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封帝(二)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7-03-31 12:22:22 字数:8248 阅读进度:1114/1254

战王罗的名气太大了!

四千五百万年前,森罗第一次祸乱东天,横扫星空,同辈当中无人可挡,无数强者被其斩落。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更传闻,森罗还逆天到,击杀过一名暗族仙帝,这才使得暗族一怒之下,最终兵临神虚阁…

那样的森罗,便是东天仙帝也不愿正面阻挡,却有一个万古三劫仙王,狂妄地挡在了森罗前方!

他就是年轻气盛的罗!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战王这个名号,但在他和森罗拼了个两败俱伤后,战王这一响亮名号,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当之无愧落在了他的头上!

森罗已是可比末法仙王的人杰,这罗…居然还能越级而战,与森罗两败俱伤,可以想象是何等逆天了!

资质决不低于森罗,甚至可能还比森罗更高!

可惜,那一战使得罗重创,自此沉睡。

这一睡,就是四千五百万年,就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战王将死,罗家将衰。

却无人料到,战王竟又在临死之际醒了过来,并破后而立,修为暴涨,竟已临近成帝!

岁月没有风干他的修为,反而因为岁月沉淀,使得他比从前更强了无数倍!

万古三劫的罗,便已厉害异常,临近成帝的罗,又该是何等强大!所有人都猜测,如今的罗,怕是可以已经可以和真正的六劫仙帝一争高下了。直到数月前的一战发生,整个东天才意识到,他们还是低估了罗!

那是数月前,宁凡还在血牢闭关时发生的事情了。那一战,战王罗和东天黄巾大帝因为某些小摩擦,决定分个胜负,期间,罗竟只三拳,便打得黄巾大帝吐血,如看怪物地离去了,天下皆震!

世人皆知,黄巾大帝是炼体成道,一身三头八臂的武技更是厉害异常。能三拳将他打吐血的,起码也得是那种无敌于万古六劫的老辈仙帝了!

此战结果让人难以置信,难道罗还未真正成帝,就已经可以六劫无敌了吗!简直匪夷所思!

谁都没有料到,罗这种大人物,居然会来到这里趟宁凡的浑水!

冥海等人乐得战王到来,此事可为封帝大典增加人气,因而不敢怠慢,立刻迎了上去。

几句寒暄后,罗进入会场,上了礼物。

收礼执事已知礼物是太古龙精,故而有了心理准备,但一查礼物,还是震撼了。

太古龙精何其贵重,众人都只以为罗拿来的龙精,是一两滴,谁都没想到,居然会是满满一瓶!

霎时间,会场处处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嘶!这么多的龙精,足以让真龙一族不惜代价来换了吧!这可不是拿来补身体那么简单了,如此之多的龙精,倘若种在真龙族的龙女体内,几乎有机会孕育出真正的太古蛟龙!传闻真龙一族的祖先,是祖龙烛离,而烛离的祖先…正是只存活于古时的太古蛟龙!古籍记载,太古蛟龙生来便有命仙修为,一旦成年,最低都是远古大修,若能修满九龙变化,甚至可以超凡入圣…”

“真龙一族肯定还不知道此事,若知道,绝不可能毫无动静!毕竟此物既有一整瓶,对于真龙一族而言,可谓无价!”

“如今四溟宗与妖族之间,已有协议,双方不得大规模开战,真龙族就算再想要此物,也不好强抢,多半只能来换的…”

“我更好奇战王是从哪里寻来此物的,传闻东天最南,有处大凶之地,名为古龙巢,是仙帝都不敢深入的危险之地,莫非…”

罗没有理会四周的议论声,看了看周围,发现宁凡还没来,便径自走向吕瘟,和吕瘟攀谈起来。

此地众人,他只和吕瘟稍熟,苏醒之后,当年的知交都已零落。他极少再和人交游,朋友也只有吕瘟、云雷等当日出力救他的人。

罗家重新崛起后,想要攀附罗家的人自然极多,可那些人,罗正眼都不看一眼。

他的朋友很少,吕瘟、云雷算是朋友,宁凡,更是当日救他出力最多的人,他感激至深!

“嘿嘿,想不到罗兄也是一个妙人,你的龙精和我的牛鞭,足以让这场封帝大典遗臭万年了!”吕瘟一副深得我心的表情,对罗笑道。

“就是要遗臭万年才好!宁老弟的八代封帝,就算不是代封帝最热闹的,也得办成最特别的!罗某人的兄弟,总要让后人无法超越才行!”

