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hapter 6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10 字数:3992 阅读进度:6/89

当我们,一再被对方刺痛,这些都包含着太多太多线索,如今,时间揭露了自己的脆弱,才拥抱勇气,你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重复犯错的!

——题记

真田家。

此时的真田家,藤堂宗一和真田玄右卫门正在真田家书房切磋围棋,而藤堂静跟着自己的姑姑——真田琴子,在客厅有说有笑。

在许多人的眼里,藤堂静是集优雅、高贵、美丽、大方于一身的完美女性,在东京社交圈大多数人都认可她是上流社会的女性典范,有大姐姐气质,是女性们所憧憬的对象(这些都是来自度娘啊!我是不这么认为啦!后面会具体介绍嘿)。她是藤堂企业现任总裁藤堂义的女儿,是藤堂企业的继承人,她与F4从小交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为父母的宠爱,对其选择即将选择飞往法国修读法律,家人也没有太大的反对,只要求她不能放下家族精英课程而已。

今天,她跟随藤堂宗一来真田家,是为了向姑姑真田琴子请教在法国时的经历等等,为自己的法国之旅做更好的准备。当年,真田琴子也是在法国这个浪漫之国完成大学学业,并邂逅了真田世平即现任真田集团主席、染柒的父亲。

就在真田琴子与藤堂静谈话时,染柒一众回到了真田家。

“母亲大人,我们回来了!”真田弦一郎开口,打断了母亲神采飞扬的说着往事。

真田妈妈这时才注意到自家儿女与幸村等人,“精市、比吕士、莲二你们来啦!先坐会,阿姨现在就去准备午饭哦!不要客气哦!”

“谢谢,阿姨!”三人自小对真田家不陌生,对真田伯母也极为尊敬,但是从表现看来一点也不拘束。

真田妈妈说完后,就起身进入厨房准备午饭,把客厅的空间留给小孩们。虽然真田家有自己的厨师,可是真田妈妈就是喜欢自己为家人做饭。

现在客厅里,就剩下染柒他们几个。说到藤堂静,由于她与道明寺他们四大家族的交好,所以和幸村、柳生、柳三人不过是因为各种宴会混个脸熟而已,并没有太多接触。而幸村、柳生、柳三人不懂是因为年龄差距还是什么原因,对这位藤堂企业大小姐也没有太多感觉,也不同日本许多男性把藤堂静当成心目中的女神,所以,也只是微微打个招呼而已,遂自行商讨其网球部的训练情况了。

染柒看着哥哥他们在讨论网球部之事,现在的她并不想与藤堂静讲话,所以用了“回房换衣服,然后向爷爷和外公请安”这个借口,并拒绝了藤堂静一起的提议,转身走回了自己的院落。

真田家,不愧是日本长存的政治世家,真田宅经历上百年的光荣,面积自不用说,就连日本物质文化保护局都对真田宅细心维护。在真田家,染柒这些小一辈都住在离主院不远的别院中。

话说染柒离开后,藤堂静意识到自己的尴尬,由于道明寺等四人对网球这些运动压根没兴趣,她接触的人中并没有热爱网球的,所以她也只是知道简单的网球规则而已。而且弦一郎他们讨论的立海大网球社的事,她更没有话语权。藤堂静看着四人并没有和自己交谈的意思,想开口让他们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遂开口客气说着,想他们放下网球社的事与自己交谈。

“弦一郎,你们谈论网球社的事,我不方便在这,我还是去看爷爷他们下棋吧!”藤堂静对弦一郎说道,笑容依旧完美。

真田弦一郎从她的语气中,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他刚才在与幸村他们谈话时,注意到染柒拒绝静表姐一起的提议时,有点明白染柒也许与她发生了什么事。说实话,他并不喜欢藤堂静这种柔弱的女生,虽是表姐弟,感情并不好,只是维持表面的尊重而已。所以也就顺着她的话,并没有转而与之聊天,“好的,静表姐,等等见!”弦一郎回答后,再次加入谈话。

藤堂静看到弦一郎他们并没有因她的话而停止谈论陪她谈话的打算,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平时与F4他们一起,大家的焦点都在她身上,根本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从来是天之骄女的她第一次受到如此‘打击’,脸色并不好,讪讪的走出客厅。而柳在藤堂静转身的瞬间注意到她的表情,无力的摇摇头,这样就受不了了,居然把情绪都表现在脸上,这位藤堂家的继承人并没有外界“完美女神”说得那样完美。“刷刷刷……”柳在笔记本上写着。

房间里的染柒,她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现在的她不是真的13岁啊,经历了那么多年得精英课程以及在商场上的沉浮,怎么就这样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呢?在刚才见到藤堂静的时候,她真的很想甩她一巴掌,虽然最后控制住了,可是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拒绝了她同行。是的,经过早上的思考,染柒是知道,现在的藤堂静不是那个利用了自己的婚姻只为得到藤堂企业的藤堂静,她还是那个刚刚就读英德大学正准备去法国修学的藤堂静。

染柒啊染柒,你刚刚怎么能有上前质问现在的藤堂静的念头呢?难道你要问现在的她,问她为什么要利用你的婚姻?问她究竟有没有把你当成妹妹吗?呵呵,真是可笑啊你,你无法质问啊,因为现在不是前世啊,还没有发生那件事啊!你也还没有认识花泽类这个人啊!难道你就为了搞清楚原因,而让当初的事情再次发生,不,不可能啊!

