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重返外海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7 21:35:17 字数:8842 阅读进度:352/1254

这二十四字,好似惊鸿一现,徐徐又消失于白纸之上,再次留下满纸空白。

宁凡陷入了思索,口中则默念那首五言诗。

“人死如灯灭…一灭,一燃,这其中有轮回的至理,但我弄不明白。”

这首诗,或许包涵了紫斗一生的轮回之悟。

但以宁凡的境界、阅历,远远不足以明白的。

就好似明明站在海岸,眺望海景,依稀看到了天边的海雾仙岛。但那景致太过飘渺、虚幻,根本无法看得真切。

收起无字天书,也收起所有心情。望着再次空荡荡的云宫大殿,宁凡轻轻呼出口气,好似完成了一件重要任务。

“陆夫子,我允诺你的事情,办到了!”

他明明是在自言自语,但第二界、罗云部中,一个立在罗云郡府,仰望苍空的老者,默然垂泪。

“云将,你为何流泪!”一旁的侍从皆是不知所措了。

“你们退下吧…老夫想一个人…静一静…”

就在刚刚,陆道尘左目中最后一丝封赐之力…消失了!

那封赐力量,是陆帅所赠,虽说陆道尘在星宫力抗血狼、自毁封赐之星,但服下宁凡所赠六转丹药后,终究保留下一丝残损力量。

但这力量,却在刚刚,无端消失…

失去这股力量,陆道尘非但不可惜,反而大喜。因为他已猜到,这力量之所以突然消失,是因为陆吾重归轮回、主动收回了封赐之力!

他流泪,是大喜,亦是大悲。

他知道。就在刚刚,宁凡完成了与他的约定,破去了陆吾所中孽印!

“陆北,多谢你,救了陆帅!”

晚风起,陆吾老眼含泪,望天二拜!

一拜陆吾当年提携之恩!

二拜宁凡出手相助之情!

云宫之中,宁凡伫立良久,最终走出宫殿。

在其走出宫殿的一刻。那宫殿好似发出一道呜咽之声,轰然崩碎。

殿外诸女,皆有些担心,不知云宫发生了何事,竟让宁凡百日都没有出来。

只是看到宁凡一切安好,那担心也就淡了。

甚至在感受到宁凡更为浩瀚的气息之后,兮然第一个惊呼不已。

“陆北哥哥。你的气息好强,是境界又提升了么?难道突破了化神后期!”

兮然也不过是化神后期而已。而此刻的宁凡,单论法力雄浑,完全不弱于兮然,这让兮然无法不惊讶。

“没有突破后期,还是化神中期,不过实力确实提升了不少…”

宁凡言罢,一时沉默。

而仿佛察觉到什么,兮然收了笑意。舞嫣垂下臻首,元瑶轻轻咬唇,气氛竟开始沉默起来。

“我要离开星宫了…”宁凡语气平静,但这淡淡一句别离,却让三女心头皆是有些酸涩。

终究是要分别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背负的责任,宁凡的责任是变强、守护亲人。元瑶需返回北天,舞嫣、兮然各有偌大家族,终究要返回灵王宫。

星宫一行,危险重重,但正是一次次生死相随,才更加让诸女难以忘怀。

舞嫣努力想要平静,但香肩却在轻轻颤动,她无法忘怀,那一日被老熊追杀,若非宁凡感到。她已死。

她无法忘怀,宁凡为了帮她避免万年囚禁的责罚,捉走了紫妃一行十名妖妃,根本不在乎灵王宫的追责…

舞嫣不舍…

兮然鼻头一酸,泪珠啪啪落下,她答应过宁凡要坚强。要做独当一面的炼丹宗师,再也不哭泣。

但兮然从不知道,原来与宁凡分离,是如此伤感的事。她忍不住眼泪,就好似忘不掉宁凡怀抱的余温。

那一日,宁凡抱着她,血洗了星海。

那一日,她被敌将以邪寒蛊偷袭,绝望之时,唯有宁凡挺胸挡在她身前。

兮然不舍…

元瑶凤目微微闭起,她修为高深,她太上忘情,她的表情可以沉静。但她的心,终究忘不掉这一段荒唐却温暖的往事。

她的修为,从不需要人保护的,但在她伤势最终、最弱小的关头,是宁凡为她遮风挡雨。

这或许会是她一生中唯一一次躲在一个男子身后。

但现实的无奈,让元瑶连真正姓名都不敢告诉宁凡。

元瑶亦不舍…

啪!啪!啪!