罗言罢,一副恨其不争的神情,走到吴尘座位,言道,“我人还没到,就听说你送了宁凡一根八百万年的老参?不好,这个礼物很不好,不够特别,小老弟还需努力啊!”

语气竟丝毫没有长辈对待晚辈的态度,居然是平辈交谈!

所有人都惊讶了,这还是那个不近人情的罗?这还是那个冷着脸赶走所有攀附修士的罗?

居然对一个渡真小辈如此客气!

吴尘一诧,没有想到威震天下的战王会和自己对话,站起身,抱拳一礼,不卑不亢道,“前辈错了!我的礼物,也很特别,不是普通的老参!只是收礼的执事看不透罢了,在座的前辈们怕也是看出来的!”

这吴尘果然是吴疯子!身为渡真,居然敢和战王强嘴!居然敢说在座的前辈高人眼力不行!

罗倒是不以为忤,只诧异道,“小友倒是说说,你的老参有何特别之处?”

吕瘟也凑了上来,表示对这老参的故事很感兴趣。

吴尘一本正经道,“你们都只注意了那老参的种类、年份,却没注意那老参的形状。你们若仔细看,便会发现,那老参根部左右鼓起,像极了男人的两个球,中间一根参,正是一根棍。若非这老参长得和话儿惟妙惟肖,我怎可能拼死采来此物,我又不是不要命的疯子!没有足够的代价,是不可能冒险的。”

你是因为这人参长得像男人的话儿,才冒死采摘此药的?居然不是看中此药八百万年的年份!奇葩一枚啊!

宾客也好,杀戮殿的修士也好,所有人都对吴尘无语了。

那收礼执事更是将吴尘的礼物重新取出。

众人仔细一看,嘿,被吴尘这么一说,这根老参长得还真像男人的话儿!妙,真是妙!这形状,鬼斧神工,夺天地之造化,修真界怕是再难找出第二根了!

“哈哈!想不到吴老弟也是个妙人!此参甚好,乃是无价之物!我猜宁老弟得到好,一定不舍得吃的!”罗、吕瘟皆对吴尘刮目相看了。

“妙人不敢当,吴某不过是浑人一个,前辈谬赞。”

“哈哈,浑人才好!来来来,你快别坐在最后了,坐到我们两个老哥哥身边去,我们一起把酒深谈,赏脸否?”

“固所愿尔。”

于是,吴尘脸不红心不跳地,和罗、吕瘟同席而坐,三人把酒而谈,竟相谈甚欢。

姚青云无语了。

原来她之前看走眼了,这吴尘…竟然也不是正经人!宁凡这一堆朋友,是铁了心要让这次封帝大典与众不同了…

在座宾客很快就发现,只要说几个荤段子,就能和战王、瘟王两个大人物搭上话,于是乎,越来越多的男修开始以敬酒为名,和罗、吕瘟讲两句荤段子,并通过荤段子,很快就和罗吕瘟混熟了。

如此轻易地便混到脸熟,当然是有原因的。罗也好,吕瘟也好,并不排斥与来贺之宾认识认识,尤其是今日还是宁凡的大喜之日,更不可能扫别人面子的。

且肯来观礼的人,修为是高是低姑且不论,绝对都是讲义气的人!这种人认识认识,结交结交,有何不可?谁说交朋友还得门当户对?又何必冷脸拒之。

********东天多战乱,混迹东天的绝大多数都是滚刀肉。反正大家都不是涵养高深的文人骚客,没必要把封帝大典弄得那么死板、僵硬嘛!

闹起来才好!多搞搞事情才好!热闹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这种荤段子满天飞的酒桌热闹,对于众女客而言,还是有些尴尬的,却也有种仙家难得一见的氛围。

连冥海仙王等人,都不打算中止这种热闹。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罗吕瘟等人,是故意如此,想为宁凡营造一个热闹的封帝气氛。

心意很重,否则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怎什么理由公然做出这种有**份的事情呢?

“对了,云雷那老不死怎么没来?来这么迟,可有些不够意思了,当罚酒三杯!”吕瘟饮了一樽后,对罗问道。

“在后面,会来的。你我在神虚阁领的是闲职,故而行事自由一些。他和我们不同,他得和神虚阁队伍一起来,规矩极多,十分麻烦。”

“哎,可惜了,云雷也不是什么好鸟,我本来还期待他能和我们一样搞些事情,但若是他和神虚阁的大队伍一起到,怕是会顾忌神虚阁的颜面,不敢太乱来啊…”

“不敢乱来?呵呵,你太小看我们总阁主了。那小丫头修为虽说不高,心思可是最最古灵精怪,小妖女的名号,绝不是白给的!等下你就知道了!”

