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牧羊关

小说: 我的江湖碎一地 作者: 一纸虚妄 更新时间:2019-04-15 17:28:05 字数:2279 阅读进度:249/279

夕阳西斜。

王示与金四月骑在马上。

气氛有些尴尬。

在他们丢弃了原本的车驾后,四匹马倒是自由了不少,可失去了那层帘子,只能面对面的两个人却更加沉默了起来。

随着他们在地图上所处纬度的逐渐增大,能让马车通行的最后的大路也已经消失不见。两人也只能从伪·外交官转职成了真·骑士。

刚开始的时候,在野地里潇潇洒洒,策马奔腾的自由还为金四月带来了十分难得的愉快体验。但当这个时间被拉长到一整天,以她的身板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骑马比坐车更累许多不说,关键是屁股和大腿疼。

而王示则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跟自己生着闷气。

去突厥的地盘,他当然是不想带金四月一起的。毕竟这趟活的危险程度要远远超过之前的前置任务,奈何接下这单任务的要求中包含两门外语,而他的语言栏里却偏偏不包括接下来要用到的这两门。

就像他老子那时所说的一样,当初他用拳头将那两个教授他外语的先生打回了老家,如今就到了他为曾经的任性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金四月抿了一口水,润了润干涩的嘴唇,打破了沉默:“咳……我说,咱们不会是跟那批人走岔了,反倒走到他们前面去了吧?”

王示心说这话叫契丹人听见怕不是要集体被气死。但现在是他有求于金老板,便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她的马术大概也就相当于草原上几岁的孩子,慢得让他怀疑他们还能不能在契丹人到达突厥王帐前追上去。

“不清楚。”王示如是说道,然后看了看天,转移话题:“总之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今天多半是又要在这荒郊野外歇一宿了。

“那就再走一会吧,说不定能遇到热情好客的草原同胞呢。”金四月强打精神道。

对自己的骑术水准,她的心中其实还是有些&b数的,不过作为一名更喜欢宅在家里坐等麻烦上门被动型女侠,她之前一直觉得中级骑术其实就已经足以满足她日常生活所需了。

“嗯。”王示忍住了笑,点了点头。

这一个“嗯”字,让两人又回归了沉默,耳边只剩下野地里潜藏的生物发出的各种声音。

王示突然停了下来,眯了眯眼睛:“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个房子?”

金四月伸长了脖子,却一无所获:“没看到……你看错了吧?这种地方,哪来的建筑?”

虽然她这样说,但王示却已经确定了,前面的确是有那么一座孤零零的房子。

“你就在这等着,我去看看。我叫你,你再过去,要是有别人过来,你就先跑。”

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让金四月脱离自己的视线了,但王示还是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自己的话。

金四月也不矫情:“放心吧。”

她拍拍挎在身上的弓,跑马她是不行,但射击她是真的很擅长,这项技能,当初她可是跟卢白薇一起练了好久。

“驾!”

王示策马前行,身下的马儿用远超之前的速度奔跑起来,甩了金四月一脸的灰,迷得她拿手背蹭了蹭双眼挤出的泪水。

远远的,王示就看见那草木土混合搭建的屋子门前坐着个人,一件羊皮裘被扔在一旁的凳上。瞧他的岁数应该比辛东方还大些,不过看他此刻磨刀霍霍的样子,距离蹬腿应该还有一段不的距离。

反倒是在他身旁拴着的那只羊,虽然年纪不大,但只怕是马上就要凉凉了。如此看来,老头的生活习惯不像是草原人,还是跟他们更接近些。

王示大声问道:“老爷子,这是什么地界了?”

老头从一旁的盆里捞出一捧水,撒在磨好的刀上,指了指自己的头顶。“点声,我不聋。”

王示顺着他的手指,抬眼看去,那里的墙上大概是写着什么字,只不过应该是历经的年月太久,已经淡得看不清楚了。他仔细分辨了一会,才勉强在脑海了拼凑出了那里写着的三个字——牧羊关。

“牧羊关?”王示特意取出身后的地图,但上面并没有这个边防要塞。

当然没有。

如果一个土坯房都能作为要塞而存在于地图上,那历代帝王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所修建的长城岂不成了笑话?

王示又问道:“您这两天有看见从东边来的人经过这吗?”

老头这回终于开口了:“早上刚过去了三个。”

刚好三个,应该就是孙万荣派出去的正牌使者了。不过这么巧的吗?

王示愣神的时候,老头已经将那羊脖子上的绳子解了下来。那羊却像个傻子,面对一柄明晃晃的尖刀连一丝挣扎的动作都没有,乖乖的亮出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脖子。

“老爷子怎么称呼?”王示终于发现这初看老头着实有些不寻常。

老头熟练的宰杀着像死刑犯人一样一声不吭的羊,头也不抬:“袁天风。”

很陌生的名字,就跟牧羊关一样,王示从未听过,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吃一口热乎肉。从他和金四月跟着那三个契丹使者后面出发,已经连续啃了两天的干粮了。

“您老一个人吃不了一只羊罢?”王示从马上跳了下来。

一阵大风吹过,门框上用锁链挂着的那根不知用来干嘛的锈铁棍晃晃悠悠。老头抬头:“我自己当然吃不下,不是还有你们两个吗?”

王示眉头微皱,这古怪老头若不是在诈他,那他的领域也未免太大了些,自己怕是没法保证金四月的安全。

从羊身体里流出的血被袁老头接在一个盆里,“放心,王家的子。我跟你爷爷一起喝过酒的。”

他这么说,王示却反而更加谨慎了。他活了快二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比他们家还能装神弄鬼的人。

“大爷,你这肉好吃吗?”王示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回头,不远处,金四月朝他挥了挥手。王示以手抚额,这女人就不能老实一点吗?

袁天风继续处理着羊的内脏,应道:“自家养的,不好吃不要钱。”

王示硬着头皮从身上掏出一张面值惊人的金票,走近递给袁天风:“不用找了。”

袁老头没接:“子,你觉得这种地方,这纸钱能花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