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雨中有雀...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8-01-22 04:20:09 字数:7336 阅读进度:1199/1254

宁凡悄然离开了两仪星,前去寻找多重封魂之术。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他设想了数十种可能遇到的情况,却没有料到,自己想要的秘术,会在这样一个地方。

古雨星海,鬼雀宗!

古雨星海是北天的诸多星海之一,星空中有海,本就算是奇观了,更奇特的是,此海亘古以来,从未停止过降雨,很多水行修为都爱来到这片星海,感悟雨之道悟。

古雨星海之上,更有一个宗门,是北天大能雀神子所建立。

雀神子是北天一大传奇,此人六十岁才融灵,起初,他的师兄弟们都以为他是一个废柴。可随后,雀神子七十岁结丹,八十岁结婴,二千岁成仙,又两千年渡真,再四千年舍空,前后不到万年,堪称一代奇才。

传闻,雀神子的修道之路一帆风顺,唯一的一次挫折,是在他尚未舍空之时,违反了四溟宗的天条,因而被四溟宗贬到了下界九界。

当时,四溟宗惩罚雀神子,除非在下界突破舍空期,否则永世不得重返上界。

然而这才是雀神子最为逆天的地方!

众所周知,下界九界修真资源贫瘠,在下界修到散仙都困难,何况是修到舍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四溟宗设下“不破碎念,不得重返上界”的要求,本意就是不想让雀神子重回上界。

可结果,谁都没有料到,雀神子硬是在雨界突破了舍空境!强行获得了重返北天的机会!

当雀神子以舍空大能的身份重返北天时,整个北天为之震撼,四溟宗内一片失声!四溟宗知道他们看走了眼!一个能在下界修到舍空境的人,只要此生运气不太差,起码能在上界修到仙帝境界,且日后绝对是极为强大的那种仙帝!

一下子,雀神子的事情轰动了整个北天,便是那些仙王、仙帝也不敢小觑雀神子这个人了。

谁都知道,雀神子此次返回北天,必定会一飞冲天,强势崛起!

果不其然!

千年后,雀神子突破了舍空中期!

又千年,雀神子突破到舍空后期!

再千年,雀神子已是舍空巅峰修为!

北天的真仙圈子都在猜测,雀神子会用多少年突破碎念,然后进军万古。

然而让所有人大为无语的事情出现了。

为了感悟碎念瓶颈,雀神子去了一趟蛮荒,归来以后,修为居然永远停止在了舍空巅峰,再也没有任何精进。

修为一卡,就卡了整整五百万年!

一个能在下界突破舍空的人,会被碎念瓶颈卡五百万年吗?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一些对蛮荒有所了解的老怪暗暗猜测,雀神子该不会是在蛮荒出了什么事情,伤到了根基吧?若是如此,修为难以寸进的事情,就有了解释。

不是没有万古老怪出于结交雀神子的目的,提出为雀神子修复根基。

可古怪的是,雀神子居然断然拒绝了所有万古老怪的好意,扫了别人的颜面。最终,再无人愿意帮助雀神子了。

再后来,岁月无情流逝,曾经震撼了整个北天的奇才雀神子,终究还是成了北天的一大笑柄。

不少同样卡在碎念瓶颈的北天老怪,眼见此生碎念无望,便时常奚落雀神子取乐,以寻找内心的平衡:看,人家雀神子那么逆天的资质,还不是无法突破碎念?我们无法突破,也很正常嘛。

无人知,雀神子之所以卡在碎念瓶颈整整五百万年,是因为他在蛮荒旅行时被人夺舍,死掉了,故而一身才智付诸流水。

之后五百万年,雀神子早已不是本人,而是夺舍之人借了雀神子的肉身,在北天活动…

旁人不知道雀神子的遭遇,宁凡却知,甚至就是他给了雀神子一个解脱,将夺舍雀神子的恶徒灭杀。

宁凡唯一没想到的是,他此次要找的东西,居然就在雀神子的故乡,居然就在这片古雨星海。

就在,北天的鬼雀宗。

雨界的鬼雀宗,是雀神子被贬到下界时建立的小宗门,是下界分宗。

北天的鬼雀宗,是雀神子真正的家,是上界主宗。

宁凡说不出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前来古雨星海建立洞府、感悟雨落的北天修士很多,这些人往往都是三三两两的结伴,闲聊时,不时会聊到北天的笑柄雀神子。