“哦?难道他们还能比我们更会搞事情?”吕瘟大感意外,而后满脸都是期待。

罗却只笑而不语,故意吊着吕瘟的胃口。

有心人倒是听出了二人的言外之意:再过一会儿,神虚阁总阁主萧千慈,会带着云雷仙尊等一大批队伍,专门代表神虚阁,恭贺宁凡封帝!

传闻神虚阁准圣向螟子对宁凡器重有加,不惜一切支持宁凡,如今看来,此言非虚…

这是一种态度,一种神虚阁始终站在宁凡身后的态度,足以引起很多人的思考。

吉时更接近了,所有人都在期待神虚阁大队伍的到来。不多时,忽有大批流光出现在天际,声势浩瀚异常!

众人只道是神虚阁的人马来了,皆起身遥望。

然而当看清来人的旗帜后,所有人都意外了。

这大批人马,并不是神虚阁的队伍,而是统领三千雷界的极雷宫修士!

雷车在星空中疾驰,轰鸣震耳,林林总总,不下百辆雷车!三千雷界的旗帜在一辆辆雷车的车顶高高飘扬!

四名仙姿倾国的万古女尊,拱卫着中心处的七彩雷车,有人认出那四女,是极雷宫岳麓晴岚四大护法!

七彩雷车来只配乘坐‘白帝’兰云仙,此地既现七彩雷车,更有四大护法随行,所有人都知道,堂堂白帝,居然亲自来贺宁凡的封帝大典了!

这是何等的重视!

“难以置信!从来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白帝,居然会亲自前来,莫非她与雨君之间,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因果!”

“嘘,慎言!白帝可是仙帝,且还不是普通程度的仙帝!这种人,岂是你我可以议论!”

“传闻白帝美貌冠绝东天,性子却极冷,素有【东天第一冷艳】的美名。今日白帝既是来贺,说不得会撤掉气运遮体的光芒,露出真容!若能看一眼白帝的美貌,我便是死于顷刻,也心甘情愿!”

那雷车队伍越来越近,最终,在冥海等人郑重的迎接下,降落到了会场外。

一个个极雷宫的美艳女修下了雷车,最终,所有人都下了车,唯有最后一个七彩雷车,迟迟没有任何动静。

只有的声音,隐约传出,似乎雷车当中,有什么事情在进行。

白帝在车子里干什么?

所有人都表示了好奇。

但无人敢询问,也无人敢打扰!

白帝是谁!

那是万古第七劫的仙帝,且据说雷体九转成功后,已经半步踏入八劫,真正突破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的存在,便是墨迹一些迟迟不下车,也没有人敢出言催促的,只能静心等待。

罗、吕瘟则皱了眉。

没听说过极雷宫与宁凡有什么交情啊?

莫非,宁凡为了双修修炼,玩弄了极雷宫某个女修?人家极雷宫并不是来捧场的,而是来砸场的?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宁老弟还算自恃,不会那么不知轻重吧,连极雷宫的女修也敢玩?”吕瘟传音腹诽。

“难说。我们自然知道宁老弟的为人,但修真界很多争端,起因往往都只是误会…还是小心一些吧。若对方真是来生事的,则白帝我来对付,你对付其余四尊,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对方扫了宁老弟的面子!”罗凝重道。

事实证明,罗和吕瘟多虑了。

白帝虽然迟迟没有下车,四名极雷宫护法倒是十分友好的和冥海仙王等人寒暄起来,言语十分客气,若是来闹事的,不必如此。

这让罗吕瘟暗暗松了口气,他们嘴上说要把宁凡的封帝大典搞得遗臭万年,但若当真有谁来生事,他们第一个就会冲出去阻止。

不知过了多久,七彩雷车的车帘,终于拉开了。

所有人目光一亮,知道白帝要下车了!

没有气运遮体的光芒,看来白帝竟然要以真容示人!嘶!他们竟有幸目睹白帝的仙姿!何其有幸!

在场不少男修,屏住了唿吸,翘首以待。

可当白帝当真走出雷车,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说好的东天冷艳第一呢!

说好的美貌冠绝东天呢!

