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中州有令,东南修盟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8 06:04:10 字数:4854 阅读进度:547/1254

思无邪分身消逝之后,宁凡却仍在南海的礁石之上伫立。

一旁的一块巨大礁石之上,刻有两个娟秀的字迹,应是思无邪等待宁凡之时所刻下,是梅花小楷。

天涯...

思无邪刻下这两个字,大约有和宁凡诀别之意吧。

可惜,宁凡固执地抱住了她,誓要成为她的劫,大概也不准备给她诀别的机会...

宁凡望着海水,眸色渐深。

拍岸的浪涛,潮起潮落,终要回归大海。

她属于昆仑瑶池,她走了...

“原来五十年过去,我心中仍会有不舍的感觉...”

宁凡轻轻一叹。

他记得与思无邪的约定,五十年之后前往古天庭寻找不死树,如今却必须返回七梅城了。

在他意欲离去之际,长空中忽然飞来一道传音飞剑,循着他的气息遁至。

宁凡屈掌一招,将飞剑摄入手中,一把按碎。

一道传音立刻传入宁凡耳中,是许秋灵的声音。

“若问虚成功,速归,七梅有客,东南修盟,秋寒道侣。”

十年过去,许秋灵早已破入化神中期,可发出传音飞剑。

纸鹤、蓝眉、白鹭等女也一一结成金丹,就连白素都已突破融灵。

月凌空则借助宁凡所赠的月光宝石法力大涨,但突破冲虚境界仍遥遥无期。那月光宝石,正是宁凡自岚角族拍卖会所获。

宁凡听了许秋灵的传音,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七梅城来客人了,那客人是雨界东南修盟之人,名为秋寒道侣。

越国等一百多个修真国皆位于雨界东南大陆,在七梅城崛起之前,东南大陆之上最大的势力莫过于东南修盟。

这是一个散修联盟。盟主为秋寒道侣,是夫妇二人。

夫君杨秋,是一名冲虚境界的剑修。娘子孙寒,是一名问虚境界的琴修。

宁凡心思飞转。却猜不透这秋寒道侣前来七梅所为何事。

他对东南修盟唯一在意之处,是当年在大晋与云若薇分别之时,云若薇曾说要离开雨殿、加入东南修盟。

“云若薇...大晋之时,我曾在她梦中看到过宁倩与云天诀...听说此女能够以妖身加入雨殿,也是仗着云天诀的引荐...”

“若我记忆不错,她梦中的羽妖宁倩,便是我的娘亲...云天诀失去记忆。不记得宁倩,亦无法确定此人与宁倩的关系。这云若薇定然知晓。有云若薇帮助,或许我能寻到宁倩...”

“宁倩...娘亲...我生来无父无母,若寻得娘亲。倒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当年洞虚曾帮我推算出娘亲未死,仍在雨界...为人子者,总要寻得娘亲下落方可安心...”

宁凡失笑摇头,说起来他还答应帮洞虚老祖突破炼虚,如果十年过去。想必洞虚已做了完全的准备,若有时间,帮洞虚在皇墓之内突破炼虚吧。

以如今宁凡对虚字的感悟,帮助洞虚突破炼虚期应不难的。

嗤!

宁凡摇身一晃,化作一道遁光。朝越国返回。

...

七梅城西城的飞雪殿,是新建的一座宫殿,用于接待各路修士。

飞雪殿之中,苏颜、月凌空、明雀、许秋灵等女坐在主位,接待着来客。

客位上坐着一名青衫男修及一名粉衫女修,在二人身后,则侍立着四十余名元婴修士,六名化神修士。

那粉衫女修名为孙寒,貌约二十七八,姿容并非绝美,却极其端庄。

那青衫男修名为杨秋,谈吐倒是儒雅,可惜脸上带着几道伤疤,颇有几分匪气。

这二人正是东南修盟的盟主——秋寒道侣。

而他们身后侍立的修士,皆是从东南修盟带来的散修。

苏颜曾为一族之长,月凌空曾为一宗之主,接待客人自是手到擒来。

秋寒道侣前来拜会七梅,对来意却只字不提,只说等宁凡归来之后自会相告。

“东南修盟的人来七梅城,究竟有何来意?”月凌空对苏颜传音询问道。

“不知,不过听说这秋寒道侣名为散修,实则早已归附雨殿、有着客卿身份,并时常代雨皇传达密令。或许他们前来,是有密令传达给宁凡...”苏颜猜测道。

飞雪殿外的殿顶之上,一只黑色小貂慵懒地打着哈欠,护着七梅,似在提防秋寒道侣来意不善。

忽然间,一道遁光落在七梅城之中。

小貂懒懒地抬起目光,朝遁光一瞥,轻哼一声,掉头离去,“哼,这臭男人总算回来了,似乎问虚成功了,运气倒是不错...”

