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Chapter 25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31 字数:4749 阅读进度:25/89

作者有话要说:

涉谷,涉谷,改成名古屋咯!

因为大Bug啊!


Chapter 25

迹部景吾,迹部家的继承人,从小在英国长大,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爷爷就告诉他必须要做一个华丽而有担当的人。迹部的人生都是一帆风顺的,因家族使然,虽然并没有在父母身边长大,围绕着他的只有管家和佣人,但是,他从没有抱怨什么,也没有责怪父母,因为他知道他们是关心自己的,只是家族生意而身不由己,他在家族安排的精英课程中不断完善自己,变成了如今的冰帝之王。

迹部景吾站在书房的独立阳台上,双眼遥望着自家花园中月光下越发娇羞的玫瑰,想起了上次真田染柒在那里所说的话,看着手里屏幕沉睡中的手机,笑得与园中玫瑰一般。

“少爷。”福田管家整张脸笑得挤成了一朵菊花来到迹部身后,打断迹部的思绪。

“啊恩?”迹部景吾的视线调转到福田管家身上,同时看到了他刚才派去保护染柒的保镖。

“少爷,他们说有事禀报。”迹部景吾听着管家的话,看着他那一脸让自己黑线的笑容,直接无视福田管家。

“说吧!本大爷听着。”他眼睛看着两位保镖,等待他们的回应。

迹部景吾从保镖的报告中,听出了不同寻常。保镖说他们当时注意到染柒有动手的表现才现身制止住那名女生的。

迹部景吾让管家和保镖退下后,想了一会还是拿起手机打出一通电话。

**********我是真田家的分界线**********

真田弦一郎,比赛后就一直在医院里,等候着幸村精市手术的结束,很晚才回到家。

真田冲洗完一身疲惫后,听到了手机铃声,发现是迹部景吾。

“迹部,这么晚有事?”真田疑惑的问着,其实他们两人是这几年因为网球才稍有往来,不过,貌似最近迹部景吾在他的视线中的出镜率是直线上升啊!太松懈了。

迹部景吾在电话里和真田弦一郎说了今天比赛后染柒的事情,真田挂断电话后,起身来到了染柒的房间。

在电话中,迹部景吾告诉他染柒有到赛场,他自己到达医院后,柳生等人也说了染柒跑了出去,只是那时的他只关注着幸村精市的手术。

真田来到染柒的房间门口,就听见染柒的声音,可是他敲了门却没人应答,他自行打来门。他走进房间,就看见染柒在榻榻米上睡得很不安稳,嘴里念念有词,翻来覆去的。

真田赶忙上前,近看才发现染柒满头大汗,脸色惨白,他立马摇醒染柒。

在真田越发的用力摇晃下,染柒才慢慢醒来,她睁开眼,就看见梦里的一切不见了,出现在眼帘的是哥哥,染柒回想起那个梦,不像以前的梦境总是在醒来后就会遗忘,这次却记忆深刻,很真实。

染柒想起梦里那两人对于自己死亡和孩子的逝去,仅仅是担心自己回去报仇,却一点都没悔意,那一切困局都是自己的选择的啊。

染柒记得前世在自己答应花泽类的求婚后,家人的不赞同,那时的她却只是很任性的准备婚礼的一切,最后,婚礼前,妈妈在出嫁前的那个晚上,抱着自己只说了一句话:“染柒,你要记住,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一切的后果,这与年龄无关。既然你认为他会是你的幸福,那你就好好追求吧!不过,我们都会在你身后的。”

最后,染柒争取到的是一场充斥欺骗的婚姻,她带着对花泽类和藤堂静的怨念,带着对孩子深深的歉意,回到了现在。

“哥哥,我没事,只是做噩梦了。”染柒不想家人担心,而且自己也无法开口解释这一切。

“那就好!今天的比赛……”真田还未说出口的话就被染柒打断了。

“哥哥,我知道了,虽然哥哥你输了比赛,可是你觉得今天自己在比赛时是开心的吗?”染柒靠在真田的怀里,脸蹭了又蹭,嗯,还是哥哥的怀抱最温暖了,在梦魇过后,此时还能在哥哥怀里,染柒真的已经非常满足了。

“是啊,今天虽然输了,不过比赛时,我看到了对手不断的成长,与上周末的表现相比,成长真的很快,虽然输了,不过没有不甘心,我确实在享受着那场比赛,不过,幸村那里,我没有实现对他的承诺。”真田弦一郎在染柒和家人的面前,从来不会掩藏什么,也不像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寡言的形象。

