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Chapter 16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21 字数:3736 阅读进度:16/89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才码完这章。

今天发现自己还没上传封面哈!

还在摸索上传图片等事情,感谢优优同学帮我弄的图片哈

封面一直显示不出来,我努力的尝试中,如果大家看到一直重复更新

抱歉哦!

弄完图片我会努力再码一章,不过学校晚上11点断网啊~

小朵求安慰!


“手塚哥哥,这车能到你家,你先上车吧!我自己在这等没事的。”染柒看到手塚国光的车到达,遂让手塚先离开。

手塚看着车,听着染柒的话,也不多做客套,“嗯。你自己小心。”嘱咐道就自行上车。

手塚国光离开后,染柒望着街道上行人,或匆忙,或悠闲,她想着该如何解决后援团的事情,让哥哥能无后顾之忧。

思考的染柒,没有注意到来的公车,错过了一辆又一辆,天色渐暗,连包里手机铃声都没听见。

今天在学校时,迹部景吾听忍足侑士说幸村精市生病住院了。下午训练结束后,他、忍足侑士和Kabaji来到医院看望幸村精市。坐车离开医院的迹部景吾,看着窗外,发现了在公交车站发呆的染柒,吩咐司机把车开到染柒身边。

“染柒,染柒……”迹部景吾叫唤了几声,都不见真田染柒回过神,只好下车。

迹部景吾走到染柒面前,此时染柒感觉到有人靠近,回过神,定睛一看。“迹部君,你怎么在这?”

“嗯哈,真是不华丽的女人。”迹部景吾听到染柒的称呼,没来由心中有点郁闷,所以口气不太好,“本大爷叫你很久了,嗯哈,什么时候本大爷的存在如此低啊?真田染柒。”

“额?不好意思,迹部君,我刚在想些事情。有事吗?”染柒听出迹部口气不善,不过她只是把原因归结于自己的出神没应答。

“你,算了,走吧!”迹部景吾说完转身,没走出几步,他发觉真田染柒并未跟上,“不华丽的女人,还不给本大爷跟上。”

“迹部君,我在这等公车就好,不用麻烦你了。”染柒这才懂得迹部景吾的意思,虽然神奈川距离东京不算远,她还是不想麻烦迹部绕个圈送自己回家。

迹部景吾听后,心里一憋,转身再次走进染柒,刚才没有注意,此时靠近后,他发现了染柒脸上不同寻常的红晕,“嗯哈,真是不华丽的女人,Na,Kabaji?”许久的沉默之后,某人语气森森的说了这么一句。

突然出现的Kabaji一如往常,“Wushi!”

染柒这才注意到迹部身后的高大的人,在染柒注意Kabaji的时候,迹部景吾已经伸手把染柒拉向劳斯莱斯。

三人坐定后,染柒这才意思到自己脑袋有点昏沉,“你休息下吧,到了本大爷会叫你。”听后,染柒靠着车窗。

迹部景吾看着满脸红晕,头一点一沉的染柒,身子倾向染柒,想要伸手触摸染柒的额头,不过,在手就要碰上她的额头时,染柒突然睁开眼,“迹部君?”疑惑的语气。

“本大爷只是看看你有没有发烧?”迹部景吾近距离看着染柒,绿色的眼瞳,睫毛很长很翘,随着眼睛的眨动伸展出美丽的弧度,那种绿色,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如同The star of Andes(安第斯之星),纯粹的,由于刚睁开,弥漫着些许水雾,专注的看着自己,吸引住他的眼球,让他的心有一丝紊乱。不过,迹部景吾是谁啊,他可是最华丽的存在,瞬间就恢复过来,再次伸手贴上了染柒的额头,手心传来惊人的热度。

“嗯哈,真是不华丽的女人,发烧了居然还站在车站那吹风,你当真田家的司机是干什么的啊?”迹部景吾庆幸是自己捡到染柒,真不懂她到底在车站那站了多久。

“额?”染柒听到迹部的话后,也用手抚上了额头,这才想起下午妈妈的嘱咐和中川叔叔的提醒,她忘了打电话给中川叔叔,望了望车窗外,天色已晚。

染柒打开背包,摸出手机,看到上面20通的未接电话,有妈妈的,有哥哥,有小鱼儿的,“抱歉,迹部君,我打个电话。”染柒和迹部景吾说。

“喂,妈妈,是我染柒。”电话一接通,就传来真田琴子焦急的声音。之前他们找不到染柒时,打电话给弦一郎,弦一郎刚好在医院,说染柒早已离开了。

“妈妈,对不起。”染柒一脸懊恼,她怎么就忘了妈妈的叮嘱啊!

“嗯,我在回来的路上了。刚刚碰到迹部君,现在在他车上。”染柒抵住头晕努力平稳住自己的声音。旁边的迹部景吾看着强制住自己的染柒,一把抢过她的手机。

“你好,真田伯母。我是迹部景吾,染柒在我车上,现在送她回去了。染柒她发烧了。”迹部景吾在长辈面前,还是很尊重的。染柒看着这样的迹部,知道他会安抚好母亲的,沉沉闭上眼。

迹部景吾挂断电话后,看见已经睡着的染柒,她的眉头紧紧皱着,很不安稳的抱着臂膀。迹部叹了口气,拉过染柒抱在怀里,感受到她身上的温热,吩咐Kabaji从冰箱中取出冰块,包着毛巾一下一下贴着染柒额头,动作温柔。(小朵有话说:啊啊啊,怎么办?我把迹部大爷写得太华丽,太温柔了有木有啊!)

