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hapter 19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25 字数:4759 阅读进度:19/89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

不知道最近是晋江抽,还是学校网速的问题。

这两天一直发不上来。

各位,抱歉咯

还有,大家,我的评论和收藏的比例是1:9了啊!

会不会太悲剧了点。

大家不要BW啊!

小朵真的希望能收到你们的评论,不论好坏!

嘻嘻!


劳斯莱斯冲破浓雾,停在了迹部家白金汉宫前面。迹部景吾率先下车,其他人尾随其后涌进华丽的大门。

“迹部爷爷,叔叔和阿姨去了英国吗?”染柒被迹部信吾拉在身旁说着话。

“是啊,欧洲的迹部财团最近发生了一些状况,你加奈阿姨就过去陪勤吾叔叔了!”迹部信吾对自家儿子儿媳很是无奈啊,“染柒,本老太爷就在你身边,你怎么还想着那两个不华丽的人,嗯哼?”

“啊?”染柒不懂迹部爷爷怎么突然就变成这幅摸样?“迹部爷爷!”染柒一脸黑线的。

迹部景吾被沙发上两人的对话直接无语,“嗯哈,爷爷,你太不华丽了!”

染柒听见华丽的声音响起,“景吾哥哥,你回来了啊!”

迹部景吾听见染柒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在看见染柒眼里的呼救后,真是太不华丽了。

“啊啊啊?侑士,她是谁啊?居然在迹部家,还对迹部说出那种话,迹部耶,那是管女生叫母猫的啊!”向日岳人听见染柒对迹部说‘你回来了’这句话,不可置信地问着身边的忍足侑士。

染柒听见有人说话,看向迹部身后,原来是冰帝网球部的。

忍足侑士不顾搭档的问题,走向前,“这位美女,很高兴见到你,什么时候和我来场美妙的约会好吗?”说着话的忍足拉起染柒手,在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忍足哥哥,你?”染柒看着眼前的忍足侑士,他们上次见面不过在一个月前吧!忍足侑士初中才转到东京冰帝念书,自己和他虽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可是也很早就认识了啊!这是什么情况啊!染柒看着忍足一本正经的样子,转看向迹部景吾,“景吾哥哥,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失忆了?”

迹部景吾听见染柒的问话,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很明显看戏的表情。

忍足侑士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下台,早知道就不开这玩笑了。

“咳咳咳,染柒,我开玩笑啦!不过,我是真希望能和你约会哦!”染柒听到这话,才知道自己被他耍了,不过染柒想到的是在今天冰帝败北后,现在的忍足还能和自己开玩笑,那说明他应该没事了吧!“呵呵,忍足哥哥,你吓到我了额!我还以为你失忆了,居然忘记我了。”

“嗯哼。本老太爷什么时候这么没存在感啊?”迹部信吾看到进来的众人关注着染柒,却没发现自己,实在是不华丽啊!

“迹部爷爷,您好,今天打扰了!”正选们这才从惊讶中回过神,匆忙打招呼。

“嗯哼,你们今天比赛胜利了,过来庆祝?”迹部信吾在染柒来之前就已经从管家那知道冰帝输了的事,不过,刚才想到他们无视自己的不华丽行为,他就想打击打击。

染柒看着这些人听完迹部爷爷的话脸上都露出尴尬之色,“迹部爷爷,我肚子饿了。”她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只能这样转移迹部爷爷的注意力。

“啊,染柒肚子饿啦,福田管家,饭准备好了吗?”果然,迹部信吾没有再落井下石。

“老太爷,早就准备好染柒小姐爱吃的食物了。”福田管家恭敬的回答。

“福田爷爷,谢谢您。”染柒看着福田管家眼里的暗示,也偷偷的对他眨了眨眼。

“染柒,跟着本老太爷去餐厅,你们也跟上吧!”迹部信吾说完就拉着染柒走向餐厅。正选们看着迹部景吾没有跟上,他们也不管有何动作。

“嗯哈,跟着本大爷吧!”迹部景吾搞不懂现在的心情,明明爷爷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失败,为什么要这样;而且,染柒明显转移爷爷注意力的行为,是不是说明她也知道了比赛的结果,不懂为什么他的心情有点闷闷的,自己是在意今天的失败,还是在意染柒见证自己的失败?呵呵,如此华丽的本大爷怎么能让这样不华丽的心情影响自己啊!