那遁光丝毫没有掩饰问虚气势,降落在飞雪殿之外,化作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正是宁凡。

他步步走入飞雪殿,殿中诸女察觉到宁凡流露的问虚气势,皆露出喜色,看起来宁凡已问虚成功了。

秋寒道侣微微一怔,见宁凡进入飞雪殿,立刻起身,男子抱拳,女子施礼,“落秋国秋寒道侣,见过素衣侯!”

“两位道友客气了,不知两位道友来我七梅拜访,所为何事?”宁凡向二人抱拳还礼,落座在主位,目光不经意瞥过二人身后的诸多元婴、化神修士。

见这些修士之中并无云若薇,不由稍稍有些失望。

“我夫妇二人前来七梅,是来传达雨皇一道敕令,素衣侯请看玉简。”

杨秋取出一个玉盒,其中盛放着一枚金色玉简,屈指一弹,玉盒飞至宁凡座位。

宁凡取出金色玉简,神念没入其中,玉简之内只有雨皇一道敕令,在宁凡读过之后,玉简立刻无火自燃,顷刻化作灰烬。

雨皇的密令很简单。只是希望宁凡速去中州雨殿,有事相商。

雨皇当年封宁凡为雨殿尊老,甚至最终封宁凡为赤天殿主。只因宁凡的‘不灭火体’对他有大用,需要宁凡从某处绝渊火海取出一物。

如今。他差不多要借用宁凡的力量了。

这金色玉简设有阵法,看过一次就会灰飞烟灭,想必秋寒道侣皆不知玉简内容。

雨皇给宁凡传令,竟弄得如此隐秘,看来雨皇所谋不小,想从火海取出的应当不是普通之物。

“道友可看过密令了?”杨秋微笑问道。

“嗯,密令我已收到。不日便前往中州。”宁凡答道。

“呵呵,如此便好。既如此,我夫妇二人便告辞了。”

“且慢,宁某想向二位打听一个人。”

“哦?不知素衣侯想打听谁?”

“我有一个朋友。名为云若薇,据说加入了东南修盟,不知如今身在何处?”

“云若薇?”杨秋微微一怔,旋即大有深意地望向宁凡,“久闻素衣侯是性情中人。倜傥风流,佳丽无数,今日一见,真是...呵呵,这云若薇的确在我东南修盟之中。不过此女有些来头,是白衣剑神的义妹,素衣侯最好不要招惹此女,恐惹大祸...”

杨秋只说宁凡风流,已经是十分客气的说法了,宁凡在雨界名声极大,却皆是凶名与恶名。

凶名来自于杀人无数,恶名来自于采补鼎炉。

杨秋今日来到七梅,见宁凡妻妾无数,自然愈加深信宁凡是一个好色之徒。

宁凡好不好色与他无关,他见宁凡问起云若薇,只道宁凡想打云若薇的主意,故而好心提醒一句。

宁凡无奈地摇摇头,想不到他的名声竟然已经败坏到这种程度,一谈到女子的话题,别人就以为他要图谋不轨...

“杨道友放心,我与云若薇早已相识,彼此有些交情。之所以寻她,只是有些问题想要当面问她,绝无任何不轨意图。”

“呵呵,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杨某误会了...既然道友只是想问此女一些问题,杨某自然可以将她的下落告知道友,不过杨某有一个条件...”

“哦?不知杨道友有何条件?”宁凡从杨秋眼中看出一丝跃跃欲试的战意,已猜到杨秋的条件是什么。

“杨某想与素衣侯切磋一番!”杨秋眼露战意,继而道,“无尽海百宗之战,素衣侯立下赫赫威名,杨某仰慕已久。传闻百宗之战时,素衣侯仅是半步炼虚修为,却已名扬天下。前番宋国大会,道友与幽天殿副殿主方死一战,一战而胜,那时道友是窥虚修为...我观道友如今气息,应已突破问虚境界,想必道友实力又有提升...故而,杨某想与道友切磋一番,点到为止!”

看不出来,这杨秋谈吐儒雅,竟是一个好战之人。

难怪他脸上留有刀疤了,想必是与人切磋被人砍的...

“只要素衣侯愿意与杨某切磋一招半式,无论胜败,杨某都会将云若薇的下落告知道友!”

一听杨秋欲与宁凡切磋,许秋灵等女不仅面露忧色,“大哥才刚刚突破问虚,境界未稳,不宜斗法...”

