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Chapter 28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34 字数:5074 阅读进度:28/89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今天还来更新哈!

其实这周打算更新4章哈!

已经完成了2章,一半是因为榜单的要求

另一半是因为4月份有两场考试

15号要看医院的社工岗位,21号要考公务员

为了我的前途奋斗啊,4月21日前应该会变成一周一次!

你们到时候不要抛弃我哦!

大家吱个声哦!谢谢!


日美友谊赛由于时间提前,所以这次日本队只能在关东地区选拔,立海大失去了关东大赛的冠军,加上幸村精市的身体,所以立海大只有3人入选——真田弦一郎、柳莲二和切原赤也,加上真田染衣这个志愿者,本来是想让染柒和染衣一起过来的,不过染柒拒绝了,所以最后只有染衣一个人。

至于染柒拒绝的原因是因为迹部景吾,虽说两人都在集训中心可以方便他们商量事情,不过染柒如果成为志愿者来了,那么必然会有事情做,万一合作案发生什么状况,到时两人都在那里,一定会延误时间的,所以染柒决定还是晚上时间过来和迹部商量事情为妙。

现在是集训的第一天晚上,染柒来到了位于东京的集训中心,她打了电话给迹部景吾,让他出来接自己,为什么没打给真田弦一郎或染衣呢?那是因为,染柒当时拒绝来当志愿者,染衣小姐有点生气了。

迹部景吾接到染柒的电话时,还在健身中心做着体能训练,也没冲洗换衣就急忙来到大门口。

“景吾哥哥,你来了。”染柒看到跑步过来的迹部景吾,他的脸上还布满汗水,“你还在训练吗?会妨碍到你吗?”

“啊恩,本大爷只是进行体能训练罢了。”迹部景吾说到,不过刚进行激烈的体能训练,加上跑步过来,大爷他的气息还是有点喘,不过大爷如此紧张的赶来,他绝不会承认是自己担心夜晚风大,染柒会因为吹风神马的生病。(小朵:喂喂喂,大爷啊,我家染柒没有那么弱好不好?大爷:啊恩,你对本大爷的看法有什么意见吗?想来还不是因为某人让本大爷之前几次见着染柒都是病恹恹的。小朵:算,算我没说。大爷最华丽了。小朵遁走。)

“景吾哥哥,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天晚风大,你要是吹风感冒了,训练得耽误了吧!”染柒的话,说实在的,让迹部景吾心头一暖,这一刻,迹部景吾食指伏在鼻梁处,指尖触碰着自己的泪痣,眼睛盯着面前的染柒。而染柒却在奇怪迹部景吾这样的动作是为何,她也没有再次开口唤道。

良久,迹部景吾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后,放声大笑,那笑声中带着的愉悦,那笑容在清冷的月光下依然犹如太阳般灿烂,“哈哈哈,真田染柒,沉醉在本大爷的华丽下吧!”

“额?”染柒无从所知迹部景吾这句话的意义,不过她还是能听出这句话与平常迹部景吾说同样一句话中所包含的不同。

“本大爷先回房间整理下。”迹部景吾不打算这么快让染柒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凭他高人一等的洞察力,他总觉得现在的真田染柒的心貌似遗失在某个角落,只要她不说,没人能找到,所以,他还是决定先让她找回自己的心,虽然这样太不符合自己的华丽,不过,谁叫这人是真田染柒,谁叫迹部景吾看上了真田染柒。

染柒还是没有从刚才迹部景吾的笑声中回过神,迹部牵起染柒的右手朝宿舍前进,他把染柒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集训期间,是两人一间房,与迹部同间宿舍的是忍足侑士,所以,迹部带染柒回到房间是有原因的,忍足侑士这匹不华丽的关西狼现在一定是和真田染衣在房间里的。(额,大家不要想歪了哈!)

“啊,姐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染衣看着与迹部牵手进来的染柒,不无惊讶,“而且,为什么是和迹部景吾一起?”染衣觉得即使染柒来到集训中心,也是来看自己和哥哥的,可是看见她和迹部一起,明显哥哥也是和她一样,不知道姐姐会来这里。

“啊,小鱼儿你也在哦!”染柒回过神,发觉她和迹部两人依然相牵的手,才努力从迹部手中抽回自己的手,看向染衣解释道,“我是来这里和景吾哥哥商量这次真田财团和迹部财团的合作计划的。”

迹部景吾看着染柒抽回手的动作,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染柒,你在这等下本大爷,本大爷先去浴室。”其实,迹部景吾刚才带染柒回到自己房间时,并没想太多,听到染衣的疑问后,才发现自己这一行为的不妥,即使自己在刚才确定是喜欢上染柒,可是如果被别人看到染柒和他共处一室,虽然两人只是在谈公事,可还是会对染柒造成一定得困扰吧!

