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我是被冤枉的

小说: 我当太子那些年 作者: 末路繁华.QD 更新时间:2019-02-11 14:58:57 字数:2201 阅读进度:238/257

一个多月前,刚刚在登州踏上大唐国土时,他们便听说大唐新成立了皇家军事学院和皇家医学院正在招生,马上就要开学了。

药师惠日本来作为倭国来华夏留学的“前辈”,此次来大唐他便带了许多怀揣美好向往的青年学子来到大唐,想要安排他们在大唐学习,学成之后归国为自己的国家效力。

看到有两家“皇家学府”招生当然非常高兴,心里还暗暗高兴自己此次执意要带这么多留学生的做法是正确的!

尤其是是一路走来,听到的各种关于皇家医学院的传言,以及那位神乎其神的太子殿下……同为医者,他对于外界所传说的皇家医学院有当今太子教授“续命仙术”之事也是非常的好奇!

甚至他都有些相信外界的传言……作为一名医者,他很清楚人若是失血过多会是什么结果,行医也有好多年了,碰到类似状况的病患当然也不会少,他从未救活过一人!可是这大唐的太子居然把已经没有了脉搏之人给救活了……若非仙术,又岂能让人起死回生?

可是紧赶慢赶,当到达长安时两家学院已经开学了。药师惠日都已经做好了花费巨资找人托关系送自己带来的那些青年进入两家学院,并让自己也能进入医学院学习。

结果很明显,医学院还好,虽然也拒绝了自己的请求,但是说法却很是委婉,说是今年暂不招收外籍学员。

可军事学院却直接拔刀相向,把他当成窥探大唐军事机密的细作给抓起来一顿毒打,最后还是犬上御田锹亲自出马才将自己从那个叫做“禁闭室”的恐怖牢笼中解救出来!

……

三件事让药师惠日彻底明白,现在的长安与自己十年前生活学习的长安已经完全不同了。他问过许多人,为何长安会有如此大的变化,这些人给出的答案很一致――太子李承乾!

这令他对李承乾这个太子的好奇心更加强烈了,十分想要见见这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太子!不过听说他前往军事学院学习了,没时间出来……

走在大街上,想着此次来到大唐的种种,药师惠日心中越来越失落。想起离开倭国前一晚天皇与自己说的话,想想自己在天皇面前许下的承诺……到目前为止居然没有一件能办成的!他感觉自己真的好失败!

药师惠日不知道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大唐太子殿下,此时也在“想念”着他!

给李二陛下讲完有关倭国的事情之后,李承乾没有再找李丽质,而是直接找了刘忠,问明当日向李二陛下“求亲”的混蛋名号,便匆匆离开了皇宫。

对于敢打李丽质主意的人……哪怕只是有这个想法,却压根不可能实现,李承乾都要让对方好好长长记性,何况对方居然还是他最痛恨的倭国人呢?

咱们的太子殿下平日里看似吊儿郎当……呃,用看似有些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就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过嘛,他如果下定决心要干一件事的话还是挺容易的。

比如说……找到那个敢于打李丽质主意的叫什么“要是会日”的倭国小矮子的具体位置……

“殿下,那个倭国人正在食为天喝酒!”

“嗯,知道了……要你准备的事情准备好了吗?”

“殿下放心,一切均已准备妥当……不过恕属下多嘴,殿下要这些个污秽之物用来做甚?”

“本殿下的事需要跟你解释吗?执行命令就是了!”

“是,是,属下多嘴!”

“走,跟本殿下去趟食为天!”

带着魏泰几人,李承乾直接杀到食为天酒楼外,气势汹汹的就准备找药师惠日麻烦。可还不等他进去,就听“霹雳哐啷”一阵响,然后从酒楼内传出一阵男人的惨叫声,然后……

“哗啦!”

“啊……”

“噗通!”

“雅蠛蝶……”

满脸惊愕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痛苦的打着滚的人,李承乾都不需要问便知道对方的身份――没错,正是那位倭国小矮子药师惠日。可是……难道这家伙能掐会算的,提前知道自己要来找他麻烦,这是在演苦肉计吗?

很明显并不是药师惠日能掐会算的,提前知道李承乾要找他麻烦而上演的苦肉计,因为紧随其后,一名扎须大汉便从二楼破开的窗户口中一跃而下,站在了还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药师惠日面前!

“真是好大的狗胆,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敢耍酒疯四处撒野?”

“叽里呱啦……”

“嗯?还敢顶嘴?好啊,若非你是在食为天闹事,某家倒是真想跟你喝上几碗,都到了这步田地居然还如此嘴硬……看打!”

“叽里呱啦……”

“好,真是条硬汉,抵死不承认,那某家成全你……”

在李承乾惊愕的几近呆滞的表情下,药师惠日被打的四处打滚,嘴里还不听叫唤着,可惜他说的是倭国话,那名壮汉压根听不懂,还以为他一直在嘴硬,不肯承认错误。

眼看药师惠日滚动的力度越来越小,李承乾终于反应过来,开口道:“这位兄台,地上这人并非大唐之人,他说的话可能是在求饶……”

壮汉愣了一下,看看李承乾,又看看地上的药师惠日,愣愣道:“他说的不是咱们大唐的话?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在打死我吧,我不会承认?”

李承乾愣了一下,诧异道:“你能听懂倭国语?”

“倭国?不懂啊!”

“那你怎么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俺们村就有个大舌头,说话与他一般口齿不清,时间久了俺就能听懂他们说的话了……”

李承乾:“……”

地上的药师惠日:“……”

他也是能听懂汉语的,听到大汉的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自己哪里说什么“打死我吧,我不会承认”,他明明说的是“我是被冤枉的”……虽然情急之下用的一直是倭国语来着……

现在知道自己白白挨了这么长时间打,药师惠日满心悲愤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用汉语嘶吼道:“我是被冤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