堂堂白帝,为何会是童身,为何会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

若非仙萝莉身上的仙帝气势不是作假,众人几乎要以为这个白帝是假冒的了。

“古怪,白帝真容,我见过,那是真的倾国倾城啊,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小娃娃了…”吕瘟大惑不解。

似吕瘟这般,见过白帝真容感到好奇的人,并不在少数。

冥海仙王就很好奇,但他识趣的没有多问,将仙萝莉一行迎接进了会场,在最靠前的席位坐下。

但仙萝莉却不肯安安生生就坐!

她蹦蹦跳跳跑到收礼执事那里,对收礼执事脆生生地道,“这是极雷宫的礼物,请签收。”

若不是威压太过可怕,只这脆生生的音调,便会给人俏皮可爱的感觉,想要把这个粉团子啃上一口。

收礼执事却只感到压力巨大,毕竟他面对的,可是堂堂白帝啊,且白帝竟然和他说话了,此事足以作为他一生荣耀了!

他努力维持着冷静,想从仙萝莉手中接过礼物,却见仙萝莉两手空空,哪有什么礼物,不由一愣。

“呃,敢问帝君,极雷宫的礼物…在哪里…莫非竟是个会遁形隐身的宝贝么,恕小的眼拙,没看到那东西。”

所有人都感到不解。

直到仙萝莉给出解释…

仙萝莉指了指自己的发带,那是一条装饰礼盒专用的银白缎带,又指了指腰间,那是另外一条缎带,在腰后打了一个美美的蝴蝶结。她刚刚就是在车内忙着系这两个缎带了,可惜手笨,系了半天才系好。

“还不明白么?这就是礼物啊。”仙萝莉一副‘你真笨脑子有坑’的眼神,看着收礼执事。

收礼执事一愣,继而松了一口气,笑道,“原来帝君说的礼物,是自己的发带和腰带啊,想必这两条缎带是某种配合使用极为强大的法宝吧…”

“不对!礼物不是这缎带…”仙萝莉一副‘非要我亲口说出来吗’的表情,白了收礼执事一眼。

“那礼物是什么?”收礼执事茫然了。

“礼物当然是…”

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啊老大!

岳麓晴岚四位仙尊,皆是泪目,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谁能料到,当日兰云仙冷漠赶走宁凡后,竟会因为种种心结,夜不能寐,朝不能思。

那心结越来越重,最终,竟使得兰云仙体内仙萝莉那一部分意识,逐渐占了所有意识的上风…

她感到痛苦,感到难过,她不要再当什么高高在上的白帝了!

世人眼光并不重要,她…还是喜欢做回仙萝莉!愿叫宁凡一声爹爹!

最终,兰云仙以仙萝莉的意识为主导,肉身外形一日日改变,一日日年轻,最终变回萝莉之姿。

随着身材一起退化的,还有心智,但修为却没有减退,反而因为心结解开,行事合乎本心,一日日更强了!

越来越逼近万古第八劫!

她变回仙萝莉后,第一件事就是想去找宁凡,不过那时候宁凡正好进入了极丹圣域,错过了。

好在宁凡很快就回来了!

宁凡是她的爹爹,爹爹的封帝大典,她当然要送上最最隆重的礼物!

还有什么,能比她送上自己,更贵重呢?

“礼物当然是我自己!这都看不出来吗,真笨!我可是很用心地扎好彩带了呢,想把自己包好,送给爹爹,让爹爹美滋滋地采补!哎呀,难道我看起来不像是礼物吗?爹爹会不会也看不出来…还是说,你觉得我怕作为礼物而言,不够贵重!哼!气死我啦!那群死老头送了一堆牛鞭、龙精什么的破玩意儿,你们便一个个欢天喜地,惊为天人;我可是把自己都送给爹爹了,你们怎么没有一个吱声!都发表些看法呀!干嘛都不说话!”

仙萝莉见周围针落可闻,顿时小手叉腰,气哼哼地埋怨道。

周围没有一个人出声。

所有人都被仙萝莉的话惊到了。

白帝莫非是疯了么!

竟要把自己打包成礼物,送给雨君!

且还口口声声喊雨君爹爹,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白帝的真实身份,是雨君留在世间的女儿?

不可能啊!

单只是骨龄就根本对不上好不好!

仙萝莉就算外表是萝莉,但骨龄也是数千万的级别了,怎么可能是宁凡的闺女!

极雷宫在搞什么!

莫非是在和杀戮殿开玩笑?

把自己当成礼物什么的…应该只是玩笑话吧。呵呵,呵呵…

周围渐渐有了零零星星的笑声,而后,所有人都笑了。

“帝君真是个妙人,居然想出这种办法来给雨君捧场,有趣,真是有趣!”

