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葬礼

小说: 星空魔仙 作者: 我是周公 更新时间:2017-12-04 22:54:01 字数:2196 阅读进度:9/649

原本按照计算,库赞星到地球的路程需要至少七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可妖魔虚仙和昆仑长老陨落两件事加起来太大,让银发男子白义泽也不敢延误军情,不惜耗费本命修为化作能源,提前了四个月回到地球,拖着疲惫,将报告事无巨细的呈递上去。

而库赞星上的一系列事变,消息如风暴一般席卷而开,轰动了整个地球。

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只要不是机密需要隐藏之事,都掩盖不了,不只是地球,就连联盟军总部的整个银河系,都震动了一番,其震撼程度,无与伦比。

此事本就掩盖不了,因为当初库赞星本就是地球发现,一番争论过后,在归属上属于地球,且也派出大量军队前往占领,但结果……却是惨痛,就算收获不菲,可牺牲的代价也让人无法接受。

盛大的葬礼在各个洲举行,回不来的人终究无法回来了,每个牺牲者的追悼会在自己的故乡举行,伤痛的气氛弥漫,充斥着哀伤和泪雨,但更多的是强行忍住不哭的表情。亲属抱着骨灰盒,心在痛,但不能表现出来。

因为他们是英灵的亲属,他们的至亲是在和妖魔之战中牺牲的,所以他们是英灵。

葬礼持续了一个月,每个葬礼的地点都设置了传送点,可供会场转移。传送阵是修真界的一种对空间阵法,每次跨越大洲的传送都需要耗费不少的能源,一般来说使用传送阵的费用是一般老百姓承受不起的,可此次葬礼的传送不需收取费用。

亚洲的追悼会场里,两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小孩显得注目。一男一女,但注目并非因为那女孩长得多么精致动人,而是他们一行中,只有两个孩子,而无大人陪同。

那男孩看上去非常成熟,虽然只有十一二岁左右的年纪,但却没有露出哀伤的表情,只是目中露出的是惆怅。看着他这幅模样,让一些看到之人都不禁轻叹一声,暗道这孩子的亲人……想来也都不在了,但作为哥哥的他,不能露出怯懦和无助,否则就会影响到女孩。

对于四周旁人的目光,男孩并不在意,葬礼举行的七天,他已经传送过其余的大洲,亚洲是他最后一站,也是他的故乡,带着女孩,在听完悼词之后离开了会场。

临走前,看着大门口竖着一块巨大的英烈碑,密密麻麻的名字刻在上面,其中还有那孙瑾的字样,看到在那名字前有几个身穿军服的男人站在那里,神色露出悲伤时,脚步顿了一下。

那是孙瑾曾经军校时的战友。

“不舍么。”小女孩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男孩沉默少倾后一笑,点了点头,拉着女孩的小手,搭车去到机场,搭上回家的航班。

坐飞机需要的护照一类物件,也在这几天准备完成了。身份上还是用着孙瑾这个名字,比较这是已逝父母留给他不多的东西之一了,而且同名之人在世上还有很多,也不需要刻意改名。

至于女孩,孙瑾本想替她取一个名字的。毕竟在他看来,女孩怕是和那厄罗差不多的方式初生,但却是被女孩拒绝了,而是自行登记属于自己的名字,白乔。

这让孙瑾错愕了一下,但也很快适应过来。在他看来,白乔的来历神秘,而且在她也无形中帮了他很多,甚至除了隐瞒自己的身世外,其余一切都听从孙瑾的,所以就算带着白乔,可也还是在紧密森严的联盟军飞船中安稳的避开了三个月视线。

既然如此,那么孙瑾也要给予她相应的尊重和空间,况且往后时间还有很多,不急于一时。

或者是身体的构造发生了改变,亦或者回到自己的故乡后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飞机孙瑾不是第一次坐了,但从高空遥望下去时,那朵朵云彩还有透过云雾依稀看见仿佛模型一般的都市大楼,都让他恍惚了一下,目中露出迷离的光芒。

“莫非我连心性也变年轻了么。”回过神时,已经过了好一阵时间了,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孙瑾内心自嘲起来。转头看了一眼白乔,似乎是这巡回的几天让她疲惫了一般,半靠在孙瑾的肩膀上,呼呼昏睡。

摸了摸白乔的长发,孙瑾笑了笑,闭目中,体内功法运转,开始了修炼。

经历过种种的他,知道光阴的可贵,所以他会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时间匆匆,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了。修真的普及影响的是方方面面,即便是民生也是一样,如果按照千年前的基准,至少要飞两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目的地,现在缩短了一半。

伸了伸懒腰,孙瑾摇醒了昏昏欲睡的白乔,拉着她走出机场,十分钟的车程过去后,两人来到了城市中段的位置,走了一段路后,在一间有些破旧的房屋面前停下。

推开房门,蒙蒙的阳光再次照进了这间屋子里面,空间不大,都透出一种温馨的感觉,客厅上,供奉着两个神牌。

看着和近八年前没有多大变化的布置,孙瑾沉默中,走到了供奉的神牌位面前,跪下一拜,轻声道:“爸,妈,瑾儿回来了。”

他跪了很久,似乎是对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回来感到愧疚。白乔将一切看在眼里,没有说话,但也一样拜了下来。

许久,孙瑾才站了起来,对白乔笑道:“现在已经晚了,先回房间休息吧,嗯,你就住那间吧。至于以后的安排,明天再说吧。”

这屋子只有三间客房,孙瑾伸手指了一下其中一个房间的位置,白乔轻嗯了一声,没有露出挑剔的表情,进入房间后关上房门。看了一眼后,孙瑾收回了视线,目中带着一丝疲惫和惆怅,同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这一次他没有继续修炼,即便在修真界中,打坐修行可以代替睡眠,但孙瑾这一次没有。躺在床上,看着桌面上有些发黄的一家三口合照,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家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