三声脆生生的巴掌声,忽然响起。

立刻,兮然呀的惊呼,舞嫣目光慌乱,元瑶则凤目羞怒。

三女同一时间,捂住了翘臀,气怒回头,正见宁凡摆动手掌,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三声响声,自然是宁凡的魔爪,拍在了三女的翘臀之上。

手感似乎不错…

“陆北哥哥,你,你不要脸!”兮然气呼呼地舞动粉拳。

“你这个臭小贼!”舞嫣脸都羞红了,她大概是在场唯一一个没与宁凡双修的女人,这一巴掌,自是分外刺激。

“你、你真是…”元瑶真是不知怎么说宁凡好。

只是被宁凡这么一闹,离别的伤感气氛,立刻变成了旖旎的氛围。

“小黄瓜,有一手!”月凌空称赞不已的望向宁凡。

淫贼做到宁凡这地步,光明正大、大义凛然的,实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女尸脑袋一片,目光不解,口中喃喃道,“啪…啪…啪?”

她是想问,宁凡为什么要打三女的屁股。

三女又没有不听话呀。

宁凡笑着摇摇头,气氛已缓和,差不多…该走了!

“瑶儿…”宁凡语带调笑。

“…”元瑶无语了,心中腹诽不已。

暗道这陆北还真是我行我素,以为荒唐过两次,就可以蹬鼻子上脸了…

瑶儿…瑶儿是他叫的!

之前情形危机,让他乱叫几句也就算了。现在我实力恢复。他还这么乱叫…

罢了,马上就要分别了,多半再也不见了,让他占占口头便宜吧。

“我答应分你一丝黑星之力,现在就可以给你。”

宁凡收了笑容,五指一抓,丝丝黑色星光无端透掌而出,凝成一块巴掌大的漆黑水晶,散发着淡淡星芒。

“这些。够不够?”

“这么多!你、你成功领悟天帝的黑星之术了!”

元瑶凤目震惊。

这巴掌大的漆黑水晶,起码含了一千道黑色星力。

这么多的星力,信手拈来,自是说明宁凡已成功凝聚本命星辰、初步明悟黑星之术!

那秘术,可是以元瑶境界都会心动的好东西,却被宁凡机缘巧合领悟了。

“你不要?那算了。”宁凡故意问道。

“我要…”

元瑶伸出手,将漆黑水晶夺过。丝毫不知这一句‘我要’,实际被宁凡多占了一次口头便宜。

且抢过水晶之时,又被宁凡好似故意的摸了一下手腕。

元瑶更为无语地瞥了宁凡一眼,她隐隐感觉,若自己再多和宁凡待=呆半个月,自己真的会被这小子推倒第三次、彻底沦陷。

只是一想到得到水晶、能为北小蛮斩掉赤龙,作为娘亲,她又十分欢喜。

“谢谢你…若你日后飞升北天,我会暗中给你些报答。”元瑶认真道。

“怎么报答?”宁凡目光一闪。

“…到时候再说吧。”元瑶避开了这个话题。似想起什么,犹豫了下,仍是问道,

“你真的不愿放弃阴阳魔脉么?我可以给你更好的神魔功法…”

“你问过很多次了。”宁凡摇摇头。

“是么…你是雨界之人,想要飞升上界,只有两种途径。其一,修炼到碎虚巅峰。破碎虚空,飞升北天。其二,修炼到化神修为,持着上界‘四大势力’赐予的九界飞升名额,可在化神之时,便选择飞升。当然,不是飞升越早就越好,但有了名额,飞升便不再有凶险…”