他们进入餐厅后,就看见坐定的迹部爷爷和染柒,他们在迹部爷爷的脸上看见从未见过的宠溺表情,就连对部长都不会有的啊!

迹部景吾看见自家部员的眼睛在染柒和自己身上转来转去,那是什么不华丽的表情啊!“太不华丽了,嗯哼!”说完后就坐在了染柒的对面,迹部信吾的旁边。

大家也只好默默坐下,静静吃饭。

吃过饭后,染柒陪着迹部信吾在后花园里散步。

“染柒啊,你知道今天景吾他们的失利,是吧?”迹部信吾突然开口,原先他还奇怪染柒今天怎么会突然来拜访,刚才在客厅染柒为他们解围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抱歉,迹部爷爷。我今天是看过景吾哥哥的比赛后过来的。”染柒在长辈面前从不说谎。

迹部信吾听了染柒如此说,心里那叫个欢乐啊!嗯哈哈,本老太爷的期盼看来实现的可能性极大。

染柒看见迹部信吾脸挤得像盛开的菊花似的,在想,为什么迹部爷爷听见自己孙子比赛失利却笑成这样,她在心里对迹部景吾表示了深深的同情。(喂喂喂,染柒啊,你真是太单纯了吧!我怕你真的会很快就让我卖了你啊!大家说,对不对?)

“染柒,你觉得本老太爷的孙子怎么样啊?”迹部信吾想知道染柒的想法,毕竟把两人凑一对确实是自己的期盼,可是不论从哪方面来说,一个是最疼的孙子,一个是最宠的孙女存在,他不能也不会逼迫两人的。

“啊?”染柒不知为何听了迹部爷爷的问题有种危险的感觉,“景吾哥哥他,嗯,他是一个很华丽的人,今天看了他的比赛,他是君临冰帝、睥睨天下的帝王,当得起风华绝代这一词。球场上的他,看起来很高兴,他是真正喜欢网球,和哥哥他们一样。虽然景吾哥哥他无论怎样都不能在世界网坛发光,不过,他一定能成为商场上的帝王的。”

这段话,不仅传入迹部信吾耳中,还有送走部员走进花园的迹部景吾的心中。

“呵呵,看来景吾在染柒心里的印象很高啊!”迹部信吾笑得奸诈,看来自己华丽的决定又能进一步了啊!

“是啊!景吾哥哥真的很华丽。”染柒刚说完,就听见脚步声。

“啊恩,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美貌下!”迹部景吾听见染柒的话心情甚好、甚好啊!

“啊?啊?啊?”染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呵呵,不早了,景吾等等记得‘亲自’送染柒回去!本老太爷先去休息了,老了,老了。”迹部信吾一脸愉悦的走回书房,立马把电话打到了神奈川真田家。

“真田老头啊,你知道染柒现在在哪吗?”真田玄右卫门正诧异这迹部老头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听完这话就觉不妙!

“不知道!染柒还没回来。”

“染柒当然没回去,她现在还在本老太爷家花园里和景吾一起。”

“你说什么,太松懈了。”

“真田老头啊,你家染柒还没订亲吧?”这不是很明显吗?染柒定亲了本老太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一句话不可能。”真田玄右卫门坚定答道。

“太不华丽了,本老太爷的孙子多么华丽,你对他有什么意见,啊恩?”迹部信吾听了真田的话不爽了。

“什么华丽,我看他就那张脸能看。”真田爷爷不满道,染柒是他宝贝的孙女,谁都别想抢走她,就算是你迹部家的小子别说门了,连窗都没有。

两位爷爷辈人物在电话里争论了很久,才挂断电话,迹部信吾一脸奸诈,真田玄右卫门却满是纠结的神色。

“福田啊,你觉得染柒怎么样?”迹部信吾挂下电话后,就问着身边的管家。

福田从大学毕业后,就跟随着迹部信吾,他早就看出了老太爷的想法,“真田家家教很好,染柒小姐明白事理,礼仪得体,尊重长辈,啊,总之优点很多,很适合少爷。”

“你也觉得本老太爷的决定很华丽吧!”迹部信吾真的很喜欢染柒。

“不过,老太爷,小少爷不是那种喜欢被安排人生的人,就像勤吾少爷一样,当年的抵抗,福田真的不想再看到啊!”福田想起当年迹部勤吾为了婚姻,与老太爷闹得很僵。

“呵呵,本老太爷相信景吾,他一定能发现染柒的好。本老太爷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孩子们的幸福最重要。”迹部信吾只是想让景吾和染柒多多接触,他相信景吾一定会娶回这个孙媳妇让自己满意的。

