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贞洁烈女

小说: 小乡村的绝色诱惑 作者: 我吃肉夹馍 更新时间:2015-11-08 13:43:56 字数:2519 阅读进度:174/633

第一百七十六章贞洁烈女

看着哭得带雨梨花的田雨,林虎有些无奈的轻叹道:“好了,别哭了。”

“王八蛋,污蔑我,我要你不得好死。”田雨忽然抹着眼泪站了起来,摇了摇红唇,转身一口气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看到田雨的举动,林虎苦笑着摇了摇头。可是还没等他真正明白过来,就看到田雨再一次打开了房间门,手里居然撰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冲了出来,并且像头发怒的母老虎,直接就打开了客厅的防盗门。

“哎,你要干啥啊?”林虎看到事情不对劲,急忙一把抓住了田雨。

田雨愤怒的挣扎着:“放开我,我去杀了那个混蛋,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得清清白白。”

“好了,好了。”林虎用力一把将田雨拉了回来,一个用力过猛,田雨突然一把倒进了他的怀里。

“放开我……”田雨激烈的挣扎着,现在她视乎就一个目的,杀掉污蔑他的前夫,噢,不对,是催建豪。

“行了行了,姑奶奶。”林虎看着在自己怀里不断挣扎的田雨,一脸苦涩的吼道:“你杀了他有屁用啊?清不清白,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他污蔑我,污蔑我,我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根本就不是……呜呜呜……”田雨突然放声的哭了起来,手里的水果刀也在她一把抱住林虎的时候掉落在地,小鸟依人的靠在林虎的怀里,哭得跟泪人似的。

闻着田大美人身上淡淡的芳香,林虎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在搞什么飞机啊?演戏也没有演得这么好的吧?难道真是误会田雨的举动了?她压根就没想过别的,只是想一心摆脱催建豪?

死死抱着林虎的田雨,一边小声抽泣着,一边还在喃喃的念叨着污蔑我,污蔑我。让本来还很怀疑的林虎也忍不住有点酸酸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林虎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田雨居然就这样靠在自己的怀里闭上了眼睛,而且根本一动不动了。

楞了楞,林虎低头看去,发现这小妮子居然一脸红扑扑的靠在自己怀里睡着了,而且就这样站着睡着了。

非常无语的林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来想叫醒叫醒田雨,却发现她睡得是那么香,心里突然又有一些不忍。

无奈之下,林虎只好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把田雨抱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尽量睡得舒服些。

面对林虎轻微的举动,田雨只是微微的呻吟了一下,然后就继续睡了过去,好像现在只有林虎的怀抱才是她最安全的港湾。才让她这个身形俱疲的可怜女孩睡得那么香甜。

看着怀里的田雨,林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大美人,真是太让人难以理解了。或许,她太累了。不是身累,而是心累。也许对于她来说,名节比生命更重要,当有人在她面前说出她不纯洁时,她就会发狂,她就会歇斯底里。

想到这些,林虎突然有些隐隐明白了,明白了刚才催建豪为什么会那么说。为什么催建豪和她同住在一起几年了,却不让催建豪砰她。或许,她真是一个有着强烈自尊心和贞洁自尊心的女孩。

“不要污蔑我,不要污蔑我,我是清白的……我没有被男人碰过,没有……”

突然,沉睡中的田雨好像遭到了梦魇的袭击一样,开始在林虎的怀里挣扎起来。

“田雨……没事了,没事了。”看着疯狂摇着小脑袋,一脸着急的田雨,林虎急忙拍着她的香肩安慰道。

“我是清白的……”田雨挣扎的力度小了一些,有些朦胧的睁开了眼睛,却是好像什么也没看清一样,又睡意朦胧的闭上了。

听到田雨在睡梦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林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他的猜测对了。原本在华佗医理的记忆中,他就发现了对一种女孩的叙述,叫做贞洁烈女。只要碰不到让她们极为感动的事情,想吃掉这种女孩,几乎是天方夜谭。

原本林虎还以为华佗这老家伙弄得有点太玄妙了。可是现在看到田雨的举动反应特征,他终于相信了。

在古代,并非所有的贞洁烈女都是受到礼法的约束和世俗的规矩,才会在遭到失-身以后选择自杀。而是因为在古代,乃至整个历史的长河中,的确有一部分个性极强的女孩将贞操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如果是她们不爱的人夺走了她们的贞操,那么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死。

这种奇怪的女孩,往往性格比较极端,而且形式做派也非常委婉。或许,在平时你不会发现她们的特殊举动。但是当你真正接触以后,才会发现,这种女孩不好到手,一旦让她真正心甘情愿。那么种女孩就是你最忠心的女朋友和老婆。因为,她们只会把自己献给最爱的男人。

看着怀里再次熟睡过去的田雨,林虎轻轻的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尽量不惊醒她,将她抱进了她的房间里。

进入田雨的房间,林虎才真正看明白了。原来田雨的房间并不像外表看到的那样高贵华丽,甚至可以说有点寒酸。

她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装修,和外面客厅的装饰豪华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整个房间里的摆设,也非常简单,一张老旧的床,一个紫色的梳妆台,一个简易的衣柜,这就构成了一个只有26岁女孩的小窝。

在田雨的房间里,根本看不到女孩应有的什么布娃娃,化妆品和现代都市女人应有的一切。这个房间,甚至就像催建豪临时租给她的一样,简陋,但却整洁。寒酸,但却充满了一种女孩特有的香味。

看到这一切,林虎心里的最后一丝疑虑终于被打消了。他现在甚至有点理解了田雨的举动。

这个女孩,看起来只是为了报恩,才会和催建豪住在一个房子里。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防备得非常严实。几乎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这个豪华房子的主人。要不然,她的房间和催建豪的房间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可是,当初第一次来收房子的时候,田雨那过激的举动,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她住着这样简陋寒酸的一个房间,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这个房子的主人。那天她为什么又要极力的反对呢?

甩了甩脑袋,林虎感觉这其中一定有故事,于是轻轻的将田雨放在了那张简陋的床上。

看着熟睡的田大美人,林虎的心里没有一点龌蹉的想法。现在,他对这个女孩开始好奇了,好奇的并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好奇在她身上可能经历的故事。

“催建豪……催建豪你要干什么,滚开……”

突然,田雨大叫着猛的坐了起来,一脸花容失色的满头大汗,开始疑惑的朝着四周看了看。

当她看到床边的林虎时,不由得下了一大跳,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胸口:“你……你怎么在我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