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看戏

小说: 小乡村的绝色诱惑 作者: 我吃肉夹馍 更新时间:2015-11-08 13:44:01 字数:2424 阅读进度:568/633

夜,已深,灯火通明的西山别墅一片寂静。但在寂静中,这里却充斥着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

谁不开眼,谁敢乱闯这里,立即就会被荷枪实弹的陈家保镖当场击毙。

他们有这个权利,他们的权利是陈熏彤赋予的。陈熏彤的权利,是神州军方赋予的。

因为雨露爽肤膏和特效止血药的原因,陈熏彤一跃跻身军方核心之流。她没有军衔,但她却承担着军方的一条庞大后勤支援责任,她没有官衔,但只要她跺一跺脚,无论是商界还是政界,至少也得抖三抖。

她的地位,其实按照神州规定,完全适合国家级保镖,适合军方指派的护卫如影随形。但是她不需要,她有实力保护好自己,她需要的,仅仅是格杀勿论的权利。

房间里,林虎和陈熏彤还在腻味着,只是这种腻味很变味。孤男寡女,既没有鱼水之欢,也没有过分的踩线,反而就这么相互拥在一起,安静异常地沉默着。

依旧趴在陈熏彤的身上,林虎依依不舍的没动,但却不老实地把玩着陈熏彤乌黑亮丽的头发:“我想趁着机会,回趟南丰。”

陈熏彤抿着红唇点头:“忙里偷闲,或许可以解决一些事情。”

林虎轻笑着翻过身,然后伸出手掌挡在眼睛前,百无聊赖地说道:“其实你也不太着急,我回南丰,是想把彩霞带过去,把一个承诺给了结了。”

陈熏彤敏锐地意识到什么,顿时翻过身看向林虎:“你想和苏家切断关系?”

“没有!”林虎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再说了,我和苏家好像也没多大关系。”

陈熏彤:“你想切断这种关系,恐怕苏天放不是太愿意。”

林虎一怔,转过脸错愕地看着陈熏彤,可是他看到的只是陈熏彤点头。

陈熏彤:“赵小夏能力有多大,我不清楚,但就眼前赵小夏的能力,如果我要放她位置,她最多是一个地区分公司的hr。”

林虎皱着眉头,他听着陈熏彤的话,却感觉到云山雾罩,他甚至本能地觉得陈熏彤又察觉到了什么。

陈熏彤没理会林虎的表情,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剖析:“现在的赵小夏,却贵为苏氏集团副总裁,全权掌控苏氏集团内部的一切运作,不排除她有这种能力,但苏天放承担的风险,绝不是一般的大。”

林虎有些紧张地侧过身,眼神灼灼地望着陈熏彤:“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熏彤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抿着红唇伸出手指,恨铁不成钢似的在林虎的脑门上点了点:“我说你笨,你却说我恶毒。”

林虎:“……”

“你,全都是你。”陈熏彤指了指林虎,一脸认真地说道:“苏天放把苏氏集团副总裁的位置交给赵小夏是因为你,苏天放绝不会放过你这颗棋子。”

林虎:“……”

这话说得太难听了,棋子?什么时候成棋子了?而且,苏天放好像也不是那么恶毒的人吧?

陈熏彤轻叹着转过身,再一次眼晶晶地望着天花板:“不是我把人想得太恶毒,而是苏天放十分清楚,抓不住你,也就抓不住我,更抓不住军方这条线。”

林虎愣愣地望着陈熏彤,他觉得这里面的事情太复杂,复杂到他根本转不过弯。

林虎自认为不笨,但也从不觉得自己有多聪明。他做事情,始终按照自己的原则底线去做,所以他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考虑得简单点好。

但是现在,经过陈熏彤这么一分析,他却突然意识到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轻轻推搡着陈熏彤:“那你的意思是说,暂时不带彩霞回去帮苏小雅解蛊?”

陈熏彤扭过头,抿着红唇耸了耸肩:“这要看彩霞的意愿,你无法左右她,我也没办法。”

是啊,这要看彩霞的意愿,这暴力女,简直可以用凶残来形容。

本来答应她的事情还没做到,如果在这时候提出这种要求,还真不知道她会怎么做。

摆了摆手,林虎有些心烦意乱轻叹着:“算了,懒得考虑这么多,还是先把你的问题给解决了吧。”

陈熏彤斜瞄着林虎:“你能怎么解决?”

林虎用手垫着脑袋没回答,他好像是入神了,他完全无视了身边还有一个倾国倾城的冷艳美人。

清晨的空气,清新宜人。改头换面,重新恢复林虎面貌的林虎,再一次体会到做回自己的畅爽感觉。

今天他不回纳兰家,或者说,这些天他都不用回纳兰家。纳兰家里的事情,有纳兰欣和秦思帮着解决。你可以说这是一种利用,但正如纳兰欣所说的那样,这是共利双赢。

吃过早餐,林虎刚走出西山别墅的门口,就碰到了迎面走来的破风。

看着这位大个子帅哥,林虎忍不住想起了和他第一次交手的经历。这家伙,视乎继承了陈熏彤的冷冰性格,对待任何人或事,都显得那么冷漠,那么目空一切。

路过破风身边,林虎本能地朝他点了点头,可是就在他准备要走的时候,却突然被破风一把拉住了。

回过头,林虎疑惑地打量着破风:“还想打架?”

破风不卑不亢地问道:“你是小姐的贴心人,只要你来了,小姐就可以平安出行了,对吧?”

听着破风的话,林虎只是扯着嘴角诡异地笑了笑。

转过身,当破风松开他时,他才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现在跟我一起,坐我老婆的车出去溜达一圈。”

“太冒险了吧?”破风顿时紧张地看着林虎,显然,他对林虎十分不信任。

“又不要让我老婆冒险,你着急什么?”林虎丢给破风一个白眼,甩了甩头,直接就走了出去。

破风愣愣地望着,好一会儿才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紧跟着追了上去。

二楼阳台上,陈熏彤一袭黑衣长裙包裹全身。

她听了林虎的建议,她不准备再穿短裙,她觉得林虎说得对,这个忽冷忽热的天气,视乎不太适合穿短裙。

雨涵站在陈熏彤身边,望着林虎带领破风离开,不由得掐着小蛮腰嘟囔:“诶,看来又有热闹了,每次他回来都会热闹。

陈熏彤瞥了一眼雨涵,扬起笑脸意气风华地问道:“你喜欢这种热闹吗?”

雨涵就嘻嘻笑着回应:“反正挺开心的。”

陈熏彤没有说话,而是讪讪地转过身,一副天造地设的完美身段展现出来,举手投足给人一种惊为天人的美感。

“小姐,你这是?”雨涵看着陈熏彤的举动,有些慌张地问道。

“看戏。”陈熏彤只说了两个字,然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