真田说完后,发现胸前的脑袋依然不安分,无奈的一笑,不过在他怀里的染柒不会注意到的,“哥哥,精市哥哥那边,你要相信他,他会明白的,他一定会康复的,相信我。”

“好的,我相信你。”真田紧紧抱着染柒,大手在染柒后背拍抚着,“睡吧,我在这里。”真田还是在意迹部电话里所说的,迹部景吾以洞察力闻名,他的话真田还是相信着,而且,他对于染柒的关心与照顾自己也是看在眼里的。

“嗯,那哥哥等我睡着后,再走哦。”染柒说完就安稳的呆在真田的怀里,枕着温热的胸膛,很快就睡着了。

真田弦一郎看着染柒陷入深度睡眠后,才小心翼翼的放她在榻榻米上,替她捻好被角才离开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染柒就和父亲真田世平坐上前往公司的车。

“染柒,这次与迹部财团在名古屋的购物中心建设计划,我想让你负责。”真田世平对染柒最近在公司的表现很满意,她显现出的眼光和能力等一点都不像是刚刚接触商业的人,所以对染柒很是相信,同时想看看染柒的真实实力如何。

“我知道了,不会让你失望的,爸爸!”现在的染柒不仅仅是14岁的女孩,她比别人多活了10年,前世在商场上的沉浮,对于现在负责一个开发计划,说实话,很有信心。

“好,那你这几天就要好好准备了,我们已经与迹部集团商量好下周六晚上和他们的负责人交涉,你们有一周的准备时间。”真田世平交代着。

“我会的。”染柒自信地接下了这次挑战。真田世平看着散发着自信地女儿,心里是欣慰的。家里两个女孩子从小被众人捧在手心,却没养成骄纵,现在,染柒还逐渐露出锋芒,家人就更想把她宠上天啊!

虽然是周日,但是由于染柒的原因,这次真田集团负责此计划的小组成员都一早在公司等候,他们在近段时间和染柒合作中了解染柒的能力,所以对这次染柒担任总指挥并没有不服等不良情绪。

染柒一到公司就和众人投身到策划工作当中,策划大纲在大家努力下高效的完成了。之后的具体方案,染柒由于上课等原因无法与他们共同完成,不过,染柒自己揽下了这份工作,并和众人商量在下周找个时间开个会,再次完善。小组成员对染柒的建议,欣然接受,大家都很看好真田染柒啊!

**********我是迹部家书房的分界线**********

今天的迹部家,迹部景吾的父母终于从欧洲回来了。他们俩一回来就和迹部信吾三人在书房商量着重大事件。至于迹部景吾,他大爷当然一早就去冰帝训练了,虽然冰帝没有参加全国大赛的资格,但是对于真心热爱网球的少年,他们是不会松懈的。

“你们这对不华丽的父母,终于回来了?本老太爷还以为你们俩都忘了东京这还有你们的孩子呢。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信吾对于这两人经常不在家,说实话有些不满,自家儿子就算了,他现在是迹部财团主席,工作原因到处跑,可是迹部加奈这个儿媳简直太不华丽了。

“额?爸爸,我也是不放心勤吾,好不好!你说,我不在他身边,他万一来个婚外情,给小景找个后妈,怎么办?我才不会让小景受那个罪的。”迹部加奈辩解道。

“啊恩?迹部加奈?”迹部勤吾听了老婆的话顿时不爽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宠妻一族啊,明明是加奈自己要去看米兰时装节的,居然用他当借口,太不华丽了。

“你们给本老太爷适可而止些,本老太爷有事要说。”迹部信吾打断那俩人眼神交流。

“父亲,请说,我们听着。”迹部勤吾看着父亲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景吾明年也要16岁了,该是给他找个未婚妻了。”迹部信吾瞬间丢下了一枚炸弹给这对夫妻俩享受。

“父亲,我不会同意的。”迹部勤吾注意到妻子听见这话时的紧张,伸出手握紧那双小手,同时坚定的说出自己的意见。

“啊恩,本老太爷的决定,你们有什么意见?”迹部信吾继续说着,不过,他老头子一直没说出那属意的对象。

“不论是谁,我们都不在意,我们只是想让景吾自己选择,即使没有联姻带来的巨大商机与财富,我想景吾那孩子也能创造给我们看的。”迹部勤吾想起了20年前自己也差点成为联姻的祭品,好是最后他的坚持换来了自己的幸福,所以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也陷入当初那样的困局。