迹部景吾有高傲的资本,虽然他也一向高调做事,但是对于自己喜欢的可人儿还是很细心的,他不会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遭受到任何困扰,刚才自己才真正确定染柒对于自己的不同意义,他还是有点开心过头了,所以才会做出如此不适当的举动,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景吾一边在心底默默吐槽自己,一边走进浴室梳洗了。

而在房间里的三人,染衣还在生气姐姐明明拒绝了一起当志愿者的事情,可是现在居然来到这,来这看她就算了,可是迹部景吾却比她更早知道姐姐要来这,虽然是因为两家的合作,可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得紧,她总觉得姐姐不要自己了,这种想法占据了她的脑袋。

忍足侑士却对这对姐妹之间的事无能为力了,刚才在房间里他好不容易才和染衣说通了,可是染柒你要不要在这个不恰当的时间,不恰当的地点和不恰当的人一同进来啊口胡。不过,染柒的到来,貌似他发现了一个男生的小秘密了,哎……谁叫迹部景吾你大爷常常要因为真田染衣鄙视他啊!

这边的染柒看着染衣一脸奇怪的表情,用眼神询问下忍足侑士,可是那家伙沉浸在自己发现天大的秘密的思绪中,没有理会染柒的求助。

染柒不知道说些什么,走到染衣的身边坐下,拿出来之前特意到银座Henri Charpentier买来给染衣的栗子蛋糕,“小鱼儿,不要再生姐姐的气了,这是我刚刚去Henri Charpentier买的。”

染衣看见染柒手里的栗子蛋糕后,发觉自己真是太松懈了,自己生姐姐的气的同时,姐姐却还记着自己,虽然只是一个栗子蛋糕,不过染衣知道姐姐从神奈川来这,是要绕半个东京都到银座的,“姐姐最好了,都是小鱼儿的错。不过,人家还是想吃姐姐做的和果子啊!”

染衣的话让染柒放下心来,“好,下次给你带可以了吧?”

“嗯,谢谢姐姐。”染衣说完就拿起栗子蛋糕朝忍足走去,“侑士,你说的对,姐姐最疼我了,你看,是我最喜欢的Henri Charpentier的栗子蛋糕哦!”在染衣的心里,真田染柒不同于一般的存在,虽然家人都很疼爱她,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染柒,自己的心事却只能和染柒一个人说,有时就算自己不说,姐姐都会发觉的。

忍足侑士看着眼前的欢乐的染衣,一头黑线,自己说的再多的话在未婚妻心里一点都比不上真田染柒的,哎……他一定不能得罪染柒啊,要不,小鱼儿绝对会二话不说的和自己拼命的吧!忍足侑士悲催的想。

迹部景吾从浴室出来时,发现房间里只剩下忍足侑士一人,“啊恩,忍足侑士,染柒呢?”

“啊,迹部你终于出来了啊!”忍足侑士看向浴室门边的迹部景吾,发觉他身上穿着纯白休闲服而非这次训练服,笑得一脸暧昧,俗话只说,女为悦己者容,在他看来,这位大少爷的表现却恰到好处的说明,不论男女,在特别的人面前都会在意自己的形象。

“忍足侑士,给本大爷收起你那实在不华丽的眼神,回答本大爷问题。”迹部景吾很是受不了忍足那匹狼赤/裸/裸的暧昧眼神,怒吼道,希望快点拉正常的忍足侑士回来,虽然平时的忍足本就不太靠谱。其实,迹部景吾心里一点也没有被忍足发现自己心情的不自在,忍足对于他来说是信任的朋友也是亲密的伙伴。

“嗨、嗨、嗨。”忍足侑士还是很清楚,在迹部面前不要太放肆得好,要不苦的还是自己啊!被破灭,破到手麻,灭至脚软,可不是经常承受的了的事啊,大爷的傲娇,自己可是深有体会的说,“小鱼儿拉走染柒,说是去真田那边了。”

迹部景吾听见想要的答案后,转身准备离开,忍足再次出声,“迹部,你是认真的吗?对染柒。”

“啊恩,本大爷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虽然本大爷刚刚才发现自己对染柒的感情。”迹部景吾认真的回答,“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嗯,记住你说的话,我不希望染柒受伤,更不愿看见小鱼儿伤心难过。”真田染柒对于忍足侑士来说,不仅仅是未婚妻的姐姐,同时是他的妹妹,这样的染柒,真的没法不让他心疼。明显他也发觉染柒近段的表现不同寻常,女生想要扛下家族的事业,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染柒现在才14岁还是在她有两位哥哥的前提下做的决定的,同时,他最近常会发觉染柒不时的走神,加上染衣总是说有时候染柒给她的感觉像是要消失的。

