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还真没底

小说: 异界之魔武流氓 作者: 新版红双喜 更新时间:2015-02-20 09:26:10 字数:3184 阅读进度:156/1166

这周天泽是什么人物,那是神威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也是国丈,就算皇帝来了,周天泽也是慢条斯理的迎接,也没重视过,今天那个小子值得相国这么着急?这叫传报的下人有些心惊,暗自想着,看来以后眼睛必须要亮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可就完了。

看见周丰泽出迎,林枫微微一笑上前见礼。“哪里需要相国亲自出迎,这叫林枫担当不起。”

“呵呵,护国将军来了,应当迎接、应当迎接。”周天泽笑着将林枫迎了进去,没有去会客厅,而是直接将林枫带进了自己的书房。

“枫儿?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周丰泽微笑着说道,凌舒找到这样的男人,周天泽打心眼里高兴。

“不介意,一点也不介意。”林枫点头哈腰的说道,废话把人家女儿都吃了,还介意个屁啊。

“坐吧,事情进行的顺利?”坐下的周丰泽问道。

“跟原计划一样,已经控制了大局。”林枫没有说细节只是说出了结果。

“嗯还好,动静不算太大,太大了就难控制了,维恩家后边的势力很可怕。”周丰泽说道。

这点林枫知道,只能默默的点头。

“皇后和云妃被派出帝都去礼泉寺礼佛是怎么回事?我派的人根本见到去礼泉寺的的两人?”周天泽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相国大人,这也是我今天过来的目的,如果相国大人有时间的话,可以跟我走一趟,一切自当明了。”林枫笑着说道。

“好,前边带路,走吧。”周相国丝毫不考虑,就答应了。

“相国就不怕我挖坑等你?”林枫没想到周天泽答应的这么痛快,按理说应该防着自己一手的。

“哈哈,没必要,如果这点都看不透,老夫也白活这么多年了。”周天泽爽朗的大笑着。

周相国挥手,挥退了跟随着的自己的下人,跟着林枫就到了将军,看着防守森严的将军府,周相国丝毫不犹豫,竟然比林枫先前一步进了将军府。

林枫点点头很佩服周相国的这份魄力,如果是换做自己,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

进了将军府,林枫挥退了,围上来防范着周相国的金鳞卫,对周相国抱拳道:“属下失礼了,抱歉。”

“没有失礼,不管是何人,何等身份,知道忠于职守,这才是好军人。”对于金鳞卫这支军队,周天泽是真心的赞赏。

林枫带着周天泽就来到了,周凌晨居住的院落。

“父亲。”看见周天泽的到来,周凌晨欠身行礼,礼节是普通儿女参见父亲的礼节。

“晨儿你怎么在这里?”周天泽有些不解了。

“是我安排的,相国大人,应该知道皇宫的危险,凌晨姐也希望做一个普通的女人。”林枫抢先回答着,不想叫周凌晨尴尬。

“是啊,皇宫内,危险无处不在。晨儿现在不太平就跟爹爹回家吧。”周天泽疼惜的说道。

“相国大人,凌晨姐现在不是皇后了,住在这里也不错。”林枫哪里会叫周凌晨走?

“这不妥,相国府才是晨儿的家,在那里才是最安稳的。”周相国还没明白两人的关系。

“不!这里才是凌晨姐的家,不需要回相国府。因为她也是我的女人。”不拐弯抹角了。林枫索性直接说明了,至于周相国什么态度,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话说完了,林枫心里也有些突突的跳,麻痹的,把人家两个女儿全吃了,谁知道这个老家伙的秉性?飙也是在情理之中。

周凌晨脸色红红的,窘迫极了。

“晨儿是这样的么?”周相国平静的问道。

“孩儿不争气,以前为了家族嫁入了维恩家,这次孩儿就任性一次,请父亲责罚。”周凌晨索性也不隐瞒了。

越是平静,林枫和周凌晨越是紧张,也许这就是暴风雨前夕的宁静。

“好,好啊,林天河,亏你是正直之人,可是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孙子,不过老夫喜欢,什么事都敢做、都敢当,对于咱们的争斗我认输了,哈哈。”周天泽大声说着,说道最后,确实爽朗的大笑。

“相国没有什么想法、没有什么意见?”林枫小声,缩着脖子说着,麻痹的,对手可以砍、皇上可以撂倒,皇后可以推倒,但是自己女人的家人,林枫可是畏惧的,为什么?因为好男人不能叫自己的女人伤心。