“你要给我飞升名额?”宁凡眼皮一挑。

“不,不是我…我的女。不,妹妹,她叫北小蛮,在雨界某座遗世宫分殿,似乎是一处叫无尽海的地方。此次我返回北天,会设法叮嘱她一二。日后你想飞升之时,前去告诉她,你是陆北,她会帮你准备界门通路、让你飞升上界。”

“这样啊,此事我会考虑的。”

宁凡哭笑不得,心中暗道,以自己与北小蛮的恩怨,那小丫头极有可能在飞升时动动手脚,崩溃界门界路什么的,让自己葬身于传送中…

这个名额,元瑶舍得给,宁凡不敢拿。

且宁凡根本不准备在化神之时飞升,至少,在灭掉魔界涅皇之前,他不会考虑这种事情。

“嗯,虽然我们不会再见了,但我还是衷心祝你…前程似锦…”

元瑶轻轻捏碎额头封印,霎时间,其气势回归到舍空之境。

她,终究是要离去的。她与宁凡,只是有缘无份而已。只是‘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的无奈。

“北瑶姐姐,你要走了?”

“北瑶!”

诸女皆望着元瑶,这目光,让元瑶忽而扫去烦闷心情,破涕一笑。

很有趣的回忆呢…

自己舍空境修为,会与一群化神小辈当姐妹,且这姐妹,还有异族存在。

“若有缘,也许会再见…”元瑶心头一叹,明明已然忘情,却偏偏动情。

指诀一变,浩瀚的法力激荡,天地间凭空出现一座巨大界门,元瑶一咬牙,一步踏入,离去。

这一路的动情,很意外的,让元瑶的瓶颈松动了。

太上忘情,不是无情…她一路无情,却在星宫动情,实力或许会增涨不少的。

这是后话。

舞嫣、月凌空都有些感叹,兮然则鼻头又酸了。

“北瑶姐姐走了…”

“傻丫头!有聚就有散,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舞嫣不知该说兮然什么好。

她轻轻抬头,望着宁凡。一时无言。

良久,才鼓起勇气,淡淡道,

“陆北,我们要先返回第二界,交待陆道尘一些事情,再返回灵王宫。之后的话,大概灵王会下令,将整座第二界界面以秘法搬移到上界的妖灵之地…毕竟第二界中。本就是沉睡之地的上古妖族,重新飞升,并无什么不对…”

“是么?那日后婉儿和罗云,就劳你关照一二了。”

“你不跟我们回第二界么?婉儿姐姐或许也会想见你呢。”兮然真是什么人都可以叫姐姐,她天生就喜欢给人当妹妹。

“不了,就算回去,也会马上离去。只不过让婉儿再一次感到别离的难过而已。或许有一日,我的身前再无修真血海,我的身后在我仇寇追杀,我便可放下一切,去寻你们,却过一场平淡、却温馨的凡人生活。婉儿期待见到的,一定是那个时候、放下一切背负的我。她在等,我也在等,会有那么一天…”

宁凡眼神露出一丝神往。凡人一生平淡,往往渴望有一段热血传奇般的生活。

修士一生争斗,与天争,与人争,与命争,修到最后,往往是疲惫的。是渴望平淡的。

但心可以疲惫,脚步却不可以停歇。若停下,则会被其他修士当作铺路的尸骨、踩下去!

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

“嫣儿,然儿,我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这两块剑晶,你们持着,激发此炼虚一击,纵然是化神巅峰,也必死!而半步炼虚。也需望风而逃…”

宁凡取出两块剑晶,这些自然是从紫川手中夺来。

“这是否太贵重了…”以舞嫣的妖妃身份,都无法弄到这么一块剑晶的。她天赋不差,但在家族之内,并不受到重视。

“这是礼物么…”兮然眸子忽闪忽闪,笑容绽放。她是家族的小公主,自不缺防身之物的,但她仍将这一块剑晶当作珍贵宝贝,因为这是宁凡送的。

“这个礼物,差不多可抵消五千万仙玉…陆北哥哥,你还欠我九亿仙玉,下次见到你,我肯定找你讨要…对了!”

