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第803章 嚣张的巫金

小说: 无上血帝 作者: 八两七钱 更新时间:2016-12-23 10:58:36 字数:2272 阅读进度:803/2866

要在这看守森严当中的死牢将巫德秋救走已经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如今还要在一个血皇强者面前出手,这自然就更加困难。

“怎么办?”

黑莲用意念向着易秋问道。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管怎样,我们先进去看看。”

“好!”

黑莲对着那几个看守巫蛊部族人道:“既然族长在里面就更好,正好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族长大人。”

“好吧,既然七叔要进去,我们就放七叔进去吧,打开牢门。”

话音一落,就听轰隆隆一阵闷雷一般的巨响,那万吨石门从俩边分开,一股阴冷无比的气息从里面涌出。

黑莲则踏步走了进去,易秋跟在身后。

就这般,二人一前一后走入了巫蛊部的死牢当中。

走入死牢之内,黑莲便沿着为一条通道,向着里面走去,通道俩旁是一个又一个玄铁打造的牢笼,里面关押着不少的犯人,甚至还有许多凶残的妖兽。

死牢一共有三层。

第一层的犯人最多,但是实力也是最弱的,一般都在血王境左右。

往下走,便来到了第二层。

相比之下,第二层关押的犯人却要少了许多,总共不到几十个牢笼,关押的犯人,更是稀少,不过这些犯人的修为,却都在血尊五重以上,甚至有一个犯人的气息,让易秋感到心悸。

这人身材魁梧异常,手臂更是粗大无比,身上的气息,也十分恐怖,此人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半步血皇的境界!

”没想到这死牢之内,竟然还关押着如此恐怖的存在。”

易秋目光闪动的凝视了此人一眼,心里暗暗记下之后,便跟随着黑莲继续前行,很快来到了第三层。

第三层只有俩个牢笼,其中一个牢笼关押着数十个妙龄女子,这些女子,修为都不高,但是却年纪很小,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四五,最小的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每个人都穿着一件金色的短裙,露出一条条修长的大腿。

从服饰上不难猜出,这些女子多半就是轩辕皇族送来的龙族食饵了。

看了眼那些如同惊弓之鸟,面色绝望的皇族女子,易秋心中感叹,这轩辕龙族果然够无耻,为了拉拢巫族,竟然把一群正是花季的年轻女子,送来当作食饵,真是可恶至极。

虽然替这些女子惋惜,但是易秋眼下最关系的还是巫德秋。

此刻巫德秋,就关在另外一个牢笼之内,全身被绑着铁链,吊在半空当中,身上伤痕累累,显然没轻被虐待,不过好在的是,看起来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势。

而在那牢笼之内,还有五六个黑袍人。

其中一个年轻男子,相貌有几分熟悉,易秋很快认了出来。

此人正是那个叛徒巫金。

看到那个巫金,易秋眼中莫名的爆发出一阵寒意,他平生最恨的人,便是叛徒,更何况这个叛徒还带着巫蛊部的人诛杀自己的族人,就更加可憎百倍,今日说什么也得将此人杀掉。

不过此时此刻,易秋却是并不敢有什么动作,因为就在这几个黑袍武者当中,易秋感受到了一股很少庞大的压迫感,而这压迫感正是来自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这个人多半就是九幽巫师了。

易秋心中倒吸一口凉气;“血皇五重,这巫蛊部的族人,修为当真恐怖!以我现在的修为,就算动用所有手段,也部可能有任何胜算。”

易秋心里微微一沉,有此人在,想要救走巫德秋,简直难如登天,眼下只好等候那巫蛊部的族长自己离开了。

……

这个时候,那巫蛊部的族长九幽巫师看着巫德秋道:“巫德秋,本族长本来看在同为一族的份上,不想赶尽杀绝,但是可惜,你拿孙女不自量力,不仅害了我儿子的性命,而且还夺走了巫祖法杖和巫祖传承,当真是自寻死路,你若是识相,就乖乖的劝说你孙女,让她把巫祖法杖交出来,否则今日就让你尝尝万虫钻心的痛苦!”

巫德秋老脸苍白无血,但是却昂着头,一脸的不屑表情,道:“巫九幽,巫祖法杖和巫祖传承,乃是巫医部任何人都有资格得到的,怎么成了你们巫蛊部的私有之物,更何况,我孙女能够得到巫祖传承,也是巫祖对雨霏的认同,否则你觉得她能够拿到巫祖法杖么?”

“因此我是不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要杀要剐随你便,等我孙女继承了巫祖传承,得到了巫祖的无上巫力,再来灭掉你们巫蛊部,哈哈……!”

“老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是找死!”

巫金冷笑,举起一根黑黜黜的鞭子,猛地抽打在了巫德秋的身上。

巫德秋胸口处立刻出现一道血淋淋的痕迹。

“哼哼,虫子们最喜欢的就是鲜血,一会把你身上的皮肤抽烂,再送到虫窟当中,那痛苦可想而知,老不死的,这就是你当初将我赶走的后果!”巫金阴测测的笑道。

巫德秋冲着巫金吐了口血痰,道:“巫金你这个叛徒,你这么做,对的起巫医部的列祖列宗么?”

巫金狂笑道:“哈哈,巫德秋,老子已经不是巫医部的人,而是巫蛊部族长乘龙快婿,你以为除了你那孙女,老子就找不到女人了么?”

巫金并有说出真正的事实,他为了加入巫蛊部,并且成为巫蛊部族长的乘龙快婿,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体内被九幽巫师种下了诛心蛊,虽然名为女婿,实际上却不过是九幽巫师女儿的一个傀儡,甚至连傀儡都不如。

“哼,巫金,巫九幽的女人,可是有名的刁蛮,她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一千,所以你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哈哈!”

巫德秋仰头大笑,笑声正好戳中了巫金的痛处,让巫金脸色涨红无比。

的确如巫德秋所说,他只是巫九幽女儿的其中一个男宠而已!

“老不死的,你找死!岳父大人,我们将这个老家伙送到虫窟,让他好好尝尝万虫噬心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