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7章 不要跟你做

小说: 战少,一宠到底! 作者: 拈花惹笑 更新时间:2018-12-17 21:06:04 字数:2375 阅读进度:1551/1994

宫无遥洗过澡之后,在房间里犹豫了很久很久,才终于敲响了申屠默的房门。“

申屠大叔,你需要我做什么?”这是她在房间里想了几乎两个小时的问题。

房门被打开,宫无遥并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门边,看着坐在书桌前工作的男人。

竟然不敢进来!申屠默斜睨了她一眼:“站在那里做什么?怕我吃了你?”宫

无遥是真的怕,怎么都没忘记他之前差点将她吃掉的兽『性』目光,所以,她很老实地点了点头:“怕。”

“……”这倒是让申屠默一阵无语,竟然这么诚实,是傻还是故意?

“进来。”他道,目光回到屏幕上,右手重复受伤之后,现在又只剩下左右五指在敲击键盘。

不仔细看得人可能看不出来,但,宫无遥知道他的伤势,当然也会注意到。申

屠大叔的手指……

“怎么?觉得愧疚的话,就过来补偿。”

宫无遥一愣,差点被他吓死。

申屠大叔怎么知道她在看什么,又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简直就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

那个,申屠大叔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我听得很清楚呢。”她干笑了两声,就是不想过去。

“回去。”他忽然道。“

回去?”宫无遥一下子又反应不过来,愣在当场:“回……哪里去?”

意思是,允许她回台川了吗?

这丫头,简直可以气死人不偿命,回台川?想得美!申

屠默侧头看着她,那道冷冽的目光,几乎能让人腿软。她

就是这么简单,或许,这也是申屠默喜欢跟她待在一起的原因,不需要推测,她的心事几乎完完全全就写在了自己的脸上。只

消一眼,保准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不过,好像四肢也不是那么发达。

他冷声道:“回你的房间,以后给我将回台川的念头收拾好,至少在这三个月之前,一步都不许从我身边离开。”

“申屠大叔!”宫无遥急了,立即走了进来。

所以说,跟这丫头沟通的话,最好是说的直白一点,越直白越好,别再拐弯抹角的,她听不懂。

真蠢!

可就是这么蠢,却让申屠默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蠢

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好对付。“

关门。”他回头,将最后一份文件看完,从椅子上起来的时候,这丫头已经在犹犹豫豫之后,将房门关上了。呵

就是蠢一点,萌一点,才够听话。相

对于申屠默的好心情,宫无遥的心情却一点都不好,甚至,还可以说的上很差。“

申屠大叔,到底要我做什么?”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总觉得申屠大叔不怀好意,但,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自己想的那样。晚

上吃过饭之后和毕洛聊了一会,那家伙竟然说申屠大叔这样让她去他的房间,肯定是想要和她做那种羞羞的事情。

只是后来毕洛又要去研究新『药』,没有再跟她讨论下去,无遥自己一个人也想不透,但总之是有几分防备的。如

果申屠大叔真的要跟她做那么过分的事情,才愿意给她放假,那,她宁愿今年不回去给爷爷过大寿了。

等三个月结束之后,再回去负荆请罪,大不了给爷爷骂一顿,给爸爸骂一顿,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可是,如果和申屠大叔做那么羞耻的事情,那一定是比少块肉还要可怕!

“过来。”申屠默走到床边,坐了下去。

他果然是要将她放床边带去!难道,申屠大叔真的是那么坏那么邪恶的人?宫

无遥才不要过去,已经要绝望了:“申屠大叔,我不是那种女孩,不是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申屠默不仅仅是坐了下去,甚至,在床上趴下,侧头看着她。

“不是可以跟你……让你……让你……”这种话,宫无遥就是憋红了脸,也说不出来。但

她的意思,申屠默已经猜到了。

“你以为我要你过来,是要让你给我暖床?”不过,暖床这个主意,好像也不错。只

是,现在都是有空调有暖气的存在了,暖床,意义似乎也不那么大。

“难道不是吗?”宫无遥瞪着他,一脸委屈,也是一脸气愤:“申屠大叔,我没想到你是那样的人。”“

我是怎样的人?”他似乎一点都不生气,只是挑了挑眉,依旧盯着她气呼呼的小脸。宫

无遥懒得跟他继续说下去,这男人实在是太过分,竟然用这种事情来对她威『逼』利诱。

她虽然不怎么聪明,但还不至于连保住贞洁这种事都不懂。

“反正,我不是会为了回家给爷爷过大寿,就答应跟你做那种事的!”话

不投机半句多,她真是看错了申屠大叔这个人了,还以为他至少算得上是个好人。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逼』迫一个姑娘,他……他真的太坏了!宫

无遥转身就想走,申屠默淡淡道:“真的不想回台川给爷爷过寿了?”

“就算想,也不接受你的强迫!”那么过分!再也不要理他了。“

我只是让你给我按摩,有这么困难?”他依旧趴在床上,早就做出了等她按摩的准备。

这丫头倒好,一肚子有颜『色』的思想,都在想什么呢?“

就算是按摩,我也不……呃?按摩?”什么意思?按摩……是那种按摩?“

字面意思。”申屠默有点不耐烦,“到底做不做?不做就滚。”“

我……”宫无遥还是有点愣愣的,按摩……真的只是按摩吗?

不过,如果不是按摩的话,申屠大叔趴在那里做什么?又好像真的是……真的只是在等她过去给他按摩。人

都趴下来了,不是按摩,难道还要……咦咦咦,自己都在想什么?怎么想法里头有那么多龌龊的画面?“

我做,我现在就做!”知道有希望之后,宫无遥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赶紧放开刚握在手里的房门把手,她飞快地走了过去。“

申屠大叔,你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按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