了起来,抽离出来了她的魂魄,将其中相关的信息给剥离了出来。

现在的陈放根本用不着和卡南两个废话,浪费太多的表情,得到想要的东西,很简单。

卡南的灵魂被直接抓了出来,惊恐万丈,脸色都扭曲了,惶恐到了极点,陈放这样的手段,已经是仙人的级别,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对抗得了的,竟然还想要和陈放作对,真是天真。

只是现在,一切都已经迟了,这个世界上后悔药哪里有呢。

直接随手净化了卡南,这家伙行事作风都相当的阴邪诡异,陈放并不觉得下杀手有什么困难的,这一切,都是卡南该死。

原来是这样么。

陈放了解了所有的信息之后,喃喃自语,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就好。

抓住了血魂珠,陈放开口,然后一口直接将这颗珠子给吞了下去。

“古力,现在我传你秘法,你就是我巫一脉的传人,不管如何,你要给我活下去,好好的活着给巫留下一脉传承,千万,千万不要让这一脉的传承就这样断了。”

陈放看向了古力,开口说道。

古力皱眉,显然,对于陈放这种交代遗言一样的话语显得有些不适应。

但是陈放根本没有给古力说话的机会,一把将古力给抓了过来,庞大的巫力传承继续,将自己所知道的巫的精华都传递给了古力,不管如何,古力就是自己的希望。

而后一把直接敲晕了古力,将古力妥善的安置之后,陈放起身,开始直接出发。

拥有了强大的修为之后,对于一些事情冥冥之中已经有了感应,陈放已经预感到了必定是有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要发生了。

“陈放这家伙根本就不值一提,和叶家相比,连灰尘都算不上,太渺小,千雪,已经认祖归宗,就必须要听从家族的安排。”

龙家,曾经辉煌的皇族,现在底气还在,只是荣光早就已经消散掉了,成为历史。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着韩千雪,开口说道,不怒自威。

这是一个还经常在电视之中露面的存在,地位很高,虽然没有真正强势的话语权,并不是全权利的中心,也已经是相当显赫的位置。

也是因为这样,老者说话,天生就有一种发号施令的味道。

韩千雪沉默,没有回应。

老者皱眉:“叶正勤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千雪,好好珍惜,以后,你就是国母,荣耀无双,陈放那种货色,能够给你什么?”

韩千雪依然是沉默,没有回应。

老者脸上闪烁怒色:“就这样说定了,你就是叶正勤的夫人,这事情谁也改变不了,你不为了自己着想,不为了你爷爷奶奶着想,不为了龙家的前途着想,也要为了陈放着想,想要他活着,你就乖乖听话。”

“无耻。”

韩千雪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两个字。

老者的脸色彻底的变了,怒气闪烁,威风八面,冷然说道;“你说什么、”

“无耻,无耻之极,你们这些人,早就已经从根子上烂了,要嫁你自己嫁,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完成对于我爷爷奶奶的诺言,另外,我在这里,只是为了等着陈放过来接我。”

韩千雪开口,脸上神色洋溢出来的都是幸福,显得神圣。

“陈放?那小子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就算是活着,你觉得他有胆子出现在这里?别天真了。”

老者的话音落下,陈放就施施然的推开门走了进来,说道;“不好意思了,老爷子,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

是夜。

天降大雪。

全城震颤,龙家,遭逢大乱,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管外面如何议论纷纷,龙家人都是守口如瓶,没有半点的回应。

“走,”

陈放伸出手来,和韩千雪紧紧拉在一起:“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我们就回荒岛去,那里的生活更适合我。”

韩千雪点头说道;“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没有多余的话,两人子有默契在心中。

轰隆隆。

一道水桶粗细,紫红色的闪电从天而降,撕裂了天空,正好是击中了陈放和韩千雪。

等到无声无息的光芒闪烁过去,陈放和韩千雪两人早就已经消失,彻底的被撕裂成为了最基本的粉末。

峨眉金顶,任华首当其冲,一屁股直接坐在了一个祭坛的正中,狼狈无比,身后,有僧,有道,竟然是有数百人,都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都困顿了下去,很狼狈。

“这一次,你小子还不死。”

任华的脸色闪烁出来狰狞还有一丝隐藏不住的得意。

虽然动用了这么大的阵仗,有点小题大作了,但是对于任华来说,这样做显然是值得的。

陈放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威胁,这种感觉很不好,他要尽快将这种威胁给扼杀掉。

“斩妖除魔,诸位同道辛苦了”

任华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起身,对着众人恭敬无比的开口说道。

“陈放此人,掀起了大波澜,谁能想到,竟然会是巫族传人,击杀此人,义不容辞。”

众人都是恭敬回礼,很显然,任华在道家的地位,不是陈放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一次,集合大家的力量,召唤出来九霄神雷,这可是仙人渡劫的大雷,陈放必定成为灰灰,巫族,绝对不会掀起波浪来的。”

任华开口说道。

众人都是开口称善。

虽然现在众人修为都是有限,但是集合众人的力量召唤出来九天之雷霆还是让他们有种依稀回到了昔日容光的感觉,很是兴奋。

“师尊,婚礼继续么?”

等到众人散去,有人靠近上来,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当然继续,陈放这家伙就算是有九条命也绝对是抗不过九霄神雷,婚礼当然要继续,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都为我喝彩。”

任华背负双手,站在云海之上,好像是踩踏在了天地之上,岿然不动,这种感觉让他相当的舒坦,心情愉快。

陈放必死无疑。

任华心中再一次强调了这样的信念,将自己心底深处那一丝慌乱彻底的碾压碎裂,消失不见,一个陈放,算得了什么,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