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云霄妹妹

小说: 我真是齐天大圣 作者: 子不言永 更新时间:2019-02-11 14:54:53 字数:2246 阅读进度:683/703

“苏航,什么事这么高兴?”柳卿外出办事归来后,看苏航笑容满面的哼着小曲。

“本来这次去宇宙中寻找虚无星海,我有些不放心家里,现在好了,我师祖通天教主苏醒,地球有圣人庇佑。”苏航美滋滋的握住柳卿的玉手,“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始魔世界即便来了圣人,也休想占到便宜。”

“那敢情好,师祖人怎么样?”柳卿对天道圣人挺好奇的。

“小气,忒小气了!”苏航脸上笑容没了,“开口就喊我小徒孙,对于如此英明神武的我,也不知道将我收为座下大弟子,以后让多宝、三霄都叫我大师兄。”

柳卿抿嘴笑笑,苏航有时真可爱,像个孩子一样。

一夜转眼而过,院里金刚象拉着鸾木渡空辇,蚊道人、混焱龟、长空鹤和吞天蟒侍立辇车四角,提着辟空神灯。

杨戬如约而来,还带来了卫寒夜、陆压道人、后羿。

卫寒夜炼化吸收了雪神神格,修为达到斩二尸层次,实力还高过杨戬一线。

只是他吸收太快,造成身体异变,整个人被拉长了,像根三米高的竹竿。

头发也变成了白的,这种白不是老年人的枯槁花白,是雪花一样的晶莹纯白。

这副模样简直就是活脱脱的雪星人。

“欢迎大家一块同我前往宇宙中历练!”苏航将众人请入鸾木渡空辇,回头看向爷爷和爸妈,见他们满脸忧虑,便笑了笑,“我和你儿媳新练成了一门绝技,纵使面对圣人也能全身而退,你们不必担心,过几个月我和柳卿就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苏航,你忒不是东西了,就你和柳卿完好无损的回来,我们都成炮灰了不成。”杨戬恼怒的声音从车内传出。

众人忍不住笑了,离别的伤感也淡了。

苏航刚要登车,三霄一块降临。

“这是你师祖赐给你的剑发,乃是他昨夜耗费一夜苦功凝练而成,可伤圣人!”云霄仙子笑道。

苏航看着云霄仙子掌心的剑发,由九根圣发编织而成,散发着凌厉的剑意。

其中的圣道能量之磅礴,让他有些心悸,这要是落在他身上,十有八九会让他陨落。

“云霄妹妹,代我跟师祖说一句,昨天我误会他小气了,等我将来成圣了,一定好好护着他,像那元始、老子敢欺负他,我一定陪着他老人家揍他们。”苏航一本正经的道。

昨日通天教主跟云霄仙子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你有眼力,收的这个弟子真不错,比你大师兄都强。

苏航能得师父如此赞誉,她心里与有荣焉,本就喜欢苏航,这下更喜欢更满意了。

今日眼见他要远行,前路危机重重,云霄心里不免不舍、担忧,可她听到什么了。

这个混账居然叫她妹妹。

“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云霄仙子黑着脸道,好想揍他一顿。

“云霄妹妹、琼霄妹妹,还有碧霄妹妹,我的家人就托付给你们照看了。”苏航微微笑着,“其实忘了告诉你们,我是你们的兄长赵公明转世,也是通天教主的真传弟子……”

“滚!”

“消失!”

三霄脸色更黑,这混蛋为了抬高辈分,也真是拼了。

“哎,我说的是实话,为什么就没人信我呢。”苏航叹息着,走进鸾木渡空辇。

一行人正式启程。

蚊道人和混焱龟走在最前面,它们催动辟空神灯,灯光与后方两盏辟空神灯的灯光形成一条灯光大道。

这灯光大道其实就是时空通道,鸾木渡空辇在这条大道上赶路,速度会快的恐怖。

搁在地球上,它瞬间能到达任何位置。

鸾木渡空辇登空而去,消失在浩浩长空中。

辇车内部主厅,众人坐在椅子上。

陆压道人率先开口,道:“苏航,我们一行人是直奔虚无星海吗?”

“虚无星海的位置是从星河准圣的记忆里找到的,很多重要信息都被星河准圣抹掉了,那儿有许多未知的危险,所以我琢磨着在抵达虚无星海之前,最好能找人打听清楚虚无星海的情况,不能让那死魔怪坑了我们。”苏航道。

后羿大声道:“何必这么麻烦,就算那儿有危险又何妨,直接横推过去,怕他不成。”

有勇无谋的家伙,难怪老婆跑了。

苏航鄙视后羿之余,岔开这个话题,道:“我看星空中有许多星球,为何没有星核?”

“无知,星核非常特殊,只有一定文明的星球,才能诞生出来。”杨戬道。

“去虚无星海的路还远着,大家都进屋休息吧。”苏航笑容温和的看着杨戬,“你就坐镇此处,观察周围,以防出现状况。”

“你……”杨戬黑着脸,苏航的目光刚从他的裆部掠过,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苏航与柳卿进了卧室。

“瞧瞧……”柳卿递给苏航一个手机。

手机上有两段视频,一段是池静英吃下蟠桃,晋升真仙境,一段是叶初晴签约一个娱乐公司。

“这……”苏航终于明白心境上的那一点瑕疵是什么,“老婆,让你做这些,也真是难为你了。”

“不,我可没有一点点为难,池静英对你动了心,几成魔障,无法跨过三灾九难,她的魔障何尝又不是你的魔障,斩了这个魔障,你心里对她的那一丝愧疚、歉意也就消失了,你快活了,我也就快活了。”

柳卿笑笑,继续道:“至于叶初晴,你要的是她过的好,这一点对我们只是举手而劳,我都没出面。”

“嗯!”苏航也笑了,柳卿真是深知我心。

“李笑薇在蜀山剑派大权独揽,一言九鼎,只要我们一日在,她的地位就不会受到影响。”

柳卿继续道:“至于云溶月……”

“咳咳……”苏航忙摆手道,“这是我在楚江警察大学调教的学生,我们可没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你得了吧,先不说她的小嘴你亲了好多次,我就不信,到现在你不知道她和凤婠是什么关系?”柳卿道。

“这个嘛,我还真不太清楚。”苏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