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Chapter 36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42 字数:6246 阅读进度:36/89

  • 把自己的一辈子交付给一个男人,这是要深思熟虑,看人且看心;可是你那虽不温柔但坚定眼神,让我愿意努力从心动到古稀之年!

    ——BY 真田染柒

    染柒被迹部牵着走出了Ocean,夜晚10点的银座依旧繁灯似锦,黑夜似乎在这片方圆之地从不知晓存在的意义,染柒不知道这光彩炫目能否在他人心中划下浓浓的一笔,不过此时染柒却觉得它与前世一般绚烂非常,但是不是前世眼里的冷漠和窒息。

    “啊恩,在想什么?”迹部景吾看着身旁的人,却在她的眼中找不到焦距,他感觉就像是不在一个世界中,他担心着,他想要拥她入怀,即使再高傲的帝王,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还是会有顾虑。

    “没有。”染柒回答时注视着迹部景吾的眼睛,看着那双深蓝色的双眼中带着若有似无的焦急,深深的笑了。

    迹部景吾看着那笑容,不再是人前的那一抹淡然的笑,那样的笑容涂抹在染柒的脸上,该死的,该死的让人心动,迹部景吾决定不再等待下去了,“啊恩,走吧!本大爷送你回去。”

    “好!”染柒听话的跟随迹部来到一脸暗蓝色低调奢华的兰博基尼边,迹部很绅士的为染柒打开车门。

    车子驶离银座后,混入暗夜之中,在往神奈川的方向行走着。

    “先休息下吧!到了后,本大爷会叫醒你的!”迹部景吾说完后,染柒就闭上了眼睛,头落在迹部特意调低的座位上,今天一天的行程加上近来染柒都很忙碌,是真的累了,平稳的呼吸声,迹部景吾虽然知道染柒最近的辛苦,有他的原因,可是他真的不想再等了。

    “染柒,醒醒。”迹部景吾把车子停靠在一旁,叫醒染柒。

    “唔……”染柒的手揉着,眼睛缓缓睁开,那迷上浓浓的水雾的绿眸,像是一只在夜晚迷路的小猫,看得迹部哭笑不得,他到底是该笑染柒对于自己的信任,还是责怪染柒这般毫无戒心的在一男子面前睡得如此深啊!

    迹部拉过染柒的双手,“啊恩,别揉了!下车吧!”双手被拉着,染柒这下清醒了,她看向车窗外,发现这里不是她的家,外面那一望无际的黑,只有上弦月微弱的银光照耀下荡漾着平静的波光,却也是染柒熟悉的地点。

    “景吾哥哥,这么晚为什么还要来海边?”是的,这里是神奈川的海边,那风景虽隐蔽在黑夜当中,染柒还是认得出。

    “啊恩,先下车,本大爷自然有理由才会带你来这里。”迹部景吾说完就先行下车,打开了位于染柒一侧的车门,伸出手拉出她。

    染柒因为穿着DIOR的高跟鞋,在步入沙滩时只好脱下拿在手里,□的双脚踏在沙子上,映出一个又一个的脚丫,迹部牵着染柒来到距离海只有3米的沙滩上站定。

    此时迹部的心里是有些许紧张,6月夜晚的微风还带有些许凉意,吹拂着染柒的长发,几丝黑发拂过迹部的脸庞,他还是没有开口,却脱下了西装外套披在染柒的肩上。一股熟悉的带有一丝玫瑰清香包裹住,染柒觉得很温暖,她抬起头,就陷进那深蓝色满是爱意的双眼之中。

    “染柒,我喜欢你!”迹部景的光芒和耀眼在这片汪洋大海中,在黑暗和泥沼中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染柒看着这样的迹部听他说着这样的话,没有‘本大爷’,而是‘我’,她被震住了,虽然她是知道迹部喜欢自己,可是迹部今天表现的一如往常,她没想到这情景会这样就发生了,所以来不及思考该如何反应。她昨晚才决定不再逃避,今天就遇到这事,会不会太快了啊!

    迹部景吾静静等待着染柒的反应,可是等的很久却不见染柒有开口的想法,他等不住了,“啊恩,真田染柒。”迹部突然全名的称呼,染柒回过神来,“啊?”不过也只有这一个语气词而已。

    “呵呵,真田染柒,我迹部景吾喜欢你!”迹部再次说出‘喜欢’,“和本大爷交往吧!以婚姻为前提。”

    “啊?”染柒还是只有一个词,这让迹部很无奈,“啊恩,真田染柒!”迹部气急,一把抱过染柒,自己的头搁在染柒的肩膀上,他在染柒的身上闻到了自己的香水味,深深的汲取那温暖,这样他才能安心,放下之前在Ocean外那不华丽的感觉。

    被迹部拥着的染柒,从刚刚的呆滞中回来了,她面向大海,望着那寂静的大海,“呐,景吾哥哥,拥抱这种事真的很奇怪,你知道吗?”