她仍念念不忘被宁凡抢走十亿仙玉的往事。

只是旋即想起什么,一贯有话就说的兮然,竟有些局促起来。

“舞嫣姐姐,我偷偷给陆北哥哥一个东西,你就当没看见好不好,不要告诉别人?”兮然跟舞嫣恳求道。

“好呀。不过你要送陆北礼物么,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兮然局促的表情,让宁凡有些好笑。

“是一个玉简、玉简啦…”

兮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精致包装的玉简,递给宁凡,小脸立刻滚烫。

“这是?”

宁凡极为粗线条的撕开包装,一点玉简,立刻,玉简之中,一道娇软的声音,立刻响起,

“陆北哥哥,兮然好喜欢你,特别喜欢你!你是兮然的大英雄!这个是兮然偷偷烙印的玉简,记载的是我们玄药族的炼丹秘术——《三清残卷》,你可要好好学习哦,将来成为一个炼丹大师,爹爹肯定就不反对我们成亲了…”

啪!

兮然小脸又气又羞,一指点在玉简之上,关闭了玉简的声音,气呼呼看着宁凡。

“笨蛋!这个不是能当着人打开的!”

兮然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是她一路上偷偷制作的玉简,其中偷偷烙印了玄药族的所有炼丹绝学。

当然,若是只有这些也就罢了,偏偏里面还烙印了不少肉麻的情话,是兮然一直相对宁凡说、却不敢说的。

“笨蛋!大笨蛋!”兮然羞得跺脚,另一边,月凌空听到兮然玉简里肉麻的话,小小的女童身板、腰都笑弯了,故意模仿着兮然的口气,装腔道,

“陆北哥哥,兮然好喜欢你,特别喜欢你!你是兮然的大英雄!”

“不许学!”

二女在吵闹,舞嫣眼中却是暗惊,同样的表情,亦浮现在宁凡眼中。

“这是玄药族的炼丹秘术?你将此术送给陆北,若此事传出,以你玄药族的霸道,铁定会出动不少真仙追杀陆北!你这是在害他啊!”舞嫣紧张道。

“你不说。我不说,陆北哥哥也不说,月儿姐姐也不说,微凉肯定也不说,谁会知道?”兮然不以为然,根本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你真是…让我说你什么好…”舞嫣轻轻一叹,她能体会兮然的心情,如果她在族内有公主般的地位,能获得一些高深的族内秘法。且又能帮上宁凡,她也会乐意冒险送给宁凡吧…

“陆北哥哥,你若是不要,就还给我!”兮然伸手欲夺,却被宁凡抱个满怀。

“要,为何不要?这可是好东西。”

确实是好东西。阵道分为九个派系,丹道却只有两个派系。乱古大帝传承的‘河车九转丹术’,残缺不少,兮然所给的‘三清丹凝丹术’,虽然同样残缺,但比起宁凡如今的丹术,却高深了许多。

有了这些,以宁凡资质,只要下一番苦功细细研习,必定可在丹道上大有所为。

若有贤内相助。可胜百万雄兵…这句凡间的俗语,宁凡算是当真体会到了。

自然,为了赢得贤内们的芳心,一番生死危机是少不了的。

过程很艰苦,结果很圆满,这就够了。

“那,陆北哥哥。我和舞嫣姐姐就这么走了哦,你不许不想我!”

“嗯,回去之后,事事小心。”宁凡提醒道。

舞嫣、兮然皆是深深望着宁凡,良久,各自取出阵盘,催动阵光,瞬息之后,身影渐渐淡化,却是返回了第二界。

“陆北…再会…”

望着二女离去的天空。宁凡仰起头,有些感叹。

“光…回…家?”女尸轻轻牵过宁凡衣袖,她看出宁凡有些感叹。

“嗯,回家。离开外海二十多年,许秋灵的伤势或许已发作了,先去治愈此女吧。”

“小黄瓜。你红颜这么多,不累得慌么?”月凌空腹诽道。

“再累,也比孤独要好。”

宁凡的话,一霎让月凌空沉默。宁凡的道路坎坷,但却并不孤单。而月凌空从前虽是内海女暴君,却从无一个知心好友,甚至到头来被第二元神反噬,被徒弟们背叛。

“我们什么时候去神空岛…”月凌空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往事,蹙眉问道。

“会去的…”

宁凡取出一个阵盘,这阵盘却并非返回第二界,而是返回外海。

碎界秘境,第二界,星宫…入碎界前,他是元婴,回外海时,他是化神,甚至几乎站在了化神的顶点。

一路艰辛不少,也有损失,金焰车半毁,两具化神中期傀儡死伤,但获得的,更多!