染柒在自我嘲笑中,恢复了。是的,在见到藤堂静的那一刻,看到藤堂静脸上依旧完美笑颜时,就意识到自己不会有机会弄清当初在手术室外听见的事实的原因,她也不会知道,没有她的存在,那两个人的爱情将会如何,藤堂企业又会怎样,也不知道外公、爷爷他们会有多难过。因为,这一世,她不会让这些发生的。

现在,只有染柒知道前世所发生过的事,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说出来,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和谁讲,妈妈?哥哥?小鱼儿?都不行啊。而且现在的染柒也不是前世那个为了得到花泽类的爱情而选择豪赌的她,她的死足以证明爱情不是通过仔细推敲就能得到胜利的。现在的她,心在飘,可是还是已经决定忘了前世所有的好以及寂寥。

加油!染柒,你现在只能自己拥抱勇气,没有谁会在你的幸福地图中守候你,你只能自己守候。泪水已经爬满染柒的脸,她明白,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为了前世的所有哭泣,现在的她应该在自己命运来临前改变。

想通了的染柒,擦掉了泪水,到浴室换了件白色的家居和服,走出房间向爷爷的书房前进,一步又一步,走出的是坚强、是坚定。再见了,回首!

**********我是真田家书房的分界线**********

“扣……扣……”敲门声使书房内的人从棋局中回过神。

“爷爷,染柒回来了,现在过来给你们请安。”染柒声音在门外响起,真田玄右卫门和藤堂宗一放下手中的棋子,“染柒,进来吧!” 真田玄右卫门开口。

染柒打开门,看到了坐在棋桌旁的爷爷和外公,笑得很开心,那个世界的自己在最后一刻只能看到爷爷和外公匆忙赶来的远远的身影,而现在,爷爷和外公就在自己的眼前,这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染柒走到其桌前,行了请安礼,“爷爷,外公好!对不起,现在才来请安!”

真田家和藤堂家都是现在日本的大家族,而真田家更是经历上百年风雨的古老家族,所以对子女的礼数要求也是严格的。“静表姐好!”虽然染柒不待见藤堂静,可是在长辈面前,礼不可废,而且染柒不希望爷爷和外公发现自己对藤堂静的排斥,不忍两位老人家担心。

藤堂宗一看着眼前跪坐着的外孙女,心里那是个欣慰啊!哼……从年轻时就和真田老头虽然是好朋友,可是在一些事上观点不同总是争吵,后来琴子嫁给真田小子,就气得不行,说你真田家的人居然‘拐带’他的女儿,不过对于女儿与真田家长子相爱,还是高兴的,总比自己儿子娶了现在的妻子好太多了,那个儿媳说来就生气,不是说他门第观念老套,而是这么多年过来,儿媳还是小家子气啊,不是因为老伴走得早,根本不会让她掌管藤堂家内务的。说实话,真田家对子女的教育真的很好,看看眼前的染柒,真是好啊!再看看自己的孙女,被儿子媳妇宠得紧,自己是知道的,她的礼数等方面都比不上小几岁的染柒,在上流社会中名声好,不过是因为染柒和那几个老头家的孙女们还没正式进入上流社会啊!哎……

“染柒,快起来,过来让外公瞧瞧。”藤堂宗一拉过染柒坐在自己身旁,心里那是个高兴啊!

染柒坐在外公身旁,看着外公左瞧瞧右瞅瞅的把自己看了个遍,真是难为他老人家了,每次看见自己都是这样,难道他以为爷爷会‘刻薄’自己啊!染柒看看了对面坐着的爷爷,发现他脸色微恙,糟了,每次爷爷看到外公拉着自己总是吹胡子瞪眼睛的,知道爷爷是吃外公的醋了。额?爷爷和外公怎么越大越小孩子脾性,这种情况每次都要发生,她在心里默默吐槽。

染柒瞧着外公有满足的趋势后,赶紧走到爷爷身边,笑了笑说:“爷爷,你们的棋局还没完呢?接着下吧!染柒想看你们下棋。”真田玄右卫门看着染柒的表现,满意得很,就继续下棋了,也不再为难她。染柒看着爷爷和外公重新下着棋,就乖乖的坐在两人中间观看棋局。

下着棋的真田玄右卫门,在染柒进门时,就发现孙女的眼眶红红的,心里揪着紧,是谁让自家从小即使在道场上失败也不流一滴眼了的孙女哭了,不过看着染柒的除了眼眶红,其他表现依然正常的情况下,在有外人——藤堂静的情况下也就放弃了追问,真田家的教条是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所以也就没多问。其实啊,自己当初用这教条只是针对诚一郎和弦一郎啊,谁知染柒和染衣都奉行这教条,哎……自作孽啊,明明心里多希望孙女们能跟自己撒撒娇、让自己操*操心的。

坐在旁边的染柒自是不知道爷爷心里所想,专心看着棋盘。

染柒进门来除了那句“静表姐好!”之后,压根一个眼神都没分给藤堂静,这让在幸村等人那受到了冷遇的藤堂静心里更加不痛快了,她看着自己爷爷拉着染柒在身边,说实话,心里很不舒服,自己进来这么久,也只是跪坐在下边,根本看不到棋面,爷爷也没叫自己坐过去。此时的藤堂静低着头,脸上早已经没有原来的笑容。小时候,爷爷对自己和染柒还是一样疼爱的,不懂为什么,明明现在自己在上流社交圈的评价很高,爷爷却越来越疼宠染柒,对自己也越发苛刻。

就在藤堂静思考间,弦一郎过来敲了敲门,也只有他注意到藤堂静眼里闪过的一丝不快,不过也没给予太多关注,请爷爷和外公到餐厅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