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Chapter 49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55 字数:4283 阅读进度:49/89

  • “不,不要打我……”优纪在梦里发出低吟,染柒和真田妈妈本就睡得很浅,立马惊醒,真田妈妈一把抱过榻榻米上蜷缩成一团的优纪,染柒在身边轻轻拍打着她的脸,“姐姐,醒醒,姐姐……”

    “优纪醒来,真田优纪……”真田妈妈见叫唤没有,就让染柒去沾湿毛巾来敷在优纪的脸上。

    感受到脸上的冰凉,优纪睁开了双眼,就看见焦急的染柒和真田妈妈,“真田小姐……”她还没反应过来。

    “姐姐,你是我姐姐,叫我染柒。”听到优纪称呼自己,染柒心里有着伤心,无奈却多于伤感。

    “啊,哦!染柒。”优纪见着染柒脸上的悲伤,知道是自己让她有这种表情,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糟了,已经五点了,我要去送报纸。”说完就想要从真田妈妈怀里起来,不过,许久未进食的她还未着地就再瘫了下去,“啊,对,对不起。”

    听到优纪说要去送报纸,两人心里一顿,真田妈妈紧紧抱住她,“傻孩子,记住伯母的话,你不再是松岗优纪了,不需要早起送报纸,不用去打工挣钱了。你是我们真田家的女儿,真田优纪。”

    “呜呜呜。”优纪听完真田妈妈的话,昨晚混乱的情形,清晰在脑海中,她伏在真田妈妈怀里哭了出来,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她终于找到家人了,终于等到了家人,她可以摆脱那些痛苦了。

    “姐姐,不哭了,你昨晚已经没吃饭了,再哭下去,等等又要挂瓶了。”染柒能听出优纪哭声的不同,蹲在一旁细心擦着她脸上的泪痕。

    “染,嗝,染柒。”优纪停下哭声,不过一直哭着的她,停不住打了个嗝,遂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巴。

    “姐姐,我不叫染染柒,我叫染柒。”优纪听到染柒的话后,笑了,真田妈妈也笑着看着两个孩子的交流,“好了,染柒你先去准备早餐,妈妈帮优纪换身衣服。”

    “好的,妈妈。对了,姐姐,你等等要尝尝我煮的粥啊!”说完染柒就先回自己的房间洗漱一番后,跑到厨房准备清淡的早餐,在路上遇到一夜未眠的真田世华,“小叔叔,姐姐已经醒来了,你先和我一起去餐厅等她们吧!”

    “好!”真田世华一边走还不停望着优纪房间的方向,“优纪还好吗?”

    “姐姐没事的,等下我们吃完早饭,一起陪她去医院。”染柒想着今天他们看来是该请假了。

    染柒在厨房里不断搅着锅里的粥,一刻也没松懈,因为优纪吊了一夜的营养瓶,染柒担心她嘴里会干涩无味,遂在白粥里加了点牛奶,等她忙完了,端着粥走出厨房,正好看到妈妈陪着优纪进到餐厅。

    “爸爸,我们来了。”真田琴子牵着优纪说着,而优纪也控制不住她的紧张,低着头。

    “优纪,过来爷爷这边。”真田妈妈知道优纪身上的伤痕,选了件淡绿色的浴衣给她穿上,不过还是能看得出她惨白的脸色。优纪听到真田爷爷的话,在其他人鼓励的眼神中,慢慢走到真田爷爷身边,“爷爷。”

    听到优纪这声‘爷爷’,真田爷爷红了眼眶,他在庆幸,庆幸着自己在死前能弥补自己的过错,他没有错过,虽然这个孙女比较内向胆小,不过以真田家的实力,一定能护她周全的,“优纪,你还怪爷爷和你爸爸吗?”

    说着话的真田爷爷拉着优纪的手,听到他问话的真田世华却很是紧张,他害怕听到女儿的不原谅,他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在等待着。优纪环视周围的家人,看到他们脸上有关心,也有悲伤,更多的是自责,定了定心神,“没有,昨晚是我失礼了,希望你们谅解。”优纪深深鞠了一躬,真田爷爷从座位上起来扶起了她,她接着说道,“是优纪该感谢你们,感激你们找到了我,谢谢你们没有抛弃我。谢谢!”