哎……真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在两家爷爷争论的时候,染柒和迹部景吾在迹部家华丽的玫瑰园慢慢走着。

“景吾哥哥,那天真的谢谢你。”染柒对迹部景吾深深鞠了一躬。

“恩啊,本大爷接受你的道谢了。还算华丽啊!”迹部景吾前几天和染柒接触,加上刚才听见染柒对自己的评价,觉得染柒更加华丽了。

“呵呵,谢谢。”染柒难得听见迹部景吾的夸奖,欣然接受,“景吾哥哥,你……”染柒想问问迹部现在的心情,不过还是开不了口。

“恩啊,本大爷是最华丽的,本大爷的网球部也是最华丽的。和你哥哥说,明年的全国冠军一定是冰帝的。”迹部景吾的洞察力不只是在网球场上,所以对于染柒的吞吞吐吐,加上她的表情,很快就明白染柒的问话。

“那就好了。”染柒看着眼前满园的红玫瑰惊叹,“景吾哥哥,这里真的好漂亮啊。”

“恩啊,本大爷的红玫瑰园当然最华丽啊!”迹部景吾爱红玫瑰那是人人皆知的。

“嗯,我也觉得红玫瑰很美,不过这里都是红玫瑰,略显孤单了。”染柒看着一片片红玫瑰在夜晚的衬托下,看久了就只觉得太单调了。

“那你告诉本大爷还能有什么更华丽的花衬得上它?”迹部景吾想听听染柒有什么华丽的建议。

“嗯,我想想。”染柒一脸认真的思考着,发现自己还真是想不出来。

“好了,别想了,晚了天亮,本大爷送你回家吧!”迹部景吾好笑得看着染柒说。

染柒看了看手机,已经9点了,“景吾哥哥,我自己回去坐车回去就好了,你今天比赛完也很累了,早点去休息吧!”

“恩啊,你是在质疑本大爷吗?”迹部景吾坏心的想逗逗染柒。

“没有,我……”染柒诧异。

“呵呵,走吧!本大爷送你回去。”迹部现在的心情已经没有了比赛失利的烦闷感,真田染柒,恩啊,还算华丽啊!

“景吾哥哥,我去和迹部爷爷说下。”

染柒在迹部信吾的书房磨蹭了很久,答应以后经常来看他后,迹部爷爷才放行。染柒在福田管家的带领下,走到了停车场,她看见一辆火红的法拉利,迹部景吾坐在驾驶位上,很悠闲、很耐心的样子。

“福田爷爷,谢谢您的照顾,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您。”福田听着染柒叫自己爷爷,想起了自己现在正在叛逆期的孙女,哎……太不华丽了。

染柒坐上车后,“咻……”一声,如弦上箭。

“哈哈……哈哈……”迹部景吾愉悦地笑了起来。

“景吾哥哥,慢…慢点…点,好吗?”染柒紧紧抓着安全带。

“哈哈,哈哈!”迹部景吾依然笑着,不过车速已经放缓了。

“景吾哥哥,你有驾照吗?”染柒很好奇,明明他才15岁,根本还不到考驾照的年龄。

“你觉得本大爷会有那种不华丽的东西吗?”迹部景吾侧目。

“哦,也对哦!”迹部看着染柒鼓着腮帮子,很华丽,有这样一个妹妹很不错哈,“染柒,本大爷承认你这个妹妹了。”

“呵呵,那是我的荣幸吗?景吾哥哥?”染柒调笑着。

两人谈笑间,法拉利就停在了真田家的门口。真田弦一郎看见驾驶位上的迹部景吾和走下车的染柒,脸色已经黑到无法形容了,他走到车旁,“太松懈了,我怎么不知道迹部家已经穷到连司机都请不起了?”

“哥哥。”染柒听了哥哥的话,觉得好冷,什么时候哥哥也会说这种冷笑话啊。

“染柒,你先进去吧!”弦一郎一声令下。

“那,景吾哥哥,谢谢你送我回来,晚安咯。”染柒向迹部道谢后回家了。

“迹部,今天的比赛很精彩。”真田弦一郎是真心的说。

“哈哈,本大爷当然是最华丽的,明年,全国大赛冠军一定会是冰帝。”迹部景吾听见真田的话,明白他只是说个事实,并没有其它意思。

“嗯,立海大会等着的。”真田说完后,迹部走回驾驶位,开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