“听说当年蛮荒大劫时,雀神子的命牌也一并碎了,看来是死在了那场大劫当中,真是可惜…”

“这有什么可惜的,反正他就算不死,此生也只能卡在碎念瓶颈那里,永生无法存进的。”

“遗世宫三宫之争又起,这一次宗门大战,鬼雀宗没了雀神子撑腰,只剩一个渡真初期的女娃娃坐镇宗门,怕是保不住当年第二轮的名次了…”

“哎,人生无常啊。任你资质逆天,到头来也可能成为黄土一堆,资质再高又有何用?还不如及时行乐,就算以后死了也不枉此生。”

“道兄所言甚是!”

在那些人的闲聊中,宁凡听说了雀神子往昔的大多数事迹,听说了雀神子是如何从一介天才沦为笑柄。

没有人知道,雀神子是因为被人夺舍,才会失去问鼎仙帝的机会。

更没有人知道,雀神子被夺舍以后,只求一死的悲哀…

宁凡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骨灰盒,沉默。

这是他当年解脱雀神子后,收集的雀神子骨灰,他曾承诺送雀神子的骨灰回家,如今,便顺路完成此事吧。

只是这片海上的雨…

真是好熟悉的雨意啊…

宁凡抬头看雨,这里的雨,充斥着雀神子曾经感悟留下的雨意,和雨界鬼雀宗冥坟的雨,很像,很像…

但终究有所不同,这片海上的雨意,除了雀神子一贯的雨之感悟,还包含了雀神子内心深处抹不掉的悲哀。

这里的雨很悲伤。

包含了雀神子不幸被人夺舍的悲伤。

更包含了一丝不舍。

似乎这片海上还有某个人,是雀神子即便身死也放不下的人…

“前辈,我送你回家…”

宁凡抚摸着骨灰盒,微笑道。

他感悟过雀神子的雨意,欠雀神子一份传道之恩,今日便来此地,还道。

修士四海为家,也可以说是无家。死后能葬回故土,雀神子若是地下有知,或许也能瞑目了。

鬼雀宗,尚有化神修士十二万,命仙六人,渡真一人。

唯一的渡真修士,是鬼雀宗宗主,渡真初期的雀九娘。

雀九娘是雀神子的女儿,是雀神子在尚未贬谪到下界以前,留下的血脉。

那时候的雀神子,好歹也是一个渡真真仙,身为真仙,想要孕育子女是很难的,不过雀神子总是有办法做到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他好似和四溟宗赌气一般:你们不是要贬我下界吗?好啊,我可以去下界玩玩,不过我偏要留一个血脉在上界,帮我看守宗门!

于是雀神子真的在上界留下了一个女儿,交给属下们照顾,而后才前往雨界。

宗主大殿中,雀九娘扶着窗,看着窗外的海浪,看着海面上终年不停的雨水,姣好的容颜满是苦涩。

她虽然貌约十七八岁,但早已过了多愁善感的少女期,早已是一个五百万骨龄的老怪。

渡真初期,按理说很难活这么久的,幸而她有爹爹留下的诸多延寿秘药、挡天劫秘宝,才苟延残喘到了今时今日。

可她还是被窗外的雨触动了情绪。

因为这片海上的雨,有爹爹留下的雨意。

可为什么,爹爹留下的雨意,那么悲伤…

“我刚一出生,爹爹就被贬谪到了下界,于是我整个童年,没有见过爹爹一眼;当爹爹回到北天,我已是两千岁的炼虚修士,已不懂得如何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投入到爹爹的怀抱…”

“爹爹从雨界回来后,就一直在闭关,一直在苦修。他说他要早日登上第二步的UPU,让当初小瞧他的人通通闭嘴。他太忙了,忙到没有时间关心我,没有太多时间指点我修炼…偶尔的指点,也因为我太笨,无法从中领悟太多,故而修炼速度一直缓慢…”