    优纪的话,让大家提着的心都落在了地上,“好了,昨晚太乱了,优纪,认识下家人吧!”真田爷爷第一个反应过来说着。

    “姐姐,姐姐,我是真田染衣,昨晚介绍过了,你记得我吧!哈哈!我又多一个姐姐了,真好!”染衣小盆友在真田爷爷话落后第一个冲到优纪面前,不过,她刚说完,就被真田诚一郎往后一扯,“小鱼儿,我看你最近真是太松懈了,没规没距的。优纪,我是真田诚一郎,你叫我大哥就好!那个黑着脸的,你不要以为他很老,其实他是我们的弟弟,你叫他弦一郎就好。”

    听到这话的真田弦一郎的脸更黑了,“真是太松懈了。”习惯性的抬手想要压低帽子,却发觉今天准备请假的他没有戴帽子,“姐姐,你好!”

    “你——你好!”优纪还真是被真田弦一郎的表情给吓着了,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看吧,敢说我松懈,你还不是吓着优纪了。”真田诚一郎的认知里,妹妹是拿来疼的,弟弟的话,只有一个用途,就是拿来欺负的。

    “没有的,弦一郎,你好!”优纪解释道,说完转身朝向真田世华,“爸爸,昨晚对不起。”

    真田世华听到优纪称呼自己爸爸,泪水再次不争气的爬上脸庞,这样就好了,他上前紧紧抱住优纪,“是爸爸对不起你,你要记得,永远不要对我们说对不起。”

    “好的,爸爸!”优纪会抱着爸爸,在真田世华怀里,她能感觉到他的悔过,良久,真田世华松开优纪,带着她走到真田世平等人面前,“优纪,这是你大伯父和大伯母,还有你二伯父。”

    “大伯父,二伯父,你们好,大伯母,昨晚谢谢你的照顾。”真田世平作为现任家主,对眼前的侄女还是很满意的,懂得心怀感激的人,即使性格不强势,也都是真田家的人,“优纪,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说谢谢,也不用说对不起。”

    “好了,爸爸!”一直在旁边的染柒看着爸爸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样子,立马打断,“姐姐一晚上吃饭,早该饿了,我们就先吃饭吧!”

    “染柒说的对,都坐下吃饭吧!”真田爷爷一声令下,众人都乖乖的端坐在餐桌旁,而他却让管家在优纪的座位上铺上软绵绵的坐垫,这些都让优纪感动,多年来一直被忽视的她,终于感到被重视,她吃着碗里的粥眼泪静静低下,其他人也都没有说些什么,一家人安静就餐,不过温馨的气氛一览无遗。

    饭后,染柒他们几个小辈都请了一天的假,陪着优纪去医院检查,花了一个上午才完成繁琐的检查,带着报告回家。真田爷爷看完优纪的报告,脸上的怒意不容忽视,几个小辈都极力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个时候触霉头的事他们可是不会做的。

    而真田爷爷看着自家的孙子孙女的行为,心里无奈的笑了,他叫来管家,“井上,你把我书房里关于松岗家的报告交给东京警视厅,我一定要给优纪讨回公道。”井上管家还没回答,一旁的优纪先开口了,“爷爷,可以不要这样做吗?”

    “为什么?”真田爷爷压下了自己的怒气问道。

    “再怎么样,他们也养育我这么多年,以后不要再见到他们就好了。”优纪虽然也恨着他们,不过她明白,没有他们的话,在孤儿院里的她胆小懦弱,不见得能活得比现在好。

    “好!爷爷答应你。”真田爷爷一向疼爱孙女们,何况还是刚找回的孙女,当然什么都会满足的,“井上,你派人把他们一家扔到鸟取去,并警告他们永远不能出现在优纪的眼前。”听到这话的优纪也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鸟取县,算是日本最贫困的地方。