    “啊恩,怎么奇怪了?”染柒终于开口了,虽然说的让迹部莫名,不过这证明她没有逃避不是吗?这样想着的迹部顺着染柒的问话回问道。

    “两个人用力抱着,这明明很亲热,但是偏偏看不到对方的样子。”染柒继续说道,前世她和花泽类不论在结婚前或是结婚后,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拥抱,他总是面对着自己讲话,好像要让她看清他的眼神,用那虚伪的眼睛欺骗着自己,她看着他的脸、他的眼久了,不是没有感到陌生,不是没有感到同床异梦。而如今,她和迹部如此拥抱着,他精致的脸庞,不温柔却坚定的眼神,眼角下那熠熠生辉的泪痣,却还是能占据着她的心。

    “啊恩,你满脑子是些什么不华丽的想法啊?本大爷只知道,你所有的抗拒,所有的在意,本大爷都会抱着,拥着你的爱情,抱着你的喜怒和哀乐,染柒,两个人抱着,总比一个人取暖来的好,不是吗?”迹部景吾的一番话通过染柒的耳朵,深深的烙印在心里,心脏深处那来自前世的裂痕渐渐的愈合。

    染柒退离迹部的怀抱,身上的外套因为动作往下移动着,迹部虽不满于染柒的动作,却还是把外套从背后往上提,这一动作又让染柒刚刚的退离而产生的距离不复存在,染柒看着迹部眼里的坚定说,“有时候,一个人,也可以过很惬意的生活。”

    染柒这意味不明的话后,迹部的眼睛暗了暗,想还是不行吗?她这是在拒绝吗?可明明今天的染柒在自己面前是那样的不同往常啊!迹部一手贴在鼻梁上,双眼眯着,食指一敲一打着,带着让染柒觉得一丝不安的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迹部却笑了起来,“哈哈哈,真田染柒,你的答案呢?”他低下头靠近染柒,在距离染柒连不到5cm处停下,“告诉我。”

    “呵呵,景吾哥哥,你认为呢?”染柒笑了,温热的呼吸打在迹部的脸上,让他不安的心定下了,他再次将染柒拥入怀里,不过这次染柒的脸颊被按在了他的胸膛上,染柒透过那薄薄的衬衫,听着那不断跳动的声音,脸上满是红晕。

    “染柒,你的手我牵住了,就不会放开了,我也不会给你机会逃离的。”迹部景吾敏锐的insight在刚才没有错过染柒脸上的表情,他知道染柒的答案了。

    “嗯,景吾哥哥,我们都还太年轻,爱得太早,如果有一天,爱不起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好吗?”染柒贴着他的胸膛低声问着,他的年龄让他还未看全这世上的风景,不能保证这年少时的誓言是否能长久,不过,染柒希望她的爱情能从这刻的心动到古稀之年,也不要后悔,她不想再经历破裂了,虽然她嘴上说着如果,但还是希望那只是永远的如果罢了。

    “啊恩,真是不华丽啊!其余的风景再美好,但那又于我何干?”好一个于你何干,染柒听着他的话,话里带着无不是那般骄傲、那般坚定,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这就是爱情的安定,就是感情的依靠,不是吗?谢谢你,迹部景吾。

    两人享受着此刻彼此怀抱的温度,但是在温馨的气氛中总会有煞风景之事的发生。一阵手机铃声从迹部的口袋中响起,“太不华丽了。”迹部一脸不耐的放开染柒,拿出手机按下通话键。

    “喂,迹部景吾,你把我姐姐带到哪去了?为什么你们比我们还早离开,可是姐姐还没到家啊,你给我说,你是不是把我姐姐弄丢了啊,说话啊!快说啊!”真田染衣的声音在手机里,如此寂静无声的夜晚的海边,两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呵呵,景吾哥哥,我来讲吧!”染柒向迹部的耳边伸去,拿下他的手机,对着手机说道,“小鱼儿,是我。”

    “啊,姐姐,你怎么还不回来?”染衣真的很担心,忍足送她回来时,看见一般这个时候都熄了灯的客厅却依旧明亮,忍足就和染衣一起进去拜访,不过到达后发现家人都还没睡,就连一贯早睡的爷爷也依然在座,可是却没有姐姐的身影,一急就抢过忍足的手机拨打给迹部大爷了。

