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Chapter 18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24 字数:3719 阅读进度:18/89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早我翘课了,翘了早上的就码了一章

大家看如此苦逼的我,给我评论吧!

小朵求抚慰。

评论评论,你在哪里啊!

大家,给力哈!

我下午加晚上还有6节课啊!


周六早上,依旧是柿木网球花园。

今早,染柒跟随真田弦一郎来看立海大网球社的比赛。毫无意外,立海大再次以3:0之姿进入下一轮。

“切原,等下和我去看冰帝与青学的比赛。”切原赤也正收拾着球包准备回去时,听到这句话,不是询问而是命令,“喂喂喂,副部长,他们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啊?”切原一脸莫名其妙!

“叫你去就去,废话那么多!太松懈了!”真田没继续理会切原,转向染柒,“染柒,你是和柳生他们先去医院还是和我一起?”

“哥哥,我和你一起吧!我也想看看景吾哥哥的比赛,前几天的事我都还没跟他道谢!”染柒想起之前答应迹部景吾之后会道谢的事情,今天也没有什么计划,决定去看迹部景吾的比赛。

这边想着的染柒没有注意到,真田弦一郎在听到那声“景吾哥哥”时脸色一暗,他是有从母亲口中知道那天是迹部景吾送染柒回家的,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天时间染柒和迹部景吾的关系似乎变得不错!

染柒等人刚到在比赛场地坐定,看见记分牌上冰帝1胜2负1平。

“冰帝!冰帝!……”

“ATOBE!ATOBE!……”

“胜者就是冰帝!胜者就是冰帝……”

“赢的人是ATOBE!赢的人是ATOBE……”

“胜者就是冰帝,赢的人是ATOBE!……”

盛大的助威声在仿如大提琴般低沉却充满磁性的“就是我”中稍稍停止,过后却引来了更强劲欢呼。

“已经玩够了吧?”手塚国光一点不为所动,冷冷地说!

“嗯,满足了。”此刻迹部景吾眼里只剩下了手塚国光的,那眼神就像是顶上猎物的非洲豹,充斥着危险。

切原赤也看着这一幕,“全国大赛也难见的,好厉害的应援团呢!真田副部长。”

染柒看着身边的哥哥一脸无奈的扶着头,“还是老样子啊。迹部。”

“呵呵,景吾哥哥向来如此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嗯…很强大,就像指挥家一般。不过,哥哥,你看手冢哥哥脸上的表情,有没有破冰的感觉啊?”染柒注意到场内正在握手的俩人。

“比赛开始了。”真田弦一郎没有回答染柒的问题,此刻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场内的两人,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赛场,会是谁占了上风呢?两年前那场输给手塚国光的比赛后,他就是真田弦一郎无法忽视的对手;而迹部景吾,那种敏锐的洞察力,早已展露出锋芒,至今叫人震撼。

染柒看着身边充满斗志的哥哥,再看看场上,两个学校的帝王,两大家族的继承人,此刻,以对手的身份站在场中央,在一方小小的球场上,恣意挥洒汗水、张扬青春。网球啊,真是热血啊!

“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中!”迹部景吾在一球沉沉的截杀球打掉手塚的球拍后,再次惹来了尖叫!染柒听见身边的切原说了一句“啊,那位手塚不妙啊!”染柒不是很看得懂,却比切原他们更早发现了手塚他一直站在原地回击着迹部的球。

比赛似是风平浪静的进行着,“哈,哈哈,行啊,手塚,就凭那种手腕。那左手的手腕在疼吧?呐,手塚?”迹部景吾这一句话引来的青学众人的紧张,不过比赛依旧进行着。

“咦,手塚哥哥说他手肘已经痊愈了啊?难道……”染柒想起那天在医院里遇到手塚时的对话。

“染柒,你怎么知道?”这是发现自己数据严重缺漏的柳莲二。

染柒还没回答,就被真田的一句“认真看比赛”打断了。

休息时,柳莲二说:“喂,弦一郎,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是说去年那时的事吗?”

“啊,迹部那家伙在去年青年选拔赛使用的那招,到现在还没使出来。”

“嗯,就是那个强势的猛烈扣杀。”

他们俩都深刻记得当时迹部的那句话——在本大爷面前吊高球,是你们的错误。

场上的形势在手塚国光的一个吊高球,而迹部景吾却没有打出破灭的轮舞曲之后,时间好像变得好长好长。

“迹部是故意拖长比赛时间。”真田弦一郎一句话让染柒明白过来了。

比赛时间犹如沙漏般缓缓流过,这场比赛已然成为一场延长赛,场上对于手塚国光是不利的,场外众人对于迹部景吾的也怨声四起。不过,众人也已经清楚,这场延长赛的邀请手塚国光已然应下了,即使持久战会毁了他的网球生涯。

染柒看着被一颗小黄球维系着的俩人,听着场外对于迹部的评价“球技一流,人品下流”,染柒不懂为何,心里为着他鸣不平。她看着迹部景吾脸上的惊讶表情,知道迹部景吾做出持久战的邀请只是为了让手塚国光知难而退,可是出乎他意料,这位一向沉着冷静的人,心中沉睡的狮子好似被唤醒,毫不犹豫的接下邀请。如今,这场比赛的走向,已经不是迹部景吾一人能左右的了。

