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Chapter 48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54 字数:4889 阅读进度:48/89

  • 三人匆匆坐上迹部家的车子赶往神奈川,优纪一直震惊在染柒的话中,什么叫杉菜把她带到他们的面前,为什么今天真田小姐会这么关心自己,这些想法占据着她的思绪,她不敢往深处想,因为害怕,这么多年在孤儿院的生活加上在松岗家的遭遇她唯一明白的是,没有希望那样自己也不会失望。

    染柒看着坐在身边的优纪低着头,举足无措的样子,想到了那一叠文件里叙述的事,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好靠在迹部身上,头埋在他怀里,默默流泪。迹部好奇着染柒今天的失态,看着缩在一旁的松冈优纪,再看看怀里的人,这才发现两人的长相有五成相像,所有事情也能理得清了。

    一阵古典音乐响起,迹部拿出口袋中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就听到电话那头老人的声音,“爷爷,晚上我们不回去吃饭了。”

    电话那端立刻传来怒吼,“为什么,你是不是想独霸着染柒,不让她来见本老太爷。你真是不孝啊!”这话把事情上升了一个程度,迹部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正打算掐断电话,就被染柒拦住了,她接过手机说,“迹部爷爷,是我。……好,我答应您,周末一定去看您。”给出承诺的她才安抚好迹部爷爷。

    迹部收好手机在染柒唇上一吻,因为身旁还有一个人,所以没有放肆,“啊恩,本大爷觉得只有你才对付的了那越来越不华丽的老头了。”

    “别闹了,景吾哥哥。”染柒与迹部错开一个身位,她靠近优纪身边,握紧优纪的手。

    “少爷,真田家到了。”听到司机的话,染柒发现优纪身体一抖,她有着说不出的紧张。迹部先行下车后,染柒抱住优纪,“姐姐,没事的。我们进去好吗?”

    优纪听到染柒的话,自坐进车里一直埋着头的她第一次抬起头,早已泪流满面,“真田小姐,到底是什么事?告诉我好吗?”

    此时迹部下车后打开另一边的车门,染柒就看到哥哥们和染衣的身影,她用手擦干优纪的眼泪说,“姐姐,相信我,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下车吧!”迹部伸出手,优纪下意识的搭上随着他的动作一带下车站在一旁,染柒随后下车。

    染柒牵起优纪的手走向哥哥他们,几人没有说话就进门了。

    刚到客厅,染柒就看到小叔叔真田世华跑到面前,优纪立马躲在染柒的身后,却踩上染衣的脚,“啊!”染衣叫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优纪弯着腰道歉,真田世华看着他的女儿犹如惊弓之鸟,脸上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姐姐,没事的,不用说对不起,我叫真田染衣,大家都叫我小鱼儿。”染衣扶起优纪,脸上做着可爱的鬼脸,优纪也被弄笑了。染柒这时才放下心,点了点染衣的额头。

    “爷爷,我们回来了。”染柒带着优纪走到爷爷面前。

    优纪还是畏畏缩缩的,在这里她只认识染柒一个人,所以紧紧抓着她的手,染柒按了按手,安抚着优纪,她这才抬起头,“真田家主,您好!”

    “你叫松冈优纪?”真田爷爷问道。

    “是,是的。”优纪抬头看了一脸严肃的真田玄右卫门后又低下头,“请,请问,真田家主您,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优纪,过来爷爷这。”真田爷爷看了优纪良久后,才伸出手想要拉过优纪,刚碰到她的手时,她就往后退了几步。

    “真田家主,您没事的话,我想离开了。”优纪已经猜到大部分事了,只是不想接受罢了。

    “优纪,是真田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让你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此刻的真田爷爷脸上早已没有了严肃,“你能原谅爷爷吗?”

    “爷爷?”优纪抬起头,看着眼前一脸悲伤和悔过的老人,泪水再次爬满了脸庞,转过头不再去看老人说,“爷爷?我没有爸爸,怎么会有爷爷?你不是我的爷爷。”说完后,优纪转身想要离开这里。

    还在门边的真田世华,一把抱住了她,“优纪,我是你爸爸。”

    “爸爸?爸爸?”在真田世华怀里挣扎着的优纪使尽全力,却没有效果,她只能催着他的胸口,“你是我爸爸?呵呵,在孤儿院那几年,有好多人和我说这句话,可是最后,最后我兴高采烈的和他们去医院后,又失望,如此往复的我,早已经不需要爸爸了。”