“那时候的爹爹,对我的关心很少,但我却知道他的心里有我,不然他也不会因为有人欺负了我,一怒闯上四溟宗总部,向堂堂通天古帝索要公道…”

“可自从爹爹去了一趟蛮荒回来,一切都变了…他不再关心宗门,不再关心门徒弟子,也不再关心我…他好似彻底活在了自己的世界,永远都在外出云游,永远都在不知所踪…而最终,他死在了蛮荒大劫当中…”

“自爹爹第一次从蛮荒归来开始,这片大海的雨水,便染上了一丝悲伤。我知道,爹爹不是故意对我不闻不问,爹爹的身上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然他的雨意,不会带着无法诉说的悲哀…”

“爹爹,你知道吗?没有了你,小九一个人想要支撑鬼雀宗,真的好难,好难…”

雀九娘自言自语着,好似在和窗外的风说话,好似在和海上的雨说话,又好似在和她那再也回不来的爹爹说话。

忽有一阵雨意,随着窗外的风,吹到雀九娘脸上,凉沁沁的。

“又起风了…”

雀九娘叹了口气,将窗子关上,转过身来。

然后吓了一跳!

她的背后居然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白衣青年!

“前辈是何人!擅闯我鬼雀宗宗主大殿,所为何事!”雀九娘资质虽然不敏,但也不是笨蛋。对方既然能无视宗主殿的禁制直接闯入,起码也是舍空修为,非她可胜,也非如今失去雀神子的鬼雀宗可以得罪。

“你是叫小九么,不要怕,小九,我是你父亲的故人,今日前来,是来送一件东西,再取一件东西。”宁凡之前听此女自称是小九,便以为此女叫做小九,故而以此为称呼。

“我、我不叫小九…我叫…”雀九娘想要解释一番自己的姓名,不过又一想,对方若真的是父亲的故人,那也算是长辈了,长辈叫晚辈小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算了,前辈叫我小九也无妨的…前辈真的是家父的故人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雀九娘好奇道。

父亲性格孤僻、骄傲,很少结交朋友,当年从蛮荒归来,就更是不与任何人结交了。

所以宁凡自称是雀神子的故人,她真的很意外,但并不怀疑宁凡说谎。

如今的鬼雀宗,有什么价值让一个舍空之上的前辈违背道心说谎呢?

“我姓宁,你叫我宁前辈也无妨。”宁凡笑道。

“姓宁?果然没听说过…”

“很年多年我就得到过令尊的恩惠,不过真正和令尊第一次见面,是在之前的蛮荒大劫…你没听说过我,不奇怪。”

“什么?前辈和家父在蛮荒大劫时相遇过!”雀九娘内心一痛,眼眶红了。

她隐隐猜出,宁凡前来鬼雀宗,是要送何物了,大概是爹爹的遗物…

“前辈可是来送家父的遗物…”

“是,也不是…我是来送令尊骨灰的…”

“什么!骨灰!”

看着宁凡从储物袋中取出的骨灰盒,感受着骨灰盒中一般无二的父亲气息,雀九娘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她接过骨灰盒,内心悲痛而复杂。于情于理,雀神子死后能回故乡,是一种幸运,可雀九娘高兴不起来。即便爹爹命牌破碎,她也始终存了一丝侥幸心理,希望那时一种天道的误判,毕竟命牌误碎的事情在修真界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可当真看到骨灰的时候,雀九娘知道,她必须面对这个现实了。

爹爹真的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宁前辈,你的大恩,晚辈永世不忘!对了,宁前辈刚刚还说,想要从我鬼雀宗内取走一件东西?前辈于晚辈有大恩,这鬼雀宗的东西,前辈但凡看上了什么,尽管取走便是,晚辈绝无二话。”雀九娘擦了擦泪,感激道。

“不,你错了,我送你父亲归来,和我想要取走某物,是两件事。我送你父亲归来,是出于回报,出于自愿;取走某物,则是不得已而为之,当然,取走此物,我会另外给你一些补偿。”

