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86.来自地狱

小说: 游戏王之未来王的预言 作者: 暴虐之蛇 更新时间:2019-01-11 12:21:08 字数:3853 阅读进度:883/987

{ }?“这是我们从你们那里……迪威恩的私人电脑上找到的内部资料,桃源乡,自从建立之日起就一直在训练和培养意念决斗者,并且以医学为名,进行非法的意念决斗觉醒人体实验,这里是全过程……”

屏幕里传来了孩童们的惨叫声,秋不忍的撇过头去。

以前司空见惯的东西现在看来相当令人毛骨悚然,原来自己已经对这些残忍的事情习以为常了吗?

“桃源乡在找到有觉醒可能的孩子之后,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他们拐来,以被世界排斥的异类的名义。”

“然后,迪威恩在他们觉醒后将他们贩卖给雇佣兵组织,并以此获取暴利,这里有名单还有被贩卖的意念决斗者全部资料,十六夜xiao jie,你也在上面。”

ea将东西递给了十六夜秋,那个名单上赫然写着自己的名字,后面的词缀是“未出售”,而名单上方和下方已经有不少写着已出售的字样。

“为什么你们的资料获取的这么全面?”游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我们特别行动组针对的就是警卫无法处理的情况,一些特殊情况下,我们的权利会比歌德温的更大,所以才会得到这些相关资料。”

看着游星欲言又止的样子,ea继续补充说道,“一些资料我们不能公布,因为没有权限。”

游星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我明白。”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力气,不过也真是因为如此,治安维持局恐怕在卫星区居民眼里的信誉程度又下降了一个台阶吧?

反正也没有多少信誉可言。

秋无言的走到了门口,心事重重的她反倒是听到了一些意外的收获。

“那个,龙可,你说我直接和秋姐姐道歉能弥补错误吗?虽然那个真的不是我干的……”

“不行吧?”龙可说道,“嗯……不管行不行,龙亚至少应该有点担当,勇于承担责任,毕竟龙痣rén dà家会成为同伴,有疑虑的话是没办法好好成为同伴的吧?”

“嗯……没错!男子汉大丈夫就是应该用于承担责任,而且为了龙可,就算是会被秋姐揍,我也无怨无悔!”

“秋姐可不像是会揍你的类型……”

一双手忽然间打在了龙亚肩膀上。

龙亚身子一僵,慢慢的转过头,随后立刻站好,“秋姐?”

“啊!那个……”龙可立马跑过来挡在龙亚面前,“那天的事情,不是龙亚做的……我可以作证!”

“对不起!”龙亚却没有一点要为自己辩解的意思,直接道歉,“对不起!秋姐!我伤害了你那个时候最重要的人,虽然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他是坏人,但是秋姐你不知道,所以我做错了就是我做错了,非常抱歉,要打要骂,就尽管来吧!不过那之后……你可要好好成为大家的同伴!”

龙亚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反而让秋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我并没有怨恨你。”秋的表情复杂,“我只是稍微有些……怨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傻。”

秋走了过来,蹲下平视着龙亚,“你能让另一个你出来吗?我想要当面道谢。”

“额……”龙亚呆住,想在秋面前隐瞒下真相是不可能的,毕竟前后变化的这么明显,傻子都能看出来龙亚当时的情况不对劲。

怎么办?

龙亚求助的眼神看向游星,游星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龙亚,似乎也是发现了龙亚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

不打算帮忙!?

龙亚惊得不要不要的,原来游星内里是个腹黑吗?

“嗤——”一辆车在众人面前停下,一个身影从打开的车门内部跳下,落到了众人面前,“诸位龙痣人们,大家久等了。”

呼——得救了!

龙亚从来没有感觉到耶戈这张令人厌恶的小丑脸如此亲切。

“耶戈,你又来这里干什么?”和小丑最熟的杰克率先发问。

“哦呀哦呀,还请王赎罪,多日没来请安真是失礼。”

“我已经不是王了!”

“但是您依然是童实野市的希望之星不是吗?”耶戈阴笑着说道,同时看向游星,见游星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感想,自讨没趣的闭嘴了。

“你到底来做什么的?”

游星问道。

“歌德温长官邀请各位龙痣人,前往他的府邸作客,还望诸位龙痣人,未来的救世主大人们接受也邀请。”

……

轿车停在了歌德温府邸的门前,下车的时候大家还以为这里正对面的是一座巨大的公园,但是直到看到站在门口的歌德温,才忽然间察觉,这里只是歌德温的庭院。

这么大的房子,只是打理大概都要很多人工费吧?

“游星,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秋和游星咬耳朵,“歌德温这个人在我们看来不是很可疑吗?”

“但是,现在世界陷入濒临灭亡的现象,知道具体情况的只有歌德温。”游星回答道。

“找我们究竟有什么事情?”龙亚率先向歌德温发问道。

“……我可不记得有邀请过你。”歌德温看到了龙亚手臂上的奇怪纹路,沉默了片刻说道。

被精灵看重,同时最年轻的D轮选手,而且……桃源乡大厦升起的巨大冰川和他脱不了干系。

如此多的名头砸在这孩子头上,容不得歌德温对他不看重。

“你不是说过作为补偿所有赛事都会为我打开大门的吗?”龙亚中气十足的插着腰,“现在是反悔了吗?”