    “我就回去了,小鱼儿不要担心。”染柒还在安抚着妹妹,迹部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能听见真田染衣在电话里不断说着安全神马的话,他轻轻抱住染柒,在这一刻,他们两才刚确定时,这真田染衣如此不华丽,刚才他可是有看到是忍足侑士的电话才接的,现在大爷陷入被打扰了恋爱的深深怨念中,他错了,之前还说忍足很识相,现在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忍足侑士,你等着本大爷华丽的破灭吧!(忍足,姐对不起你啊!你乃好走)

    染柒终于安抚好染衣,挂断电话,看着横在自己腰间的手,“景吾哥哥,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啊恩,走吧!”迹部左手与染柒十指紧扣走回岸边,也没忘了染柒丢落在沙滩上的高跟鞋。

    两人坐回车里时,迹部依然是一脸被人打扰了的不爽,染柒无奈的笑了,从来没想过景吾哥哥也会有如此不华丽的行为啊,不过,还真是可爱啊!车子很缓慢的行走着,迹部想多点时间和染柒呆在一起,他们才刚刚在一起啊,怎奈本就是在神奈川海边,即使真田家坐落在另一边的山头上,可总归是神奈川,又能花多长时间呢?

    车子在真田家门前停下,两人一下车,就看到在门外的真田弦一郎、真田染衣和忍足侑士三人。

    “对不起,哥哥,这么晚才回来,让你们担心了。”染柒看见自家哥哥一张本就黑的脸更加严肃了,只好撒娇到。真田弦一郎看着两人,看到迹部景吾脸上笑得那样,嗯,那样的诡异,他注视着染柒的眼里已然满满的爱意,没有之前的掩饰,不淡定了,“染柒,你先进去,爷爷还在客厅里等着。”

    “哦,我这就进去。”染柒从哥哥身边走过,没有忘记身后的刚刚确定关系的男朋友,对他挥了挥小手就和染衣一起进去了。

    待两人身影消失后,真田弦一郎黑下脸,根本发现不了他刚才和染柒讲话时的温柔,真田转身看下迹部景吾,“迹部景吾,我要你的决心和承诺。”

    忍足看着两人间的剑拔弩张,很识相的静立在一旁不参与,想当年(阿喂,你才几岁,就想当年啊)他在和染衣订婚前可是被真田诚一郎和真田弦一郎两兄弟警告过很多次啊,不就是他绅士风度而已,居然被他们认为是花心。

    “本大爷以迹部之名承诺,我迹部景吾,此生定不负真田染柒。”他们这些世家子女的骄傲来自于姓氏,诚然,没有迹部这一姓氏,迹部景吾也会是优秀之人,但是却不会像如今这般优秀的让人嫉妒,天之骄子,如他这般罢了。所以,迹部景吾知道真田虽然之前在集训时已经认可自己,但此时却还要一个承诺,是一位疼爱妹妹的好兄长一定会做的事情。

    迹部景吾的骄傲来源于他的姓氏,真田弦一郎也是如此,所以他放心了,他只希望迹部不要让他失望为好,要不,他相信,以爷爷和外公两人对染柒的疼爱,即使倾两家之力,他们也不会放过迹部景吾的。

    “很晚了,你们还是在真田家休息吧!”真田弦一郎邀请两人进门。三人一同走向真田家,迹部知道,真田弦一郎这关是过了,可是里面还有典型的孙女控、妹控和姐控在等着他啊!

    进到客厅,他们就看到坐上的真田爷爷左右坐着两姐妹,染衣在说着,其他人都微笑听她说话,迹部景吾虽然和父母关系很好,不过在迹部家可从来不会出现真田家现在的情形,说不羡慕那是假的,同时他也真心为染柒感到开心,就是这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染柒这样既能力出众,在重要的人面前却又温柔的人,这样的染柒,只要被她认可后的人,才能发现她的美好吧!

    “真田爷爷,打扰了。”迹部和忍足一前一后向真田玄右卫门请安。

    “啊,坐下吧!”真田爷爷和两人说话时没有了刚才的笑意,他看着眼前的两位少年,他不否认这两人的优秀,但是对于打自己两个宝贝孙女的人,他可是不想给予好脸色啊,忍足家的小子就算了,这是染衣她去世的母亲从小就订下的婚约,可是迹部家的小子,哼……

    染柒看着爷爷的臭脸,作为向来贴心的孙女,她是知道爷爷的想法,她站起来,走到迹部景吾身边,牵起了他的手,之前每次都是他向她伸出手,这次就换她握住他的手吧!染柒的动作让大爷心里很是满意,笑容也越发华丽。

    “哼……”真田爷爷看着孙女的动作,很是不高兴,他的宝贝孙女还没嫁出去啊,现在就开始维护自己的男朋友,真是女生外向啊!