“前辈,晚辈不需要补偿,你于晚辈有大恩…”雀九娘固执拒绝道。

“好了!长者赐,不敢辞,我若要送你东西,你收下便是。”宁凡没好气地拍拍雀九娘的脑袋,就跟拍小孩一样。

然而实际上,和骨龄五百万岁的雀九娘相比,宁凡才是小孩一个。

不过修真界素来以实力定辈分,如今的宁凡,就算是遇到碎念老怪,也有做对方前辈的资格,雀九娘喊宁凡前辈,并不吃亏。

可雀九娘还是脸红了。

她从未被任何男人如此亲呢地触碰过,就算是爹爹,也没有拍过她的头,因为爹爹总是很忙,忙得没工夫理她…

宁凡这对待晚辈的拍头行为,竟让她感受到了一丝…渴望已久的长辈关怀。

“宁前辈,啊不,宁伯父,你想要鬼雀宗的什么东西,我带你拿…”雀九娘内心欢喜,对于宁凡便也有了一丝亲近,伯伯都叫上了。

宁凡有些无语,他活了这么久,好像还没有被人叫过伯伯…算了,之前还被纯阳老儿乱叫兄长呢,伯伯就伯伯吧,一个称呼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想要一本秘术。”

“哦,那我这便带宁伯父前往我宗藏经阁。”雀九娘恭敬有礼道。

于是,在鬼雀宗门徒弟子震撼的目光中,素来不近男子的雀九娘,居然带着一个陌生青年进了宗内禁地藏经阁!

无数人都在猜测宁凡是什么身份,难道是宗主的小相好?

不过由于宁凡要求雀九娘,不要泄露他的身份,雀九娘没有告诉任何人宁凡是谁,谁问起这个问题,她便一个眼刀子扫过去,吓得宗内门徒弟子不敢多嘴。

“这肯定是宗主的小相好…”那些门徒愈加深信此事了。

藏经阁内,雀九娘遣退了守阁修士,而后带着宁凡挑选这里的典籍。

她本来还以为宁凡来这里是想选择什么高深典籍呢,可谁料,宁凡居然选择了一本废书。

多重封魂之术!

这是一本极其粗浅的神通典籍,包括雀神子在内,从没有人修成过这一神通。

因为多重封魂之术的记载太简单了,只有寥寥十来句!

修炼着只能知道多重封魂术的简要信息:

修炼要求:具备三种以上血脉。

修炼步骤:血脉三分,封二存一。

关于如何血脉三分,封二存一,典籍上倒是记载了简单的封印术式,其他的就没有任何记载了。

那封印术式看上去并不怎么高明,就算是化神修士多看几眼,也能学会,可真正使用出来,封印术式似乎没有任何用途。

更让人头疼的是,这多重封魂术虽然指明了需要具备三种以上血脉才能修炼,却没有说要具备什么样的血脉,更没有说修成了以后,有什么样的修炼效果。

当年获得这本典籍时,雀神子隐约看出了这本典籍的不凡,可谁教这本典籍记载的信息太少了呢?雀神子悟性再高,也不知该从何下手修炼此术,又顾忌此术太过残缺,贸然修炼可能会有隐患,最终放弃了此术的修炼。

连雀神子都修不成的东西,普通鬼雀宗弟子就更加无法修炼了。

于是,从无人能够修成的多重封魂术,成了一本废书,被人丢在角落,无人问津。

雀九娘怎么也想不到,宁凡会索要这样一本书,担忧道,“宁伯父最好不要胡乱修炼这本书,爹爹说过,这本书残缺不全,更不知修成以后会是何等效果,太多的未知,意味着太多的隐患,宁伯伯要是因为修炼这本书出了事,小九会一辈子内疚的。”

