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Chapter 32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38 字数:3867 阅读进度:32/89

  • Chapter 32

    一念执着,困于其中;放下那念,自在于心。

    ——题记

    周日一大早,染柒就去了东京银座的‘谜月’,在月姐的巧手下,染柒穿上迹部景吾送来的那件手工定制的套装,虽然只有14岁,不过真田家的优良传统,染柒已经有165cm的身高,穿上并不觉得不伦不类,别有一般风情。

    染柒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是她不只前世还是如今第一次穿上银灰色的衣服,不是太惊艳,却发现很适合自己,是不是自己只要有勇气尝试,结果会意想不到呢?无论好还是坏,是吗?染柒反问着自己。

    染柒离开谜月后,因为都是在银座,与Ocean距离不远,所以染柒选择了步行。

    染柒到达Ocean时,才临近中午,还没到下午签约仪式的时间,所以现在的Ocean四周一如往常般保卫严密,染柒对于这样的情况很满意。染柒一进入大堂,经理就迎上来,“真田小姐,少爷已经来了,现在和他的朋友在专属包间里。”

    “好!我知道了,我自己过去就好,你去忙吧!”染柒最近一有时间就会来Ocean,而且每次来,不知何原因,经理都是带她去迹部专属的包间,所以她很清楚这里的格局。

    染柒来到包间门外,“扣扣扣……”轻敲了门。

    “进来……”低沉的声音由于木门的阻挡更显的魅惑,染柒想起昨晚的自己居然在和他打着电话的中途睡觉,早上起床时听着手机里安静的呼吸,真是太松懈了。

    染柒打开门,就看见里面坐着包括迹部在内的9个人,染柒向着迹部景吾的方向说到,“景吾哥哥。”

    “啊恩,还算华丽啊!”迹部起身,来到染柒的身边,拉起染柒的手走向他身旁空着的位置坐定,在染柒的耳边轻声呢喃,“本大爷越来越期待你晚上穿上那套礼服了。”说完后,看着染柒的耳廓出现的红晕,笑得更加华丽了。

    染柒看着迹部景吾的笑容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人打断了。

    “啊啊啊,我记得你啊!你是上次在迹部家的那个女人。”向日岳人从染柒进来后,看着迹部景吾绅士的上前迎接,心里说不出的诡异。

    “啊恩,真是太不华丽了,向日岳人,下周的训练翻倍。”什么叫‘那个女人’啊,迹部大爷听着这个词,实在是不爽啊,所以岳小宝同学就这样悲剧了。

    “为什么啊?迹部。我不要,我不要!”向日不明所以的问着,自从关东大赛后,虽然他们没有参加全国大赛的资格,可是他的训练量已经是以往的好几倍了啊!再翻,那他不是连饭都没力气吃了啊!“蛋糕,甜点,蛋糕,甜点,~~~~”在向日脑袋里不断循环着。

    迹部景吾听着向日撒娇般的耍赖表现,真是太不华丽了,在染柒面前居然这样失态,啊恩,正想再翻倍的迹部景吾听到了染柒的笑声后只好作罢了。

    “呵呵,景吾哥哥他好可爱啊!”染柒的声音柔柔的传来,“你们好,我叫真田染柒,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唔~~唔~~”向日岳人听到她和迹部的话后傲娇了。

    忍足侑士可是一直注意着迹部和染柒两人,在向日岳人说出那话后,迹部脸上的笑容可以越发的灿烂啊,他很有搭档爱的捂住了向日的嘴,“染柒啊,他叫向日岳人,是我的搭档。”

    忍足开头之后,穴户亮、凤长太郎、日吉若、桦地崇弘、泷荻之介也陆续介绍了自己,除了在沙发上睡死过去的芥川慈郎,迹部看着那团陷在沙发中的人,无奈的笑着和染柒说那个是芥川慈郎。

    随后,迹部一个响指,侍者快速的完成上菜工作,此时,芥川慈郎问着香味发现自己的肚子饿了,摇头晃脑的坐在了位置上,急忙吃着菜,一点都没发现染柒的存在,迹部景吾一脸黑线的看着他和满脸不开心低着头的吃着碗里的饭的向日岳人,真是太不华丽了。

    午餐时间后,迹部景吾让他们自己去娱乐厅里呆着,等着晚上的宴会。而他和染柒两人在包间里休息,等待签约仪式。

    迹部景吾优雅的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知道染柒在注视着自己,可是他依然很悠闲的等着染柒开口,并不着急,不过今天他脸上的表情明显非常愉悦。

    染柒想想还是开口了,“景吾哥哥,你……”吞吞吐吐地。

    “啊恩?”迹部景吾的insight虽然很强大,不过他还没强到有办法洞察他人的想法,“有什么事就问吧,本大爷一定会回答的。”

    染柒看着迹部脸上那抹宠溺的笑,心失跳了不是一拍、两拍,染柒知道自己对迹部景吾不仅仅是一丝心动啊,如果没有情动,又何来之前那不华丽的抗拒,又何来刚才那失跳的心啊!

    真田染柒,你只能勇敢,学习顺其自然,前世那逝去的梦幻,不能代表全部啊,今天这般完美的男子站在你面前,虽然没有明说,可是那眼中不经意的温暖,失去了他,你的勇敢也许只能流逝于生活的裂痕之中吧!

