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你们家小姐乖多了

小说: 小乡村的绝色诱惑 作者: 我吃肉夹馍 更新时间:2015-11-08 13:44:01 字数:2649 阅读进度:565/633

几天不见,她又漂亮了,而且是越看越漂亮。这不是她的长相变了,而是她身上透出的气质,视乎每次看她,都会给你带来无穷的遐想和惊艳。

“雨涵,给这位司机大叔车钱。”陈熏彤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林虎,忽然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小姐。”雨涵微微一笑,来到失魂落魄的司机大叔面前,从腰间的紫色皮包里抽出一个紫红色钱包,从里面取出五百块钱递给司机大叔。

司机大叔的目光呆滞,好像被人抽走了三魂七魄,就连雨涵朝他递钱过来也没有任何反应。

是的,什么叫震惊,什么叫吓破胆,这才是真正的吓破胆。司机大叔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他拉过来的人,居然是南丰第一美女,陈氏集团董事长陈熏彤的老公。

“司机大叔,这是你的车钱。”雨涵发现司机大叔已经吓傻了,忍不住轻轻推了推他。

“额……啊?”司机大叔惊叫了一声,这才回过神,看着雨涵递来的五张百元大钞,像踩到尾巴的猫,噌地一下后退了两步,急忙摆手:“没有那么多,没有那么多,从市区到西山别墅,只要20块钱就够了。”

“拿着吧,我说了,我老婆有钱。”林虎被自己的超级美女未婚妻看得有些发毛,终于找到了司机大叔不收钱的借口。

这家伙真不要脸,简直太不要脸了。先喊陈女神老婆,这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搭车还要陈女神付钱。这是**裸的亵渎女神。

这些想法,几乎是现场新来的保镖一致的想法。如果不是畏惧林土鳖恐怖的实力,他们真想冲过去把林土鳖大卸八块,然后在他尸体的脸上吐口水,最后撒上石灰埋了。

司机大叔颤巍巍地接过五百块钱,视乎感觉心里有愧,于是向着四周荷枪实弹的保镖们鞠躬,在雨涵的护送下,他终于摆脱了让他刻骨铭心的地方。

直到这时候,陈熏彤再次将目光落在林虎身上,清冷地问道:“回来也不打个电话。”

听到陈熏彤的话,林虎撇了撇嘴,直接从衣兜里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

雨涵急忙制止林虎:“小姐这两天不舒服,别抽烟了。”

林虎一愣,错愕地看了看雨涵,直接把叼在嘴上的烟给摘了下来,然后他火急火燎地站起身,在四周保镖诧异的眼神中,一屁股坐在了陈熏彤的身边。

毫不犹豫地抓起陈熏彤的小手,林虎就这么众目睽睽地开始帮陈熏彤把脉。

四周的保镖看傻了,他们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敢对陈女神这么放肆,而且还是当着面非礼陈女神,这简直是对在场所有人的一种侮辱。

陈熏彤却没反抗,她只是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十分享受这种非礼,她看林虎的眼神里,也充斥着柔情和欣慰。

“没什么大问题。”林虎轻轻放下陈熏彤的手,转过头看向雨涵:“去我房间把银针拿下来。”

“没必要。”陈熏彤摇了摇头。

雨涵却坚定不移地执行了林虎的命令,并且火急火燎地冲上楼。

林虎无奈地伸出手搭在陈熏彤香肩上,在四周保镖愤怒的眼神中,轻笑着说道:“你这是月经不调,你个死女人,你就整天熬夜吧。”

“作死啊,这里还有人呢。”陈熏彤气结地白了林虎一眼,然后冲着周围荷枪实弹的保镖们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在场的保镖们一愣,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一个人离开。

林虎打量着四周,然后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找的都是些什么人?居然这么不听话?”

“破风。”陈熏彤突然沉着脸提高声音。

破风急忙冲到陈熏彤身边,朝着四周阴冷地瞪了一眼,然后大声呵斥:“退下,没听到吗?”

四周的保镖听了破风的话,这才一个个举着枪陆续退出大厅。

林虎虚眯起眼睛,扭头看了一眼退出去的保镖,当即沉吟着问道:“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增添了这么多保镖?一个个还荷枪实弹的?”

“诶,一言难尽。”破风无奈地叹了口气。

“破风,你也去休息吧?”陈熏彤突然打断了破风的话。

破风楞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冲着林虎挥了挥手,这才迟疑地退了出去。

转过身,看着破风离开的背影,林虎本能地预感到事情不妙。

陈熏彤这里一定是出了大事儿,不然她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增添这么多保镖,还寸步不离地守候着。

难道说,苍龙的人已经发现了她,发现她是金灵了?准备时刻对她下手?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转身看向陈熏彤:“告诉我,怎么回事?”

陈熏彤抿着红唇摇了摇头:“这几天差点送命了。”

林虎顿时面色一沉,着急地抓住陈熏彤的胳膊:“怎么个意思,难道是苍龙发现了什么,他们准备动手了?”

“不是。”陈熏彤不置可否,笑吟吟地看着林虎:“是被人逼到不敢走出西山别墅了。”

林虎坐直了身子,虚眯着眼睛看向陈熏彤:“是谁欺负老子老婆?”

“我讨厌这个称呼。”陈熏彤翻了翻眼皮。

林虎一脸认真地说道:“都睡过好几次了,什么讨厌不讨厌的,你要遵守三从四德,谁都不许伤害我老婆。”

陈熏彤:“……”

这个家伙啊,只要见到他,他就没个正行。不过他突然回来了,却突然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这种感觉,连她自己也觉得奇妙。

“不是苍龙,那会是谁?”林虎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沉吟起来。

就在这时,冲下楼的雨涵看了一眼陈熏彤,像告状似的朝着林虎说道:“是陈木风,他们想暗杀小姐。就这几天,西山别墅已经遭到5次袭击了,小姐这几天连续遭遇15次袭击,保镖战死54人。”

“陈木风?”林虎突然扭头看向雨涵:“陈木风是谁?”

陈熏彤轻叹着仰头:“我大伯。”

“你……你大伯?”林虎诧异地看向陈熏彤:“你的意思是,他们对你动手了?”

陈熏彤点了点头:“或许吧,不过他们这次的动作还真不小。”

“对自己的亲侄女下死手?”林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邪笑:“很好,看来我回来得正是时候。”

陈熏彤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注视着林虎,她的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到底是喜是怒。但是她那水汪汪的眸子里,却是泛着一丝为微不可查的皎洁。

从雨涵手里接过银针,林虎扭头看了看呆呆靠在沙发上的陈熏彤:“在这儿扎,还是回房间扎?”

“扎哪儿?”陈熏彤斜瞄着林虎取出的银针。

林虎微微一笑:“扎少儿不宜的地方。”

陈熏彤:“……”

她看了一眼偷笑的雨涵,然后有些局促地站了起来,没有多说话,摇晃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踏着黑色高跟鞋朝楼上走去。

“诶,你们家小姐乖多了。”林虎贱兮兮地笑着站起身。

雨涵眨着灵动的眸子,像个好奇宝宝似的注意着。这种场面,是个傻子都会浮想联翩,只是雨涵比傻子还傻,她认为林虎只是去为小姐治病,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