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Chapter 38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44 字数:5191 阅读进度:38/89

  • 你的幸福是牵住了对的人的手,而我在他生命中扮演的角色太过模糊了,勇气被他的怠惰不断消耗着。不是所有的真心都能交付,也不是所有的执着会换来期许已久的爱情。

    ——凤璃叶

    中午,染柒、染衣、凤璃叶和幸村精心四人没有和网球部正选一起吃饭,她们在校园中的凉亭里。

    四人吃过饭后,染柒的手机响起了,在三人好奇而八卦的眼光中,染柒很快就结束了电话,还告诉她们她和迹部景吾的事情。说完后,染衣还在一旁絮絮叨叨着迹部昨晚的行为,染柒一脸黑线的沉默着,同时,她注意到了凤璃叶的黯淡,牵住了她。

    凤璃叶感受到手上的温暖,有种落泪的冲动,可是最后还是抑制住了,用眼神告诉染柒她没事,“染柒,晚上我们去‘谜月’吧?月姐叫我们去看这个月的业务报告。”

    “好啊!小鱼儿一起去吧?”其实,神秘的‘谜月’是3年前染柒、凤璃叶以及欧阳月三人一起创办的。欧阳月是中国留学生,在东京大学学习服装设计,还记得,那时染柒她们好奇大哥真田诚一郎的大学生活跑去东大,却观看了一场设计系的汇报演出。后来因为真田诚一郎和欧阳月的朋友关系,几人相处还是不错,她们从欧阳月口中知道她的计划,所以大力支持。这事在真田家也只有真田诚一郎、弦一郎和染衣知道。而外界,多数只是了解到欧阳月,并不知道背后的真田染柒和凤璃叶二人。

    “啊,姐姐,我就不去了,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啦!”染衣拒绝了,记得那时姐姐也有叫她参与,不过她志不在此,“而且,音乐部就要进行校内选拔了,下学期日本青少年音乐比赛我想和精心一起参加,所以要多花点时间练习。”

    “哦,那好!对了,你们是想以什么形式参加选拔?”染柒知道染衣虽然对剑道一点不上心,可是对于钢琴和小提琴可是很坚持的,不过她很好奇这次她和精心两人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啊。

    “染柒姐姐,我们想来个小提琴和长笛的合奏!”幸村精心擅长的是中国吹奏类乐器,比如长笛和箫,这次两人别具一格的选择小提琴和长笛,两种音色偏空灵的组合实在让人期待,摒弃了传统的钢琴伴奏,而选择这样独具一格的形式,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嗯,想法很好!那你们要努力哦!”其实,染柒擅长剑道、茶道、书法等等,殊不知在音乐天赋上,她除了歌声外,其它一窍不通啊,所以她很喜欢听染衣弹钢琴、精心吹长笛,就连真田弦一郎的钢琴技术都比染柒好得多啊!

    “呵呵,姐姐,我和精心一排练好,一定让你当第一个观众。”染衣安慰着染柒。

    “好了,染柒,下个学期全国剑道比赛也要开始了,我们女子剑道社要参加团队赛,还要两人参加个人赛。”凤璃叶作为立海大剑道部部长,她看着面前的染柒,真田爷爷在染柒13岁那年就授刀给她了,现在她真是太松懈,也要好好努力,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放在一边吧

    **********我是晚上东京‘谜月’的分界线**********

    染柒、凤璃叶和欧阳月三人坐在‘谜月’办公室内,染柒一言不发的看着手里欧阳月刚交给她的文件,而凤璃叶看着公司这个月的报表。三人都沉默着,突然染柒的电话声响起,凤璃叶也从文件中抬起头,那眼中的诡笑让欧阳月很是好奇啊!

    “喂,景吾哥哥。”染柒一点也没打算掩饰,她今天已经是第三次接到迹部的电话了,她才发现原来迹部景吾会如此不华丽啊,不过,这男人,她喜欢!

    “嗯,我们还在‘谜月’……大概半小时左右吧!”染柒一边讲着电话,一边看着手中的报告,“好,你到了给我电话吧!先这样,我挂了!”

    “好了,月姐,就是你想的那样,不用再问了吧!”染柒看着那双闪闪发亮的黑瞳,明明欧阳月和大哥一样的岁数,大了自己将近8岁啊,可是那脸完全不是御姐脸啊,是童颜,比她还童颜的啊,情何以堪啊!

    “那好吧!谈正经事了!”反正,欧阳月真想知道染柒和迹部景吾的事,她可以去问真田诚一郎嘛,那样得到的信息才更有趣不是吗?“染柒,昨晚千叶打电话告诉我那件VERSACE礼服的事情了,我就顺便查了下咯。”

    “什么礼服啊?”凤璃叶昨晚并没有参加宴会,所以不知道牧野杉菜的事情了。

    “呐,我看完了,你看吧!”染柒递过手中的文件,和凤璃叶的交换,说实话,这一点都不意外不是吗?