“无妨,我在南瞻海捉到几个不长眼的鼎炉,一番采补之后,境界已稳固,与人争斗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宁凡向诸女自信一笑,示意诸女可以安心。

而后一步迈出,对杨秋道,“杨道友想在哪里切磋?我等炼虚斗法,波动可不小的。”

“呵呵,道友且随我进入此洞天中,我二人便在洞天交战即可。”

杨秋抚了抚指间的玉扳指,身前立刻浮现一个青色光门,一步踏入光门之中。

宁凡神念一探,察觉到光门内没有任何异样后,亦进入光门。

他倒不担心杨秋有恶意,区区洞天级别的空间根本困不住宁凡的。

“哎,听说那杨秋实力极强,雨界冲虚之中罕有几人是他对手...小黄瓜才刚刚突破问虚境界,不会出什么事吧...”月凌空担忧道。

她担心的自然不是宁凡会败,而是担心宁凡刚刚突破问虚,把握不好力道。对付杨秋这种级别的人不能手下留情,自然需要全力出手。法术力道若是大了,把人家杨秋打得尸骨无存,那就白白惹事了...

“咯咯,月儿妹妹且放心,我夫君虽强,素衣侯也非弱者,就算败给我夫君,也不会输得太难看,最多受些轻伤...”

孙寒咯咯一笑,出言安慰月凌空,谈吐间却对杨秋获胜抱有无穷信心。

‘落叶剑’杨秋,一手落叶剑式闻名雨界,便是一切太虚修士也对杨秋颇为忌惮。

孙寒自然不认为自家夫君会输给一个刚刚突破问虚的宁凡了,即便宁凡早已恶名昭彰。

岂料孙寒话音刚落,飞雪殿中忽然轰地一声,发出巨大的爆响,洞天空间被震得粉碎!

杨秋浑身染血、衣袍破烂,仓皇出现在飞雪殿之中,面色带着深深的惊恐,虽未重伤,模样却极其狼狈!

可怕,太可怕了!他随宁凡进入洞天空间,才刚刚施展了一招落叶式剑术,便被宁凡一式万剑式秒了出来,连洞天法宝都斩成了碎片...

宁凡则持着斩离剑,摇身一晃,现身于飞雪殿中,一角衣袍都未褶皱。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比试是宁凡胜、杨秋败...

孙寒震撼地合不拢嘴,从杨秋与宁凡进入洞天空间,再到杨秋落败、空间粉碎,才仅过六七个呼吸而已。

她本笃定自己夫君必胜,但她引以为傲的夫君,竟才几个呼吸便败在宁凡手中!

这怎么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呀!他的夫君可是堂堂太虚修士都得礼遇的强者啊!

“咳咳咳...盛名之下无虚士,素衣侯名动雨界,杨某仰慕已久,却未曾料想素衣侯强到这种地步...恐怕就算是对上太虚修士,素衣侯也可一战吧。”杨秋苦笑不已,若他早知道宁凡这么厉害,绝对不会自取其辱和宁凡切磋。

“抱歉...刚突破问虚,力道控制尚未纯熟...”宁凡亦是苦笑。

进入洞天空间之后,杨秋起手便是落叶式剑术。

宁凡见招式极其凌厉,几乎堪比太虚一击,自然不敢小觑,但与杨秋没有深仇大恨,自然也不会施展燃虚之术灭杀他。

他本意是施展万剑式剑术,以微弱差距略胜杨秋一筹即可,给对方稍稍留些颜面。

未曾想,万剑式本是碎虚级剑术,随着宁凡法力提升,剑术威力愈加恐怖,竟一剑险些秒了杨秋。

若非宁凡关键之时令剑光斩偏,轰碎了洞天空间,则杨秋恐怕已死在万剑式之下...

看来宁凡需要不少时间磨合问虚境界的法力了...

“道友神通惊人,杨某自愧不如...哎,杨某阅人无数,但似道友这般人物却难能一遇,恐怕就算年轻之时的白衣剑神也未必有道友这种实力,佩服,佩服...道友欲知云若薇下落,杨某自当如实告知。其实云若薇本是随我等一起前来七梅城的,只是临时去了一个地方,说是要找什么蓝色的玉佩...”杨秋语气异常客气,他是被宁凡打怕了。

“蓝色的玉佩?那是什么...她去了何处?”宁凡微感诧异。

“她就在吴国海宁...呵呵,口误口误,如今吴国已并入越国,该改口叫越国海宁了。”

“海宁?难道她去了宁家?为什么...”宁凡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

隐隐有了些许猜测,但又无法确信。

或许在去中州之前,应该先去一次宁家吧...

(2/3)

高速首发执魔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538章中州有令,东南修盟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