    “还有,你马上去请日本最资深的营养学家和食疗家过来。”真田爷爷说完,井上管家立马去安排一切,很高效率的在午饭时,就为优纪准备了营养餐。

    昨晚都没怎么睡好的大家,饭后纷纷回房补眠,直到下午2点钟才醒来,聚到了爷爷的书房中。

    “优纪,爷爷帮你转到立海大高中部吧,这样你住在家里也方便些,好吗?”真田爷爷询问优纪,说实话,优纪是因为打工要花太多时间,虽然成绩不错,但是还是选择了一所离家较近的学校就读。

    “好的。”优纪对这些事并不在意。

    “你这几天就先在家里好好养身体,和你伯母学习些礼仪,周末真田家会举办一场宴会,让大家知道你的身份。”真田爷爷满意孙女的听话,把昨晚就计划好的事先告知她。

    “爷爷,不需要这么做的,只要我自己知道是真田家的孩子就好了。”优纪对于宴会还是有些惧怕,毕竟只参加过一次,而且还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

    “这件事爷爷不会答应你的,你只要准备好就行,其他事我们都会帮助你的,爷爷不希望你因为身份而耽误了自己的幸福,这个社会就是这般现实的,知道吗?”真田爷爷是知道优纪对西门家少爷的心思,关注了这么久,加上真田家暗卫的能力,不知道才有鬼,他只是希望为孙女正名,他们都认可的家人,不允许别人的嫌弃,至于你说,这是丑闻,抱歉,这完全不在他老人家的考虑范围内。

    “嗨,我会努力和伯母学习的。”优纪和牧野杉菜不一样,她尝尽了冷暖,更能体会别人话里的意思与用心,她现在真的很幸福,有这样重视着自己的家人,会为了她的幸福考虑的家人。

    “染柒,小鱼儿,你们陪优纪去商场逛逛置办些你们小女生需要的东西。”真田爷爷想到刚才井上管家从松岗家回来后说的关于优纪的生活情况,什么叫衣柜了只有几套衣服,最多的居然是校服,真是太松懈,“对了,优纪,这是爷爷替你办的银卡,你喜欢什么就买,爷爷不差那些小钱。”

    真田爷爷拿出一张卡,加上说话的语气,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是哪家来的暴发户啊,‘不差钱’,“噗!”染柒她们仨都笑了出来,优纪知道这是爷爷对自己的关心而已,收下放进口袋中,三人就兴高采烈的坐着车去‘谜月’,染柒是担心优纪的身体不能走太多的路,反正需要什么衣服,月姐都会搞定的。

    优纪在‘谜月’里,第一次尝试了护肤,在染柒和染衣的陪伴下,也慢慢调整过来自己的心情,等三人回到家时,都挂着大包小包的,那吃力的样子让大家失笑很久。

    今天晚上,真田家小聚会,真的是全员到齐了,话题都围着周末的宴会,不过,最后在说道请柬时,染柒这才想起,她好像昨天答应了迹部爷爷周末去看他,“爷爷,迹部家的请柬,我明晚送过去吧!”染柒的话刚说完,就被真田爷爷一瞪,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道,“阿诺,我昨天答应迹部爷爷周末去拜访他,说出的话一定要做到的,这是爷爷教导我的。”

    这下,真田爷爷真的吹胡子瞪眼了,“哼,他们迹部家的算盘打得还真好,从多方面打入你身边,你还傻傻的就范了。”

    “爷爷~!”染柒撒娇道,优纪这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撒娇,笑着继续看戏。

    “你让迹部景吾好好等着,不要以为我人老了,耳朵不灵光了,今天一大早我就接到很多通恭喜的电话。”听到这的染柒知道爷爷真的准备开始算账了,她的头皮发麻了。

    “我也接到了,他小子还真敢讲啊!怎么就连作为你父亲的我都不知道你已经有婚约了?真是太松懈了。”真田世平也插了一脚,虽然他一开始就没想过反对染柒和迹部的事,但是是谁作为父亲,在收到别人恭喜自家女儿时却没被知会,都会很不爽的。

    染柒见状,看了家人,就连优纪的脸上都笑得灿烂,那好吧,既然如此,她还真不打算为自家男朋友多解释,自求多福吧!反正她也生着气来着,谁叫那人没征求自己同意就把话给说出去了。