    “呵呵,月姐,你确定这是真的吗?”凤璃叶不可置信的问着。

    “嗯,这件衣服全世界只有10件,这件衣服是我大嫂设计的,我问过她,她说这十件虽然是同款设计,但还是有不同的,我发了昨晚牧野杉菜穿那件衣服的照片给她,她很肯定说是藤堂静在法国订购的。”欧阳月的大哥是YSL的法国区域经理,大嫂是设计师,一家人都是时尚界的领头人物。

    “月姐,可是就算那件礼服是藤堂静的,也不能表示些什么,不是吗?”染柒看完报告,里面只提说礼服是藤堂静的。

    “呵呵,我当然不会如此武断啦,上周藤堂静回来,在你订购这件礼服到货的当天她有来过‘谜月’,当时她刚好进来,有看到我验货的,之后她的美容师多嘴说了礼服是你订的。”欧阳月解释道,那位多嘴的美容师也已经被她开除了,这样一个多嘴的人留在这里也只会是祸害,这次好是没发生什么事,万一以后其他人惹出这事,到时‘谜月’的声誉可是会下降许多吧!

    “染柒,你的表姐,嗯,对你还真好,不是吗?”凤璃叶讽刺着染柒说道,摊上这种表姐还真不知该说幸还是不幸啊!这位“亲民大使”的想法她们这些凡人还真参不透啊!

    “这件事,我会注意的,她不是回她的法国去了吗?无妨!”染柒的嘴角微微拉起了一个幅度,藤堂静,你怎么会耐不住呢?真好奇,你在‘叛家’前还会做出什么不华丽的事呢,她还蛮期待的?

    “对了,我听说藤堂静去了法国没多久,这次就带着‘法国妙龄小姐’的冠军头衔回来了。”欧阳月收拾着桌上的文件,脸上讪讪的说道。

    “是啊,真不懂,她拿那么多头衔来要干嘛?上次不还拿了个TGOJ冠军?”凤璃叶接着欧阳月的话头说到,TGOJ——Teen Girl of Janpa,这项比赛是针对日本初高中女生,参加比赛的一般都是那些想要进入上流社会的女生,像染柒她们这些世家小姐一般都不会参加的,只是每年都会收到邀请函,不过都置之不理罢了,最多在决赛时可能会去观看。可是藤堂静还真是逆其道而行,以从小受过专业训练的大家小姐身份去参加,还得了一次冠军,可是,在他们看来,要是她不拿冠军才是丢人吧,比赛项目是每个世家小姐从小就学的花道、茶道和礼仪等等。

    “好了好了,别人的事你们想不通有什么奇怪啊!”染柒真不知该讲些什么好了,只能打断她们的话,毕竟她还是自己的表姐不是吗?前世再如何,现在自己再怎样不喜欢她,她还是要在外人面前尽量维护她的面子,说她虚伪,是的,毕竟她不能给别人抓到把柄不是吗?以后再怎样也不会遭人话柄,毕竟她还是真田家的大小姐,家族的面子怎样都得维持住。

    染柒和凤璃叶在‘谜月’门口,璃叶陪着染柒等迹部景吾,而染柒确实也有话问她,“璃叶姐,你和精市哥哥他怎么样了?”

    “我没事的,染柒。”璃叶握着染柒的手笑着说,“染柒,你幸福吗?”

    染柒不明白璃叶的问话为何,“嗯,璃叶姐,我知道我会幸福的,握着他的手,感觉什么事都不会再害怕,虽然我们才刚在一起,不过我愿意努力下去。”

    “是啊,只要牵对了手,幸福就会陪在你左右,就算失去了一切,也不会害怕,不是吗?”凤璃叶看着染柒脸上幸福的笑容,嘴角那丝丝笑容虽然很浅,但看见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幸福。

    “璃叶姐,我相信你也行的。我觉得精市哥哥对你不是没有感情的。”前世,凤璃叶和幸村精市这一对的追追避避让他们这些朋友都无法插足,事情最初发生时,大家都不知道,到了知道的时候,两人的事情大家又都不知道如何劝说。

    “他的心里只有网球,而我在他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太过模糊了,到底是朋友还是情人,我不了解也无处知道,上次的事,他抱着的怠惰让我泄气了,他在我生命中所存在的意义越发让我觉得是在自作多情,和他一起,曾经我也快乐过,可是我看不到我的未来。”凤璃叶的这番话触动了染柒,她看着璃叶脸上的表情,觉得不陌生,前世她的表情也是如此吧!

    “璃叶姐,你知不知道‘曾经’这两个字,我认为是天下间最毒的诅咒,‘我曾经幸福过’、‘我曾经拥有过’、‘我曾经年轻过’……说出来好像一切都是过去时,总让人感觉好像以后都不会再有。把烦闷憋在心上很伤身的,找朋友倾谈也好,诉说也好,哭一下也罢,总之找一个你认为舒服的方式发泄出来,这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染柒握着凤璃叶的手紧紧的,好像这般就能给予她勇气,前世的自己虽然是不幸福的,但是那时如果也有朋友、家人支持,她能诉说,那样也许能更早认清事实不是吗?现在,她只能安慰凤璃叶,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璃叶姐,我们都在!”