“龙亚,这不是赛事……”龙可提醒道,“我们是要去和暗痣人战斗的。”

“谁说的,”龙亚拍了拍胸口,然后指着歌德温说道,“那也算是比赛!是我和龙痣rén dà家的比赛!比赛的项目就是……看谁先拯救这个世界!”

听到龙亚这不经大脑发言,游星反倒是笑了出来,的确,和自己身负使命不同,龙亚实力足够强大,而且除了龙可之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只要能保护龙可,他能付出一切。

龙可这时候也站在了龙亚身边,“我和龙亚在一起,龙亚不进去的话那我也不进去了。”

语气相当坚定,仿佛除了龙亚以外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歌德温沉默了许久,转身,“如此说来,那倒确实是这样,是我想岔了,这的确是一场了不起的竞赛,请进吧,龙痣人和他们的朋友。”

跟随着歌德温走进了房屋,意外里面的装饰仿佛像一座古墓通道,最里面虽然有光在照着,但依然一片漆黑。

四周摇曳着的火苗伴随着龙亚胸前的项坠,不知道什么时候两者仿佛同步了一瞬间。

“我曾经带着KinG来过一次……”

“那是别人,我现在已经不是王了。”

歌德温话还没说完,就被杰克打断了,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在意,“那以后我就叫你杰克阿特拉斯吧。”

前方出现了一道石门,在众人到达门前的那一刻,大门轰然打开,又在众人走到漆黑一片里间的时候,再度关上。

虚拟影像的光芒在天空中洒下,将四周衬托的像是银河一般。

前方是一座高大的玛雅金字塔风格的祭坛,而在祭坛像是通向天空的台阶之前,一道柱拱石门上方的空白处,红龙的形象若隐若现。

“红龙?”

“没错,这就是作为星之传说流传下来的,龙痣人的证明。”

像是感受到了龙印的共鸣,祭坛的周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龙印痕迹。

一头红色的巨龙忽然间缠绕着祭坛飞上了天空。

“游星和杰克之间的决斗,那也是红龙命运一般的指引,而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红龙所引导的。”

“你让我相信那种话吗?”游星表情严肃,语气中透露着不屑。

“相信与不信都是你的zì yóu,但是,只要你们还是龙痣人,就逃不开命运的指引,这一点对谁都一样。”

命运……

两个字像是重锤一般敲击在众人心口,让他们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自己曾经被人所恐惧的力量,这也是让我和大家相遇的力量,也是承担起自己的使命,自己命运最后的归宿吗?

“尤罗?你相信命运吗?”

“我只相信我自己,未来的路一直在脚下,”游昊之笑了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红龙。

这么喜欢故弄玄虚吗?还有这个歌德温,看起来总是一副神秘又正派的使命感式的人物,但是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他一直都在说谎。

“对啊,”听完游昊之的话,龙亚在心里想到,“就算是命运,但是最终承担结果和作出选择的始终是人,更何况还会非普通人的大家!”

想到这里,龙亚就不再纠结了。

“你总说龙痣人是五个五个的,那还有最后一个在哪?”

见到周围的人都在纠结命运这种沉重的话题,龙亚还是决定转移一下话题先。

“对啊,第五个龙痣人在哪?”

“第五个龙痣人,早就已经觉醒了,相信你们在未来遭遇危急的时候,他就会与红龙一起出现。”

他在说谎。

游昊之笑了笑,他能感觉到,最后一股力量就在这模仿遗迹的大殿之中,在地下,而且早已没有了生命的迹象,他却说那个人还在?总不能是他自己吧?

“那么暗痣人是什么?为什么他们掌握着奇怪的力量?市区到底发生了什么?”

歌德温抬起手,一阵闪光弹一样的光芒之后,四周的场景又变了,变为了纳斯卡大地的上方,“纳斯卡巨画作为现在人所熟知的东西,一种风景出现,但是其内部隐藏的秘密不为我们以外的人所熟知,它们曾经在五千年前被红龙和它的仆从们封印,而现在……”

大家正中央脚下巨画的光芒一闪,蜘蛛的巨图消失的无影无踪。

“纳斯卡巨画正在不断消失,伴随着moment的出现,与红龙的复苏,五千年前的战争将在大地上重演,而暗痣人……”

歌德温闭上了眼睛,“你们最好还是不知道的好。”

“为什么?”杰克上前一步,“我和游星,可是未来将要和曾经是自己同伴的人决斗!”

“回答我,歌德温!”听到紧要关头怎么可能停下,“告诉我,暗痣人到底是什么,是否有变回来的可能?!”

“不可能的。”

歌德温回答道。

“没有暗痣人能变回来的先例,暗痣人,就是心存执念的死者从冥府之中归来之后的形象,他们,并不是现世之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