所有人都把仙萝莉的话当成了玩笑话,一个很冷很冷的玩笑。

只有极雷宫一众女修,各个面红耳赤,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只有她们知道,自家老大是在玩真的,貌似好几个月前开始,仙萝莉就在到处请教男女之事了,早已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宁凡,让宁凡好好采补、享用…

“帝君真是风趣,将自己作为礼物送给宁老弟的想法,也算是前无古人了。哈哈!世人都说帝君是什么冷艳高贵的女人,果然传言不可信啊!吕某今日才知,帝君也是一个妙人!”吕瘟笑道。

“我不是妙人,是仙仙。

“帝君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罗也笑了。

“我一个人好无聊,想和爹爹生宝宝玩,就想到了。”

“哈哈!那帝君想和宁老弟生几个子女呢?你不知道,我这宁老弟杀人太多,子嗣艰难啊…”

“要生很多很多,各个都要像我这么可爱才行,不可爱我就把他们再按回肚子里。”

“好!等帝君给宁老弟产下一子半女,吕某人愿意给他们当义父。”

“不行,你长得太丑了,他们不会认你的。”

完美地丑拒啊,吕瘟大受打击。

有了极雷宫近千名仙子加入,整个会场更热闹了。

众人谈笑更多,不知过了多久,更多的流光出现在星空尽头。

罗放下酒樽,起身对吕瘟笑道,

“云雷来了。”

“我倒要看看,总阁主能玩出什么花样。”吕瘟目光一亮,同样起身。

霎时间,近千道流光破空而来,气势逼人,那是神虚阁的队伍。

飞在最前方的,不是旁人,正是迟来的云雷仙尊!

若有人能看清云雷的表情,便会发现,此刻的他,脸色微微有些尴尬。

他并不是一个浑人啊。

其实罗、吕瘟也不全是。

但为了今日能够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封帝大典,他这张老脸,注定要豁出去了!

“这可是总阁主亲笔所画,若丢了神虚阁的脸,也不能怪到我的头上吧…”

云雷仙尊深吸一口气,飞至会场上空,忽而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副山岳般巨大的画轴,一点点在天空中撑开。

所有人都抬起了头,想看看神虚阁的云雷仙尊,在玩什么花样。

而当那巨大画轴一点点撑开,所有男修都笑了,所有女修脸都红了。

那副山一般巨大的画,所画不是旁物,居然全部都是椿宫图!

图画里的一个个交合姿势,香艳到无法想象,让不少男修大开眼界,心道原来那事还能这么玩,前半生真是白活了!

有心人细细去数,发现这幅巨型椿宫图,居然林林总总,包含了一千多种交合姿势、情景,许多想法都是前人所没有想到的!

有野外小河边,有花园荡秋千,有书房男压女,女压男,男压女女,男压女女女,男压女女女女…

画卷之尾,标注着作画者没羞没臊的落款。

【宁凡爱妻小妖女】…

不可思议!这么霪糜的图画,居然是神虚阁总阁主萧千慈亲笔所画!

等等!

这画有问题!

画中出场女人,足足有上千个,各个容貌不同,几乎没有重样,都是小妖女从修真界四处寻找到的女修素材,各种姿势、情景也都是她绞尽脑汁想出来的。

但画中男子容貌,却只有一个,居然全都是以宁凡为模型,画出的椿宫图!

“此画名为【雨君日御千女图】,为我神虚阁总阁主亲笔所画,以此为礼,恭祝杀戮殿千秋鼎盛!”

云雷话音传开,引得更多的笑声响起。

哈哈哈!

雨君日御千女图?这可真是重礼啊,得花费多少心思,能画出这样的杰作。

绝对是善意满满的礼物啊!

“此画真乃旷世杰作!宁老弟看到自己被画入了椿宫图,不知会是何等心情!”吕瘟大笑。

“东天早有宁老弟的椿宫流传,据说都是千秋宗的人再卖,你可真是孤陋寡闻。且你以为这就是全部了,不,还没完呢。接下来,捂紧你的耳朵,要开始了…”

罗话未说完,星空中忽然想起了一阵飘渺歌声。

那歌声说不出的动听,可见歌者对于歌唱,有着相当高的造诣。

可歌词就不怎么高明了,反而十分低俗,粗浅…

“啊~~~~雨君,你的雨有四个点,为什么是四个点,两个蛋蛋两个眼…”

这是什么低俗的歌曲!

然而演唱者,居然是一心要搞事情、盛装打扮的小妖女!

乱古传人的大喜之日,怎么可能…少了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