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apter 4(捉虫)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08 字数:3757 阅读进度:4/89

作者有话要说:

捉虫

很多人说染柒不是从现实穿越的,所以不能说‘不是改变剧情’

我现在改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所以就改成‘前世的成败’

我想弱弱问句——我写得会不会觉得太罗嗦哦!


第四章

人总是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在或喜或悲的生活剧情发生后,无数次自我遗憾。在午夜失眠时总设想着重来过之后的许多种情况,自己该如何回首避免如是的发生。

——题记。

“啊,那女生是谁啊?是真田副部长牵着手带进网球场啊。”

“哼,那女人是谁?她凭什么能进入网球场啊?”

虽然是周末,可是立海大网球场周围还是站满了女生,她们看到真田副部长牵着一女生进入网球场,不敢也不能在真田面前说什么,但是碎碎语声还是很多。一个个的碎碎语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声,网球部正选这时也注意到了。

“喂喂喂,赤也,你看,你看,是我眼花了吗?我看到副部长和女生牵手了啊?我没睡醒吗?不对,我又不是慈郎那睡羊,怎么可能还没醒…嗡嗡嗡…”丸井文太一脸茫然,抓着身边的切原赤也问着。其实切原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直眨着,似是要眨走那一幕。

“呵呵……弦一郎,文太和赤也好像很空闲的样子呢?”部长幸村精市看着自家部里那两只,背景是那一片又一片妖黑的百合花盛放着。

“真是太松懈了,文太、赤也绕场30圈,今天训练量翻倍。”真田弦一郎的惩罚声一出,丸井和切原“呜……”的一声,还是认命地进行圆周运动。仁王雅治看着他们俩,真是庆幸自己没有加入那段谈话,本来周末的训练量就比平时大很多,现在翻倍,呀嘞呀嘞,真不知道等等会不会连爬回家的力气都没啊!

“搭档。真田的私事还真是不能谈论的啊!好险好险啊!”仁王靠着身边的柳生比吕士非常小声地说着,“不过,那女生到底是真田的女朋友吗?好好奇哦!搭档,你觉得的呢?”

“仁王,你变重了,不要靠着我,还有,不想被罚还是认真训练,她不是真田的女朋友。”柳生极其嫌弃自己搭档,用手很不客气的推开他说道。

仁王雅治明显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柳生的话最后一句,“啊?你认识那女生啊?快说,快说,不是女朋友,那他们是什么关系哈?”仁王急切的问着柳生。柳生很无奈的看着他,真不知道自家搭档是真的太没危险意识还是怎么的,刚刚还嘲笑文太他们,哎……看着真田弦一郎已经注意自己这边了,柳生很从容地用手推了推根本没有下滑的眼镜,拿起自己球拍找到柳莲二准备进行一场比赛,这个时候,和莲二比赛,总比被真田罚的好啊!旁边的柳莲二明显懂得柳生的意思,顺着他的意思,进入球场,其实他也是想看看弦一郎对别人讨论染柒的事会有什么反应哈,真是收集数据的好机会,以前染柒都不会出现在球场的额。而此时的仁王正觉得好冷,却发现搭档已经和莲二开始比赛了,缩缩脖子,回头一看,完蛋了。

“仁王雅治,训练不认真,过来和我进行练习赛。”真田弦一郎一声令下,仁王发现自己悲催了,在心里埋怨着柳生一点都没有搭档爱,垂着头和真田进行比赛,一点都没球场欺诈师的风范,现在的他就像是小赤也每次被真田狂虐的样子啊。

球场上发生的事,此时的染柒一点儿都没注意到,她只是抬着头看着天空,不知思绪何处。

幸村精市很满意的看着球场内外自己部员认真的训练。其实,今天他也很好奇染柒怎么会和弦一郎一起来球场。文太、赤也他们不认识染柒没什么奇怪的,以前他们也有叫染柒周末来球场观看他们训练,可是都被拒绝了,所以即使是队友,也只有柳、柳生和自己是因为家族关系从小认识染柒。

思考间,幸村已经走到周身弥漫着无助的染柒身旁,他不懂为何今天的染柒会让他有这种感觉,以往的染柒总是让自己感觉一片宁静的,除了在剑道场外。“染柒,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看我们训练啊?”幸村不忍从小一起长大一直视为妹妹的染柒陷入无助,开口打破这片沉默。

染柒听见有人叫她,转过头,看见是幸村精市,嘴角拉扯出一丝笑容:“精市哥哥,好久不见了,今天不想呆在家里所以过来看哥哥训练,打扰到你们训练了,抱歉!”