浑身发热的染柒,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冰凉与安全感,头脑发胀的她以为是真田弦一郎,努力的蹭了蹭,“哥哥……”。

迹部景吾听到染柒的呢喃,顿时黑了脸,他大爷有哪一点与真田弦一郎一样啊,这不华丽的女人,居然把他当成真田弦一郎那个黑面神。哼……

当然,沉睡中的染柒不会知道迹部景吾现在的想法,而两人身旁的Kabaji依旧一副木讷的表情。

车子到达真田宅,迹部景吾没有叫醒染柒,让Kabaji打开门,抱着染柒下车。

真田琴子刚才接完电话,就等候在家门口,她看着怀里抱着自家女儿的迹部景吾也没有以往八卦的情绪,一心扑在染柒身上。

“伯母,染柒只是发烧了,先让她进屋休息吧!”迹部景吾看着焦急的真田琴子开口。

“景吾啊,哦,好,那麻烦你抱染柒到她房里吧!弦一郎他们都还没回来。”真田琴子听到迹部的话,才回过神,她在前面带着路,嘴里念叨着,“下午就不应该让染柒出去,这不又发烧了……”迹部景吾听到这,知道染柒本来就发烧,居然还在车站吹风,哼,还真是不华丽的女人。

迹部景吾把染柒送到她的房间后,放在染柒的床上,正准备松手,染柒却紧紧抱着不放手。此时的染柒感觉让自己舒爽的温度要离开,蹭了蹭不舍得,撒娇的表情霎时可爱。迹部景吾无奈的发现染柒的动作,脸上露出了自己都没发现到的温柔。

真田琴子看着女儿的行为,知道染柒是把迹部当成弦一郎了。只好走过去叫醒染柒,“染柒,醒醒,染柒……”

染柒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睁开厚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那颗华丽的泪痣,一脸惊讶,想起刚才自己的行为,顿时羞愧的躲进被子里。

迹部景吾看着染柒脸上的表情和一系列的动作,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染柒,你好好休息,本大爷先走了。”

染柒听到迹部的话,基于礼数,只好探出头和迹部道谢,“谢谢你,迹部君。”

“嗯?本大爷准许你叫景吾哥哥,记住了,不华丽的女人。”迹部景吾今天对染柒称呼自己一次次‘迹部君’很不满意。

“啊?嗨……景吾哥哥,真的很谢谢。今天不方便,改天一定亲自向你道谢。”染柒诚挚的道谢。

“嗯哈,本大爷等着。”说完,迹部景吾就离开了。

真田琴子看着俩人的互动,觉得很有意思,不过,现在她关心的应该是染柒的身体,“染柒,你先休息下,我去热热粥。记得,不要下床,也不要洗澡哦!”

“嗨嗨嗨,我知道了,妈妈。”得到染柒的答应,真田琴子离开了。

而躺在床上的染柒,想着今天自己的行为,只觉得羞愧。不过想到刚才迹部景吾的话,她知道,迹部景吾是真的认可自己了吧,前几天宴会上的那次,只是两人不愿拂了迹部爷爷的好意罢了。而染柒也觉得迹部是个好人,她很高兴自己认识了一个朋友。(喂喂喂,迹部大爷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发好人卡了哈!)

真田琴子端着粥和药进来打断了染柒的思考。

“染柒,快把粥喝了先,等等再吃药。”真田妈妈吩咐道。

“嗯,谢谢妈妈!”染柒接过粥一口一口喝着,“对了,哥哥还没回来吗?”

“是啊,他和染衣都在医院。染柒,今天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不是早就离开了?”真田琴子这时才想到。

“呜,没事啊,不过碰到手塚哥哥。后来,是我自己在车站想着事情,就没注意到车子,误了时间。”染柒对于妈妈的问题,一带而过。

“没事就好,来吃下药,就睡吧!”

“好的,晚安,妈妈!”染柒说完就躺下休息了。

真田妈妈走出染柒的房间看到真田玄右卫门,“爸爸,染柒睡下了,有事吗?”

“琴子啊,辛苦你了,你把染柒和染衣他们教导的很好!”真田玄右卫门看着自家儿媳一脸满意,在妻子去世后,她把持这个家做得很得体很好。

“啊?爸爸,什么意思?”真田琴子对于父亲的话,一脸不解。

“走吧!”真田爷爷说完就转身,真田琴子紧跟上。

走出染柒的院子后,真田玄右卫门开口,“琴子啊,今天染柒去医院对精市那孩子说了一番话,被幸村老头听到了,他打电话过来说了下……,我真的很骄傲,对于他们几个孩子,我也能放心了。”真田爷爷简单解释下情况。

“爸爸,染柒、染衣他们从小就很懂事,我也没能教导什么的,以前妈妈在的时候,告诉他们很多道理,是妈妈的功劳。”真田琴子想起去世的母亲。

“嗯,孩子们好是真田家的福气啊!”真田玄右卫门也想起去世的妻子,向来严肃的脸上可以看到温柔的神色。

“爸爸,我们去吃饭吧!弦一郎和染衣说在医院,不回来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