众人睁大双眼看着场中的你来我往,在手塚国光突然承受不住倒下那刻,青学的人已冲向球场却被手塚制止。

迹部景吾看着手塚的状况,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是冰帝网球社部长,他是站立在200人之上的王者,冰帝全员的希望都聚集在他一人身上,即使他对于手塚选择的惊讶和认可,这是一场决定冰帝是否能晋级的关键,无论出于部长的责任,还是对手塚的尊重,他只能一次一次尽全力挥打球拍。

染柒真的觉得打网球的人,都是任性的。迹部景吾是,手塚国光是,幸村精市也是。迹部景吾用自己的名声来赌,手塚国光以自己的未来来博,幸村精市也想用自己的健康来换,这都是怎么热血怎样执着的人啊!染柒真的不懂,她担心球场的俩人,更担心身边的哥哥,是否以后他也会如此不顾前不顾后的热血!

两个男人激烈的灵魂,通过网球碰撞在一起。最终的灵魂共舞定格在手塚回球挂网。

迹部景吾赢了这场比赛,可是冰帝最终还是输给了青学,失去了角逐全国大赛的资格。迹部景吾坐在场边,如磐石一般,毛巾盖在头上。冰帝正选看着如此的迹部,默不作声离开了。

染柒走的时候看见这样的迹部景吾,第一次见到如此不华丽的他。

“染柒,我们去医院看幸村,你呢?”真田弦一郎询问染柒。

“哥哥,你们去吧!我等等有事。”弦一郎虽然奇怪染柒突然有事,不过也只是交代其自己小心,和柳莲二、切原赤也离开了。

染柒看着哥哥离去后,拿出手机,挂断后,拦下出租车朝着目的地前进。

这边的迹部景吾的失落,不是因为冰帝的失败,在他心里,冰帝是王者,不惧怕失败,他的失落也许是在后怕,虽然这是多么不华丽的情绪啊,可是就在刚刚他很有可能已经毁了一位网球手的未来。迹部景吾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手塚国光握着自己的肩膀跪倒在场边的样子。

天渐渐暗下,迹部景吾拉下头发上的毛巾,看着满天的晚霞,“真是不华丽啊,呐,Kabaji?”这次并没出现那一如既往的回应,迹部景吾脸上露出了自我嘲讽的意味,算了,今年冰帝的夏天结束,可是冰帝网球部会更加华丽的,他相信。一改刚才些许失落的迹部景吾,收拾好东西走出网球场,在柿木网球花园门口,看见自家劳斯莱斯已在等候,打开门,就听到里面的议论声。

“啊啊啊,慈郎你不要睡啦,迹部到现在还没出来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啊?”向日岳人拉扯着芥川慈郎。

“喂,岳人,你让我睡觉吧!小景会没事的,他那么华丽,怎么会有事,你想太多啦!哈……哈……好困。呼—呼噜噜……”说完芥川慈郎摆脱向日岳人的纠缠,沉沉入睡了。

其实芥川慈郎在说话前就发现打开车门的迹部,而面对他的向日岳人却没发现迹部,所以才说出那话。

看着慈郎又一次陷入沉睡,向日岳人这才注意到其他人的安静,转过头看着顶着一张黑脸的迹部景吾,“额?部长,我……我……”向日担心刚才的话被迹部听见,华丽的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吧?他用眼神盯着早已睡着的慈郎,慈郎你就是天然黑,居然‘陷害’我。

迹部景吾听着向日的语无伦次,他知道向日是担心着自己,虽然他的担心太不华丽了,不过,今天大家应该都是失落的,就原谅他。

“嗯哈,Kabaji,叫司机开车吧!”迹部吩咐Kabaji,“WUSHI!”

“今晚就去本大爷家吧!明天在本大爷家训练,本大爷的冰帝永远是最华丽的,呐,Kabaji?”迹部景吾看着众人低着头颓废,真是太不华丽了。

“WUSHI!”

“呐呐呐,小景,有没有蛋糕,慈郎肚子饿了。”听到迹部叫司机把车往迹部白金汉宫驶去,他可是很想念迹部家的蛋糕啊,那不是经常吃的到的啊!

“慈郎,你就是一吃货。刚刚不是睡着了吗?你除了吃和睡,还知道干嘛啊?”向日听见慈郎的话,傲娇了。

“岳人,哈……慈郎还知道打球哦!那等到你到了小景家,不许和慈郎抢蛋糕。”芥川慈郎一脸幸福的说。“你,我就抢,就抢……”向日反驳。

忍足侑士看着身边脸色越发不善的迹部景吾,只能开口劝阻这两只小动物“好了,好了。岳人,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慈郎,他就是这个样子。快坐下,你再蹦蹦跳跳的,想撞到头啊?”忍足侑士真心觉得自己快要变成驯兽师了。明明这两人被迹部宠得都无法无天了,可是迹部总是用黑脸暗示自己处理这俩人的‘纷争’,这是苦逼的忍足侑士心里默默的吐槽。

迹部景吾看着车里众人,不愧是本大爷的朋友,不是一般的华丽啊。

冰帝不惧怕失败,在失败后,他们不会失去对于网球的追求,对于网球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