“呵呵,染柒这是在和我客气吗?原来你只是来看弦一郎啊!是我‘自作多情’了,哎……”幸村知道染柒并没有这种意思,只是想染柒分开心神而已。

“精市哥哥,没有啦,只是……只是……”染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知道精市哥哥是在开玩笑,可是今天的自己真的不想回应了。现在的她是从十多年后回来的,看着眼前还年少的朋友们,其实真的还没适应好,希望能一个人好好想想。

“呵呵……那染柒,你在这好好坐着哦,我去训练了。”幸村也看出染柒想自己静静,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不是太亲密,可是这些还是能从染柒眼中看懂的,所以就笑了笑、拍拍染柒的头转身去训练了。

染柒看着到幸村下场训练,再次望着天空,眼睛感到一股酸涩,可是还是不想留下眼泪,依旧努力抬着头,直到压下那股酸涩才低下头看着场内认识或不认识的少年。

染柒真不知道自己该是哭还是笑,就在发现自己最可笑时,在失去孩子最绝望时她承受不住抛下亲人朋友,可是,她居然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是天意吗?是要让我再一次经历原有的人生还是让自己重新来过享受以前未发觉的美好呢?看着眼前,那些少年在场上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打球,染柒只有一种感觉,纵使时光重来,她已经无力再去享受这一切的美好了。

看着球场上意气风发的哥哥,染柒只能面露无力,她知道今年哥哥的立海大全国大赛3连霸的誓言是不会实现的。当年,染柒虽然在圣德女子学院读书,可是对于自己哥哥在初三是全国大赛上的失利及受伤,染柒直直后悔自己没能在哥哥最需要他人支持的时候,站在哥哥身边;在全国大赛总决赛场上看到哥哥为了打赢手冢国光时用尽全力,染柒深深地被哥哥所喜爱的网球震撼了,同时也明白网球之于哥哥的重要。所以,在藤堂静背弃家族时,外公想要让弦一郎哥哥当继承人时,她才会站出来表示愿意替哥哥承担。这一切只是为了让哥哥能在网球赛场上尽情享受。原本,真田家的继承人本就是诚一郎大哥,而祖父、父亲他们也是支持弦一郎哥哥的,只是没想到,藤堂静表姐居然会背弃家族,所以,在藤堂企业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腹背受敌时,染柒没有一丝犹豫就站在了哥哥的面前不顾祖父的反对,不在意舅舅舅母的嘲讽及利用,承担下了藤堂企业。只是,现在想想,自己如果没有成为藤堂企业继承人,那是不是花泽类就不会和自己结婚,自己也不会成为‘破坏’那两人相守相依的人,也就不会失去那个可怜的孩子呢?不过,自己不后悔替哥哥承担起这些,因为哥哥和家人是这个世上自己愿意为其努力的存在,就算再来一次,还是会这样做的。自己仅仅是怨恨自己的识人不清会喜欢上花泽类,后悔自己不听大家的劝告嫁给花泽类,悔恨自己曾在外公面前为藤堂静说情而为自己在企业中埋了颗定时炸弹。这样的结局的所有原因都是自己,不怪其他人,不怪花泽类,不怪藤堂静,自己要为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决定负责。现在,不论是什么原因,即使老天让自己回到了这一刻,她只能尽力弥补那个世界中,让家人担心牵挂的歉意,不让自己再次陷入之前的困局。

既然,老天给了自己这次机会,让自己回到以前,回到未相识他之前,那么,她不会再闪躲,记忆有多沉重,她就能下更大的决心抛开以往,只为了亲人朋友。她不允许遗憾再次左右自己的未来。染柒想了很多,想了很久,看着场上的哥哥他们,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转学。

前世的染柒,在圣德女子学院度过自己的中学生活的,因为,藤堂静在进入英德学院大学部前,也是在圣德女子学院读书,那时,家人觉得两人关系很好可以作伴,所以让染柒也去圣德学院读书。初二时的染柒在圣德已经是初等部学生会会长,学习生活、社团工作占据了她大部分时间,就连哥哥的网球比赛也只有在全国大赛总决赛时才抽出空前往支持。当时,她看着跪在球场上的哥哥,心中只有疼痛,疼哥哥的伤、痛哥哥的心,就在那时,她有责怪自己,后悔自己在精市哥哥住院时没有在哥哥身边陪伴他、支持他、帮助他。也曾讨厌那样的自己,对精市哥哥等朋友们的关心不够,没能早发现他的病情。

现在,染柒决定要转学,转到立海大。不是说要改变前世的成败,不是要主宰他人的命运,她只是单纯的想陪在哥哥身边。那是自己最爱的哥哥啊!没什么比他们还重要。

其实,说染柒只是想逃避藤堂静也罢,说实话,染柒还真的不想见到他们,所以,今天听妈妈说她会到家里,才那样不知礼数的跑出家。一方面,是自己还没搞懂现在的情况及自己的心情;另一方面,是在知道那些事实后真的不想就看到藤堂静。是的,染柒知道,现在的她还不是那个世界里背弃家族、和花泽类一起利用自己的她,可是,染柒还是不想见到她,不想接触。染柒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一年后,她是否还会再次做出背弃家族的事,她是否在无路可走时回到家设计自己,这些,染柒都不知道,只是此时此刻,在拥有之前那样刻苦铭心的痛的情况下,染柒真的不想和她像前世一样在这个时间还是像以往那样和她有“深厚”的姐妹情,染柒不是圣母,不是小白,对不起,无论如何,她就是做不到原谅藤堂静这个人,就算现在知道以后她可能会背弃家族,背弃后无处容身,染柒不想也不会去劝说她,现在的染柒仅仅是想让自己的家人、朋友幸福,至于藤堂静,她不再是自己的家人,所以,抱歉,我管她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