    染柒听见爷爷的声音,正想开口时,迹部的手握紧了一下,用眼神告诉染柒,他自己会处理好的,染柒就随着他去了。

    “真田爷爷,请您同意我和染柒以婚姻为前提的恋爱。”说出这话的同时,迹部景吾低下了他向来高傲的头深深的鞠了一躬,染柒心里的感动不言而喻,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人是多么骄傲的人,虽然对待长辈有礼,但是从小在英国长大的他可是难得的行此大礼啊!

    真田爷爷一语未发,真田家其他人虽然很满意,但是还是不敢在此刻扯大家长的后腿啊!而染柒却很不安的看着自己的爷爷,等待着他的话,有点焦急,她知道前不久她说的那些话让家人的担心与伤心,现在却这样快的改变,不过她还是想得到家人的赞同,前世的她与花泽类的婚姻,家人在她婚后还是带着不认可,那是她前世直到死的那刻依旧无法释怀的事情啊!

    染柒心里的不安,牵着她的手的迹部感受到了,不自觉的用力握紧染柒的手,手上的痛感让染柒从回忆中醒来,看到迹部景吾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努力压下自己心里的忐忑。

    真田爷爷看着宝贝孙女和迹部家的小子的互动,看着迹部景吾眼里满是爱意,看着孙女眼里的恳求,看着其他人的注视,说实话,他心里的欣慰的,他也不好对小辈说些什么反对的话,虽然他心里压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只好把怨念算到迹部信吾的头上啊,“真是太松懈了,你家人怎么说?”

    “今晚之所以这么晚才送染柒回来,是因为我们刚刚才在一起的,我还没告诉家里,不过以爷爷对染柒的疼爱,一定会同意的。”迹部景吾说话间,想到自家那个不华丽的爷爷,以及那对无良的父母,有很想扶额的冲动,他们还真是不华丽啊,这次两家的合作真是如此巧合让他和染柒负责,他会相信才有鬼啊!

    “啊!我同意了,不过……”真田爷爷看着因为他前段话松了一口气的孙女,又因他的‘不过’而屏息,真是太松懈了,女生真是外向,外向啊,迹部老头,你给我等着,远在迹部家的迹部信吾此时听着孙子身边的暗卫的报告,可是心花怒放啊!“不过,如果你让染柒受伤,我一定会不惜真田家而与你迹部家抗衡的。”听到这话的真田弦一郎在心底暗自笑了,他还真是了解自己爷爷啊!

    “没有那个如果。”迹部的话让真田家所有人都满意了。

    “哼……年轻人,话不要说得太满!”真田爷爷此刻已经吹胡子瞪眼了,“不早了,都去休息吧!染柒,你安排他们两人的房间。”

    “谢谢您,爷爷!“染柒脸上不知什么时候留下了泪水,她现在才发现,前世的爷爷之所以会反对的那般坚决,想来他是早已看出花泽类的虚情假意了吧!

    其他人也都自行离开了,而本来等着染柒安排房间的忍足侑士,也赶紧拉走自己的未婚妻。

    待众人都离开后,迹部双手捧起染柒的脸,染柒发觉在自己脸颊上那双因长年握拍而长出的薄茧的摩擦,感受到他轻轻擦拭自己的泪珠,那样的动作好像是对着多么名贵的古物般,‘谢谢你,景吾哥哥,谢谢你带我走出那场悲伤,谢谢你让我知道了家人的爱,谢谢!’染柒在心里感谢的迹部,没有说出口,‘呐,景吾哥哥,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原谅我现在的不言不语,好吗?’

    “啊恩,不要哭了,本大爷刚才的所说所做,可不是为了让你流眼泪的。”迹部景吾在看到染柒的泪光时,心里有着高兴也还有着担心。

    “嗯,我不哭了,谢谢你,景吾哥哥!”染柒主动的投入迹部的怀抱,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好了,爱哭鬼!”迹部宠溺的拥着染柒,染柒,本大爷知道你有事隐瞒着我,不过我愿意等,只要你现在在我身边就好,如果你想再次逃开的话,那本大爷上天下地也会把你抓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