“哦?加奈,你的意思呢?”迹部信吾转过话头问着儿媳妇,最初,他顽固的以为自己给儿子找的那家小姐是最适合儿子的,虽然,加奈的家庭——加藤家在日本不算顶尖财团,可是他们家在德国确实数一数二的。不过最后他妥协了,现在看着儿子儿媳两人的感情,老头子还是欣慰的,而且,他们给自己生了个最华丽的继承人,放眼如今日本上流社会,自己的孙子无疑是站在金字塔尖端的。

“爸爸,我也觉得小景自己喜欢是最重要的。”迹部加奈认真回答。

“啊恩,既然你们都这样想的话,本老太爷也不想良苦用心了。”父亲二人听了这话,刚要放下心来,就听见了“不过,真是可惜啊!本老太爷可是很中意真田家的公主啊!”

“啊?啊?啊?爸爸,您刚才说的是谁?”听到‘真田家的公主’后的迹部加奈不淡定了。

“还能有谁啊?谁不知道真田染衣打从在娘胎里就被忍足那不华丽的老头给订走了。”迹部信吾眼中满是嫌弃的看着一惊一乍的儿媳妇。(喂喂喂,迹部爷爷,加奈妈妈不淡定是谁造成的啊,还不是你这不华丽的老头,要是一早就说是染柒,你觉得他们还会反对吗?小朵觉得你就是老了,生活太无聊了啊口胡。)

加奈听了这话,当然知道老头子口中说的是真田染柒了,“爸爸,我错了,刚才我和勤吾反对的话,您当我们没说过就好,我是一百个同意,一千、一万个乐意。你说对不对啊,老公?”

“呵呵,是啊!我也同意。”迹部勤吾看着老婆大人不停点头的样子暗笑,“加奈,注意你的礼仪,太不华丽了。”

“啊,我这不是高兴呢?好是知道是染柒,要不错过了怎么办?我会后悔死的。绝对、一定会的。都怪爸爸您,您一早就讲是染柒不就好了嘛。”加奈一脸‘都怪你,都怪你’的表情看着迹部信吾。

迹部信吾欣赏着这两人脸上前后反差,满足了,“真是太不华丽,是谁一听完本老太爷说联姻就反对了,啊恩,你们给本老太爷机会说出是谁了吗?哼……”

“也是啦,不过这个不重要,爸爸,那您和真田家商量过什么时候宣布两个孩子的婚约呢?”加奈妈妈的问题,顿时让迹部信吾的脸上出现了怨念。

“哼,真田那个不华丽的老头,他说什么不同意,不过,不管他说什么,本老太爷相信景吾一定会达成我们的心愿。”迹部信吾想起了当初真田玄右卫门对自家孙子的评价,说什么‘景吾只有那张脸能看’,“对了,你们有什么办法,让两个孩子多多接触,景吾一定能拿下染柒的。”

“啊,真可惜啊,我还以为真田家同意了,哎……”加奈妈妈一脸可惜样,失落的表情让宠妻一族的迹部勤吾担心了,“咳咳咳,今天世平给我打了电话,说,这次真田家与我们在名古屋的开发案会让染柒负责。我想,不如我们这边也交给景吾吧!反正景吾上初中开始就已经接触日本集团的事务,这方面也是很有经验的,两个年轻一辈的合作,或许真的能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迹部勤吾的话刚说完,加奈兴奋不已,抖擞了精神,“嗯嗯嗯,太华丽了,老公你最棒啊,这样小景和染柒一定会日久生情,然后咱们儿子大发神威,一举拿下染柒,嘿嘿,我们就等着染柒当我们的儿媳吧!”

“啊恩,本老太爷也赞同,勤吾,这件事交给你负责了。”迹部信吾一锤定音。

话说,这边在冰帝华丽的网球场中的迹部景吾,已经打了无数个不华丽的喷嚏了,让网球部其他正选们正在努力躲避强力病菌,迹部大爷身边已经呈现了真空状态。

“啊恩,太不华丽了,忍足侑士,过来和本大爷打场比赛。”迹部景吾一声令下,军师大人在众人一脸‘走好,不送’的表情中无奈的走上球场,接受迹部大爷华丽的圆舞曲的一次次的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