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3章 恐怖的感觉

小说: 阴阳灵城 作者: 烟雨寞祁 更新时间:2018-05-16 10:47:09 字数:2178 阅读进度:2063/2568

谢树军不会因为眼前站着的这群人被打得很惨,就对他们网开一面。对于谢树军这种枭雄来说,他们有没有完成任务是最重要的。

破锣嗓也知道这谢树军是什么样的人,如实把昨天的情况告诉了谢树军:“谢爷,是我们没有完成您交代的任务。但是...但是这一次真的是有特殊情况,我们把许雯堵在了那条小路上之后,没想到她的副驾驶上坐着一个非常能打得男人。谢爷,我绝对没有一点夸张的意思,他真的是您想象不到的厉害...”

看见破锣嗓这倒霉模样,谢树军哪管你受了多重的伤,上去就是一巴掌,正好打在了破锣嗓本来就骨折了的眼眶上。而且这一巴掌很用力,给破锣嗓打的直流虚汗。可是他又不敢喊出来,否则谢树军只会变本加厉的打他。

他的表情十分痛苦,谢树军又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们几个是干他妈什么吃的!?一群废物!我他妈养你们是为了给自己添堵的吗!?我什么人没见识过?还我想象不到的厉害?他能有多厉害!许雯是把泰森找来当保镖了不成!”

既然说实话都得挨打,那破锣嗓就选择不说了,只顾着给谢树军道歉,以求谢树军饶了自己。

看着破锣嗓这窝囊废的模样,连两颗门牙都被打掉了,谢树军也懒得再跟他动手了,回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然后看着这几个站的七扭八歪的人。

谢树军看到,这几个人伤的确实都挺重的,他还真的有点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感兴趣了:“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们七八个人,被一个人给打的落花流水?都打成了这副德行?而且,昨天晚上去堵许雯的,不光你们几个吧?还有两个呢?”

“谢爷,我们骗谁也不敢骗您啊,对方真的就只有一个,而且看起来都四十多岁的人了。”

“我觉得不止啊,他头发那么白,怎么也得五十多奔六十了吧?”破锣嗓身后一个人搭茬说道。

这些话引起了谢树军的好奇,他嘀咕道:“这么大年龄的男人,应该不能是保镖吧?难道是许雯的男人?可是道上不一直说许雯和许嘉这姐妹俩,都是单身吗?”

“哦,对,您这么一说我还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们跟那个男人动手,给他打的鼻青脸肿的时候,许雯可急的哭出来了。而且,那个男人确实冲我们喊,许雯是他的女人来着。”

谢树军皱着眉头说道:“你说什么?你说你们给他打个鼻青脸肿的?那你们几个现在这德行是怎么回事!?”

破锣嗓苦不堪言的说道:“刚开始,确实是我们一伙人打他一个,他毫无还手之力,因为他当时已经喝醉了。结果...结果打着打着...他就...”

“他就怎么了?你他妈磨叽个屁!有话赶紧说!”谢树军暴怒之下冲破锣嗓喊着。

破锣嗓只好继续说道:“打着打着,那个男人就呕吐了起来,等吐完了之后,他就醒酒了。当他醒酒之后,我们一伙人,就完全不是对手了。其中,今天没有到场的两个人,一个人的腿被他打的开放性骨折,估计要截肢了。另一个被他给扔进了海里,到现在还没有被捞上来,是生是死我们都不知道。”

“妈的,你们真他妈是一群窝囊废,七八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打不过一个糟老头子!”谢树军一拳重重的锤在了桌面上,然后又重新走到了破锣嗓的面前,唾沫星子横飞的喊道:“你们有没有听到那个男人姓什么叫什么?我他妈必须整死他!”

破锣嗓无可奈何的晃了晃脑袋,然后又回头看着别人问道:“你们记得那个男的叫什么吗?以前在滨城见过他吗?”

他们怎么可能认识我爸?他们这个级别的小喽罗,怎么可能接触到我爸呢?再说了,我爸当年在滨城混的时候,他们可能还在上幼儿园。

这伙人的老大肯定是破锣嗓,既然赚钱的时候他拿的最多,所以挨骂的时候,他肯定也是挨骂的最多。此刻,他为了自己少挨骂,努力的回忆着跟我爸有关的蛛丝马迹:“谢爷,这个男人我们此前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我感觉他也不是滨城人,听他的口音,一口京片子,我感觉他应该是帝都人。”

“你说什么?一口京片子?”谢树军皱了皱眉头,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嘀咕道:“听说,这许雯和许嘉的老家,好像就是帝都。那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她的亲戚吧?”

破锣嗓说道:“不可能是她的亲戚,因为昨天这个男人冲我们大呼小叫的,说许雯是他的女人。如果是亲戚的话,怎么也不可能这么说啊?我猜,这个男人跟许雯可能就是...一夜情吧?”

“哼,扯他妈蛋,你见过有人为了一夜情的女人这么拼命的?”谢树军骂了一句后问道:“那这个男人叫什么你们也没有听许雯说?”

破锣嗓回忆了一下说道:“虽然许雯也喊了几嗓子这个男人的名字,可是她在喊得时候嗓子都喊哑了,根本听不清她喊的是什么。但是我记得是三个字。”

这么一句话,让谢树军又一次暴怒,一嘴巴又打在了破锣嗓的脸上,骂道:“你说的都是屁话!你让我在整个华夏找到所有三个字名字的人吗!?我他妈找的过来吗我!”

这回,破锣嗓可什么都不敢说了。其实他的心里应该已经把谢树军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了,但是没办法,谁叫自己就是吃这碗饭的呢?没完成任务,自己现在这样也是活该。

谢树军眼睛一眯,想了想,说道:“要是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男人,跟那天晚上去给刘芒送钱的男人,应该是同一个男人。他能是什么人呢?一个人放倒了你们七个,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说他是洪盛涛的对手吗?”

“这...我们不确定昨天那个男人对付我们几个的时候,使出了几分力。但是他的身手强的让我们觉得自己跟他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涛哥身上...我可从来没有这种觉得恐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