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1193 计划,是不是该开始了?

小说: 战少,一宠到底! 作者: 拈花惹笑 更新时间:2018-06-26 02:57:14 字数:2431 阅读进度:1190/2000

凌慕这家伙,没事喝那么多做什么?

扶着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蓝蝶儿好几次累得差点将他扔在地上,让他露宿街头算了。

一米八八的身高,真的让人很绝望,她一米六大几,已经算不矮了,可惜的是身材有点纤细,手臂一点力气都没有。“

哎,你能不能自己走几步?”全部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真的想将人压死吗?“

喂!你别装模作样,我知道你可以,自己走!”

“嗯……”凌慕点点头,还真是退了蓝蝶儿一把,想要自己走。

可是,他才走了半步,立即就倒了回来,这次是真的毫无保留,所有的力量全倒在她的身上!

蓝蝶儿被压得差点要尖叫了!

她真的快不行了!

“钥匙,把钥匙给我,什么房号?快说!”继续扶着他往公寓大楼走去,蓝蝶儿累得连说话都几乎没有力气。“

一六……”凌慕步伐漂浮不定,更增加了蓝蝶儿扶他的难度。

但好在,他竟然还有那么点意识,还知道自己住在哪个公寓:“一六……零二,钥匙,钥匙在……兜里……”

……好不容易,将这家伙往床上一丢,蓝蝶儿两腿一软,顿时跌坐在地上,短时间里,完全爬不起来了。

呼,好累,真的好累,累得连胃都在抽筋。

床上的男人已经呼呼睡过去了,竟然还有呼噜声!蓝

蝶儿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

两条胳膊酸的连举都举不起来,可是,还得伺候这家伙,至少,给他将鞋子脱下来。这

次真的是好不容易,连脱个鞋都那么困难!终

于,在她快要倒下之前,给凌慕将鞋子脱下,丢在一旁。

蓝蝶儿往椅子上一坐,再也不想起来了。

这还是蓝蝶儿第一次走进凌慕的公寓,下意识的,目光在凌慕公寓里头扫了起来。

他的公寓和简单的摆设,东西有点乱,艺术家的特点。角

落里有几个画架,上头有几幅还没成型的服装设计图。

虽然平时给蓝蝶儿的定稿画,都是电脑上的画稿,但,他好像也很喜欢在画板上直接画。虽

然他的人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的,但是,就连蓝蝶儿都不得不承认,他的设计真的很好。没

有任何投机取巧,也不去做讨好别人的事情,凌慕这个名气大师,完完全全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自己的一条康庄大道。

要不然,季尚风也不会找上他来合作,随随便便,就将股份转给他。除

了这些,公寓里好像也没有多少不一样的东西了。

蓝蝶儿休息够了,才从椅子上起来,正准备要离开,不料,转身的时候,忽然看到角落里,有一副没有完成的画。

好熟悉的背影……她

走了过去,将那幅画捡起来,认真看。

忽然间,心尖都似乎颤抖了起来那般!一阵莫名的痛!画

上,三个小孩坐在河堤上,看日出。

这三个人……虽然凌慕的画风有点抽象,背影其实有点模糊,可是,蓝蝶儿一眼就看出来了。其

中一个是她,坐在最中间的是凌慕,不,他当时还叫凌逍遥。至

于另一边的女孩,就是那个女孩……凌逍遥当时和她一起跳海,别人说,是他将她连累死的。

真相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当时他们为什么一起跳海?真的是因为背叛了组织,才会畏罪潜逃。

畏罪潜逃不行,所以,跳海自杀?

蓝蝶儿其实不是那么愿意相信,当年三个人一起长大,感情这么好。最

后,竟然只剩下她一个。

可是这件事情,凌慕明显不想再提起,就算问,他也不会说什么。

现在,组织已经不在了,就算凌慕当初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组织的事,随着组织的解散,也已经烟消云散。他

们这样的小组织,每个人的身份从来都见不得人,一旦组织不在,所有人都变成没有身份。

至少,没了那一层的身份。现

在这样的生活,或许对每个人来说,才是最好的。

给凌慕盖上被子后,她转身出了门。已

经很晚了,看了下时间,晚上快十一点。

一个宴会,累得要死要活,现在,战七焰和季菲菲在做什么?

真的送回家,还是,送到了战七焰的床上……咦

咦咦,好端端的,她想他们这些事做什么?

人家现在是不是在滚床单,跟她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她的谁。金

主而已!说

句不好听,金主,可以有她这样的玩物,也可以有更多其他的,签了协议就乖乖的做他其中一个玩物,乖乖等协议结束就好。想

太多,只会影响自己的生活。

从公寓楼出来,蓝蝶儿正打算去路边拦车,不料,眼角余光处,一道身影忽然闯入。

她吓了一跳,猛地望去,看清楚那道身影之后,心脏一瞬间就收缩了!她

以前的工作,让人对认人的能力特别出色,尽管那女人换了一张脸,可是,她还是可以在看到的第一眼,认出来!

掌心捏的紧紧的,她想不理会,转身就走。可

是,走了两步之后,人又停了下来。

终于,还是回了头,快步朝那人走了过去。快

四年了!既然消失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回来?她到底想做什么?

“你竟然能在第一眼将我认出来,不愧当初接受的训练!”

女人笑嘻嘻的,现在,声音好听了,不再是那么沙哑,就连样子就好看了,简直就像是换了一层皮那般。

蓝蝶儿有点讶异,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她怎么知道,她当初接受过训练?

这个女人,真的很可怕,为什么好像什么都知道那样?“

怕什么?我是你姐姐,我不会害你的。”女人笑得轻柔,话语听起来是那么的慈祥。可

是,蓝蝶儿却听得一阵森寒,掌心,冷汗渗出。

“你到底想做什么?回来又是为什么?”“

你现在是战七焰的情妇,跟了他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干预过,现在,感情已经很好了吧?”

女人的笑意依旧那么温柔,但,说出口的话,却是让人心惊胆战:“既然有感情了,那么,我们的报仇计划,是不是也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