    “呐,景吾哥哥,我问你,昨晚我睡着之后,有没有什么不雅的行为哦?”

    迹部景吾听了染柒的话后,无奈的笑了,拉过染柒做到身边,抚摸着她黑色的长发,修长的手指卷起几丝,“啊恩,没有,你睡得很沉。”

    “呵呵。”在迹部景吾身边,染柒真的很放松,就连一会签约的小小紧张都消散了。

    两人在包间中说着关于工作,关于家人,经理的敲门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迹部景吾牵起染柒的手来到了签约仪式的大厅。

    主持人宣布开始的时候,迹部放开了染柒的手,因为他知道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对,毕竟这是在大众面前,台下的媒体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炒作的机会,染柒心里明白迹部这样做的原因,只是对他笑了笑。

    台下的媒体们,看着正走上台的两人,对于男子,他们一点都不陌生,迹部景吾早在回日本读书后就已经逐步接受日本事务,而女子,他们就觉得面生,不过她那周身的气质,即使站在张扬华丽的迹部景吾身旁,也丝毫不逊色,加上现在这个场合,大家都猜到了这位一定是真田家极受宠的两位小姐之一。

    几年前,真田家和忍足家那场低调的订婚宴,还是让人窥视了真田家小姐——真田染衣,那是有着一头宝石红发色的女孩,而如今这位黑发绿眸的应该是真田家大小姐——真田染柒了。

    签约仪式很顺利的完成了,接下来到了记者提问的环节。

    台下众家记者争先恐后,最后是日本商业时报的记者抢到最前头,“你们好,我是日本商业时报的记者,我想问下真田小姐,此次代表真田财团同迹部财团签约,是不是意味着真田家族的下任继承人是真田小姐?”

    这个问题一针见血,染柒原先就意料到会被问到,“你好,就如大家所知道的,真田家早在我大哥成人礼上宣布了他是真田家的继承人,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染柒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不过语气是无比严肃的,因为,她知道记者、大众都喜欢看到大家族的内斗,不过,想看真田家发生这事,还是等百年后吧!至少现在的真田家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供给大众观赏的。

    “真田小姐,我听到消息,这次两大财团合作是你促成的,请问真田财团这次为何会选择与迹部家合作,弃已经合作很久的藤堂企业?”一位小报的年轻女记者在染柒回答完第一个问题,其他人还未回过神时,立马抢先发问。

    “请问你是从哪听到这个消息的?”染柒挑眉反问记者,虽然是事实,可是知道此事的只有自家公司几位高层和迹部爷爷、迹部叔叔而已,就连迹部景吾都不知道,难道自家公司有人泄密了?真是太松懈了。

    “呵呵,这我不能告诉真田小姐,请回答我的问题。”那位记者不屈不挠的追问着。

    “那么,我也请注意你的用词,好吗?这次合作是真田财团和迹部财团两家共同努力的成果,而非我一人之力,而为什么选择与迹部财团合作,只是两家一拍即合,希望能擦出不一样的火花。”染柒听着这位记者的问话,‘弃’这一词甚妙,甚妙啊,染柒用眼神吩咐助手,让他注意下这家报社,这已经是红果果的挑拨真田与藤堂两大家族了啊!

    …………

    接下来记者提问环节因为染柒和迹部两人严谨的回答,很顺利进行着,只是小插曲发生在最后,一家八卦杂志记者的问题,“请问迹部少爷,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未婚妻,而这次和真田小姐分别代表两家签约,是否意味着两大财团有联姻的打算?”

    “啊恩,你的问题已经远离了此次的合作这一重点,本大爷不回答。”迹部景吾说完后转头看着身旁的染柒,虽然现在很想让全日本的人知道真田染柒是他迹部景吾看上的,不过还是压下冲动,真是太不华丽了。

    迹部景吾是日本各大财团年轻一辈中公认的佼佼者,也是迹部家族唯一的嫡系、唯一的继承人,如此优越的先决条件,加上俊美的容貌,张扬却不是风范,自然是上流社会翘首以盼的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不过他已经15岁却还未和任何人定下婚约,所以他的婚约无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迹部财团的强大不只是在日本,在北美、欧洲的事业也如日中天,虽然在现如今日本的大众眼里道明寺财团与迹部财团排名不分先后,但是由于道明寺财团的发家不过几十年,所以它的财富毕竟是明面上的,大家都有迹可循,而迹部家族这样传承了百年的顶级豪门,真实实力还藏在云里,躲在雾里,大概只有迹部家的当家才清楚吧!这种古老世家的影响力和威慑力远远不是新兴的家族所能媲美的。

    最后,签约仪式总算落幕了,而记者们从染柒和迹部景吾口中也都没有挖到想要的资料,看似清楚明白的回答,记者们高兴满意的回去了,可是在写稿时却茫然了,他们两位的回答完美的让人无法找到多余的信息,最后只能在两家合作上大力报道,这无疑为此次名古屋的购物中心做了前期的免费宣传。

    签约结束后,染柒就先行离开Ocean去到了‘谜月’,为晚宴做准备。

    染柒在月姐帮其换衣化妆时,却想起了迹部景吾最后回答完问题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她在那双媚人的桃花眼中看出了压抑,有点感动,有点心酸,这样张扬的一个人,却一再为了她而选择了压抑。

    呐,景吾哥哥,趁你还喜欢我,我可不可以选择不要错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