    “谢谢你,染柒。”凤璃叶抱住染柒,仿佛落水后的人找到浮萍般重重呼吸着。

    “不用谢,璃叶姐。”染柒看见凤璃叶身后走来的两人,拍着她的背说,“璃叶姐,长太郎也来了。”

    “啊!长太郎?”凤璃叶转身,果然看见自己的弟弟和走在他前面的迹部景吾,一身冰帝校服穿在身上更显两人的英挺,凤璃叶冲上前扑在了凤长太郎身上,“长太郎,姐姐好想你啊!”她努力的搂着自家弟弟的脖子,不过凤长太郎还是太高了,让她这做姐姐的很是郁闷。

    凤长太郎看着努力拔高自己的姐姐,乖宝宝还是倾下了身子,“姐姐,明明早上才刚见过面啊!”长太郎的弯□子,让凤璃叶很顺利的覆上他的细软的长发。

    “呵呵,长太郎怎么会来这哦?”一扫先前烦闷的凤璃叶,揉着长太郎那头银白色短发心满意足后,才想起询问弟弟为何出现在此。

    “姐姐,刚才部长和染柒打电话时,我就在旁边,所以就顺路过来找你一起回家!”长太郎乖乖的回答,温和的笑着转向染柒。

    “长太郎,快把你姐姐带回去吧!”染柒看着凤璃叶每次在长太郎面前总是耍赖的行为,很是无奈,在这大街上的很丢脸好不好,她一脸嫌弃的赶着他们俩。

    “好好好,是嫌我和长太郎这两个大瓦数电灯泡吧?不用你说,我们很识相的,这就走!”说完,和迹部景吾笑了笑就算打了招呼,拉着长太郎就往自家车子走去。

    被拖着的长太郎只能和他们俩挥了挥手道别。

    “啊恩,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牵着染柒的手,看着远去的姐弟两,凤璃叶实在是不华丽啊,真是为难长太郎了。

    “景吾哥哥,璃叶姐只有对长太郎才会这样的,她那是疼爱弟弟,是好姐姐。”染柒解释说,看着凤璃叶刚才那样的悲伤,在长太郎的面前却绽放最真实的笑容,她心里的痛又有谁知啊?

    “啊恩,你也是好姐姐,好妹妹,不是吗?”其实,迹部的话中含义是:你现在也要学习当个好女朋友了。

    “呵呵。”染柒笑了笑,凤璃叶的事,最终只能靠她自己想通吧,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支持与陪伴,“景吾哥哥,你刚训练完,吃饭了吗?”

    “还没,陪本大爷去吃饭!”迹部说完没有等染柒回答,就拉他上了自己的车,他才不会理会染柒是否吃了没,因为他想染柒多吃点,现在她这小身板,大爷他抱起来嫌硌着慌。

    两人吃完饭后,迹部驾车送染柒回去。

    在车上,迹部问了染柒一个问题,“染柒,本大爷觉得你去‘谜月’的频率蛮高的?”

    染柒听到这话,就知道迹部景吾的意思,她并没想要隐瞒,“嗯,‘谜月’是我和璃叶姐、月姐一起创办的,不过都是月姐负责,我们只是每个月月底看一下账目。”

    “哈哈!染柒,你还真是让本大爷惊喜啊!那时你应该不过十一岁吧?”迹部虽然猜测到染柒可能是‘谜月’的股东,但没想到会是染柒她们三人一手创办的,11岁,真是华丽不是吗?

    “景吾哥哥,我们只是出钱而已,当时也没想到它会发展的这么好。”染柒之前确实没认为‘谜月’会如此迅速占据市场,不过,欧阳月真是天才,那管理理念,营销手段,公关行为,无一不是强悍的。

    “啊恩,那你的资产不是比本大爷还多?”迹部家的钱,就算迹部景吾奢侈十辈子都花不光的,他的意思是染柒现在自己拥有的资产。

    “没有啊!‘谜月’每月的盈利,我们都是捐给世界红十字会了,本就没打算赚什么大钱。”自从‘谜月’开始盈利后,染柒只是收回了成本,之后的钱再没经过她的手,都是欧阳月匿名给各地红十字会转账的。

    车子抵达真田家时,迹部送染柒到了门口,在她脸颊上落下晚安吻,“早点睡,本大爷先回去了。”他揉了揉她的发交代完就转身离去。

    迹部到达车边,正打车门,就听到染柒的脚步声,习惯性的转头,就看见染柒的脸近在咫尺,她脸上的红晕在敞亮的灯光下很清楚。染柒快速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就想要松开逃离,不过,迹部却不让她如愿,拉她入怀,轻啃着她的嘴角,恣意的品尝她的甜美,好像永远不够似的,直到染柒呼吸声渐重,才不舍的离开。看着她那被自己狠狠‘欺负’过的红唇,伸出手来回轻轻抚摸着就笑出了声,“哈哈哈!”

    “景吾哥哥,晚了,快回去吧!”说完,染柒落荒而逃了。而迹部耶心满意足的坐上了车打道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