    听到这些话的人,除了已经知道的染柒和真田爷爷外,都难过的看着优纪,而真田妈妈也扑在真田爸爸怀里哭了。

    “对不起,优纪,我真的是你的爸爸,对不起,是爸爸的错,爸爸不会再抛弃你了,原谅我好吗?”真田世华紧紧抱着优纪,好像有一丝松懈他就会失去她一样。

    “原谅?原谅你,我就不会再被毒打了吗?原谅你,我就不需要再努力挣钱,不用工作了吗?原谅你,妈妈就能回来吗?”优纪终于说出这么多年来压抑在心里的愿望,她不想再呆在松岗家,她不想再卑躬屈膝挣着钱,不想,真的不想,可是再多的原谅,也换不回她的妈妈,“妈妈说,爸爸会来接我的,所以我不愿意离开孤儿院,因为一直相信着妈妈的话。可是,那时你又在哪里?”

    哭累的优纪,全身软绵绵的靠在真田世华怀里不再挣扎,不过依旧流着泪,真田世华一把抱起她,走回客厅里,在真田爷爷的示意下,不舍的把优纪放进真田爷爷的怀中。优纪感受到温暖,在爷爷的怀里安静的呆着。真田爷爷拿起染柒递过来的纸巾,轻轻擦拭着。

    “优纪,是我们对不起你,让你受到那么多的苦,你静下来听爷爷解释好吗?”真田爷爷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温柔了,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如若怀中的人是珍宝般。

    优纪没有任何反应,双眼呆滞,真田爷爷接着说,“你母亲写给我们的信,我们是真的没有收到,至于信的去处现在也不是追究的重点。”其实他知道是自己的儿媳妇给销毁了,不过她也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婚姻,她都死了,他不想说出来,一切错误的源头是他。

    “我们没收到你母亲的信,所以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直到前段时间那场宴会上,我看见你,你与你母亲长得很像,我才派人去调查了。不要怪你父亲,好吗?要怪就怪我这老头,是我错误的决定才导致这场悲剧。”是啊,如果不是他和妻子想要让孩子成长,就不会逼得太紧而造成这一切了。

    “妈妈?”此时,一直被优纪埋藏在心里的那段记忆涌现在脑海里,“妈妈和我说,爸爸很快就会来接我的,她说不要怪爸爸,爸爸不知道我的存在……”她重复说着这些话。

    “好了,不哭,我们现在都知道你的存在了,你是真田家的女儿。”真田爷爷拍着优纪的背,让她的头枕着自己的肩膀,安慰着她。

    “优纪,你怎么怪爸爸都没事,只要给爸爸一个机会,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好吗?”其实,真田世华知道再多的补偿也偿还不了女儿这么多年受到的伤害,这两天不断回忆着曾经那段美好后,他今天一大早就冲到松岗家,狠狠揍了一顿那毒打自己女儿的人,最后还是被真田世荣给拦住,要不真会出人命的,那狠劲是他将近四十年来的第一次。

    “妈妈说不能怪爸爸,不能怪爸爸!”优纪已经没有眼泪再流出来了,伏在爷爷的肩膀上重复到,眼睛犹如洋娃娃般没有焦点。

    听到她说的话,真田世华握紧拳头狠狠砸向地板,一次比一次用力,地板上流着一滩血迹,离他最近的染柒,拿过桌上干净的毛巾一把抓住他的手包扎着,“小叔叔,现在不是你自残的时候,姐姐还需要你的照顾。”

    真田世华惊醒,站起来抱过优纪,擦拭她脸上的泪痕,他自己也留下了泪水,“优纪,你是我的女儿,是真田家的女儿,我真田世华发誓,从今以后,一定会让你幸福快乐的,相信爸爸!”

    坚定的声音,传入优纪的耳里,她这才慢慢重新把焦点聚在真田世华的脸上,“幸福?快乐?真的可以吗?不会再被打了?”

    “不会了,你不用再回松岗家了,你也不再叫松冈优纪了,你的名字是真田优纪。”真田世华看着清醒过来的女儿,泪水疯狂的涌出眼眶。

    “真田优纪,原来我的名字是真田优纪?真的可以吗?”优纪抬起头看向真田爷爷。

    “是,你就是真田优纪,是我真田玄右卫门的孙女,是真田家的孩子。”真田爷爷点头说道。优纪看下周围的其他人,真田世平说,“优纪,我是你大伯,欢迎你回家。”

    “家?我有家了?”优纪不确定的说着,一旁早已泣不成声的真田琴子走上前从真田世华怀里抱过她,“孩子,我是你大伯母,从现在开始你不仅有家,还有爷爷、爸爸、伯父、伯母、哥哥、弟弟和妹妹,你有很多家人,不再是一个人了,相信我们,相信你自己真的能幸福快乐。”

