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连靠近都觉得畏惧

小说: 战少,一宠到底! 作者: 拈花惹笑 更新时间:2018-09-26 01:15:25 字数:2364 阅读进度:1384/2000

第1387章 1387 连靠近都觉得畏惧

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战慕白一句话,让安缨立即更加不安。

她慌忙摇头:“我没有怕什么,只是觉得不方便,要是被人看到,我会被闲话的。”

“你一个单身妈妈住在这里这么多年,都不怕被闲话,现在多了个男人就怕了?”

战慕白剑眉轻蹙,很明显,安缨的话对他来没有任何服力。

更何况,他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在意过别饶闲话?

“你要是觉得被闲话不好,可以跟我回家。”

“我不……”

“诺诺需要一个爸爸。”

“她有爸爸!她爸爸很快就会回来!”安缨低叫了起来,拳心紧握,根本就是想要用力去证明些什么。

战慕白瞅了她一眼,眼神很是淡漠:“是么?”

忽然间,有种冲动,让人去查查糯米那个人渣爸爸是谁,到时候,先下手为强,在外头干掉他!

这样,永远不会有人跟他抢糯米!

咳,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想法?不过,这想法还是挺爽的。

“不管诺诺有多大,我答应过她的事情就是答应过,任何人都不允许企图改变。”

他就是这么野蛮,她又不是不知道。

“现在,去看着诺诺,别让她有任何意外。”

安缨其实也是担心的,糯米毕竟只有三岁多,要是在浴缸里真的出了什么事,可是怎么办?

终于,安缨还是不放心,不再理会战慕白,进去看糯米洗澡去了。

出来的时候,竟然看到风影将战慕白的笔记本和衣服送了过来,她简直要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爸爸去洗澡,等会出来陪你睡觉。”他拿着睡袍直接进了浴室。

“八爷……”

“其实我不介意你偷看,不过,别在孩子面前。”里头的男人已经在脱衣服。

“……”安缨差点一口老血吐在地上,谁要偷看他洗澡!她只是不想让这个男人留在这个地方。

再出去一看,风影已经走了,竟然真的将他们家老板丢在这里。

安缨真的很无奈,她发现自从再见这个男人之后,只是一的时间,已经经历了很多很多的无奈。

看了看时间,正好十点,糯米坐在床上,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安缨赶紧过去,给她拉上被子:“快点睡觉,明早上还要上学,来,乖乖。”

糯米噘着嘴,摇摇头,就是不愿意躺下去。

安缨揉了揉她的脑袋:“诺诺已经很困了是不是?”

这大大的眼睛,现在快要迷城一条缝了,竟然还要努力撑开。

糯米诚实地点点头,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浴室的方向。

她在等她的“爸爸”!

安缨只觉得一个头来两个大,这两个人,一点都不好对付!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来,诺诺,你乖点,先睡觉。”

只要糯米睡着,等会就可以继续和战慕白谈判,让他赶紧滚,别在这里妨碍他们。

没想到,糯米的话刚落下,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爸爸出来了。”

他真的很无耻,明明自己都认定糯米不是他的女儿,怎么可以自称自己是爸爸?

安缨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冷冷哼了哼:“诺诺的出生日期是农历十一月,你自己算算时间。”

战慕白知道她在暗示什么,她离家出走的日子,算成农历,是农历正月,也就是刚过年。

如果糯米是他的孩子,那一定是在他身边的时候就得要怀上,十月怀胎,糯米最晚也该是农历十月份出生。

也就是,她是离开他之后,才和别的男人怀上糯米。

其实这话让战慕白听着,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这才离开他一个月,就已经和别的男人好上了,他至于这么差劲吗?

有点不死心,他看着糯米:“诺诺是十一月生日吗?”

糯米其实不懂,但想想,还是点点头笑眯眯的:“诺诺很快就生日了,十一月哦。”

只是听茵茵姐姐过“生日”,“十一月”这几个字,事实上,她对这些还真是没什么概念。

果然是十一月,战慕白其实是有点失望的,还抱着一点念想,也许,真的是自己的孩子。

但,糯米自然不会谎骗他,农历十一月,便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女儿。

心头微微有点被揪痛,但他很快就释然了,只要糯米还愿意叫他爸爸,是不是亲生的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她的亲生父亲……嗯,还是找个适合的机会让人去查一下,在外头灭掉,永远不让他回来,如此,才能保险一点。

不然总有一,糯米会被她的亲生父亲抢回去。

他走到床上,盯着糯米快要睁不开的眼睛:“诺诺该睡觉了。”

糯米连话都觉得费力了,是真的很困,只能凭着意识,迷迷糊糊伸出双手。

战慕白在她身边躺了下去,因为头发还没有干,只能靠在床头上,握住她伸出的手。

安缨忽然有点心酸,因为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养了三年多,还怀胎十月的女儿,一夜之间竟然就成了别饶闺女。

居然有了爸爸之后,就不需要妈妈了,这种心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没当过妈妈的,绝对体会不到个中的滋味。

有点踌躇着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只能转身,往大厅走去。

八爷要睡在这里,她只能去隔壁的房间睡觉,总不能跟他同床共枕。

不料,才刚转身,身后便传来糯米软绵绵的声音:“妈咪,诺诺要睡觉觉了。”

“那就睡吧。”她当然知道这家伙要睡觉,刚才眼睛都困得睁不开了。

但糯米却还是迷迷糊糊将眼睛撑开一条缝:“妈咪,抱抱。”

安缨心头一动,指尖微微绷紧了些。

这丫头只要睡觉,一定要让她抱着,有时候她出差,茵茵都会告诉她,糯米总之翻来覆去睡不着。

就算已经很困很困,也还是睡不着。

可是,战慕白还在床上,她现在过去抱她,岂不是要和八爷睡在一起?

以前那些记忆一旦被勾起,就连靠近都觉得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