阵术、丹术、定星盘、黑星之术、扶离祖血、初步凝出皇影、两具炼虚傀儡、一副仙画法宝…

有失更有得,宁凡没有吃亏就是了。

二十余年如一梦!

“走吧…”

宁凡催动阵盘,三人身影徐徐消失于云宫之外。

在其离去的一刻,云宫亦失踪,连同星海,一并消失,不知去向何方。

二十年,外海依旧充满了凶险、机缘,每年都有不少修士远道而来,或为了无尽海历练,或为了遗世宫修炼。

二十年,外海不少势力覆灭,又有许多势力建立。其中,瀛洲仙岛之上,便成立了一个最大的杀手组织,其名…刺明联盟!

二十年,碎界秘境已毁,当日欢魔海海域的碎界入口,早已崩碎。唯有那曾经铭刻宁凡姓名的杀碑,排名第一的位置,刻着一个煞气惊天的凶恶姓名。

周明!

碎界秘境,本只可入六个月,但宁凡一入便是二十年。

在外守候的无尽海高手,大多失去等待的兴致,早已离去。没有人会为了围观宁凡回归,而在此守候二十年。

只有一个名为许秋灵的女子,日日在此守候着,但最近三年,她伤势开始发作,体力不支,已无法在海域之下守候宁凡。

此地早已空无一人,甚至连隔绝海水的阵法都失去灵性。偶尔经过此处的,也只有在幻魔海域寻宝历练的修士而已。

深海之中,一老一少两名修士,正在海域采集灵矿。欢魔海域盛产灵矿。越是深邃的海底,越有珍贵的矿石。

矿石是好东西,可铸法宝兵刃,可锻灵装灵铁,可布阵制傀,一块珍贵的灵矿,甚至相当于一名金丹老怪百年修炼的所有消费!

这一老一少二人,正是在深海寻找灵矿的。

老者一袭红袍,有着金丹后期的恐怖修为。似乎是一名散修。

那小的,是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年,资质似乎不差,刚刚突破融灵的样子,境界都还未稳。

这二人,是一对师徒。

或许,老者带少年下海。不仅仅是为了寻矿,更是为了趁机让少年血海历练一番,借战斗稳固境界吧。

“师父,我境界尚弱,才仅仅融灵,在海底历练,是不是早了点…”少年有些怕,他的话,立刻引起老者的不满。

“哼!胆子这么小。如何能在修真之路上走远!融灵又如何?你可知,二十年前,无尽海曾出了一个惊天人物,以融灵修为入外海,独闯万鲛,惹得封妖殿追杀而不死,入蓬莱遗世宫闭关。十年之后,突破元婴,力斩封妖殿鹰鹤长老!后来又凭元婴修为,在外海搅动风云,更敢正面硬悍化神老祖!此人斩杀十宗三岛的天骄如儿戏,偏偏十宗老祖不敢对他动怒!”

“此人入碎界秘境,一入二十年,名字却越来越血红,足可见他不但未死,甚至去了某处。制造了滔天杀业…即便此人离去二十年,外海中,老辈高手一听此人名头,仍是胆寒不已…他便是一步步从融灵踏上巅峰的!”

老者的训斥,让少年面红耳赤,却仍是小声顶嘴。

“师父肯定是胡诌的。徒儿不信有人在融灵之时,能纵横外海…这人是谁,师父可能说出他的名号?”

“他的名号?他就是你最崇拜的那个魔枭,那个威名重到让外海无数势力暗中结成刺明联盟之人!他是,周明!”

“什么!师父说得是‘明尊老祖’!明尊老祖竟在融灵之时,便横扫外海?!”