“呵呵,小九放心,此术不会伤我性命,恰恰相反,我想要活命,可能全得靠这本书…”宁凡失笑,又拍了拍雀九娘的脑袋。

大概是雀九娘长得太矮太显小,使得宁凡不经意间总将她当成一个小孩子,没事就想拍两下。

宁凡将多重封魂术收好,此刻并不是研究此术的时机。他十分相信纳兰紫的三命占卜,此术无人可以修成,并不代表此术就是垃圾。

“宁伯父,你不要总拍我的头…这样不好…”雀九娘弱弱抗议道。

“好,以后不拍了。呵呵,走,我取走了这本书,就应该给你一些补偿。”

“不,不用的!伯父送家父回家,只是取走一本废书而已,晚辈如何敢收伯父的补偿…”

“哦?难道你不想有朝一日突破舍空,在修真路上走得更远?”宁凡笑道。

“什么!伯父要送的东西,能让晚辈有望舍空?”雀九娘惊呆了。

她资质那么差,五百万年才修到渡真境,靠的还是爹爹留下的各种天材地宝。这么蠢的资质,真的能舍空吗?

她十分怀疑,十分缺乏自信。

“资质,并不是影响一个人成就的最决定因素…”宁凡正打算在资质问题上,安慰安慰雀九娘,可话一出口,却又感觉不妥,打住了。

雀神子就是一个资质杰出之人,别人嘲讽雀神子,往往都用宁凡刚刚说的这些话。对于雀九娘来说,这些话可能不是安慰,反而是一种伤害吧…

“…其实,我觉得你的资质蛮优秀的,只是缺乏名师指点而已。而你又常年待在鬼雀宗内处理俗务,无暇出门游历,增加阅历,故而才会进境缓慢。”宁凡换了一种说法。

“伯父莫要说笑,小九的资质很差,一点也不优秀…”

“呵呵,我听你之前自言自语,提到你能感受到这片大海雨意当中的一丝悲意,可是如此?”

“是,是的…”雀九娘一听自己之前的自言自语,居然全被宁凡偷听了,不由得又闹了个大脸红。

“你可知,一百万个北天雨修当中,能感受到这丝悲哀之意的人,连五人都不到?你对神意的理解,天生就比一般人要高,这一点和你父亲很像呢。这是你的优势,你要学会利用,如此,才能有望突破舍空之境。”

“什么?一百万人中,能感悟这丝悲哀的连五人都不到?我有这么厉害?”雀九娘不可思议道。

“所以说,你只是缺乏名师指点,若你父亲没有在五百万年前遇难,或许你早已舍空…”

“我父亲在五百万年前遇难?伯父在说什么,晚辈有些听不懂。”

“没什么,我带你,去看雨。”

“啊?看雨,不用不用,晚辈每天都看雨,早就看腻了…”雀九娘若若拒绝道。

“我带你看的雨,和你自己看的雨不同。”

宁凡袖袍一卷,顷刻间,二人已经不在藏经阁,而是在了无尽星海的某处海域。

雀九娘震惊得合不拢嘴!

她好歹也是一个渡真,居然连宁凡的动作都看不清,就已经被宁凡带着飞出了无数距离。

移动过程中,一瞬间的极限速度,远远超越舍空遁速,甚至远远超过雀九娘见过的一些北天碎念的速度!

“伯父该不会是一个万古仙尊吧!父亲居然有这么强的朋友,这,这太不可思议了…”雀九娘好想问问宁凡的修为,可她又怕此事犯忌讳,犹犹豫豫不敢多问。

宁凡看出了雀九娘的疑惑,可他不打算点破自己的修为。

此刻的他,只想看雨!

他要带故人之女看雨,将雀神子当年的传道恩情,返还给雀神子的女儿。

此事不仅仅对雀九娘有利,更对宁凡本人有利!

根据木松道人的了解,睁眼之法有三种,一为无情之法,一为掌位道果之法,还有一种是睁眼之法。

此刻,宁凡似乎又发现了一种掌位之法。他此刻的心境,竟不知为何,触动了雨阴阳的升华….若升华到极致,则是雨掌位!

年少时,他在雨界的鬼雀宗冥坟,听闻了雀神子的一场感悟,始悟雨意为何。

如今,他带着雀神子的女儿来此看雨,看的也不是雨,而是当年的自己,而是一场…雨的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