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歉意

小说: 星空魔仙 作者: 我是周公 更新时间:2017-12-08 09:45:33 字数:2257 阅读进度:63/653

阳光洒落,已是第二天的清晨。

李冰云站在机车旁,眉头皱紧,转头看向身旁陈诗诗拿着一块面具的碎片,双目闭合,手指掐动似是在推衍什么一般,神情专注,便打消了出口的念头,转眼继续看着面前的女孩,不禁苦恼起来。

女孩年纪大概在十四五岁左右,姣好的面容虽然比不上陈诗诗,但也差不了多少,且年纪的突出,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已经褪去了稚嫩,青春之美更加展露出来,而那眉心的月痕,也让这美感多出了一种别样的韵味。

再加上她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不时因为双腿传来的痛楚之感俏脸扭曲,想要抱着腿脚,但因为双手被绑住无法动弹,只能咬着下唇强忍。半蹲坐在地上,斜眼含泪的看着李冰云的样子,让很少接触世事的李冰云心头揪痛,感觉太具杀伤力了点了。

但她毕竟是那没有任何理由就偷袭他之人,且那箭矢显然是要取他性命的模样。李冰云纠结一阵后,再次问出问题来,但换来的也还是一样的结果。

“名字叫羽灵,灵血中期,居住在离这里一百里地左右的白月族凉玉部落,是部落中圣女侍女候补之一,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族中任务,每个一段时间,族人就需戴上面具,离开部落猎杀异族。”李冰云拿出纸笔,一一记述下来后,同样拿起一块面积碎片,不禁眉头皱了起来。

这面具上具备一种诡异的力量,他短时间内无法看穿,就算是利用极念决也一样,毕竟他不擅长推衍之法,而这是陈诗诗擅长做的。

少倾过后,陈诗诗睁开双眼,目中有阴沉之芒露出,但很快就隐蔽下去,嘴角露出笑容,拿起面具看向李冰云,说道:“这面具上具备一种催眠的气息,能让戴上者意识暂时被抑制下去,将杀念放大,遇到与自己不同种族者,会立刻出手,对于那些性格较弱的人,也算是一件利器吧,毕竟此星荒芜,资源稀缺,这里的异族除了妖魔外,就是野兽之类的,能杀掉作为食材带回去。”

“我说的对么?”陈诗诗忽然转头看向那被绑着的女孩,这场面有些诡异,因为女孩比陈诗诗大上一倍,但论言谈举止都是陈诗诗显得更加年长。且两人的位置和姿势,联想起之前她也是这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李冰云总有种威胁的感觉来。

但那女孩显然没有这么觉得的,连忙点头,陈诗诗带着笑容将她的束缚解开后,白月女孩羽灵立刻露出激动欣喜的表情来,想要起身道谢,但刚一动弹就俏脸扭曲,显然双腿剧痛让她很是不便,只能跪坐着表示感激之情的同时,还转眼瞄了一下李冰云,秀目中露出一丝畏惧,显然是对这个审问自己,且将自己打伤的罪魁祸首非常惧怕。

对此李冰云只能苦笑,想要解释什么,但羽灵忽然目中露出坚定,咬了一下下唇,居然不顾剧痛,立刻起身朝着李冰云一拜,用很大的声音似是要掩盖痛楚一般,歉意喊道:“那个第一次见面就对你动手的,非常对不起!!”

李冰云一愣,但羽灵还是不停的道歉,明明双腿剧痛但还是颤抖着直起身板,让不善于交际的他也有些慌乱起来,连忙将其扶助同时劝说一番后才让她冷静下来。虽然有些手足无措,但看着羽灵这个样子,李冰云忽然抬头看了下陈诗诗,有种奇异之感涌现而出。

一个年长但却善良纯真……

一个年幼但却假面暴力……

一个就算自己被重伤,也会因为自己做错而立刻承认道歉……

一个不管怎么劝都是无理取闹,烦了就直接动手……

“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这句话当然不敢说,只敢内心默念,但像是被察觉到一般,陈诗诗忽然转头看向自己,四目对视的一刻,嘴角露出笑容来。吓得李冰云感觉缩回脑袋,在储物盒里面翻找了一下后,取出绷带和药物,便帮她包扎起来。

当初李冰云在极近的距离下,凭借超常的计算能力倒也不可能失手,直接就打中了关节位置,伤害非常严重,让李冰云内心愧疚的同时,看向羽灵转移话题道:“那个,你准备怎么办啊?”

李冰云这里指的当然是伤势,声音中带着一丝歉意,毕竟手受伤了还能跑,但腿受伤的话却行动不便了,荒郊野岭的,加上最近妖魔出入,若独自留下来,会有生命危险。

“没问题的,我对于这一带比较熟悉,等伤势好了后,自己能回去的。”羽灵尽量露出笑容的回应道。但配合显得苍白的脸颊,却是让李冰云内心更加愧疚起来。想了一下后,一咬牙,目中露出坚定之色,道:“那个,我们刚好也要找个地方落脚,就送你回去吧!”

说着,也不等羽灵回应,直接动手将她抱了起来,在其惊呼一声下,把她抱到了机车后座,转头看向陈诗诗,表情有些胆怯,但还是硬着头皮的说道:“我们去凉玉部落吧!反正就是要找人的,就是刚刚好的事情!”

李冰云自认为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毕竟他们离开木屋就是为了找到有人烟的地方,而现在就有一个契机,虽然那面具的事情引起了些许不快,但受害的也就李冰云自己而已,他都不在意了,那么觉得陈诗诗也不会追究才对。重要的是,他觉得对不住羽灵,虽然从结果上来说他只是正当防卫,就算动手杀了,也没有任何闪失。

这是他为数不多做出的决定,但还是想要征求陈诗诗的意见,神色显得有些紧张。在看到陈诗诗眉头皱起时,心脏猛地一跳,脑子瞬间出现了空白。

但少倾过后,只听一声轻叹,接着答应的声音传来后。李冰云那呆滞的表情立刻活跃起来,暗暗的握着拳头,振奋不已。

只不过,他没有看到,青梅竹马握着面具的手,力度大了一些,且转眼看向羽灵的目光中,虽然同样带着歉意,但显然和李冰云的光芒不大一样。

且这歉意,不止看向羽灵,还有停留在李冰云身上。

她终究……没有说出真正推衍的结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