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213 当年那场大火

小说: 战少,一宠到底! 作者: 拈花惹笑 更新时间:2017-11-30 15:09:14 字数:2313 阅读进度:213/2000

伤疤?

顾非衣侧头往后看了眼,才笑着说:“小时候烧伤的,十几年,我以为已经没有痕迹了。”

烧伤……

龙婉儿盯着她背部侧面那点隐隐还能看见的伤痕,忍不住伸手轻轻触碰了下。

“是没什么痕迹,伤痕已经很浅很浅了,但你现在泡热水澡,它就出来了。”

“是啊,当初被烧伤了一片,后来做过手术,平时看不出来的。”

顾非衣是没想起来这个毛病,她以前泡温泉,伤痕就浮现过。

主要是因为那里的皮肤有点不一样,在热水池里泡久了,那片区域就会浮现出不一样的肤色。

看着手指下那片浮现的浅红,龙婉儿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面积这么大,当初她伤得有多重?

虽然现在浮现的只是一点浅米分的颜色,甚至不泡热水澡,根本就看不出来。

但,只要一想到她小小年纪的时候,就经历这些,实在不能让人不心疼。

“你和我们家阿九还真是有缘,阿九小时候也经历了一场大火的劫难,不过他运气好,有人救了他。”

现在一想,就对顾雯雯又更加愧疚了。

要不是雯雯救了阿九,现在,自己连儿子都没有了。

雯雯那丫头虽然是刁蛮一点,可是她看得出来,雯雯对阿九是真心喜欢的。

在阿九面前的时候,雯雯也是温婉有礼的,只是无奈,阿九不喜欢她。

不过,非衣丫头也很好,和阿九在一起是真的很般配。

龙婉儿就更加觉得愧对顾雯雯了,雯雯对阿九有恩,她自己却总想着让非衣丫头嫁给阿九,唉……

“太子爷小时候也发生过意外?”顾非衣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些什么片段,在脑袋瓜里一闪而逝,但,时代久远,已经想不起来了。

更何况,她在火海那场劫难的时候,自己不过是个几岁的小丫头。

之后,又在医院躺了那么久,哪里还能想起来当初的事情?

“是啊,阿九不到十岁的时候……啊,说起来,那场大火还是在你们顾家发生的。”

龙婉儿又盯着顾非衣后背那片米分色的肌肤,眉心慢慢皱了起来:“非衣丫头,你被火烧伤……什么时候的事情?”

“好像……那会才四五岁。”顾非衣认真思考了下,“可是,顾家大火,只有一次……”

“你今年二十二三?”

“嗯。”

“那就没错了,应该就是同一场大火,阿九也是在那场大火里受伤的。”

没想到当时非衣丫头竟然也在大火中受了伤,这么说来,和阿九的缘分就更大了。

为什么当初救阿九的不是非衣丫头呢?如果是非衣,现在,一切都好办了。

可是,阿九答应了照顾雯雯一辈子,这事,阿九只要答应,就一定会做到。

……好复杂的关系,龙婉儿觉得自己脑袋瓜又开始有点疼了。

“婉姨,怎么了?在想什么?”见她停了下来揉着自己的眉角,顾非衣有点担心:“是不是头又痛了?”

“是有点疼。”龙婉儿皱着眉,又轻触非衣背上那片肌肤。

“丫头,以后要是发生这种意外,一定要第一时间逃出去。”

“当初伤成这样,一定很疼吧?小小年纪,唉……”

“其实我有逃的,我记得……”想了想,顾非衣还是摇了摇头。

“我忘了为什么又折回去了,好像……里头还有人?唔……想不起来了。”

那么小的年纪,事后又在医院躺了那么久,哪里还能想起来。

更何况,那场大火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是噩梦一样,想不起来也好,想起来,晚上就会被噩梦惊醒。

潜意识的,她都不想再记起什么。

“里头有人?可是,据我所知,顾家那场大火,并没有……出人命。”

龙婉儿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非衣都伤成这样,要是里头还有人,不肯定伤得比她重?

“嗯,没有出人命,那会……里头好像还有个男孩……婉姨,我来给你擦背吧。”

一定是自己的伤,让婉姨心情不好,她眉心一直皱着。

所以,顾非衣决定不谈论这个话题,也不让她再看自己的伤疤了。

拿起毛巾,她转过身笑着看她:“来,婉姨,我也给你擦擦。”

……

那天晚上,顾非衣真的睡在太子爷的房间里,当然,她是太子爷抱回来的,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甚至,大家都乐见其成,只除了某个人。

非衣也是无奈,心里很清楚某男的脾气,她就算不睡在里头,在别的地方,半夜也会被弄回去。

不过,泡了个热水澡之后,整个人明显轻松多了。

只是还是不敢下地,就怕自己的脚明天也好不了。

为了明天可以正常去工作,今晚,只能忍了。

战九枭中途回来一次,果然是抱着非衣进了浴室,给她搬了个凳子让她伺候自己洗澡。

之后,又和秦琛皇甫夜等人进了书房,一直待到很晚。

十点多,战九枭从书房离开,回房的时候,正好看到龙婉儿从自己房间里出来。

“嘘,非衣丫头已经睡了,你动静小点。”龙婉儿把食指竖在嘴边。

“你怎么还不睡?”战九枭朝门内看了眼。

“想多跟这丫头聊会,就跟她在里头一起睡着了。”她大概是认床,刚睡着没多久就爬起来了。

“阿九,妈妈有些话想跟你说。”

“已经过了十点,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战九枭冷着脸。

龙婉儿真想在他脑门上用力拍几下:“别用公事公办的态度对你老妈,你是我生出来的。”

早知道这家伙这么不听话,当初就不该把他生下来,生块叉烧饿了的时候还能吃!哼!

“有什么话,说快点。”战九枭这辈子,只对两个女人有耐性。

可惜,这样的耐性,依旧不多。

龙婉儿也想赶紧说完,谁愿意被儿子一直嫌弃,但……

她回头看了眼房门,还是觉得不保险,牵上战九枭的手,走远了些。

“阿九,雯雯丫头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战九枭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怎么办?这算是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