少年本不相信有人可凭融灵修为纵横外海,但一听周明二字,他浑然全信了,甚至,眼露火热与崇拜。

他最崇拜的,便是周明!

“只是,师父怎知明尊逃过封妖殿追杀时是融灵修为?外界传闻,明尊入外海之时,是元婴修为呀?”少年不解道。

“我怎不知?当日我和明尊同坐一条遁天舟入外海的!那时为师所坐的遁天舟收到其他舟船的求救讯号,那一刻,明尊就站在为师身边,心乱之下,泄露了一丝修为,确实是融灵不会错…也就是老夫感觉到了,除了老夫,无人知明尊融灵可战元婴!咳咳,都是些往事,不提了,不提了…”

老者想起往事,不觉惭愧起来。

那时,他和宁凡同坐一条船,进入外海,他是金丹中期,宁凡是融灵。

数十年后,老者好不容易才提升至金丹后期,宁凡都已是元婴老祖,是让化神老怪都忌惮的高手,是刺明联盟最想斩杀之人!

跟宁凡比起来,老者自己都觉得,一生修炼修到了狗身上。

“师父,师父…”少年忽然收住遁光,并打断老者思绪,指着一个方向目露喜色。

“什么事?没看到为师在回忆往事吗!”老者不悦,但目光顺着少年手指方向一看,立刻一诧,旋即面色大喜。

在前方海底的礁石堆旁,有一块色泽暗红的火晶矿,起码有巴掌大小!

“是火晶矿!还有这么大,师父,这一块火晶矿,起码能卖十万仙玉呢!”少年兴奋道,十万仙玉对他、对老者,都是巨大的财富!

他立刻纵身,想要降下海底,挖走此矿,却猛地被老者拉住。

“且慢!有些不对!此火晶矿的位置并不隐晦,如此显眼,却从未被任何人取走,反倒轮到我师徒来取…这有些不合理,此地怕是有什么危险隐藏…”

老者目光斜睨,多年的生死经验告诉他,此地藏着什么。

当其目光扫过某块巨大的礁石之后,蓦然一惊,仿佛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立刻拉起徒儿,不要命的后退。

“速走!这不是礁石,这是…礁兽!”

就在老者急退的一瞬,六百丈之内所有的海底礁石,开始晃动!

整块地面忽然拔高,海沙之下,竟蛰伏着一头六百丈巨大的凶兽!所有的礁石、火晶矿,都生在他的脊背之上。

吼!

凶兽一声嘶吼,散发出元婴中期的气势,在这气势之下,老者惊骇欲绝,胸口一痛,被凶兽吼声阻断遁光,而那少年,则几乎吓死。

“元婴凶兽!且还是元婴中期!完了,我们必死!”

在这一老一少齐齐绝望的一刻,深海之中,忽然星光大现,并于海水中形成一个万丈巨大的黑星漩涡!

在那漩涡之中,不时传出霹雳巨响,并有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一步自漩涡走出,毫无征兆的,十万里海域,立刻掀起猛烈海啸,无数蛰伏的凶兽在同一时间,匍匐于地,颤抖不已。

而那之前气焰嚣张的礁兽,此刻一见青年出现,竟骇得眼珠圆瞪,周身大颤。

可怕,太可怕…

这凶兽从青年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可战胜的危险!

吼!

礁兽发出类似臣服的吼声,竟不要命地远遁而去!

老者惊呆了,少年更是吓愣了。

这凭空出现的青年,究竟是何来历,又是何修为!

仅凭一丝气势,就让元婴中期的海兽…没命逃遁!

“见、见过前辈!”

老者不敢怠慢,立刻抱拳行礼。

无论这青年是谁,都绝对不是老者可以得罪,甚至,老者连青年的容貌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犯了什么忌讳。

他之一生,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高手!

ps:

(感谢羽熙、北武四支队、伤不能自控打赏,感谢zjdodo、泪塚、不要太猖狂、我爱你啊是、草根李氏的月票支持。羽熙、伤控,做副版主要点一下关注书评区,要达到发帖量,看到你们申请了,系统不通过)

高速首发执魔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343章重返外海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