    优纪感受到来自真田琴子怀抱的温暖,那香味是妈妈的味道,“谢谢,谢谢你们。”她在真田琴子怀里安定的哭着,不断哭着的她昏睡过去了。注意到的真田琴子,急忙喊道,“管家,快叫医生来。”真田世华紧张的抱回优纪,那动作温柔得让人心酸。

    “世华,我已经整理好优纪的房间,就在染柒他们院子里,先把她抱回房间吧!”真田琴子带着真田世华去了一早就整理好的房间。

    在等待医生的时间里,真田世华表现的非常紧张,他在家门口来回走着,焦急的等待着医生,这样的表现看着真田爷爷等人眼里很是安慰。柳生哲也一下车就被他拖进了优纪的房间,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柳生哲也回到客厅,“真田伯父,她只是情绪过于激动才累到了,我已经给她挂上点滴了,明早就会醒来。不过……”

    “哲也,她是世华的女儿,我们刚找到她,你直接说,无妨!”看出柳生哲也的支支吾吾,真田爷爷严肃的说道。

    “刚才我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她应该长期处于营养不良,加上掩藏在衣服下的身体有多处淤痕,有新伤也有旧痕,我建议明天还是带她到医院详细检查为好。”柳生哲也是柳生比吕士的父亲,他一向负责神奈川这几位老人的身体状况,刚才井上管家火急火燎的打了电话给他,也没说清楚,听到真田爷爷的解释也就明白过来,看来这孩子过得很苦。

    “谢谢你,哲也,我们明天会带她去医院的,你帮忙安排一下。”真田世荣看着父亲没有说话,与柳生哲也熟识的他开口。

    “放心好了,伯父,那我先告辞了。”柳生哲也说完就离开了。

    “晚了,都去休息吧!琴子,晚上辛苦你了。”真田爷爷交代完后率先离开回房了。

    染柒送迹部出门,“景吾哥哥,这么晚了,要不你在这休息吧?”

    “不用了,反正司机也在外面等着。”迹部拒绝到,今晚他算是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的外人,他知道今晚对于真田家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夜,很识趣的离开。

    “那你小心点。”染柒给了迹部一个晚安吻后接着说,“今晚是因为姐姐的事比较重要,等这事过去后,你今天在英德说的话,爷爷一定会找你算账的。”

    “啊恩,你是在担心本大爷?”迹部拉过染柒,按着她在怀里。

    “哪有。”染柒靠在他怀里,闻着让自己舒心的味道,她真的很感谢老天爷,让自己回到现在,遇见他,“是你自己下午要乱说的。”

    “呵呵,你不是也没拒绝吗?”迹部好笑的看着染柒在自己怀里的小动作。

    “额?那是因为不想拉你后腿而已。”染柒解释道。

    “好好好!早点睡吧!本大爷走了。晚安!”迹部偷得染柒的一吻后坐上车离开了。

    染柒先回到房间取出医药箱来到隔壁的房间,走到真田世华身边轻声说,“小叔叔,我替你处理下手上的伤口吧!”

    真田世华这才注意到原先手上包扎着的毛巾早已不翼而飞了,“谢谢你,染柒。”染柒拿出消毒药水,细心的清理着伤口后再报上绷带,“好了,小叔叔,你要注意不要让伤口沾到水,过几天就会结痂的。”

    听到染柒的话后,真田世华的悲伤更甚,“我们的染柒就是懂事,都是我自己混蛋,要不是我,优纪她,她也不会活的这样累。”

    “叔叔,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只要姐姐以后幸福就行了,你不在姐姐身边时,我也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染柒安慰说着,今天的小叔叔,让染柒重新认识到他了,“不过,小叔叔,你以后也搬回来住吧!”

    “好!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小叔叔不会再得过且过了。”真田世华答应道。

    染柒听到叔叔的话后,很是开心,这样,真田家真正团圆了,“小叔叔,你也忙了一天了,先去睡吧!明天还要陪姐姐去医院,这里就交给我和妈妈好了。”真田世华被染柒劝回房,她看着妈妈褪下优纪的衣服,细心擦拭着身上那有红有紫还有黑的伤痕,这些伤痕平时很好的被掩藏在衣服下面,原来是这般的触目惊心,“真是可怜的孩子啊!”

    “都过去了,妈妈!姐姐以后有我们这些家人,一定能过得幸福!”染柒安慰着说道。

    “会的,一定会的!”之后两人擦拭完优纪的身体,合衣躺在旁边浅浅的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