“本大爷不会允许那样不华丽的事情发生的。”迹部景吾的这话不仅是对忍足侑士做出的保证,同时是对自己的鞭策。

迹部景吾说完就朝真田弦一郎的房间走去。刚走近就听到从未关紧的门缝中传出的笑声,呵呵,染柒在真田和染衣的面前才会放声大笑,可见家人在她心里的重要,他突然悲催的发现,想要赢得真田染柒的爱情,首先要得到真田弦一郎的同意吧!想着的同时敲了门。

真田弦一郎听见敲门声,起身打开门,发现是迹部景吾,刚才染柒她们来真田的房间,染柒就告诉他今天来此的目的,“来找染柒?”真田弦一郎有点不悦的问道。

“啊恩,本大爷和她还有事要谈。”迹部景吾虽然知道自己要得到真田的认同,可是不代表他会低声下气。

染柒听见迹部景吾的声音,立马走到门口,“景吾哥哥,刚才你在洗澡,所以我先过来看看哥哥,不好意思,还要让你过来找我。”

染柒一如平常的客气说道,可是这种客气听在迹部景吾的耳中,却十分不悦,在他发现感情之后,这样的客气无疑是说明染柒只是把他当做平常的朋友对待,虽然现在的他心里极度不爽,不过从小的教育还是让他很快压下这不华丽的怒火,“没事,跟本大爷走吧!”

迹部景吾说完转身就走,而染柒从他的动作中还是看出了那微微的不悦,和真田弦一郎、染衣说了句就离开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合约的事情,本来这就是今晚来这的目的,已经耽误了够久了。染柒以为迹部的不悦是因为自己耽搁了公事的不喜。

两人从迹部的房间拿了文件后,就来到了集训地点花园里的凉亭中,现在这个时候,其他人不是在房间休息就是在健身中心训练,不会有人会来这边的,所以迹部才把染柒带到这里。

两人坐定后,就合约初稿的提纲进行商讨。

染柒抬头看着边看文件边说话的迹部景吾,月光的倾泻而下,在他身上照耀出层层光晕,低沉的犹如低音提琴的声音中透露出无法形容的性感,紫灰色的双眸带着点笑意,这样风华正茂的迹部景吾让染柒看傻了眼。

“咳,咳……”一阵风吹过,染柒的鼻头发痒,虽然她想要压下咳嗽声,可是声音好像刚才染柒不受控制的看着迹部景吾一样响起。这时,听见声音的迹部景吾,抬首看见染柒脸颊被风吹的红红的,霎时可爱。(大爷啊,在你心里,现在染柒无论怎样都是可爱的吧!)

迹部从石凳上起来,走到染柒身边,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了染柒的肩膀上,“天冷了,你先披上,我们加快速度吧!”

染柒在迹部为自己披上外套的瞬间,一股淡淡的暖暖的玫瑰香气笼罩在身边,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迹部景吾身上的玫瑰香气,这股玫瑰淡香不知为何,在染柒的心里划出了一丝涟漪。

之后两人很快速的解决公事,染柒在离开前打算去看下哥哥他们,迹部景吾当然一起了。

迹部很自然的牵起染柒的手,染柒却不自在想要挣脱,“天黑,这路上不是很平坦。”迹部景吾向染柒解释,真实原因是他想要让染柒慢慢习惯这样的动作。

听完迹部的解释,染柒只好作罢任其牵着自己的手走着。两人刚进门,就看到坐在大厅中等待的真田弦一郎、真田染衣和忍足侑士,“哥哥,小鱼儿,忍足哥哥,我要回家了。”

染柒只顾着向哥哥他们道别,却忘了自己的手还在迹部的大手包裹中,真田弦一郎在他们两人一进门就发现相牵的手,挑了挑眉,“嗯,天晚了,早点回去,我送你。”说完就从迹部手中拉出染柒的手。

这时染柒才发觉他们刚才貌似已经不是单纯的牵手,什么时候变成了十指紧扣了,一丝红晕出现在染柒嫩白的脸颊上。真是太松懈了,为什么自己会一次次忘了,好像这样的行为是那么自然,染柒想起前世花泽类除了在婚礼上与自己十指相扣,其余的各种场合总是自己挽着他的臂膀而已。染柒摇了摇脑袋,不愿再想起前世的事情,和迹部景吾告辞就和真田弦一郎离开了。

忍足侑士在染柒三人离开后,走到迹部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呀嘞呀嘞,你不去送她?”

“啊恩,忍足侑士你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拉下自己肩膀上的狼爪,走向房间,脑中却出现刚才真田弦一郎的表情,真田应该已经发现自己对染柒的想法了吧!是该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谈了。

夜色正浓,今晚的几人在睡前都任各自的思绪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