“好,不佩服你小子都不行,修炼有一套,争权夺势有一套,勾搭女人更是不得了。”周天泽拍着林枫的肩膀笑起来了。

“晨儿不好,父亲大人不生气么?”周凌晨弯身说道。

周相国上前两步将周凌晨扶起说道:“父亲不生气,这些年晨儿你的不容易,爹爹是看在眼里的,可惜爹爹没有这小子的魄力,只要儿女是幸福的,爹爹开心都来不及。”

“谢谢爹爹谅解,但是叫妹妹知道了,她一定不会原谅我。”周凌晨摇头说出了自己的心结。

“这有什么?爹爹去说,二女共侍一夫的多了,你妹妹不会记恨你的,相反也许会感到高兴,你也许不了解凌舒,但是爹爹知道凌舒胸怀绝对宽广。”周天泽扶着周凌晨的肩膀说道。

“见过相国大人。”今天这边爽朗的大笑,林天娇就赶了过来,不管是对立也好,宿敌也好,林天娇都不会吝啬礼节。

“侄女多礼了,多礼了。不对,不能叫侄女了!这次老夫的亏吃大了,倒搭两个女儿不说,比林天河这个老家伙小了一辈。”周天泽吹胡子瞪眼的说着,但是林枫几人都知道周天泽不是真的生气。

“一会摆酒席给相国大人赔罪。”林枫微笑着欠身说道。

“赔罪顶个屁用,都是你小子干的好事,我要是怪罪你,凌晨和凌舒一定会埋怨我这个父亲,你小子做的真高,比你爷爷,你老爹强多了。”周天泽开始还是瞪着眼睛的,后来气息就平和了。

“你的这顿酒席,我是喝了,先带我去给你爷爷上柱香吧。”周天泽神情低落的说着。

“相国大人前边请。”林天娇手一伸做出了请动作,做为父亲一生的对手,林天娇也是尊敬的。

四人前后走着进了林家的将军堂,不是林家的重要人士能进入将军堂,周天泽,周凌晨是一个例外吧。

“林天河,咱们做了半辈子的对手,我对你的感觉,说是恨吧,也有,上天叫我降临在神威帝国,有何必又冒出你这个对手,但是最多的还是敬佩,你遭受小人的毒手,我却没有感到高兴,而是愤怒,悲痛,愤怒是因为你没有败于我手就走了,愤怒时因为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死于阴谋诡计之下。悲痛是今生在没有了你这样的对手,很叫我失落,很叫我痛心,很早就想跟你来上柱香,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我来了给你上香,也告诉你,老夫吃亏了,吃大亏了,赔了两个女儿不说,还莫名奇妙的矮了一辈。”

周天泽的话,叫林天娇很震惊,心中的恨意没了,周天泽是林天河对手是没错,但是也是一知己。

再说了林天娇也知道,自己爹爹与大哥的死,跟周相国无关,不提破军宗已经调查出来了,就算没调查出来,林天娇也知道周天泽是不屑撒谎的,更不会在林天河的灵位前撒谎。

“我是吃亏了,也认输了,但是我女儿幸福了,什么时候你女儿幸福了,我才心服口服。哈哈。”周天泽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

“这个,这个我怎么称呼相国大人合适?”林枫探着脖子说道,哪里还像一个将军,要多猥琐,就多猥琐。

这叫周凌晨很想笑,也很开心,因为林枫在皇宫面对维恩穆庭、暗龙惧也不惧,现在这样还不是为了自己?

“滚蛋,少给我提这个,你家的酒席呢?如果我感觉不满意,就在你爷爷的灵位前教训你。”说道称呼这个话题,莫名其妙少了一辈的周天泽很是生气。

在会客厅摆了酒席,没有别人,只有四人的酒席,喝了一会,林天泽对着周凌晨说道:“现在情况好了,你多回家看看你娘,这些年你娘很担心你,不用担心别的,出门戴着面纱,如果真的有事,他扛不住,还有爹爹。你现在是普通人,爹爹的令牌你拿着,进出相国府也方便。”说完把象征自己身份的玉牌递给了周凌晨。

“谢谢爹爹。”周林晨弯身,眼里含着泪花,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幸福,有爹爹的关心,有爱人的疼爱,这叫周凌晨很感动。

“小子你办事小心点,现在你要考虑的不只是自己,你身后有林家,还有我两个女儿的幸福。”周天泽有些担心的说着。

“说实话,我现在还真没底。”林枫咬牙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